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杀留一念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作为与忠勇侯府唯一有血脉关系的亲人,有家不回,却回了忠勇侯府,一时间粼城议论纷纷,上至朝野权贵,下至普通百姓,无一例外,都在讨论此时,加上之前的传闻,更有人说因为柳雪柔虐待兰溶月,才迫使兰溶月回到忠勇侯府。

“郡主,四皇子到访。”次日上午,兰溶月正在院中散步,管家走到兰溶月身边禀报道,兰溶月年纪虽轻,张伯的举动却没有丝毫的不敬。

张伯是忠勇侯府的老人,从小就被卖进忠勇侯府,季无名去世十多年来,忠勇侯府的一起都是张伯在打理,季爲生名义上正是张伯的养子,正是因为张伯做事太周全,才让兰溶月起初没有注意到季爲生。

“请他进来。”

“是。”张伯并未询问缘由,直接领命。

片刻后,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翩翩公子走进前院,一身淡青色长衫,腰间挂着一枚普通的玉佩,相较于其他皇子,四皇子兰梵的衣着略显寒酸。

“兰梵见过月郡主。”兰梵上前拱手道,兰梵气质中透着一缕书生气,打扮略微寒酸,双目平淡,在看不到的深处透着一丝锐利。

九儿见状,退避到假山后,将空间留给兰梵和兰溶月商谈,他则密切的注意四周。

“四皇子前来,莫非就是为了给我行礼。”兰溶月并未还礼,一来,她如今有着苍暝国未来帝后的身份,二来,兰梵是她的合作对象,说到底就是棋子。

“郡主客气了,兰梵此来…”兰梵还未说完,一掌打向了兰溶月的心口处,眼底深处,透着杀意,与此同时,九儿正要出手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無戾给阻止了。

“四皇子此来是为了谋杀我吗?”

兰溶月丝毫没有闪避,嘴角微微上扬,一席白衣,宛若神女,脸上露出与之不符合的笑容妖异且嗜血,兰梵心中暗自佩服兰溶月的胆量,看着兰溶月幽暗寒冷的双眸,他似乎看到兰溶月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暗红,兰梵下意识避开兰溶月的目光,收回手,看向远方。

兰溶月本性嗜血,性格多变,她从未想过隐藏。

“郡主见谅,我只是不敢相信和我合作五年之人竟然是郡主,举动唐突,若郡主生气可以直接打我一掌。”兰梵见识了兰溶月的能力,合作之初,兰梵就知道兰溶月是女子,只是五年来从未见面,心中有些不敢置信,故此想试探一下兰溶月的功力。

“四皇子不用试探我,我不会武功,不过,下次若你敢对我出手,我会直接废了你。”兰溶月的声音很轻,似乎怕惊到了初春嫩芽上的露珠。

兰梵闻言,入一道寒冰利刃直接刺入心房,语气中没有怒意,不含杀意,兰梵从小看人眼色行事,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面对兰嗣他心中尚无惧意,如今面对兰溶月,心中却平添了一抹惧意。

“郡主说笑了。”兰梵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想以开玩笑的方式了结此事。

“我从不开玩笑,因为乱开玩笑的人会死得很快,尤其是和合作者,四皇子,陛下有8位皇子,三皇子早逝,除了了大皇子、二皇子以及你之外,我还可以有四个合作对象,若是你再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不介意培养一个听话的合作对象。”兰溶月看中的是兰梵的隐忍和心狠,可是她绝对不会容许兰梵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隐忍。

兰溶月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来对兰梵而言最残酷的话,兰梵心中一冷,后悔自己唐突出手,欣赏兰溶月能力的同时心底最深处埋入了一颗杀意的种子。

“郡主若是要惩罚我,我欣然接受。”兰梵畏惧兰溶月那波澜不惊的目光,微微低头,春日的微风吹过,一抹冷意,凉透心底。

“我不喜欢在无聊的上浪费时间,东陵和云天边境告急,明日早朝你向陛下进言,按兵不动。”她回了忠勇侯府,这几日前来拜访的人不少,她可不想在兰梵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闲扯。

“危机东陵安危,若我进言按兵不动,只怕陛下罚我反省,敢问郡主,为何不主战。”兰梵在边境也安插了自己的眼线,昨日上午的六百里加急内容,兰梵心中十分清楚。

兰梵说完,兰溶月迟迟不语,目光静静的看向前方,幽暗的目光中,眼前的事物,似乎都未曾达眼底,兰梵微微吸气,“两国交战,应该做好备战的准备,按兵不动岂不是会让云天国觉得东陵软弱可欺,若失了先机,即时败北,其余四国定会相序加急,到那时东陵堪忧。”

面对兰溶月,兰梵直识了自己野心,东陵国帝位,他想要。

“若你想要那个位置,最好听我的,若你不想要,慢走不送。”兰溶月说完直接向后院走去。

兰梵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跟上兰溶月的脚步,心中质疑,他的野心果然瞒不过她,或许从他野心滋生的时候开始,兰溶月就一清二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