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演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举动,兰若云一个失神又让兰溶月故意将她的衣袖挽起了一些,上面的伤势更加严重,娴贵妃、静妃等人见状一阵心虚,没想到兰钰捷温润的面孔下竟然是那样一个人,随后娴贵妃眼底划过算计。兰钰捷丝毫没有注意到兰若云,反而对兰溶月的垂泪的模样心疼不已。

美人垂泪,美得让人心疼。

柳嫣然眼底泛着冷意,未央宫内,好像谁也没有听到兰溶月吩咐叫御医的事情,惧怕柳嫣然,众人选择了漠视。

“殿下,能请御医来给姐姐看看吗?姐姐伤成这样,该有多疼。”兰溶月声音中充满了不忍和怜惜,柔和的声音让人下意识的遵从。

说话间兰慎渂、素心、柳言梦刚好走进来,正巧看到眼底的场景,柳言梦心想兰溶月果然很可怕,柳言梦生在柳家,可不信什么姐妹情深。

兰慎渂一阵心疼,没想到她也会哭,还是为了兰若云,心中不敢置信,原来一切都是伪装,兰溶月自小在寺庙中长大,又岂会真的是心狠之人,心中不免有几分怜惜,兰慎渂的目光看向了柳嫣然和娴贵妃,纵使不忍兰溶月流泪,可太子闺房之事绝不是他能够干涉的。

素心看向兰溶月,心想,才一个来月不见,兰溶月又美上了几分,看着兰慎渂的目光,素心努力维持着自己表面上的平静,心中妒意横生。

兰溶月演戏的同时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出色的演员是不会忽略每一个观众的,素心的眼神,兰慎渂的怜惜和探究,柳言梦的忌惮,兰溶月都一一尽收眼底。

“来人,传御医。”兰钰捷未经思考,下意识的遵从了兰溶月的话。

兰钰捷的话,柳嫣然眼底多了几分冷意,昨夜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柳嫣然知道兰溶月是在演戏,一个敢挑衅她的人又岂会是一个小角色,只是她却无法拆穿兰溶月,柳嫣然心中气急,却不能表现出来,兰溶月如今博得了众人怜惜,柳嫣然心中决定兰溶月必须要除。

柳嫣然不知道,兰溶月此举就是为了逼她出手。

“慢着…”兰若云立即阻止,随后抽出被兰溶月握住的手,道“妹妹,夫妻之间的事情,妹妹不懂,等将来妹妹嫁人了就懂了。”

“姐姐,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是夫妻之间的事情呢?姐姐放心,妹妹一定站在姐姐的身后,不许人欺负姐姐,姐姐不仅是太子妃还是康瑞王府的郡主,受了欺负,妹妹自然责无旁贷。”

兰溶月的话,兰若云气愤不已却又不好反驳,兰若云心中清楚此事若传出去对兰钰捷的声誉不利,对她的将来也不好,此事,她除了忍没有其他选择。

“太子妃姐姐,身体重要,还是让御医检查一下,若是留下伤疤就不好了。”素心立即上前,微微行礼后走到兰若云身边道。

素心的话,娴贵妃的手却下意识的握紧了几分,心想,素心太沉不住气了,要好好敲打一番才行。

兰溶月看着急于表现的素心,心想,还好当初将柳言梦送到了兰慎渂身边,不然,二龙夺帝的场面还真上演不了。

“王嬷嬷,带太子妃下去休息,请女医给太子妃看看。”柳嫣然吩咐完王嬷嬷后,看向素心道,“有劳文王妃费心了。”

柳嫣然的话,素心心中一紧,心想,她只是想帮兰慎渂,借此可以抹黑太子的声誉,难道做错了吗?素心看向兰慎渂,兰慎渂神情平静如水,根本看不到丝毫异样。

“皇后娘娘,姐姐伤势严重,溶月想在宫中陪陪姐姐,还请皇后娘娘恩准。”兰溶月擦了擦眼泪,脸颊上未曾有丝毫泪痕,仿佛刚刚未曾哭过。

“也好,难得你们姐妹情深,静妃,溶月依旧住在你的宫中,由你照顾,切勿怠慢了,以后溶月有时间就多去东宫陪陪太子妃。”

柳嫣然不是不想拒绝,而是不能拒绝,兰嗣想将兰溶月留在宫中,如今晏苍岚在粼城,本来就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如今兰溶月愿意,她若拒绝了,必定会惹来兰嗣的责怪,就算再厌恶兰溶月,却也不得不将兰溶月留在宫中。

“臣妾遵旨。”

“谢皇后娘娘。”

九儿不善宫廷争斗,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张面瘫的脸,心中对兰溶月佩服得五体投地,昔日在鬼门的时候,兰溶月训练鬼门中的杀手以及鬼门七阁阁主,如今看到兰溶月自己演戏,她方才觉得鬼门中人所学不及兰溶月五分。

早朝因刑部衙门大门外突然出现十多具尸体一事,迟迟未能散朝,兰嗣虽知晓那些尸体的身份,可事关皇家暗卫,有苦说不出,加上其他六国使臣在粼城,此事又不能不了了之。心想,此事莫非是晏苍岚所为,若是如此,事情就麻烦了,朝中大臣为此事各抒己见,吵得兰嗣头疼不已。

未央宫中,柳嫣然见兰嗣迟迟未散朝,只得让众人先行离去。

“二妹,作为赔礼本宫稍后派人送些小礼物供二妹把玩,还请二妹不要拒绝。”兰溶月正要随静妃离开自己,兰钰捷快步走到兰溶月身边。

“多谢殿下。”

兰溶月说完,头也不回,随着静妃离开,兰钰捷嘴角染上了笑容,看着兰溶月的背影,似乎一下子春天来了。

柳嫣然见状微微蹙眉起身走向后殿。

------题外话------

美妞们觉得溶月演技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