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寒风瑟瑟。

黑夜下,几道黑影带着杀意潜入蝶院。

烛光下,兰溶月翻阅着手中的书,丝毫未曾收到影响。

九儿刚想出去就听到扑通的几声,灵宓走出房间看到后咽了咽口水,心想,不愧是無戾,出手不仅快而且狠,寒冷冬日,没有比点穴之后丢入荷花池更好的惩罚了。

“姐姐,人要怎么处理。”

没有接到兰溶月的命令,無戾并未直接下杀手。

“既然有杀手来蝶院不死点人总是说不过去的,宫中来的那两个嬷嬷也蹦跶够久了,没必要留着了。”兰溶月合上书看向無戾,“下次记得多穿点衣服,别冻着了。”

“恩,下次不会了。”無戾微微低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灵宓抬头,当做没看见,小恶魔的变化她真的接受不了,在鬼门的时候,几乎有無戾的地方就不会有灵宓,前几年还好,無戾发誓要保护兰溶月,一直努力的练功,如今似乎无法避免了。

兰溶月清楚,無戾虽然天赋绝佳,若非努力也不会以最小的年龄排上天机榜第三。

“将人带到柴房。”

听到兰溶月的吩咐,無戾看了看灵宓,灵宓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

“郡主,此事要不要稍微惊动了一下府中的侍卫,毕竟两个嬷嬷是宫中人。”毓嬷嬷也觉得那两个嬷嬷留不得,这几日兰溶月是以银两堵住了两人的嘴,可一看就知道是暂时的。

“不急,夜还长,等将事情处理好了再惊动府中侍卫也不迟。”

兰溶月起身向屋外走去,毓嬷嬷立即拿上披风,跟在兰溶月的后面,追上兰溶月之后,立即替兰溶月披上。

兰溶月看着白色的狐裘,正是晏苍岚送给她的那件,神情闪过一抹异样,却未曾将披风脱下来。

最近她并不讨厌温暖的感觉。

走进柴房,兰溶月看着六个身着黑衣的杀手,眼底闪过一抹疑问,她就不明白了,为何杀手一定要穿黑色的衣服呢?仅仅是因为染血了也看不到吗?

“绝煞楼,没想到居然有人请动绝煞楼的人,来杀不会丝毫功夫的我,还真是煞费苦心,说吧,买主是谁?”

兰溶月的话,五人沉默,唯独一人眼底闪过微微的诧异。

“你来说。”

兰溶月走到男子更前,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意,灵宓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她喜欢看兰溶月的笑容,可是兰溶月笑的时候是最危险的,無戾只会静静的站在兰溶月的身侧。

“没想到你什么竟然有如此高手。”

男子看向無戾,他们还未出手就全部被丢尽了荷花池,眼前的少年不过才十四五岁的模样,这样的高手他从未听说过。

“姐姐,他是绝煞楼的少主,煞冥。”

煞冥眼底闪过惊讶,除了绝煞楼中人之外,似乎在无人知晓他的身份,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认识他,眼前的少年,究竟是谁?

“姐姐,要不我去灭了绝煞楼,很简单的。”無戾见兰溶月迟迟不语,毛推自荐道。

绝煞楼实力不弱且有数百人,煞冥知道,無戾此言,绝非玩笑,無戾的身手只怕他父亲也有所不及,煞冥此刻十分后悔私自接受了这次的任务。

“等等…任务是我接的,与楼中其他人无关,胜者王、败者寇,我任凭你处置,放过绝煞楼中其他兄弟。”

“没想到你还是重义气之人,死和说出幕后之人,你二选一。”兰溶月看向煞冥,煞冥重义气,这点兰溶月倒是有些意外,她虽不是义气之人,却也不讨厌有义气的人。

“个人生死事小,我任凭处置,绝煞楼的规矩决不能破。”

無戾刚想说什么,看到兰溶月的神情,無戾立即选择了沉默。

“你父亲原本是一个无名的杀手,代号为煞,成了绝煞楼之后,更名为煞星,天机榜上排名第四,这些年来绝煞楼也算是风生水起,不过你父亲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若死了,想必你父亲一定不会放过我,我势必会反击,这样的话绝煞楼还是保不住。”

“你到底想怎样?”煞冥看向兰溶月,神定气闲,眼神幽暗锐利,他杀人无数却从未看到如此冰冷又有神采的眼神。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不让你破坏规矩,三日之内,我要知道买主的死讯,不然,我就把你绝煞楼的人做成。人像雕塑。”

人像雕塑四个字,煞冥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见过一次那样惩罚人后的场景,随后成了他一辈子的心魔。

“你…”

煞冥的话还未说完,九儿的剑尖已经划破了其余五人的咽喉。

“我饶你一命,只因绝煞楼位于东陵边境,如今天寒地冻,去一趟太麻烦,你若聪明便不会与我为敌,你若不聪明就该承担后果,我不是嗜血之人,但不表示我会给敌人留后路,如何选择,你自己思量。”兰溶月说完转身离开。

兰溶月离开后,煞冥迟迟未能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之际,煞冥脸色苍白了几分,不是嗜血之人,身边丫鬟杀五人眼睛都没眨一下,煞冥心想,他怎么就一不小心,惹上了一个妖女呢?

如今,后悔晚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