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让仇人体会何为人间最痛(求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舞身着一袭绣牡丹的浅黄色长裙,长发挽起,淡妆点缀,少了些许往日的风尘气息,平添了几分贵气,缓缓走进小厅,来到兰溶月跟前,行礼请安。

“妾身给郡主拜年了,郡主金安。”

当年季无名给兰溶月求的是一品郡主的封号,姬舞只是侧妃,见兰溶月行礼是规矩。兰溶月不曾理会姬舞,翻着灵宓刚刚递过来的游记。

一刻钟过后,兰溶月任未叫姬舞起身,翻着书页,像是忘记了姬舞存在一般。

“郡主,侧妃是王爷钟爱之人,郡主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姬舞身侧,一个身着蓝色衣裙的丫鬟看向兰溶月,眼底尽是不屑。

兰溶月放下手中书籍,抬头看向丫鬟,绝美的容颜上未曾有丝毫的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接触到兰溶月的目光,姬舞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好冷的目光,初见时的张狂,再见时的淡漠,如今看着兰溶月的眼神却充满了危险,她心底竟然多了几分惧意。

“放肆。”

兰溶月的声音不大,声音清澈,传入耳中我冷意连连。

“郡主赎罪,只是侧妃娘娘有孕在身,不宜劳累。”丫鬟微微低头,心想,好可怕的眼神,但可怕又如何,不得宠还要去和亲,下场如何,一看便知,棋子就是棋子。

“起来吧。”

“多谢郡主。”姬舞起身,神色不变。

“姬侧妃,你可知罪。”

兰溶月端起九儿刚刚递过来的温水,小抿一口后看向姬舞,明亮的眼神中容不下任何身影。

“妾身不知,还请郡主明示。”

姬舞心中不明,她知道兰溶月和柳雪柔关系不好,理应不会为柳雪柔出头才是,她和兰溶月算是这次才见过三次,她也不曾得罪过兰溶月,兰溶月突然问罪,这罪从何而来,她还真不知。

“你们都下去吧。”姬舞身后,跟着两名丫鬟,兰溶月只得吩咐众人退下。

“是。”九儿、灵宓、毓嬷嬷领命,姬舞也随后吩咐道,“你们也下去吧。”

“不知郡主想说什么?”

无人之后,姬舞对兰溶月没了敬意。

兰溶月并不在乎姬舞的态度,把姬舞当做棋子之人,只怕也是个平凡之辈,兰溶月心底兴趣淡了几分。

“姬侧妃,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之人,却不曾想如此愚钝,若柳雪柔有个万一,王府发丧,王府中子女虚得守孝三年…”兰溶月说到一半,突然停下看向姬舞。

“郡主是担心自己的婚事吗?对郡主而言,不是正好吗?”姬舞看向兰溶月,心中算计着该如何让兰溶月为她所用,毕竟如今兰溶月是唯一和忠勇侯府有关系之人。

忠勇侯府虽名存实亡,但偌大的家业依旧存在。

“我是和亲郡主,陛下下旨,及笄之日便要前往和亲,就算是王府发丧,陛下大可以赐我公主之尊,不过是一个名誉而已,三年不得参与朝务,王府地位如何,姬侧妃应该心中明白才是,若王府颓败,姬侧妃,你这个侧妃之位只怕也没有如今风光吧。”

兰溶月的话,姬舞心中一惊,本想柳雪柔若死了,王府发丧,三年之内,若非陛下赐婚,兰鈭便不得再娶,她就可以掌权,关于其她,她倒是真没有考虑太多。

“郡主聪慧。”

姬舞不曾想到兰溶月竟然如此聪明,心中惊讶的同时想要利用兰溶月之心更浓了。

“你可以走了,若无事,也不必前来请安了。”兰溶月直接下逐客令。

“郡主…”姬舞看向兰溶月,不仅容颜绝色,还才智出众,这样的女子,天下难得,若是能为己用定是一大助力。兰溶月打断了姬舞的话,“我累了,九儿,服侍我休息。”

语毕,九儿一个闪身,出现在兰溶月身侧,姬舞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好厉害的功夫,没想到兰溶月身边还有此等高人。

“如此,妾身就不多打扰了,告辞。”姬舞的神情仿佛在说,来日方长。

二楼窗边,兰溶月看着姬舞离开。

“郡主,姬舞当真有孕吗?”

毓嬷嬷虽然功夫不错,且眼界独到,可不是医者,无从分辨。

“恩。”兰溶月点了点头。

姬舞的来历不简单,姬舞如今此举是为己还是为主,兰溶月一时间无法分辨。

“小姐为何要提醒姬舞,柳雪柔死不是正好吗?”姬舞消失在蝶院中,九儿忍不住问道。

“九儿,我的仇人,只能死在我的手中,若不够绝望,不够凄惨,岂不是显得我软弱可欺。”兰溶月关上窗户,康瑞王府的地位不够高,还需要再抬一抬,站得高,才会摔得惨。

若没有看到仇人眼中的绝望,她岂会轻易罢休。

九儿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赞同兰溶月的话。

“灵宓,你去鬼阁,你亲自出手,我要让柳雪柔知道,什么才是人间最痛。”柳雪柔现在还不能死,让人医治好她,再慢慢玩,让她一点一点在绝望中受尽折磨死去,这才是她想要的。

“是,属下明白。”

灵宓离开后,無戾从窗外提着点心盒走进来,放在桌上后,端起盘子,走向兰溶月。

“姐姐,清香斋的栗子糕。”

“还是無戾最懂我。”兰溶月拿起栗子糕,咬了一口,清甜的香味是兰溶月最喜欢的味道,“是你刚刚去做的吧。”

無戾闻言,脸上多出了一抹笑容。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姐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