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找茬,添堵/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天之内,两桩喜事,世家贵女,前者飞上枝头,后者一顶软轿,还不能用正红色,只是后者却更加吸引人的目光,二皇子亲自接亲,纵使不盛大却显得十分重视。

皇宫之内,柳嫣然得知兰慎渂亲自接亲,眼底闪过杀意。

巫族灵女,若不能为后,唯有除之。

与此同时,兰若云上无兄长,胞弟年幼又身负重伤,只能被嬷嬷搀扶着走出康瑞王府。

“殿下,不好了。”

兰钰捷闻言,冷厉的看了来人一眼。

“闭嘴。”兰钰捷还未开口,身侧的公公直接呵斥来人。

“说。”

“殿下,二皇子亲自去接柳小姐,柳小姐已经上轿了。”来人低头,不敢看向兰钰捷,兰钰捷看似温和,其实与柳嫣然性子很像,手段狠毒。

“杀。”兰钰捷小声吩咐。

来人点头,悄然离开。

柳嫣然母子二人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当然,想到此处还有兰溶月。

若柳言梦不进入文王府,兰钰捷登基之后,后宫定有柳言梦一席之地,如今柳言梦选择进入文王府,兰钰捷自然不会留下后患,柳言梦虽是他表妹,可更是巫族灵女,就凭得巫族灵女者得天下这个传闻,若柳言梦不能成为他的人,他就绝不容许柳言梦活着。

不远处,兰溶月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灵宓,别让柳言梦死了。”晏苍岚站在身侧,兰溶月却没有任何顾忌,毕竟晏苍岚早就发现九儿和灵宓的功夫不俗。

“属下明白,不死就好。”灵宓微微一笑道。

不死就好的言下之意,受点伤是必须的。

灵宓做事,一向知晓兰溶月的心意,柳言梦若受伤,她最恨的人就是柳嫣然和兰钰捷。

盛世婚嫁,十里红妆。

酒楼二楼上,兰溶月淡淡的看着抬着嫁妆的队伍走过,喜庆的大红色印在兰溶月眼中,格外妖异,与此同时,对面楼上的云渊注意到了兰溶月,心想,好有趣的女子,随后看了看兰溶月身侧之人,微微蹙眉。

“你被盯上了。”兰溶月虽未看向对面,却感受到了来自对面异样的目光。

“溶月为何觉得是我。”晏苍岚看向对面小楼,楼中住着何人,晏苍岚一清二楚,云渊刚刚传来的目光,晏苍岚心中不快。

“队伍快回来了,你说,若是嫁妆翻了,是不是很有趣。”兰溶月回过头,看向晏苍岚,心想,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是来看戏的,从头到尾,关于她打算怎么做他都未曾多说一句。

“如你所愿。”

晏苍岚起身,坐在兰溶月身侧,似乎是在宣誓这自己的主权。

“可是我更想让你看一出戏。”兰溶月拒绝了晏苍岚的帮助。

“依你,溶月,我很高兴。”

兰溶月不解的看向晏苍岚,随后选择沉默。

绕粼城一圈后,迎亲队伍又回到主道上,最前面是兰钰捷骑着高头大马,一身红色喜服上用金线绣着五爪金龙,模样俊美,气宇轩昂,街道两旁,观礼人数众多,兰若云的盛世婚嫁,惹来不少闺中千金嫉妒。

兰溶月坐在的小楼距离宫门最近此处没有来观礼的百姓,迎亲队伍走到楼下的时候,几声巨响,几缕青烟,马受惊,差点将兰钰捷从马上摔下来,抬轿的都是宫中精选的侍卫就算是死也不会放开轿子,摇摇晃晃,兰若云头上的凤冠差点落下。

后面抬着聘礼的只是普通侍卫,受到惊吓,直接打翻了聘礼,一道七色光芒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兰溶月起身,缓缓走下楼,晏苍岚紧随其后。

云渊以及其他国家的来使见状,也随即走向街道上。

兰钰捷好不容易将马勒住,却见云天国太子云渊、苍暝国帝君晏苍岚、国师未缪、北齐国战王拓跋弘等人走了出来,兰钰捷眉头微皱,心想,此事究竟是谁闹出来的。

与此同时,兰溶月已经走到了散发着七色光芒的嫁妆边,将一颗七色琉璃珠拿在手中。

“先帝御赐给忠勇侯府的七色琉璃珠,本是我母亲的嫁妆,母亲曾说,将来留给我做嫁妆,不知几时混入了姐姐的嫁妆中。”兰溶月拿起七色琉璃珠,眼底闪过一抹泪花,兰溶月声音不大,刚好传入众人的耳中。

回到王府后,她一直让九儿暗中寻找七色琉璃珠,也是前几日才知道被柳雪柔拟定作为兰若云的陪嫁,先帝御赐之物,当年季无名当做陪嫁给了季小蝶,季小蝶是康瑞王府的正妃,此物理应是兰溶月的,加上兰溶月刚刚的话,惹来不少非议。

兰钰捷脸色难看,兰若云紧握双手,她知道兰溶月不安分,没想到却从府中逃了出来,还当众认出了七色琉璃珠,兰若云心中紧张不已,毕竟嫁妆中很多东西原是季小蝶的陪嫁。

季小蝶是忠勇侯季无名的独生女,当年的嫁妆足足八十八抬,完全不逊色于今日的兰若云。

“郡主想必是看错了。”兰钰捷骑马上前,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咬紧牙道,心想,没想到兰若云和柳雪柔母女竟敢在嫁妆中加入了本应属于兰溶月之物,今日之事丢的可是他的面子。

兰溶月还未来得及反驳,晏苍岚立即站了出来。

“太子殿下是说孤未来皇后的眼神不好还是太子自己眼神不好?七色琉璃珠既是先帝赐给忠勇侯府之物,内务府应有记录,孤记得此物是当年云天国送给先帝的寿礼,想必云太子并不陌生。”

云渊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被晏苍岚牵扯进来,今日此举,只怕眼前两人所为,只是眼前绝美娇小的女子是她自愿还是被晏苍岚利用了,看着兰溶月的模样,云渊心底触动了一下,果然是美人落泪,惹人怜惜,更何况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七色琉璃珠一共两颗,一颗在东陵,一颗在云天国太子府,此物的确是七彩琉璃珠没错。”

云渊是一个理智的人,此刻让兰钰捷丢脸,对他而言是将利益最大化,加上又可以帮到落泪的美人,对云渊而言,何乐而不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