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礼重,意更浓/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亥时,烟花照亮了粼城夜空,美不胜收。

“烟花易冷,生命太短,美的事物总是短暂的…”兰溶月没有继续说去,美的事物总是伴随着丑闻再现,这么愉快的日子,若是让人太过于愉快,似乎不太好,她很期待新年的第一天那份大礼。

“不是所有的美都短暂,最起码,你我的生命绝不会如烟花一样,转瞬即逝。”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他知道季小蝶的死对兰溶月打击很大,那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兰溶月的心才会冷若万年寒冰。

“送我回去吧,我累了。”

兰溶月知道,这个男人很霸道,若她不开口,他会留她到天明。

“好。”

晏苍岚亲自给兰溶月披上了披风,抱着兰溶月,向蝶院而去,直接从窗户进入兰溶月的闺房,轻车熟路,就像回自己家一般熟悉。

“溶月,新年礼物,本想明日再送给你,我有些等不及了。”晏苍岚压抑着心底传来的寒意,神情没有一丝变化,拿出一颗水滴状的玉石吊坠,递给兰溶月。

“我没有准备礼物。”

兰溶月并不像接下晏苍岚手中的这份礼物,礼太贵重,她受不起。

“陪我过除夕就是最好的礼物,足以。”

晏苍岚拉起兰溶月的手将吊坠放入兰溶月的掌心,晏苍岚没有告诉兰溶月,这颗避毒珠是苍暝皇室至宝,也是他母亲唯一的遗物。

放入兰溶月手心后,晏苍岚不舍的松开了兰溶月冰冷的手,若是可以,他真想就这么一直握住她的手,不放开,晏苍岚更加清楚,时机未到,若是吓跑了就不好了。

“等等。”

见晏苍岚要转身离开,兰溶月叫住了晏苍岚,刚刚晏苍岚握着她手的时候,温度有些异常,看来那日的冰火莲加她的灵力让他的身体有些异常。

“溶月不想我离开吗?”晏苍岚回过头,微微一笑,邪魅的笑容,兰溶月眼底闪过一抹惊艳,眼前的男人,真是一个活脱脱的妖孽。

“给你的新年礼物。”兰溶月从柜子中拿出无根之酒,只是很小的一壶,足以缓解他的身体了。

“我会好好珍藏的。”晏苍岚握住酒壶,虽蜜蜡封印依旧可以闻到淡淡的酒香,晏苍岚不禁想起了他昏迷的那夜,兰溶月似乎用一种特殊的酒给他治疗过。

“珍藏就不必了,尽快喝了吧。”

晏苍岚看着酒壶,原本邪魅的笑容似乎透着几分圣洁,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可以走了。”兰溶月避开了掩藏的目光,向里屋走去。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屋内,晏苍岚才飞身离开,夜魑驾着马车已经在君临阁外面候着了,晏苍岚上马车之后,脸上露出一抹苍白。

晏苍岚有洁癖,不喜人直接碰他,司清带上冰蚕丝手套,开始为晏苍岚把脉。

“主子,得罪了。”

“主子怎么样?”片刻后,夜魑问道。

“无碍,只是那日服下的药丸虽然压制了蛊毒,却让主子染上了寒气,不得…”司清只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晏苍岚手中的酒壶,道:“敢问主子酒壶中可是无根之酒。”

“无根之酒?”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不明。

无根之酒又称万能之酒,能解毒、疗伤堪比万能药,只是关于无根之酒就是一个传闻而已,还是从天机门门主口中传出的。

“师父曾经说过,无根之酒是解寒毒的良药,只是师父偶然得过一小瓶,不过…”后面的话,司清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来。

她总不能说,师父太贪吃了,直接当酒喝了,如今天机门还在四处寻找无根之酒的消息,美其名曰:万能之酒,天机门自然想要,其实就是满足她师父自己的口欲而已。

“原来如此…”

晏苍岚看着手中的酒瓶,难怪她让他尽快喝了,晏苍岚打开酒壶,马车内,一股酒香传开,透过帘子,散发出去,数十米之内,蔓延着酒香,不少人的目光盯着马车,不知马车中坐着何许人也。

司清咽了咽口水,难怪师父要寻找无根之酒,的确是让人垂涎三尺。

晏苍岚放在嘴边,如同着魔一般,一口饮尽,酒能暖人,如今壶中之酒,却能暖心。

司清放下帘子,坐在马车的外间。

夜魑驾车向城外别庄而去。

蝶院内

“小姐,无根之酒,这份礼是不是太大了。”晏苍岚离开许久之后,兰溶月合上了手中的书,九儿道。

“他的礼,更贵重。”

兰溶月看了看手中的避毒珠,传闻当年苍暝国与云天国联姻就是为了苍暝皇室的这颗避毒珠,争斗凶险,她没想到晏苍岚会将避毒珠送给她。

“不就是一个玉珠子吗?有什么稀奇的”灵宓端着茶点走进来,看着兰溶月一直握在手中的碧玉的珠子,心中不解。

“避毒珠。”

兰溶月的话,灵宓双手一松,点心和果汁直接脱手,九儿飞身,直接给接住了。

九儿心想:这种事情还是不能交给灵宓,不够稳重,万一惊扰了小姐就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