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帝王的算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英俊的五官中透着一股致命的桀骜,绝世风华的气质中带着一抹嗜血的冷厉,让人望而生畏,昨日见晏苍岚对兰溶月的模样,倒是与传言有些不符,那张桀骜不驯的脸上都了几丝温柔,气质却依旧冷得让人无法靠近,兰嗣心生疑虑。

“溶月奉命曾去过驿馆一次,除此之外,并无交集。”兰溶月并未多言,毕竟自从赐婚以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兰嗣的掌握之中。

不是不能脱离兰嗣的掌控而是棋子反噬的戏码似乎更有趣。神情不曾有丝毫变化,兰嗣看不出真假,可答案兰嗣显然十分不满意,眼底深处,多了几抹冷色,如今晏苍岚就在粼城,兰嗣既不想让兰溶月脱离他的掌控又不想引来晏苍岚的忌惮。

“嗯,溶月精通音律,不知是跟何人所学竟能破楼兰的摄魂曲,想必是师承名家。”兰嗣眼神中透着些许警告看向兰溶月,仿佛是为了让兰溶月不撒谎。

“陛下误会了,溶月的音律是小时候外公和外婆所授,并非是师承名家,这些年来溶月居于寺庙中,想闲来无事练习曲子打发时间,或许是聆听佛法之音的缘故,多谢陛下夸奖。”兰溶月没有撒谎,季无名的确告诉过兰溶月一些,不过全当故事了,至于兰溶月的音律确实是柳絮亲授,不过不是十年前而已。

兰溶月四两拨千斤,兰嗣心中不满,可兰溶月的回答无可挑剔,兰嗣找不出丝毫破绽,他又不能拿兰溶月如何?

“原来如此,昨夜洗尘宴,溶月立下大功,想要什么奖赏,但说无妨。”

兰溶月心中明白兰嗣已经对她有了警觉,昨夜之后,兰溶月很清楚藏不住了,她并不介意是否出风头,不过昨夜晏苍岚为她输内力,她似乎有些急躁了,不过就算没有破摄魂曲,只怕也免不了被楼星落挑衅,她不会认输,自然只能是迎难而上。

“陛下,新年已过,溶月还未前去祭拜外公,还望陛下恩准溶月前去忠勇侯府祭拜。”

兰嗣闻言,目光微沉,心思难测。

“郡主,陛下还有国事要处理,郡主昨日一曲,想必也累了,还请早些回去休息。”万公公见兰嗣不好拒绝,他跟随在兰嗣身边多年,自然知晓兰嗣心意。

“是,溶月告退。”兰溶月行礼后走出御书房,兰溶月心中十分佩服自己,进宫这段时间,她的礼仪当真不是白学的,真要多亏了那些舌燥的嬷嬷。

“万公公,你觉得朕该答应她的请求吗?”兰嗣神色不明,他岂会看不出兰溶月是在找借口离宫,根据兰溶月的行踪,除了回粼城后祭拜过之外,再也不曾与忠勇侯府有任何的瓜葛。

“陛下不是要好生教导郡主吗?王府人多眼杂,忠勇侯府如今无人居住,倒不失为一个好去处,陛下不妨再赏一个恩典给郡主,想必郡主定会对陛下感恩戴德。”

万公公跟在兰嗣身边多年,自然知晓兰嗣是想将兰溶月控制在手中成为将来夺取苍暝国的一颗棋子,放眼周边五国,唯有晏苍岚是初登大宝,虽有嗜血帝君之名,但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

“你真是个老狐狸,说说看。”兰嗣看向万公公眼底深处,神色不明,放眼东陵国能猜透他心思的就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万公公了,想到此处,兰嗣心中深出些许疑虑。

“郡主一片孝心会忠勇侯府居住一段时间,侯府多年唯有主人,无人打理,陛下赐一份恩典,派些人照顾郡主,以彰显陛下对郡主的重视。”

不得不说万公公不愧是伺候兰嗣多年的老人,对兰嗣的心思把握的极准,明明是监视和洗脑,硬生生的说成了恩赐。

“甚好,此事由你安排,溶月一片孝心,今日你亲自送她回忠勇侯府。”兰嗣满意的点了点头,身为皇帝,应喜怒无形于色,但面对万公公的时候却不同,脸上充满算计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实。

“陛下当真是疼爱月郡主,老奴这就去。”万公公见兰嗣高兴,还不忘拍马屁。

“去吧。”

万公公亲自来棠梨宫,静妃也略显意外,兰溶月回来后没有任何动作,加上兰嗣本想将兰溶月训练成细作,以为兰嗣不好轻易放兰溶月出宫,如今一看,倒是她揣测猜错了兰嗣的心思。

静妃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几缕欣赏,帝王之心,何其难测,没想到兰溶月倒是把握得极准。

兰溶月知道就算去了忠勇侯府也免不了被监视,不过她并不在乎,若她想逃离兰嗣的监视,哪怕在皇宫之中,一样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