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送礼/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姌不仅是东陵国的长公主还是嫡公主,又逢新年之初,兰姌虽及笄一年却并未议亲,足以见得兰嗣对其疼爱有加,只是今年生辰恰逢太子即将大婚,生辰办得简单了些,邀请的人也不多。

“郡主,只送香囊是不是显得太寒酸了些。”

兰溶月不喜配饰,毓嬷嬷绣的香囊也只是随便绣绣打发时间而已,若是放在王府内宅还算是精品,用来做兰姌的生辰贺礼的确显得太过于寒酸了,最重要的花色是一朵红牡丹,毓嬷嬷心想,九儿肯定是故意的。

“嬷嬷,我们又不是真心来给她过生辰的,这个正好。”兰溶月拿过九儿手中的香囊,香囊上绣的是牡丹,牡丹代表富贵,可是若放在兰姌的身上,兰溶月想起了千娇阁的珍娘。

“小姐,这个花色?”

灵宓看着兰溶月手中的香囊,怎么看和珍娘平日带的那朵花那么像呢?

“走吧。”

初春季节,大学刚刚融化,天气寒冷,落霞宫内,兰花盛开,整个宫殿散发着兰花的香味。

落霞宫内,兰姌一身淡粉色长裙,整个人看上去娇艳如花。

兰溶月姗姗来迟,一袭淡紫色长裙,发冠将长发束起,精致绝美的容颜上不曾有丝毫的脂粉气,缓缓走进,顷刻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目光中有嫉妒,有愤恨,还有幸灾乐祸。

“见过长公主,祝长公主17岁生辰快乐,礼薄了些,还请长公主不要介意。”

兰溶月的话,兰姌眼底闪过一抹冷意,今日她邀请兰溶月,本来就是想让兰溶月出丑,没想到兰溶月一来先是提及她的年龄,再是送上绣着大红牡丹的香囊,四周各家千金见状顿时低头,不敢出声。

绣着牡丹话的香囊,此刻格外碍眼。

“月郡主一直居于寺庙,不久之后就要前往苍暝国和亲,本宫觉得月郡主应该多见见世面,免得即时丢东陵国的脸,只是这个香囊与月郡主正配,本宫就不夺人所好了。”

兰溶月不得不说兰姌虽然脑子一般,终究是在勾心斗角中长大的,还不算太蠢。

“长公主客气了,牡丹乃是花中富贵,溶月自小在寺庙长大,若真要以花比喻溶月的话,顶多也就是一朵腊梅而已。”

兰姌心想,这些天她也没有时间去理会兰溶月,没想到兰溶月倒是长了一张利嘴,再配上一张倾世容颜,兰姌恨不得毁了兰溶月。

“郡主此言,何以见得?”未等兰溶月开口,柳言梦站了出来。

“生命力强。”

兰溶月看向柳言梦,柳言梦从小与兰若云竞争,她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被算计,一定小轿人文王府,她本应该是一国之母才是,没想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想必此刻柳言梦心中恨毒了那个算计她的人。

“郡主真是幽默。”

兰溶月直言,柳言梦有些无从应对,兰溶月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后者几率为大,身为女子,兰溶月似乎从不在意自己的声誉,还是不想去和亲,便破罐子破摔。

柳言梦看向兰溶月的目光中多了些许迷茫。

“柳小姐客气了,那日柳小姐冰上一舞,真是让人间失色。”

兰溶月话题急转直下,让人弄不起兰溶月到底想说什么?

各家千金看着兰溶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柳言梦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心中愤怒不已,若无冰上一舞,或许她还不至于被人算计。

“长公主,溶月知道自己手艺不太好,还请长公主不好嫌弃。”兰溶月将兰姌迟迟没有接过香囊,继续说道。

“不用了,月郡主的心意本宫收到了。”

“原来公主是觉得礼轻了。”兰溶月嘴角神秘一笑,“九儿,拿银票来。”

对于兰溶月突如其来的话,九儿直接将袖中一万两的银票递给了兰溶月,灵宓看清面值后,痛心疾首,那可是一万两,好多钱。

“长公主,一万两应该够买好多礼物的。”兰溶月表情十分纠结,从兰溶月的脸色各家千金看到了心疼,将银票放入香囊中,直接塞入兰姌的怀中,还不忘后退两步。

“兰溶月,你是来闹场的吗?”兰姌气急,她本想将香囊还给兰溶月,奈何兰溶月退了好远,不得已兰姌只好将手中的香囊丢给身后的宫女。

兰溶月一脸无辜的看向众人,神情仿佛再说,我没闹。

“我有闹吗?”

眼底一丝妖异的气息,泄露了兰溶月真正的心思,又放佛再说,我就是来闹的,你又能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