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季无名的信和无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连几日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季无名十五岁一战成名,自此之后,场场皆胜,从未败北,曾有传闻季无名手中握有一本兵法,季无名能连连胜利除了季无名本身的能力之外,全靠那本兵法,对那本所谓兵法觊觎之人,不在少数,虽未能确定真假,从这几日的情况来看,已然成了真的了。

根据这几日府中的一切,兰溶月知道最想要兵法的只怕是兰嗣,这些年兰嗣倒是没少安排人进入忠勇侯府,就算有张伯坐镇,还是让小人得逞了。

书房的软榻上兰溶月看着书房内的一切,似乎还保留着昔日的模样,季无名不仅善武而且能文,只是知道这点的人很少,兰溶月脑海中回忆着和季无名的相处,季无名总说她像个一小大人,慈爱的眼神中带着一抹锐利似乎能看穿她的心,兰溶月很佩服季无名却很不喜欢和季无名独处,兰溶月想起,季无名曾经说过,书不在书架上而在心中。

季无名去世之后,打理书房就成了张伯的工作,张伯端着茶走进来见兰溶月坐在软榻上,心思似乎已经飘向远方,不由得想起兰溶月小时候的模样,似乎和现在的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昔日是个小大人,如今是吾家少女初长成。

“郡主,可要闭门谢客。”算算日子兰溶月才会忠勇侯府几天的时间,前来拜访的已经有十多人了,这些前来拜访之人都各怀鬼胎,应付起来颇为费力。

“张伯,人死如灯灭,以后夜间就不用您亲自守着书房了,有些东西,该现世的谁也阻止不了,不该现世的谁也强求不了。”兰溶月端起张伯放在小桌上的茶,饮下一口,看向张伯道。兰溶月没说的是,若是真有东西,她不想让其现世就永无现世的可能。

张伯原是武林人士,被人陷害得季无名所救,自此告别江湖,感念季无名的救命之恩,便留在季无名身边,早年的时候张伯也曾上过战场,后来季无名娶了柳絮之后,张伯便留在了府中,以管家的身份守护着,让季无名无后顾之忧,至于上战场的事情被季无名抹去了痕迹,无人知晓,兰溶月也是从季无名和张伯的闲谈中知道的。

“郡主,老爷过世前曾经说过,若有朝一日郡主再来书房,书房四周的守卫就可以撤了,只是眼下的局面…”张伯眼底闪过担忧,张伯知道,季无名留下的东西一定很重要,季无名的确有一本兵法,不过不是先人的智慧而是季无名亲手所写,只是秘密似乎不止兵法这么简单,具体如何他也不知道。

张伯总是会想起季无名去世半年,季无名总是独自叹气,自从兰溶月来过之后,季无名的心似乎一下子就开阔了,自此之后便告假与柳絮四处游玩,直至离世。

兰溶月心微微一惊,或许那句巫族灵女,异世来客,天凤之命,她不信命,可是一切似乎都围绕着巫族灵女的传闻转动,听到张伯的话,兰溶月明白,季无名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张伯,我知道了,这些年你也够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久交给我来处理。”兰溶月放下茶杯,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书架。

张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书房,本来想将门关被兰溶月用眼神制止了。张伯离开书房后,兰溶月沉默了许久,五岁前的记忆如走马灯一般在兰溶月奶海中划过。

“小姐,莫非侯爷有东西留给小姐。”九儿见兰溶月迟迟不语,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她虽从未见过季无名,但季无名的功绩却让无数人佩服不已,她也不例外。

“或许…”

兰溶月起身走到书架后面,书架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展示架,里面摆放着季无名用过的长弓、宝剑以及其他装饰品,兰溶月走到摆着铜镜的锦盒前,书房中摆上铜镜原本有辟邪之说,季无名是武将,杀人无数,书房中摆上一块价值连城的辟邪铜镜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将铜镜放在架子上,拿出原本用来包裹铜镜的绸缎,这块辟邪铜镜是先帝所赐,用上好的丝绸包裹乃是常理,兰溶月看着缝合了几层的丝绸,接过九儿递过来的剪刀直接将其剪开。

剪开后,里面白色的丝绸略微发黄,绸缎上面写着给兰溶月的信,兰溶月看完后,双眸微微颤抖了一下,眼角似乎还残留着一丝泪花。

兰溶月想起了柳絮对她的训练,以及那些十分矛盾的做法,原来其中有一部分是季无名授意的,她不恨柳絮,只是有些不喜欢柳絮的固执,或许是她内心还在苛求那份温暖,当初保护不了季小蝶是她一辈子的遗憾,如今看到这封信,终于能够明白柳絮临死前眼角的泪还有那句没说完的话。

------题外话------

推荐好友青墨烟水文文《重生之侯门邪妃》

内容介绍:

本文重生女强,一对一甜宠虐渣斗智爽文。

·

欧阳慧是被爱情这玩意儿坑死的,可惜峰回路转,死是没死透,还借尸还魂了。但是……谁告诉她这个借尸的壳子是个女疯子怎么办?

·

听说,安国侯府嫡长女秦绾突然不疯了。

听说,安国侯府嫡长女秦绾其实疯得更厉害了!

一局棋,一杯茶,秦绾折扇轻摇,笑意盈盈。

昔日我能捧你上太子之位,今日也能再把你从上面踹下来。

谁不服?干掉!

·

男主:别踹了,脚疼,叫侍卫去。

女主:那我要你干嘛?

男主(认真):叫太子跪下喊你叔奶奶?

女主(怒):鬼才要他当孙子!

·

皇帝:小皇叔,朕不想叫这个疯女小皇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