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值得吗?/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迟迟不语,晏苍岚静静的看着兰溶月,现在的她是最真实的,这种感觉很好,若非碍于前些日子粼城戒备森严,皇宫更是严密,他早就闯进来了。

“我记得你曾夜闯文澜阁,你想找的是什么?”

那夜,他偷听了她唱歌,也是那夜,文澜阁的侍卫被屠杀殆尽,进宫这些日子以来,她无数次出入文澜阁,只是文澜阁藏书不少于十万册,没有线索根本无法确认他在找的是什么。

“溶月想知道吗?”

自始至终,晏苍岚目光未曾离开兰溶月,好在兰溶月早就习惯了众人的目光,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若是…”兰溶月还未说完,晏苍岚突然起身打算了兰溶月的话,晏苍岚正要离去,兰溶月伸手拉住了晏苍岚的衣袖,“这里是皇宫,外面自然会有人来处理,你若出去会变得更麻烦。”

晏苍岚停下脚步,今天有些不像他,竟然有些失去了理智。

兰溶月松开晏苍岚的衣袖,手还未收回去就被晏苍岚握住了。晏苍岚第一个感觉是兰溶月的手好冰却很柔然,很舒服,这就是女子的手吗?他是第一次握住一个女子的手,很舒服,他不想松开,便没有松开。

兰溶月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握的很紧,无法挣脱。

“疼,先松开。”

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心想,他吃错药了。

兰溶月可不会认为他真的会对她动心。

晏苍岚并未放开只是微微松了稍许,不让兰溶月挣脱开,直接坐到兰溶月的身侧。

“很漂亮的手,适合做执棋之人,溶月,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手,白皙如雪,十指纤纤,很美。

“不记得了,不过你的手也很适合做执棋之人,手握黑子,一定很漂亮。”

他说,她的手很漂亮,在她看来他的手也很漂亮,若是在曾经的那个世界,他的手适合在钢琴键盘上飞舞,这双手杀人无数,沾满鲜血,却白洁无暇。

“我执黑棋,溶月执白棋,可好?”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手,她的手比他的白几分,他却越来越不想松开了,“溶月还记得西山之行时,我曾说过让你做执棋之人,这话我永远不收回。”

晏苍岚明白,眼下是兰溶月布下的棋局,他不打算干预,当然,事情是有条件的,在兰溶月什么安全无忧的情况下他不会干预。

“我记得,不过,你可不可以先松开我。”

他怎么抓住她的手还上瘾了,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怎么看她都像是被一个无赖给缠上了。

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大,晏苍岚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云天国太子云渊明日抵达,诸国来使不日也将抵达,苍暝国的仪仗队在路上出了点意外,估计最早三日后才能抵达,溶月,这几日我无法进宫来看你,凡事小心,还有,无论你想做什么,但有一点你记住,我一直在你身边。”

晏苍岚说完,连自己都觉得惊讶,嘴角扬起了笑容,正是因为他都觉得惊讶了,这才是他的真心。

溶月,你逃不掉的。

兰溶月眼底闪过一抹异样,似乎觉得这些话不应该出自于他之口。

“晏苍岚,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是一个无心之人,注定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到最后你或许什么都得不到,这样做,值得吗?”

兰溶月眼中,眼前之人不是一国之君,而是一个重承诺的君子,他说的话不像是谎言,若真如此,这一切值得吗?

值得吗?他也不知道,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没有衡量其价值,只是他愿意这么做,仅此而已。

“不是值得与不值得,而是愿不愿意,若是你,我愿意。”

兰溶月觉得这人执拗的说不通,于是岔开了话题。

“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兰溶月岔开话题,晏苍岚也不打算继续逼迫兰溶月,他不急,她还未及笄。

若是兰溶月知道晏苍岚的真实想法,真的会忍不住感叹这个人的耐心真的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好。

毕竟距离兰溶月及笄不足半年了。

“一本旧书,东陵国过成立之初,曾攻打东陵国以南的苗族,史书和野史虽无记载,具体理由不得而知,我要找的那本书出自于苗族,我也只知道这么多。”

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小,晏苍岚不舍的松开了兰溶月的手,她的手似乎怎么都捂不热。

“我会帮你,不过不确定能否找到。”

打斗结束,夜间又恢复了平静,晏苍岚见兰溶月有些困了,不舍的离开。

晏苍岚离开后,九儿和灵宓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