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对他,她难辨其心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你,两个字慢慢侵入兰溶月的心,曾经何时,也有人对她这样说过,神情中染上了一抹苦涩,重生异世,本打算此生孤独一人就好,无爱则无伤,季小蝶用全部的爱温暖了她,只可惜季小蝶已经不在了。

兰溶月眼底的孤寂,晏苍岚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许多。

“九儿,去把菜热一下。”兰溶月对站在不远处的九儿吩咐道。

九儿应声后,夜魑也上前帮忙。

兰溶月摘下面具,拿起酒壶倒上两杯酒,其中一杯递给了晏苍岚。

“喝一杯如何?”

兰溶月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能暖人,不能暖心。”晏苍岚喝完之后,接过兰溶月手中的酒杯,他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有淡淡的酒味,想必喝了不少。

“不是让我陪你喝几杯吗?舍不得你的好酒吗?”

兰溶月回头,微微一笑,神情中一丝孤寂,晏苍岚看到了兰溶月的孤寂,兰溶月又何尝没有看到晏苍岚眼底的孤傲呢?

“舍不得了,舍不得让你喝醉,喝醉后人会很难受。”

兰溶月走到窗边,看着来往的人群,脑海中回想起晏苍岚的话,若她是寻常女子,或许会为他心动,只可惜她不是。

“你醉过吗?”

晏苍岚以雷霆的手段坐上了苍暝帝位,关于晏苍岚的过去,一直是所有人眼中不解的谜题,他是苍暝国皇室中人,得先帝疼爱,有名却无身份,身世更是谜团重重。

“没有,喝不醉,于我而言,能醉一场,或许是一种福气也说不定。”

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俯视着来往的行人。

“世人在你眼中是什么?”

晏苍岚是苍暝国帝君,如今身在东陵国,兰溶月不会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会放下国事不理,若真是如此,他就不是那个以雷霆手段夺下苍暝国帝位的帝君了。

“民、臣、敌人。”

平淡的语气,答案却十分狂妄,若非臣民便是敌人,野心勃勃,他倒是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他的答案,兰溶月微微惊讶的一下,放眼诸国,以民为先之人,少之又少,难怪被人称为嗜血帝君但国力却日渐强盛。

“我的回答,你可满意。”晏苍岚见兰溶月久久不语,出言询问道。

她是否满意,这个答案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兰溶月直接忽略了晏苍岚眼底的那一抹期待。

“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请说。”

“我给你外公留下的兵书,你别干涉我,如何?”

她是狠毒之人,却非弑杀之人,放眼七国,四国与东陵接壤,其中就有苍暝国,苍暝国国力虽不如云天国,国土也不及云天国的五分之一,但若真要论实力,晏苍岚一人便可抵数十万大军。

兰溶月的话,晏苍岚一用力,手中的酒杯化作碎片。

“溶月,论用兵,季将军的确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留下的兵法更是不少人所求之物,若季将军活着,我倒是很想与他一较高下,我不会干涉你,但你记住,这不是交易。”

晏苍岚想娶兰溶月为后,只是以为她走进了他的心,不涉及任何利益。

“如此还请你记住今日的话,就算不是交易,待你离开东陵之际,我也会将外公的兵书转赠于你。”说话间,九儿已经热好了饭菜。

“若是嫁妆,我乐意接受。”

兰溶月没有理会晏苍岚直接走到了桌边坐下。

“你们也一起坐下吧。”

兰溶月看了看九儿和夜魑,主子未用膳,只怕夜魑这个属下也一起饿着。

九儿没有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夜魑站着没有任何反应。

“坐下吧。”晏苍岚看了看夜魑,吩咐道。

“是。”

兰溶月和九儿已经用过膳,只是稍微动了一下筷子,夜魑十分拘束,看着夜魑的神情,像是要上刑场一般,兰溶月笑了出来。

“主子,属下吃饱了,先行退下。”夜魑放心碗筷,起身离开。

兰溶月看了一眼九儿,九儿点了点头,也起身离开了。

“笑了就好。”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自古主仆不能同桌而食,更何况他是君,夜魑是臣,君臣同桌,规矩甚多,最重要的是晏苍岚甚少与人同桌。

“如此为难自己属下,你这个主子似乎不称职。”

兰溶月原本是一片好心,未曾想夜魑竟如此拘束,一点都不像以前所见到的样子。

“能博你一笑,无妨。”

夜魑若是听到了晏苍岚的话,他就这么轻易的被主子卖了,该是怎样的心情。

“苍暝陛下如此善于讨女孩子喜欢,想必三宫六院佳人无数。”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和传闻差太多了,兰溶月忍不住开玩笑道。

“三宫六院早已经是杂草丛生,不适合住人,唯独凤鸣殿常年打扫,后宫中只差皇后一人。”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绝世容颜,英俊的五官,宛若妖孽,若是女子见其真容定会趋之若鹜,她自认为有一双能变真假的眼睛,可唯独看不懂他。

对他,她难辨其心意。

晏苍岚伸手为兰溶月添上一碗热汤,对她,他不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