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隐藏之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宫后庭,步步陷阱,九儿眼中流露出一抹担忧,待人离去后,九儿走到兰溶月的身边。

“小姐,要不要将無戾调过来。”

“暂且不用,六国使臣如今齐聚粼城,北齐国战王拓跋弘,云天国太子云渊,楼兰国长公主楼星落,燕国大皇子慕容珏,南曜国三皇子夏侯文仁,还有苍暝国帝君晏苍岚,局势复杂,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如今我们身居后宫,若此刻将無戾留在身边,势必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方是上策。”兰溶月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角,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东陵国位于七国的正中间,如今局已破,北齐国除外,东陵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其他五国吞噬殆尽,兰溶月倒是想知道兰嗣要如何应对,局乱了,那些被影藏的真相才会浮现。

“小姐怀疑刚刚那人不是东陵国的人?”九儿眼底闪过诧异,六国之人如今在粼城,只是就算再怎么放肆也不敢大白天擅闯后宫,若真是它国之人,眼下粼城的形势就不是她可以揣测的了。

“居住在后宫的还有楼兰国长公主楼星落,楼兰位居最西面,自古楼兰出美女,想必此次楼星落自然也不会空手前来,带来的美人迟早都要送入后宫之中,自然不会住在驿馆,看来今夜的洗尘宴想必十分精彩,通知琴无忧,让他去云天国。”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吩咐,九儿眼底不解,却未多加询问。

“任务?”

“他会明白的。”

楼兰国自古女子掌权,琴无忧与楼兰国皇室有些过节,琴无忧在粼城,没有兰溶月的吩咐,不敢贸然离开,如今就等兰溶月一道命令好飞快离开。

“是。”

九儿记得琴无忧富甲天下,走遍六国,唯独不涉足楼兰国,楼兰国的生意明面上属于无忧阁,实则是由倾颜阁颜卿亲自打理,其中原因九儿并不知晓。

“顺便转告珍娘,兰若云的伤势务必好好宣扬一下,切莫错过了今晚的洗尘宴。”兰溶月起身,站在窗边,大雪融化后,树木长出了嫩芽,这就是生命,永远都是生生不息,有时候折断生命也很简单。

“郡主,此举弄不好会惹火烧身。”毓嬷嬷拿起披风走到窗边,轻轻的为兰溶月披上,心中无奈,兰溶月就是不知道该如何爱惜自己的身体,越是天寒就越喜欢站在寒冷的地方。

毓嬷嬷心中不知道是该责怪柳絮之前的过于严苛,还是该责怪兰溶月的不爱惜自己。

“今日素心掺和进来,此事一出,我们大可不必担忧,自然有人替我们担下这干系,娴贵妃谋划多年,若再不让他们斗起来,白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岂不就可惜了。”

她回到粼城只为复仇,既然已经开始,谁也别想停下。

毓嬷嬷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嬷嬷,当年兰若云出生的那段时间,可有异样?”兰溶月想起毓嬷嬷当时还伺候在季小蝶身侧。

毓嬷嬷虽然不解兰溶月为何突然提及往事,却依旧不加思索的仔细回忆着一切。

“要说异样倒是有些奇怪,柳雪柔和柳嫣然的关系本来极好,自从兰若云出生后,柳雪柔倒是很少进宫了,至于其他倒没什么异常?时隔久远,那段时间正好小姐身体不好,对此我倒是疏忽了。”毓嬷嬷回忆以往,记忆中虽有些模糊,大致的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柳雪柔对兰若云如何?”

“小姐怀疑?”毓嬷嬷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兰溶月,仔细看看,兰若云与柳雪柔和兰鈭长得的确不像。

兰溶月的目光没有离开院中的风景,心中不由得感叹,这深宫后庭还真像是一个牢笼,却又比牢笼还累,四方的天,四面的墙,永无止境的争斗,她当真不愿意把自己困在其中。

毓嬷嬷没有多言,只是心中慢慢的回忆着,

午后,九儿见软榻上的兰溶月缓缓睁开眼睛,伺候兰溶月洗漱。

“小姐,今日是为兰悦拆纱布的日子了,可否要出宫。”年前,鬼医(兰溶月)和兰悦达成协议,医治兰悦毁容的脸,今日是最后一天,拆掉纱布,兰悦就可以恢复到从前的花容月貌。

“伤口已经痊愈,让灵宓去就好,今夜洗尘宴,宫中不会太平,若可以你尽量不要显露你全部的功夫。”

“嗯,珍娘刚刚传来消息,似乎有人想要刻意抹黑小姐。”

兰溶月微微一笑,未回答九儿,拿起身侧的书籍,慢慢翻阅,似乎粼城中的谣言四起与她无关。

九儿心中不满,却又不好打断兰溶月。

“谣言止于智者,不回应就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毓嬷嬷见九儿神情略显焦急小声解释道。

九儿聪慧但凡涉及到兰溶月的事情,九儿便无法冷静思考。

兰溶月的不回答其实是为了培养九儿,兰溶月和毓嬷嬷一个沉默,一个解答,目的就是让九儿能更快的成长,冷静的思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