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洗尘宴:姗姗来迟/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刚刚落下,皇宫已是灯火通明,距离洗尘宴还有半个时辰,棠梨宫内,兰溶月带着三分睡意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叫醒她的毓嬷嬷。

“宴会开始了吗?”

“还有半个时辰,郡主,该梳妆了。”兰溶月不用打扮就可以美得倾国倾城,只是今日除了东陵国王公贵族之外还有其余六国来使,其中还有晏苍岚,不能像往日般随意。

兰溶月起身,洗漱后坐到梳妆镜前,毓嬷嬷站在兰溶月身后,开始为兰溶月梳妆。

“嬷嬷,用那支镶红宝石的木簪,今夜洗尘宴少说也有两个时辰,金簪太重。”兰溶月见毓嬷嬷要拿起金簪,抢先开口道。

“好。”

毓嬷嬷从梳妆盒中拿出一支十分精致的木簪,木簪上镶嵌的红宝石晶莹剔透,红色虽雍容华贵却有几分老气,只是插在兰溶月如丝绸般的长发间,衬托出了一抹仙气。

一支木簪,一颗雕琢精致的红宝石,一抹红唇,明亮宛若星辰的双目,深刻不测,配上一袭红色长裙,美得不可方物。

“九儿,务必照顾好郡主,凡是小心些。”毓嬷嬷送兰溶月出侧殿,心跳加快了许多,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般。

“是,嬷嬷。”

九儿对毓嬷嬷不是特别了解,只知道毓嬷嬷一直伺候在柳絮身边,九儿唯一认可毓嬷嬷的地方便是毓嬷嬷对兰溶月极好。

兰溶月走进正殿静妃已经早早等候了,若是往日,静妃是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洗尘宴,如今兰溶月住在棠梨宫中,静妃因兰溶月的缘故得兰嗣特许。

兰溶月走进正殿,大殿之中,除了静妃之外再无她人,连伺候的宫女都没有,兰溶月没有理会静妃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你到底是谁?”静妃想了一天,怎么也想不通兰溶月的话,明明和兰溶月并不熟悉却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若我是你心中想的那个人,你当如何?”

兰溶月看向静妃,静妃很聪明,也很沉得住气,无子嗣就不会参与帝位的争夺,气质静雅,又善解人意,加上周宰辅是兰嗣的心腹,故此得兰嗣信任。

静妃心中诧异,六年前棠梨宫与冷宫无异,她最恨的是她曾经的枕边人,她更恨自己的无力,突然有一天醒来,一封陌生的信件静静的放在她枕边,她怀着害怕和惊讶打开信件,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知道该如何改变,只是她从不知道那些信件的来由。

“无论郡主是谁,若今夜郡主能安然无恙,我就甘愿做一颗棋子,任由郡主利用。”静妃沉默了许久,距离洗尘宴的时间越来越短,终于到了最后一刻钟,静妃开口道。

“娘娘,请。”既是挑战,她理当接受。

兰溶月和静妃到保和殿的时候,时辰刚好,洗尘宴作为东道主,静妃和兰溶月应该早早的在殿中等候,保和殿的众人看着姗姗来迟的兰溶月和静妃,兰溶月一袭红色长裙,长发仅用一支镶有红宝石的木簪固定,稚嫩的脸色微微露出一丝霸气,唯绝世风华方能形容兰溶月。

“溶月给陛下请安。”

“臣妾见过陛下。”

未等兰嗣开口,楼星落缓缓站起来。

“月郡主,让客人久等莫非是东陵国的待客之道。”

兰嗣笑容微微一僵,虽然兰溶月算不上迟到,可是掐好时间准时到的确是兰溶月的不是,让客人等主人,从未有这么一说。

“今日陛下设宴,女为悦己者容,溶月打扮花了点时间。”

兰溶月看着楼星落眼底的嫉妒,随后看向云渊,云渊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楼星落身上,随即追随楼星落的目光,却发现楼星落所及,自始至终都是晏苍岚,兰溶月看了晏苍岚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才是罪魁祸首。

晏苍岚一袭用暗金先绣着特殊图案的黑色长衫,长发用白玉发冠固定,俊美的五官,一双幽暗的眼睛配上黑色长衫,光与暗齐聚一身,绝世风华,在场的众人似乎成了陪衬,难怪楼星落会另眼相看,男人俊美到一定的程度也可以祸国殃民。

感觉到兰溶月的目光,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目光似乎在说,不愧是我的女人,眼光不错。兰溶月收回目光,看了看不远处的灯笼当做没看到某人的自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