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血映雪景/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康瑞王府子嗣不兴,除了嫡长女兰若云、嫡女兰溶月、嫡长子兰浩之外,便是四个妾室生的庶女,分别是兰雅雯、兰雅洁、兰雅梦、兰雅欣除了兰雅雯的名字之外,其余三人皆由柳雪柔赐名。

“母妃,父王不过就是纳了一个侧妃而已,母妃暂且忍忍就是了。”兰浩见柳雪柔模样,心中不满,走到柳雪柔身边,模样似乎在说柳雪柔不识大体。

“浩儿,你…”

柳雪柔差点被兰浩的话气晕过去,要知道柳雪柔是王妃,若让一个舞妓成为王府侧妃就算身份上说得过去,可舞妓终究是舞妓,只怕她这个治府不严会成为笑柄。

柳雪柔无力说出来,伸手想要打兰浩。

“父王,你看母妃想要打我。”

兰浩立即躲在兰鈭身后告状,还不忘对柳雪柔翻了一个白眼。

兰鈭只有兰浩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宠爱的不行,养成了一颗猪脑子。兰浩的表现,兰溶月倒是十分满意,不枉她处心积虑安排给了兰浩一个好先生。

“王妃,此事已定,姬舞,时辰到了,随本王一同去祭祖。”

兰鈭狠狠的瞪了柳雪柔一眼,牵着姬舞的手走进祠堂院落,乍一看上去倒像姬舞才是王妃。

“九儿,若柳雪柔将兰浩推入池水中会不会很有趣。”走进祠堂的院子,兰溶月见水面上的冰已经被敲碎,心想单纯祭祖,岂不无聊,总要给祖辈送点礼物才不辜负了她这个孝女的名声。

九儿点了点头。

进入院落的时候,柳雪柔牵住了兰浩的手,心想:从现在开始不能将兰浩交给先生教导,姬舞进府才一年不到,如今兰浩已经站在了姬舞那边,若再不由她亲自教养,还不知道出什么乱子。

柳雪柔正在思考之际,一不小心采到了冰上直接将兰浩推入冰冷的池水中,扑通一声,所有人都吓一跳,柳雪柔和兰若云直接吓傻了。

“快…快救人。”姬舞见状,立即对身后的丫鬟吩咐道。

兰溶月看了看姬舞,好本事,临危不乱。

不,应该说对她而言,来得正是时候。

“母妃…你…干嘛推…我。”兰浩被救上来之后,嘴唇乌青,说完最后一句话,直接晕了过去,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柳雪柔。

“快请府医,绿萝拿我的令牌去请张御医。”兰若云回过神来,立即吩咐道。

“还不赶紧送浩儿回去,若浩儿除了什么事情,本王让你们一同陪葬。”同一时间,兰鈭带着怒气吩咐道。

“王爷,妾身懂些简单的医理,不如让妾身去照顾世子。”姬舞立即主动请求道,姬舞没有想到,柳雪柔刚好脚滑将兰浩推入池水中,真是天助她。

“不用侧妃假好心,王爷,还是臣妾去照顾浩儿,待浩儿无碍之后,臣妾再来给祖先请罪。”柳雪柔上前,立即拒绝了姬舞的提议。

兰溶月看向姬舞,柳雪柔的举动在姬舞的意料之中。

“姬舞,你去照顾浩儿,记住,世子若有个万一,本王定不饶你。”祭祖在即,这是规矩决不能被破坏,兰鈭看了柳雪柔一眼,眼底尽是失望和厌恶。

“妾身领命。”

姬舞行礼后直接离开,还不忘对柳雪柔微微一笑。

“王爷,不能将…”柳雪柔还未说完,兰鈭神情愤怒,立即打断了柳雪柔的话,道:“住口,姬舞已经不进祠堂,王妃也应该适可而止才是。”

“母妃。”兰若云拉住柳雪柔,微微的摇了摇头。

刚刚柳雪柔脚滑跌倒,刚好将兰浩推入水池中,绝非巧合,究竟是谁设计的,姬舞还是…兰溶月,想到此处,兰若云侧过身,看着兰溶月,兰溶月的目光却停留在几颗青松上,丝毫没有被影响。若是兰溶月,那么兰溶月就真的很可怕,兰若云不由得想起了柳嫣然的警告,让她若不能一击致命就不要动兰溶月。

进入祠堂后,祭祖上香后,兰鈭和柳雪柔留了下来。

“跪下,王妃你可知罪。”兰鈭拿起皮鞭看向柳雪柔,眼底深处,多了一抹狠毒。

兰鈭想起姬舞的话,昨日夜间他告知要纳她为侧妃,告知姬舞的时候,姬舞拒绝了,说王妃一定会想办法对付她,她不想伤害世子,兰鈭没有想到今日柳雪柔为了争宠,居然将兰浩推入寒冷的水池中。

“王爷,臣妾不知。”柳雪柔一脸不明,心想:姬舞那个小贱人究竟和兰鈭说了什么?

“将世子推入水中,十鞭是你该受的家法,若世子今后有个万一,本王就送你回柳家。”

兰鈭心中气恼,若非今日是除夕,不宜请府中嬷嬷执行家法,他也不会独留柳雪柔在祠堂,亲自执行家法,说完挥动皮鞭,直接抽到柳絮儿的身上。

柳雪柔虽然冲动却也明白,此刻不宜辩解,这十鞭她只能受着,心想,此事定是姬舞设计的,今日走出祠堂,她绝不放过姬舞。

“小姐,姬舞为何不进祠堂。”姬舞的身份暂且未查明,姬舞的心机九儿自认为无法应付。

“你说若是兰浩和柳雪柔反目,是不是很有趣。”兰溶月的话,九儿眼底闪过一抹不解。

“兰鈭妻妾成群,自兰浩出生后,庶女虽有几个,但却无庶子,兰浩是王府的世子,兰鈭对兰浩寄予厚望,姬舞如今将兰浩握在手中,她才是最大的赢家,看来,今日我似乎成全了姬舞。”

兰鈭将柳雪柔单独留在祠堂,只怕是要见血了。

柳雪柔走出祠堂,背上鲜血流出,染红了衣衫,滴落在白雪之上,鲜血映雪景,当真是美,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

柳雪柔、兰鈭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