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宠妻入魔,本质初现/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粼城近郊别院,晏苍岚经过一夜的调息,缓缓睁开眼睛,神色轻松了许多,脸色丝毫不见昨夜的苍白。

“主子的内力修为更加精进了,只是…”

司清端上一杯清茶放在晏苍岚左侧,眼底闪过一抹诧异的同时心底多了一丝担忧,没想到无根之酒确如传闻一般,不仅能解毒还能提升内力修为,只是对晏苍岚而言……

“说下去。”

晏苍岚看了一眼身侧的酒瓶,神色温和许多。

“主子修炼的是至阳功法,内力精进只怕会让噬魂蛊提前苏醒。”

司清眼中闪过担忧,具体提前多少时间,司清也无法确定。

“无妨。”

晏苍岚嘴角闪过一抹笑意,司清的头低了几分,她爱慕晏苍岚,但从未想过成为晏苍岚枕边之人亦或是后宫佳丽之一,司清觉得兰溶月单以身份和各方面而论,配不上晏苍岚,可能让晏苍岚一展笑颜,这一点抵过了所有的不是。

“主子,属下有事禀报。”夜魑走进来,拱手道。

晏苍岚端起清茶,微微漱了漱口,绝世容颜上较于往日少了些许的戾气和冷意。

“说。”

“昨夜粼城之内77桩血案,一具尸体,一纸血罪,死相凄惨,皇宫、皇亲贵胄、朝野大臣各府之上,无疑例外,消息震惊了整个粼城,一早就惊动了东陵陛下,下令封锁了整个粼城,不许进,不许出,刚刚传来消息,东陵陛下密令,让御林军封锁粼城之外五十里。”

夜魑的神色有些为难,77桩血案,青暝十三司在粼城也有人,竟然无一人发现线索,论手段之狠毒,只怕只有…主子能个相其并论了。

晏苍岚闻言,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

“现场如何?”

“77桩命案,现场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人所为。”

夜魑心中清明,如此大的动作,绝非一人所为,令人畏惧的不是这77桩命案而是幕后之人,能策划此事,还是在除夕之夜,幕后之人是在挑衅东陵威严,皇家权威。

“夜魑,传信给夜魅,两国边境,外松内紧。”晏苍岚拿出一个玉制的锦盒,拿出锦盒内的明珠,将酒壶放入锦盒中,动作十分轻柔,生怕给碰坏了。

“主子,可要启城暂且离开东陵国。”

77桩命案,若是晏苍岚的行踪被人知晓,定然无法逃脱干系,若无意外,一月中之后,诸国相继来到粼城,那时再来也无妨。

“不用,若兰嗣真以为此事是孤所为,又能如何,罪证确凿,孤也算是为民除害,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吩咐人将罪证秘密宣扬出去,若无风波,何来好戏可看。”

晏苍岚一袭黑色,长发仅用一支玉钗随意竖起,依旧难掩王者之气。

晏苍岚爱妻入魔的本质初现,就算如今无人知晓真相如何,他也知道此事应该是何人所为,若为她,他担下所有的罪名又有何妨。

“是。”

夜魑和司清猜不透晏苍岚的用意,却从不质疑晏苍岚的能力。

与此同时,兰溶月从睡梦中清醒,伸了伸懒腰,兰浩病重,柳雪柔重伤,今日血案,王府众人已经忘记了兰溶月的存在,又或许是刻意忽略了兰溶月。

“小姐,毓嬷嬷来了。”九儿一边服侍兰溶月洗漱,一边汇报道。经过昨夜灵宓的失态,九儿已经不放心灵宓照顾兰溶月了。

“在什么地方?”兰溶月放下手帕,看向九儿道。

“没有小姐的命令,不敢让她进入小楼,在院中,已候了半个时辰。”

毓嬷嬷原本是柳絮的身边的丫鬟,后来随季小蝶陪嫁到王府,年纪比季小蝶大上几岁,季无名过世之后,季小蝶便让毓嬷嬷回到了柳絮身边,以免柳絮孤独一人。

“灵宓,让人进来吧。”

片刻后,毓嬷嬷走了进来。

兰溶月看着毓嬷嬷,步履轻盈,季小蝶过世之后,兰溶月曾经想过,若是当日毓嬷嬷还在,季小蝶是否能安然无恙呢?

