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棋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棠梨宫内,静妃吩咐宫女将早就准备好的早膳端上来,目光带着几分探究的看向兰溶月,静妃心中明白,兰溶月是少有的聪慧之人,只可惜今日的举动过于锋芒毕露。

毓嬷嬷担心了一个晚上,听闻兰溶月进宫便一早在殿中等候,见到兰溶月,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溶月,再过几天就是百花节了,七国使臣齐聚粼城,今年的百花节必定是格外盛大,溶月自然在邀请之列,你可想好要如何应对。”

静妃看向兰溶月,想起了她与季小蝶初识也是在百花节,初次参加百花节被人为难,还是季小蝶替她解围,时光匆匆,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她进宫十六年,不知不觉中岁月已经老去,经历太多却发现她进宫来,却庇佑不了任何人。

她本想在兰溶月出嫁前为兰溶月提供一个庇佑之地,只是今日之后,她只怕是有心无力了。

“静妃娘娘,还请直言。”

对于静妃,兰溶月有更多的考量,但一切考量的基础都建立静妃的决定之上,静妃进宫十六年,得陛下宠信却是在最近几年,静妃可用,至于是否可信,兰溶月心中却划了一个问号。

“你可知道,过慧易夭,触怒了皇后,就算你能得到晏苍岚的庇佑,也未必是安全的。”

静妃承认,兰溶月今日之举手段厉害,只是宫墙之内,不染血又能置人于死地的手段太多太多了,无论是早就预料到兰若云有伤在身还是观察得来结果,如今都引起了柳嫣然的注意,她不知道兰溶月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像兰溶月这样走在悬崖边边上,侥幸取胜,那是运气,若一不小心就会滴入崖底,万劫不复。

“多谢娘娘提点,溶月也有一句话要告诉娘娘,过于掩藏自己的锋芒会让自己变得懦弱,娘娘如今的举动,似乎只是想配得上静妃的这个静字,后宫之中,哪有真正能静之人,这样的你,恐怕也不是本性吧,娘娘打算影藏到几时,溶月也十分期待。”

静妃闻言,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带着一丝恐惧,随后下意识的避开了兰溶月的目光,手微微颤抖一下,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摔的粉粹,静妃心中一阵颤抖,她自认为影藏的极好,连兰嗣都没有察觉,没想到今天却破功了,静妃努力让自己镇定,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掩藏自己的失态。

毓嬷嬷微微低头,藏着眼底的不解,不明白为何兰溶月要拆穿静妃,难道……毓嬷嬷不敢继续想下去,若是如此,这局棋局太大了,已经超出了她可以揣测的范围,只是局越大就越难控制。

“溶月已经用过早膳就不打扰娘娘,溶月告退。”

兰溶月说完起身向偏殿走去,不理会失态的静妃。

回到偏殿,桌上摆着毓嬷嬷准备好的早餐,脑海中不停的会想刚刚静妃和兰溶月的对话,心绪不已,难以自制。

“郡主,为何要拆穿静妃,宫中嫔妃,影藏自己才是生存法则,拆穿静妃,是否太过于冒险了些?”

毓嬷嬷看人的眼光很准,静妃的蛰伏毓嬷嬷虽无证据,心中却一清二楚,不明白兰溶月为何要拆穿静妃,要知道拆穿后就很难讲静妃当做棋子。

“嬷嬷不妨猜猜看。”兰溶月一边示意九儿和毓嬷嬷坐下一起吃,一边端起粥往嘴里喂了一小口后。

毓嬷嬷微微摇头,她跟在兰溶月身边的时间并不长,丝毫看不透兰溶月更猜不到兰溶月的想法,最重要的是兰溶月的行事作风与季小蝶和柳絮相差太多了。

毓嬷嬷以为兰溶月十年是在慢慢长大,却不曾想兰溶月的十年只为布局。

“静妃能蛰伏多年,迟迟没有动作,那是因为她不敢动,没有能力做到一击必杀,若是失败她必然会万劫不复,我拆穿她,若她真的有几分小聪明就应该适当谁能帮得到她,宫中,我需要一颗可以用的棋子。”

毓嬷嬷明白,兰溶月的可用不单是能力,而是可信,就算是亲自安插的人,面对信任,任何人都有几分犹豫。

“小姐,静妃会甘愿成为棋子吗?”九儿眼底闪过一丝疑虑,她跟在兰溶月身边五年,她觉得兰溶月看似喜欢冒险,其实却从不打没把握的仗,兰溶月如此安排,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会,但不会这么快,因为她现在还没有成为我手中棋子的觉悟,她若没有觉悟,她这颗棋子我也不敢用。”

语毕,院中一个宫女模样打扮的人探头探脑,九儿正要起身,兰溶月立即握住了九儿的手,微微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