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新年之礼,血染粼城/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宓咽了咽口水,许久之后才恢复过来。

灵宓努力让自己情绪维持镇定,目光死死的盯着兰溶月手中的那颗碧绿色的珠子。

“避毒珠,可是苍暝皇室的那颗。”

“恩。”

避毒珠的材质像是玉却又不是玉,很特殊,珠子暖暖的,带着淡淡凉意的香味,握在手中很舒服,兰溶月有几分喜欢。

“小姐,传闻中说避毒珠能解世间一切毒,避毒珠既然在他手中,为何他还会中蛊,而且是…”灵宓没有说完,袖中紧握双手。

“灵宓…”兰溶月语气冷了几分,目光看向灵宓,很淡却很冷。

“我明白,这是条线索,也清楚自己的能力,绝不会飞蛾扑火。”灵宓紧握双手,仇她一定回报,只是要想从晏苍岚身上得到线索太难了,只怕线索没找到她就会搭上自己性命,只是她心有不甘。

“此事不能急于一时。”兰溶月推开窗户,看向窗外。

灵宓的事情不能急,灵宓的父母就是因为行事太过于焦急才搭上了全族的性命,噬魂蛊的确是线索,可灭族之仇仇人线索却指向了云天国。

一刻钟过去后,九儿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兰溶月。

“小姐,冬日寒冷,夜里更是冷了几分。”

“除夕之夜,红灯笼照亮了整个粼城,大红色真是喜庆,若是在染上一些鲜血就更美了,灵宓,今晚的任务你一起去,记住,不许用毒。”对于灵宓,兰溶月有欣赏的地方,却也有最担忧的地方。

“是。”

灵宓领命离开了蝶院,声音中透着些许感激,知道了噬魂蛊,知道了避毒珠,她的心情的确十分急躁,想要知道更多的线索,她需要冷静,正好需要发泄一下她的情绪。

“小姐,灵宓的性子我有些担心,灵宓的能力不是鬼门七阁阁主中最弱的,性子却是七人中最藏不住事的,纵使灵宓聪慧,皇城之中,急性子可是会惹下大麻烦的。”九儿犹豫了一下,神情略带几分为难,她不是想去批判灵宓什么,更不是说灵宓的嘴不严,只是性子太急,不免有些担心灵宓惹下的麻烦要兰溶月来收拾。

“九儿,你忘了我们的初衷吗?有麻烦才好,我还怕没麻烦呢?若是怕麻烦不会也今夜的行动,也不会让灵宓来粼城,这些年灵宓一直将心思用在云天国,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兰溶月起身坐到暖炉边,九儿立即关上窗户,重新为兰溶月沏上一杯热茶。

“小姐是担心再这么下去,灵宓会陷入魔障吗?”

九儿随身跟在兰溶月身边五年,兰溶月虽不会武功,但博览群书,在兰溶月的指导下,她功夫精进不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单纯少女。

兰溶月一直都知道九儿很聪明,当初也只是因为爱得太深,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坐吧。”九儿坐下后,“仇恨会腐蚀人的心智,尤其是像灵宓这样从小被灌输了要报仇的人,她的性子也该改一改了,九儿,这几年你成长了。”

兰溶月的话,九儿微微低下了头,她比兰溶月大七八岁,居然被兰溶月说成长了,九儿不由得想起和兰溶月初遇的时候,兰溶月才九岁,一身男装,风华难掩,一双透彻冰冷的双眸,仿佛能冻结人心。

夜深人静之际,人们带着新年喜悦笑意入梦。

皇宫之内、皇亲贵胄、达官贵人,府邸大门之外,鲜血染红了台阶。

一夜之间,整个粼城笼罩上了一层血腥。

“回来了。”寅时最后一刻,灵宓回到了蝶院。

“小姐,我回来了。”灵宓走到兰溶月的床边,九儿早已经在隔壁间休息,灵宓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心想:主子是在等她吗?

鬼门七阁,众多人中,灵宓是不同的,灵宓的父亲对她有恩,灵宓成为鬼阁阁主虽是凭借她自己的能力,但兰溶月对灵宓多了一份私心。

兰溶月沉默片刻,合上书,看向灵宓。

“新年的第一天,血染粼城,你可清醒了。”

“属下清醒了。”

冷风、白雪、鲜血,血腥味似乎还在空气中回荡,这些年来兰溶月很少让她双手沾满血腥,生命在手中流逝,灵宓明白过来,若她贸然行事,死的人就是她。

“清醒了就好,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是。”

灵宓离开房间后,兰溶月吹灭了蜡烛,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各府中人从迎接新年的喜庆中醒来,打开大门,迎接新年的喜庆。

康瑞王府内,大管家亲自打开大门,一具尸体挂在大门外的横梁上,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寒冷的冬日,鲜血早已凝结成冰,尸体上也染上了冰霜,尸体狰狞的面孔,格外恐怖。

大管家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脸色苍白,随行的侍卫吓得连连后退。

不远处,白纸之上,以血为墨,书写一纸罪状,显得格外刺眼。

与此同时,兰溶月在被窝中睡得正香,许是屋内温度有些高,绝色的小脸上有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没有了妖异、冰冷,绝美的脸蛋上还带着几分稚嫩,安静得让人希望时间停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