毓嬷嬷看向兰溶月,十年来,她一直跟在柳絮身边,兰溶月心中对她或许有恨吧,目光有些不敢直视兰溶月。

“老奴见过郡主。”

“以后若无旁人,这些礼数就免了,外婆可安葬好了。”

巫族之中,有一处冰库,族中之人,均安葬在此。

“老奴已经安葬好老夫人,郡主心中可恨老夫人。”

毓嬷嬷看向兰溶月,绝世容颜,倾城国色,注定不凡,她想告诉兰溶月,当初老夫人也是没有办法,兰溶月无法修炼内力,除此之外,老夫人别无选择。

“你们先下去吧。”兰溶月坐下后,对九儿和灵宓吩咐道。

“她当日的确有杀我之心,不过我并不恨她,若非我当日能力不够,娘亲也不会惨死,若我无自保的能力,她杀了我,于我而言,或许是一种成全。”

柳絮死后,有些问题,兰溶月一下子就看明白了,柳絮的死对她而言,跌不起波澜,可是柳絮的确不喜欢她,对于柳絮而言,她只是一个异世来客。

兰溶月端起茶杯,热茶瞬间变成了冰水。

毓嬷嬷看向兰溶月,唯独提及季小蝶的时候兰溶月才会有些许失态。

“郡主,老奴得罪了,能否请郡主听老奴一言。”

毓嬷嬷看向兰溶月,心中不禁有些心疼,柳絮的方式太过于极端,她不止一次劝说过,只是柳絮早已经没了生存下去的动力,从季无名死的时候,柳絮就想自我了结,若非生无可恋,柳絮也不会诈死。

兰溶月微微点了点头。

“郡主可明白老夫人为何一定要郡主传白衣吗?”

兰溶月心中虽有猜测,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老夫人曾说,鲜血会吞噬人的心智。郡主是老夫人亲自接生,郡主出生带有戾气,老夫人不想让郡主看到红色,怕唤醒郡主的戾气,郡主小时候的服饰全部是老夫人亲手缝制,这些年,也不曾有例外。”毓嬷嬷看着兰溶月,兰溶月的神情未曾有丝毫的变化,不见丝毫戾气,冷若冰霜。

毓嬷嬷心中问道:老夫人今日的郡主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我知道那些衣服是外婆亲手绘制。”正是因为如此,兰溶月与柳絮交锋,从未真正的下过杀手,若她想要杀柳絮,有无数的机会,柳絮的死源自她自断经脉。

死对于柳絮而言是一种成全。

兰溶月的话,毓嬷嬷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郡主…”毓嬷嬷知道,兰嗣精于算计,兰溶月想要报仇,这皇宫兰溶月去定了,毓嬷嬷沉默片刻,“郡主,皇宫凶险,可否让老奴留在郡主身边。”

毓嬷嬷心中最大的遗憾是没有保护好季小蝶,如今柳絮已逝,除兰溶月之外,她再无关切之人。

“好。”

“多谢郡主。”

毓嬷嬷以为兰溶月不会接受她,兰溶月的决定让她倍感意外。

兰溶月接受毓嬷嬷,一则是因为毓嬷嬷熟悉宫中事宜,二则是她身边的确需要一个贴身嬷嬷,毓嬷嬷是最好的人选。

“九儿,去将無戾接过来。”

兰溶月想起今日说要接無戾,如今已到巳时,無戾只怕有些等急了。

“毓嬷嬷,無戾来了之后,对外就说是你的孙子。”九儿离去后,兰溶月吩咐道。

“老奴明白。”

毓嬷嬷见过無戾一次,知晓無戾是天机榜上排名第三的公子无名,听闻無戾在兰溶月身边,毓嬷嬷放心许多。

公子无名的来由是因为不知道其名字,天机门便对外宣布,天机榜第三为公子无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