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光明正大逛青楼/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刚离开御书房,兰嗣神情像是被黑暗笼罩,他同意兰溶月回到忠勇侯府,目的就是想利用兰溶月找到季无名留下的兵法,没想到兰溶月竟然脱离了他的控制,还杀了几名他最得力的暗卫。

昨日白天溶月进入季无名书房后兰嗣就得到了消息,刻意派出了功夫最好的暗卫,没想到被兰溶月当做刺客给击杀了,暗卫的功夫岂是侯府侍卫能比的,兰嗣没想到兰溶月手中还有一股暗中的势力,想到此处,兰嗣心中的杀意更浓了。

“陛下,听说苍暝帝君这几日可没少往侯府送礼品,似乎对这位月郡主很是上心。”万公公看着兰嗣的表就明白了兰嗣的计划,让兰溶月前往相国寺目的只怕是为了制造机会,若兰溶月真的没办法控制,便会借此机会除掉兰溶月,永绝后患。

兰嗣微微点头,东陵比邻五国,眼下晏苍岚还在粼城,的确不宜对兰溶月出手,看来,相国寺只能再等上些时日了,兰嗣目光中带着一抹阴冷看向万公公,万公公低头,心中一惊。兰嗣精于算计、多疑且从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就算是他也不例外。

万公公心知肚明,最近还是少开口为妙,否则只怕会引火烧身。

“还有几日便是百花节,今年百花节六国使臣都在粼城,想必十分热闹,你去一趟长宁长公主府,今年的百花园由长宁长公主主持。”

“老奴遵旨。”

想起长宁长公主,万公公心中万般感慨,兰长宁是先帝最疼爱的公主,当年她的婚事轰动东陵,只可惜终究没嫁给自己最想嫁的人,后来先帝赐婚,婚后三年,夫君去世,自此孤独一人守着莫大的长公主府,许是因为先帝觉得亏欠,对这位长公主愈发疼爱,兰嗣能继位也少不了兰长宁的功劳。

万公公刚离开书房,兰嗣便叫来了暗卫,让暗卫暗中监视兰溶月。

刚刚离宫,一个人影走过,马车内多了一封信,九儿看过信后,神情微沉,道,“小姐,初晨出事了?”

“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柳言梦,这么快就将初晨给赶出了文王府,有她在兰慎渂身边只怕不会留下知音人。”兰溶月看过信,微微一笑。

柳言梦的本质和柳嫣然是一路人,得不到爱情,就会将重心放在权力上,依照她的性子绝不会将未来有可能左右兰慎渂心思的人留在身边。柳言梦随手伪造了一份初晨曾在青楼的证据,便将初晨给赶了出来,兰溶月不得不说柳言梦还真是有几分手段,同时心中微微发冷,男人的许诺,曾经的山盟海誓还真是靠不住。

爱终究比不上那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势,兰溶月伸出手,慢慢握成拳头。心想,情之一字就如空气一般,抓不住却又不能舍弃。

“小姐,若是如此素心岂不是会很危险。”若是让柳言梦一支独大,夺帝之争兰溶月只怕就要选边站了,对于四皇子而言似乎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兰慎渂也不是一个好控制的人。

“放心,柳言梦不会动素心的,若素心真的是女诸葛,柳言梦或许不会留下她,总有一天柳言梦会察觉到素心是个冒牌货。”兰溶月神秘一笑并未解释太多,有时候有一个聪明的对手也十分有趣,不然面对一堆蠢货,当真是有点无聊,“去千娇阁。”

车夫闻言,稍微拉了一下缰绳,马车微微颠簸了一下,随后立即改变了方向。

兰溶月心想,看来忠勇侯府的车夫内心还是蛮强大的,她吩咐去千娇阁,居然也会乖乖听命,张伯培养人还真有些手段。

午时未到,花街冷冷清清,马车停在千娇阁门口,九儿下车后打开轿帘,伸手扶兰溶月下车,两人出现立即引起了路人的注意,珍娘的房间在千娇阁后院的小阁楼,从窗户刚好可以观察到千娇阁正门口的情况,看到兰溶月后直接打翻了手中的粉底,弄得一身白粉。

“妈妈,出什么事,大白天的您怎么走神了。”伺候珍娘的丫鬟见状,小声问道。

“将我那套墨绿色的衣服拿过来。”

下车后,兰溶月直接吩咐车夫先回侯府,随后和九儿两人向千娇阁走去,兰溶月心中清楚,昨日之后她已经不能再隐藏了,杀了兰嗣的暗卫,兰嗣一定会追查到底,千娇阁和倾颜阁暴漏总得二选其一,虽然千娇阁的消息更加灵通,可是倾颜阁得到的消息却更加机密,二选其一兰溶月选择了暴漏千娇阁。

“这位小姐,我们这里不接待女宾。”还未走进千娇阁的大门,兰溶月和九儿立即被守门的龟奴拦了下来,龟奴十分礼貌的说道,低着头,不敢看向兰溶月。

“若是这样可否接待女宾。”九儿从袖中拿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在龟奴面前晃了晃道。

