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人生如戏,全靠参与/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一进宫就被静妃带到了未央宫请安,兰溶月一袭红色长裙,长发宛若丝绸仅用发冠固定,略微稚嫩绝美的脸庞完全展露出来,未经任何脂粉的雕琢,红唇宛若盛开的玫瑰,绝世妖华,让人嫉妒,让人沉沦。

“溶月见过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后宫妃嫔中,唯有柳嫣然和娴贵妃配受得起兰溶月行礼,至于其她嫔妃虽是皇上的妃子,可却担不起兰溶月这个一品郡主行礼,加上如今晏苍岚就在粼城,她不仅是东陵国的郡主还是苍暝国未来的皇后。

“免礼。”

柳嫣然眼底深处,透着不喜,红色为正色,新婚女子唯正室可用,平日穿着倒是没有什么限制,但闺中女子少有人用红色做成衣衫,眼前的红色似乎格外衬兰溶月,硬生生的压了所有人一头。

柳嫣然有气却无处可发,想起早前和兰溶月的交易,如今晏苍岚就在粼城,想到此处,柳嫣然眼底闪过一抹算计。

娴贵妃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沉默不语,她不知道当日是谁设计了兰慎渂和柳嫣然,可是让柳家的女儿嫁入文王府,娴贵妃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圣旨赐婚,还是侧妃,她也没有理由反对。

柳言梦聪慧,可模样、性情像极了柳嫣然,娴贵妃心中十分不喜欢,好在还有一个聪明的素心,不然娴贵妃只怕更加难受,只可惜娴贵妃不知道素心并非她所期待的那人。

片刻后,兰钰捷和兰若云走进未央宫,兰若云步履缓慢,一举一动似乎显得格外吃力,脸上的脂粉略显厚重,让兰若云整个人气色十分难看。

兰若云气质本来清丽脱俗,一代清秀佳人,此刻却染上了脂粉气息,虽然不难看,但后宫向来不缺乏美人,加上有兰溶月的存在,相较之下,硬生生的变成了庸脂俗粉。

“儿子(儿媳)给母后请安。”

“免礼。”柳嫣然起身,扶起了兰若云,柳嫣然心中明白,昨日之事兰钰捷必然不喜,兰若云定是受了不少委屈,可是闺房之事,她这个做母后的也不好干涉。

“谢母后。”

“云儿,这是当年母后初次给先太后请安的时,先太后赠给母后的龙凤镯,今日母后将它送给你,希望你能为皇家早日开枝散叶。”柳嫣然一边说话,一边将一对价值不菲的龙凤镯给兰若云带上,兰若云的手藏在袖中,柳嫣然倒也没有细看,只是盯着兰若云的脸颊,对于这段联姻,似乎格外满意。

兰溶月从娴贵妃眼中读到了深沉,从兰姌的眼中读到了嫉妒。兰姌盯着兰若云的手腕,虽看不到玉镯,心中却愤愤不已,这对玉镯价值连城,但它最大的价值不是玉镯本身的价值,而是身份的象征,兰姌曾问柳嫣然要了几次,每次都被柳嫣然冷言拒绝了。

柳嫣然的满意在兰溶月看来却是别具深意,如今看来似乎方向对了。

“多谢母后。”袖中兰若云的手摸了摸玉镯,想起昨夜的洞房花烛,得到了柳嫣然的抚慰,委屈似乎少了很多。

兰钰捷从刚刚开始,目光一直停留在兰溶月的脸上,心想,几日不见,兰溶月愈发美了,兰姌素有粼城第一美人之称,如今站在兰溶月身边,顿显黯淡无光。

“姐姐,恭喜大婚,妹妹昨日给姐姐添麻烦了,还请姐姐大人大量,原谅妹妹一次,妹妹也是看到母亲留下的七彩琉璃珠太激动了,才会…”娴贵妃还来不及开口,兰溶月立即大步上前,握住了兰若云的手,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模样极其委屈。

九儿低着头,当做没看见,毕竟兰溶月演戏的本事连灵宓都望尘莫及,别说在场的人了,颜汐就算有人知道兰溶月在演戏,看不出破绽,也就无从拆穿了。

九儿十分期待,兰溶月此举将柳嫣然气出内伤。

美人垂泪,兰若云还没反应归来,兰钰捷立即迈开步伐,走到兰溶月身边,本想伸手安慰兰溶月,却被兰溶月给躲开了,手硬生生的搭在兰若云的肩上。

“二妹哪里的话,七彩琉璃珠已碎,不如本宫明日挑几颗夜明珠送给二妹把玩可好?”兰钰捷说话很快,柳嫣然都来不及阻止。

“真的吗?”兰溶月握住兰若云的手紧了几分,兰若云昨夜受到兰钰捷的‘索取’,全是上下尽是伤痕,手腕更是有捆绑过的痕迹,兰若云吃疼的想要挣脱,奈何兰溶月握得太紧,根本没有挣脱的机会,兰若云露出一个吃疼的表情,“姐姐,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一用力握太紧了,我看看是不是伤到姐姐了。”

兰溶月说话间,直接掀开了兰若云的衣袖,手腕上捆绑的淤痕,其中几处还泛着血丝,兰溶月眼泪立即掉了出来,急切的模样,真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来人,传御医,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没想到会把姐姐伤的这样,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的。”

兰溶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还一副委屈、受冤枉的表情,在众人看来,似乎确有其实,娴贵妃微微蹙眉,心想,好本事,却又不免惋惜,毕竟这颗曾经是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