037 盛开的罂粟花/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轻笑嘲讽,兰若云笑容一凝,眼底闪过不悦,若非想让外人看的姐妹情深的画面,她又岂会邀请兰溶月,清理如莲的容颜上,笑容挂不住了。

“溶月,不要失礼。”

兰溶月闻言,放下挡住嘴角的手,微微侧身,看向兰若云,微微一笑,绝美的脸蛋,妖异娇媚的笑容,让人间失色,兰若云眼底闪过嫉妒,恨不得毁了兰溶月这张脸。

兰若云知道,兰钰捷给兰溶月送礼一事,以前兰若云觉得兰溶月和亲是迟早的事情,如今却想毁了兰溶月这张脸。

“姐姐,妹妹只是觉得这两个名气很很有趣而已,姐姐何故如严肃呢?”

兰溶月微微低头,刚刚还是一副无视兰若云的模样,此刻看着兰溶月微微低头,倒显得有几分委屈了,柳言梦看到这一幕,立即上前走到兰溶月身边。

柳言梦不知,兰溶月刚好需要一个人走出来,而这个人最好是柳言梦。

太子妃之位,柳言梦也是势在必得。

“月妹妹,许久不见,你还好吗?”柳言梦一举一动,温雅如水,白色的长纱裙,白色的狐裘披风,宛若雪下仙子,明媚双眸中透露关切。

单论容貌,柳言梦在兰若云之上,论心智,柳言梦的心机也在兰若云之上,一面压到,似乎不怎么精彩呢?

“还好,梦姐姐,姐姐可好。”兰溶月微微抬头,看向柳言梦,清澈如水的眼底似乎还有些许强忍着的泪。

柳言梦没有想到,兰溶月会如此亲昵,叫她一声姐姐,最重要的是她看不清眼前的兰溶月是真心还是在演戏,柳言梦有些后悔出来搭讪了。

“我很好,些年不见,妹妹愈发漂亮了。”

柳言梦眼底尽是夸奖之意,比起兰若云想压兰溶月一头,柳言梦显然高明不少。

“姐姐才是,一身贵气,让妹妹羡慕,对了,姐姐,我之前听说了一个消息,说姐姐能凝水为冰,可否是真的。”兰溶月看似随意提及,柳言梦脸上有几分挂不住了,只是看着兰溶月平淡的神情,总觉得事情有些怪异。

“妹妹想看的话,姐姐自然不会吝啬,只是妹妹可否告知姐姐,刚才为何发笑吗?”柳言梦不和兰溶月争,那是因为柳言梦十分清楚,兰溶月及笄之后,就会前往苍暝国和亲,亲事已经定下,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威胁。

柳言梦虽不喜欢被人算计,但若能证明她巫族灵女的身份,太子妃之位就非她莫属了。

“姐姐不觉得好笑吗?无颜之人,无命之人,当真有趣。”

兰溶月的话,让众人再次惊讶,神情瞬间僵硬了。

“溶月郡主真会开玩笑,看来这些年郡主在庙堂之上定是幸苦,否则怎么会一字不识呢?”不知几时,兰姌已经走进了庭院。

兰姌缓缓而来,恰巧听到兰溶月的话,兰容和兰敏素来和兰姌交好,各家千金不由得有几分看好戏的意味。

“公主所言甚是,溶月身居庙堂,无人教导,每日只能以跳舞打发时间了。”兰溶月看向兰姌的目光,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在兰姌看来,兰溶月是在嘲笑她之前在未缪面前献舞,本想表现一二,未曾想却成了笑话。

“放肆。”

兰姌眼底闪过一抹暗光,轻轻咬了一下红唇,闭月羞花的容颜上染了了几分冰霜。兰姌的反应,兰若云吓了一跳,要知道兰姌是柳嫣然亲自教养,甚少发怒,今日居然动怒了。

兰若云心底不由得生出几分看戏的意味。

“公主,溶月可有说错什么话吗?若是有错,还请公主指出来。”

兰溶月的话,灵宓的头低了几分,灵宓本来担心兰溶月性子清冷,内宅宫廷的勾心斗角会吃亏,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了,眼前的兰溶月那是会吃亏,简直是如鱼得水。

“你…很好。”兰姌微微一笑,闭月羞花的容颜多了一抹明亮,又美上了几分,只可惜在兰溶月一身红色长纱裙面前,显得暗淡了几分。

简单的发冠,红色的长纱裙没有任何刺绣,红,仿佛是世界上唯一的色彩。

“多谢公主夸奖。”

兰溶月看向兰姌,绝美的脸颊,一双漆黑幽暗的双目,白雪之下,显得格外耀眼,对于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兰姌甚是讨厌。

柳嫣然心机之深,能稳坐后位多年,除了柳家的势力和预言之外,更多的是手段,柳嫣然手段狠毒,让人畏惧,事到如今,兰姌和柳言梦都是第二个柳嫣然,不知道两人谁更胜一筹。

“云郡主的身体已经痊愈了,既然如此,本宫先回宫了。”

兰姌离开,没有人敢阻拦。

兰姌离开前,别俱意味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对于兰姌别具意味的眼神,兰溶月心中倍感期待。

经历了一场风波,兰若云原本的目的完全被打破了,兰姌离开,随后各家千金也借故离开,兰溶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不会再留在云水院。

“主子,今日可结下了不少仇人。”走进蝶院,灵宓跟在兰溶月的身侧,看向兰溶月,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种诱惑。

在灵宓的眼中,比起其他花朵,兰溶月更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