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过河要拆桥(求收、求收、求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钰捷心中泛着冷意,今日他大婚兰溶月当面触他眉头,他还不能反驳。兰钰捷看向晏苍岚,心想,此举莫非是晏苍岚所为。

“郡主,这颗七彩琉璃珠是云郡主五岁生日的时候,蝶王妃送给云郡主的生辰礼。”周嬷嬷走到众人身边行礼后对兰溶月道,一句话直接变成了‘光明正大’。

“是吗?难道是我记错了。”

兰溶月一脸迷茫的看向周嬷嬷,晏苍岚却看到了兰溶月眼底的冷笑,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郡主当时还小,定是记错了。”

周嬷嬷说话间,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许多,今日她撒谎,得罪的是晏苍岚,晏苍岚虽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可王者之气依旧压得周嬷嬷有些喘不过气来。

“周嬷嬷说的也对,只能怪当年溶月才四岁,还是个孩子,好在毓嬷嬷当初是负责管理母亲的小库房,回去之后让毓嬷嬷拿着账本好好整理一番,到时候就清晰了,陛下觉得呢?”兰溶月装作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眼睛中带着委屈看向晏苍岚。

“溶月提议甚好,若溶月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孤义不容辞。”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委屈的模样,虽知道兰溶月在演戏,心脏还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溶月身边除了毓嬷嬷无人帮忙清点,不知道可否请陛下…”

兰溶月的模样,落入众人的眼中,云渊眼底露出一抹探究,刚刚见到兰溶月的时候,他觉得那双眼睛很有趣,可是如今一副委屈全无主见的模样,顿觉有些提不起兴趣了。

拓跋弘看向兰溶月的模样却有些异样,拓跋弘不了解兰溶月,却了解晏苍岚,晏苍岚是不会轻易对一个人感兴趣的,今日之后,究竟是谁主导的,拓跋弘心存疑问。

至于几国皇子的看法与云渊一般无二,眼底明显露出不屑。

“溶月是孤的皇后,孤自然不能让溶月受了欺负,至于这七彩琉璃珠,既然脏了,不要也罢。”

晏苍岚直接伸手拿过兰溶月手中的七彩琉璃珠,随手就丢了,‘啪’的一声,七彩琉璃珠碎成了两半,晏苍岚毫不在意,从怀中拿出手帕,开始为兰溶月擦手。

晏苍岚的模样摆明了再说,那颗被他人摸过的七彩琉璃珠脏了兰溶月的手。

兰溶月看着某人的咸猪手迟迟不肯放开,碍于场合,她又不好甩开晏苍岚的手。

兰钰捷心中气急,却不好当众发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兰若云占了季小蝶留给兰溶月的嫁妆,七彩琉璃珠虽是先帝所赐,可是如今是晏苍岚摔坏的,无从追究,也无人敢追究。

“本宫过些日子送上厚礼补偿月郡主,郡主觉得可好。”兰钰捷心中再恨,也不得不表现出大度的样子,看着兰溶月委屈的模样,心想,一切都是兰若云母女惹出来的,心中有些后悔去兰若云了。

兰溶月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了晏苍岚。

“喜欢的可以收着。”

晏苍岚说话间心中却在计划着一定要送去当铺,他可不愿意兰溶月身边留着他人之物。

兰钰捷岂会看不出来,兰溶月今日是在扮柔弱,今日的模样与之前桀骜、冷清、妖异大不相同,柔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怜惜。

“多谢太子殿下。”

“起轿。”

兰钰捷骑马离开后,兰溶月立即甩开了晏苍岚的手,迈步离去,神情上哪还有刚刚的柔弱。

“溶月,过河拆桥可不好。”晏苍岚快步走到兰溶月的身侧,掌心中似乎还残留着兰溶月冰冷的体温,很舒服,他一定都不想松开。

“桥过了不拆桥,难道还等着别人过。”

兰溶月的话,晏苍岚心中十分无奈,第一次还有人将过河拆桥说的光明正大,可他听着却十分在理。

幸好无人知道晏苍岚的想法,不然一定觉得他疯了。

“你不去去观礼。”

走过一条街,兰溶月见晏苍岚还未离去,太子大婚,不宜错过吉时,晏苍岚再不去就赶不上时间了。

“观礼有未缪就行,他还不配让我亲自去观礼。”晏苍岚看向兰溶月,心想,小时候兰溶月在王府肯定没少受到欺负,心疼不已。

一阵风吹过,兰溶月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停下脚步。

“中午我请你吃饭如何?”宫中宴席,兰溶月并无兴趣,柳嫣然也刻意避开了她,加上她的回到王府,身份是兰若云的娘家人,不宜前去,婚礼繁琐,着实无趣,晏苍岚不去正好合了她的意思。

“好。”

兰溶月带着晏苍岚直接走进了君临阁,直接走上四楼,晏苍岚倒是丝毫不介意兰溶月闯入了他的个人领地。

“九儿,去准备一下,今天吃火锅。”

“是。”

九儿离开后,夜魑也跟着离开了房间,屋内只剩下兰溶月和晏苍岚两人。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扰乱兰钰捷的成亲,让兰若云回王府。”

晏苍岚刚刚说完,九儿就端着茶水走了进来,放下后,悄然离开房间。

“是不是觉得刚刚此举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不会,接下来应该会很有趣。”晏苍岚不重视钱财,可是在得知兰若云夺了兰溶月东西的时候,心情差到了极点,还好他是帝王,能做的喜怒无形于色。

“我也很期待,兰若云不去东宫,我怎么找机会慢慢一件一件讨回来,至于刚刚那些事情,表面上的事情做到刚刚好就行,你觉得呢?”

兰溶月说话间,晏苍岚亲自给兰溶月倒上一杯温水递了过去。

“我很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