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看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据兰溶月的指示,灵宓已经易容成兰钰捷走进了新房,兰溶月眼底泛着淡淡的笑意,若是兰若云知晓自己的盖头被一个不知是谁的人揭了,事情一定会变得很有趣。

“原来溶月喜欢看戏,怎么不叫上我。”不知几时,一席白衣,一张白色面具的晏苍岚已经站在兰溶月身后,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披风为兰溶月披上,温柔的眼底闪过怜惜,“怎么就不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来了。”兰溶月心想,他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的人,怎么来责怪她了,明知道动内力会使药效加速流逝,却一点也不顾及,他真的不怕噬魂蛊发作吗?

“生活太乏味,这么好的戏怎么能少了我呢?”晏苍岚靠近兰溶月,轻轻握住兰溶月的手,面具下,神情温和的许多,“这样等下万一有高手,我能带着你逃跑。”

晏苍岚还不忘给自己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让人那么没底气呢?

晏苍岚知道兰溶月定会夜闯皇宫,他也知道兰溶月身边高手无数,只是他不放心将兰溶月的安全交给他之外的任何人,所以决定亲自保护兰溶月,顺便培养一样感情。

“跑?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大杀四方?”兰溶月看着握住他手的人,他掌心传来的温度,她并不觉得讨厌,宫中戒备森严,算了,她就不和他争执了,免得引起侍卫的注意,要逃跑的话又要被他占便宜。

“能动脑子的事情何必动手,溶月,有没有发现我们很配。”晏苍岚还不忘诉说衷肠,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太难得了。

晏苍岚光明正大的说着逃跑,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人若不是一国之君,不用用端着架子的时候还真像是一个痞子,难怪和未缪的关系那么好。

兰溶月不知,只是因为面对的是她,他才会如此。

灵宓易容成兰钰捷,众目睽睽之下,揭开盖头,甩手离开,果断的行动让新房内伺候的人措手不及。

“周嬷嬷,跟上去看看。”兰若云心中一紧,她没想到新婚之夜,兰钰捷竟会丢下她离去,究竟是有什么事情连合欢酒都不喝直接丢下她一人。

周嬷嬷犹豫了一下,并未迈克脚步。

“绿萝,你去。”兰若云语气明显不悦,丢掉了手中的苹果,起身走到铜镜前,明明是新婚之夜,兰若云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高兴,甚至染上了一抹哀愁。

“是。”

绿萝离去片刻后,匆匆回到房中,随后兰若云急匆匆赶到侧院,兰若云虽未经人事,可出嫁前也有嬷嬷教导,岂会不知房中发生了何事。

“把门撞开。”兰若云眼底闪过浓浓的不悦,一身红色嫁妆,长袖之下,双手紧握,手指都快恰入肉中,眼底带着一抹杀意,她倒要看看谁敢在她新婚之夜勾引太子。

“小姐,万万不可。”周嬷嬷上前劝阻,兰若云回头冷眼看了一眼周嬷嬷,周嬷嬷里头,心想,一向温和隐忍的大小姐,此刻眼底竟染上了不合时宜的杀气。

门还未撞开,柳嫣然一袭简单的装束缓缓走进来,看到兰若云的模样又听到屋内暧昧的声音,柳嫣然心中不悦,这些年她已经容忍了太子私底下的无法无天,她没想到太子竟然如此离谱。

柳嫣然的不悦,兰溶月看清后,心中划过一抹疑问。心想,柳嫣然对兰若云的疼爱还真是超出常理,竟然连这种事情也愿意处理。

“把门打开。”柳嫣然对身侧的嬷嬷吩咐道。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晏苍岚用手挡住了兰溶月的视线。

“你干嘛?”兰溶月心中疑虑,视线突然被挡住了,兰溶月伸手想要拿开挡住她眼睛的手,却纹丝不动,于是不解的看了晏苍岚一眼。

看着兰溶月迷糊的模样,面具下,晏苍岚嘴角闪过一抹笑容。

“太脏,别污了眼睛。”

兰溶月看了晏苍岚一眼,起身却没有甩开拉住她手的晏苍岚,两人悄悄向不远处的墙角走去,兰溶月对东宫的地图了若指掌,她对活春宫没有兴趣,可是对接下来的对话她却很有兴趣。

门被打开,兰钰捷立即打开暗格,将身下的美人藏在暗格中,随后给自己套上一件长衫。

柳嫣然和兰若云走进屋后,屋内除了靡费之气,只剩下兰钰捷一人,兰钰捷看到柳嫣然身侧的兰若云,眼底闪过浓浓的不悦。

“兰若云,你竟然私自揭开盖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