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不及你分毫(首推,求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门之宴,众人虽性格各异,但却有自己的相处方式,丝毫不显拘束,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主子,刚刚传来消息,今夜戌时碧水湖上柳言梦要冰上起舞。”珍娘将刚刚接到的消息递给兰溶月,除夕灯会,千娇阁本早有安排,如今突然出现一个柳言梦打乱了珍娘原本的计划。

“冰上起舞,没想到她也敢。”

兰溶月饮尽杯中之酒,绝色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格外开心。看到兰溶月的神情珍娘微微低头,不敢直视,兰溶月笑的越是开心就越是危险。

“初晨已经准备好,只是如今柳言梦插一脚,只怕事情会有变故。”珍娘心中后悔自己安排不足,早知道让人敲碎了碧水湖的冰,也不会有眼下的变故。

“变故?”兰溶月继续为自己倒上一杯酒,目光却看向了风无邪,“无邪,你怎么看?”

“初晨吗?是个美人,若眼下的情况她都无法应付,这颗棋子可以废了,毕竟没脑子的美人活不长。”风无邪看向兰溶月,心想:主子心中已早有决断,只是如今借他之口说出来而已,珍娘是他的属下,兰溶月此举给了他极大的尊重,丹凤眼中闪过一抹感激。

兰溶月举起酒杯,敬向众人,一举一动中尽显洒脱,明明不是男子却又胜似男子。

“珍娘,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属下知道。”

珍娘说完,行礼离开。

“我也该走了,今日宴后都散了,若不出意外,其余六国应该会在一个月之内齐聚粼城,接下来的一个月大家会很忙,能得半日闲就好好放松一下。”兰溶月起身,抬头看着天空的弯月,整个东陵被白雪覆盖,兰溶月却丝毫不觉得寒冷,许是因为灵力的缘故。

“属下随时听后主子调遣。”众人齐声道。

“姐姐。”

兰溶月正要离开,無戾拉住了兰溶月的衣袖,模样十分委屈,像是被丢弃的小狗般。

“乖乖的,等下让灵宓带你去灯会,明日姐姐让九儿来接你可好。”兰溶月摸了摸無戾的头,对于無戾,兰溶月也略感无奈,在外人面前,無戾很成熟,应该说是老成,在兰溶月面前,一秒便小孩。

兰溶月让無戾主掌惩戒是因为無戾的特殊能力——读心术。

“好。”

無戾乖乖的点了点头,他虽无法读出兰溶月的心,但兰溶月从不骗他。

兰溶月走进里屋,换上了女装,众人目送兰溶月和九儿离开,除夕灯会,整个粼城,灯火通明,洁白的雪,红色的灯笼,照亮了整个粼城。

君临阁上,晏苍岚俯视整个粼城,他去接兰溶月的时候却发现蝶院内早已经没有了兰溶月的身影,晏苍岚眼底闪过不悦,一桌美味佳肴来不及想用却已冷却。

“夜魑,给主子披上披风。”司清看着站在窗边的晏苍岚,心情复杂,晏苍岚从不许任何女人近身,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只是,她似乎是不同的…不过也好,主子终于不用再孤单一人。

“夜魑,把狐裘拿来。”夜魑刚给晏苍岚披上黑色的貂皮披风,晏苍岚就立即吩咐道。

夜魑刚把狐裘拿出来,晏苍岚接过狐裘披风,消失在君临阁,夜魑立即跟在身后,司清站在窗边,看到一抹淡紫色的身影,深吸了一口冷气,冷气刺骨,让她一阵心疼。

这样…或许…很好。

兰溶月带着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具,游走在人群中,九儿静静的跟在身后。

即使带上面具,依旧难掩倾城风华。

“也不注意点,不怕冻着吗?”刚刚听到声音,兰溶月就被温暖包围,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穿着他送给她的淡紫色长裙,眼底闪过一抹高兴。

九儿刚想动手就被跟着晏苍岚而来的夜魑阻止了,九儿看到兰溶月的手势,便没动武力。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披着一件黑色披风,带着银白色面具,依旧难掩王者之气,三分冷厉,让周围的人距离其五步之外,一双漆黑双目宛若皓月。

果然是天生的帝王,他若有心,只怕能令四海臣服。

“我不冷,不喜欢这些厚重的披风。”兰溶月眼底闪过一抹嫌弃,心想,好快的速度,晏苍岚靠近她的时候若她想躲开,只怕要用尽全部力量。

“先披上,改日再给你做一些又薄又保暖的,乖乖的,别冻着了。”说话间,晏苍岚已经替兰溶月系好了披风。

兰溶月看着披风的长度,似乎比之前的短了些,披风的长度刚好到她的脚踝处,是为她准备的吗?或许是她想多了,晏苍岚留在粼城的目的是巫族灵女,而不是她。

乖乖的三个字,兰溶月怎么有一种她变成了無戾的感觉呢?

“看来你的身体似乎全好了。”

兰溶月看了看晏苍岚,带着面具,看不清晏苍岚的真容,不过呼吸顺畅了许多,刚刚运功也不见有丝毫不适。

“溶月,我很高兴你担心我吗?”晏苍岚微微靠近,小声道。晏苍岚如皓月般的眼底闪过一抹高兴,面具下,嘴角微微上扬。

“你若现在倒下我会很麻烦的。”兰溶月迈开脚步向碧水湖边走去,柳言梦冰上起舞,看来是为了印证她巫族灵女的身份,只要她是巫族灵女,只怕兰若云这个太子妃之位就岌岌可危了。

柳言梦想当巫族灵女,她就成全她。

“今日除夕,我只想与你畅游灯会,为了你,我不会倒下的。”晏苍岚跟上了兰溶月的脚步后道,两人一同向人群齐聚的地方走去。

柳言梦一袭白纱长裙,长发用一支玉簪束起,纱巾遮住了容颜,看着柳言梦的样子,兰溶月想起了柳絮去世,她觉醒的那日,马车中的人果然是柳言梦。

从天而降的棋子,正好。

冰面之上,白色倩影翩翩起舞,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凌波仙子。

众人看着柳言梦的目光中带着淡淡的痴迷,兰溶月侧头看向晏苍岚,晏苍岚的目光也正好看向她,只是她为何觉得他的目光就像是未曾离开过她一般。

“不及你分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