“小姐稍等,小奴去请示一下妈妈。”龟奴看了看九儿手中的银票,连连点头,飞快的走了进去。

九儿看着龟奴的背影,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无奈,不愧是琴无忧一手调。教出来的人,一个小小的龟奴都是一个爱财的主,不过从刚刚的表现来说,龟奴从头到尾都未曾看兰溶月和她一样,这点她还是很满意的。

“小姐,妈妈说还未营业,这收费贵了些,小姐可要进…”半刻钟不到,龟奴大步飞快的走了出来,依旧低着头,声音中似乎带着些许的为难。

“当然。”九儿点了点头,随即掏出十两银子递给龟奴,“打赏给你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无论在那个时代,都不例外。

“多谢小姐赏赐。”龟奴立即点头哈腰十分感激道。若是细看就会发现,眼前的龟奴步履很轻,虽然点头哈腰,可是低着头的眼底却无半分自卑,唯独看着手中银子的时候眼神中闪烁着光芒。

龟奴带着兰溶月进入千娇阁,珍娘已经在等候了,珍娘的神情中带着欣喜和纠结,高兴的是主子能个亲自过来,纠结的是兰溶月的是身份是王府郡主,不应该进入这男子玩乐的风月场所。

“吩咐下去,开门迎客,今日凡是进入千娇阁的客都要收取一千两。”珍娘吩咐后,领着兰溶月去了月字包间,千娇阁内的月字包间接待的都是自己人,从不接待来风月场所玩乐的客人。

“珍娘见过主子。”进入包间后,珍娘遣散了身后的人,关上门,行礼道。

“以后不用行礼,初晨的事情如何?”兰溶月坐下后直接进入主题问道。

“小姐,初晨自己的意思是想要卖身卖艺,只是她心中对柳言梦恨之入骨,属下有些拿不定主意。”珍娘神情中略微为难,初晨落难后,珍娘从琴棋书画方面精心培育初晨,一来,初晨原本是官家千金认识不少朝中人;二来,初晨容貌出众是一颗不可多得的棋子。

只是如今看到,珍娘有些怀疑当初她看走眼了,这颗棋子是不错,万一用不好就会一步错,步步错。

“你带初晨来见我,顺便将我在千娇阁的消息放出去,想必今天会很热闹。”兰溶月知道这个消息藏不住,可是等着留言传出去,未免太慢。

“是。”

珍娘离开后,九儿打开了房间内的暗格,九儿觉得兰溶月以女装的姿态呆在千娇阁有些不妥,准备好一切后询问道,“小姐,是否要梳妆。”

“不用。”掩耳盗铃只能自取其辱,她来得光明正大又何须躲躲藏藏。

片刻后,珍娘将初晨带了进来,初晨一身淡绿色长纱裙,简单的打扮,一举一动,我见犹怜,初晨见到兰溶月的时候,表情十分惊讶,随后很快冷静下来。

“初晨见过主子。”初晨微微低头行礼道。

目光不敢看向兰溶月,心中自卑,同样的地点,兰溶月看上去高高在上,尊贵无比,而她只是红尘中的一点尘埃,本来想利用与兰慎渂昔日之情,借助兰慎渂的势力为她复仇,可自从她被赶出文王府别院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她在兰慎渂的心中早已经没了地位,一张伪造的证明直接将她打入深渊,她除了出卖自己的肉体之外,再无其他选择。

“你想卖身。”兰溶月收回目光,手指玩弄着手腕上的玉镯,玉镯是晏苍岚昨夜带在她手腕上的,暖暖的很舒服,她昨天忘记摘下来了。

“是。”初晨咽了咽口水,兰溶月未曾丝毫的变化却给了她一股致命的压迫感,让她不敢直视。

兰溶月起身走到初晨身边,伸出手微微挑起初晨的下巴,看着初晨这张我见犹怜的脸,这张脸,这幅打扮的确容易引起男人的怜惜,只可惜男人的怜惜是最靠不住的,初晨从一开始就用错了方式,以至于到现在万劫不复。

初晨看着眼前盯着她看的兰溶月,肌肤胜雪,樱桃小嘴,高高的鼻梁,眉如柳叶,一双漆黑的眼睛,她似乎从兰溶月的双眸中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看着兰溶月的眼睛初晨仿佛看到了没有一点星光和明月的黑夜,寒冷的让人灵魂位置一颤。

兰溶月收回手,看着初晨盯着她看呆了的模样,上前一步,在初晨的耳边轻声道,“你已经不是处子,还有卖身的价值吗?”

寒冷如冰的声音传入初晨的耳中,如同寒冷的北风吹入心间,从心脏开始将人冻结。她不是处子,瞒过了珍娘却没有瞒过眼前的人,初晨心中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畏惧,初晨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身体颤抖不止。

珍娘闻言,眼底深处露出一抹冷意,当初初晨选择依靠兰慎渂的时候,珍娘再三交代初晨,在她还没有得到明确的身份之前,一定不要发生关系,没想到初晨竟然敢不听她的吩咐。

“小姐,人该怎么处理。”初晨卖身,最贵的是初夜,否则初晨根本没有价值。

“初晨,看来文王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视你,要了你的人还让你喝下了绝子汤,都说,无情尽是帝王家,你可知道为什么会被柳言梦赶出别院吗?”兰溶月并未回答珍娘,而是对初晨问道。

初晨傻傻的摇了摇头,神情中闪烁着不敢置信,他记得发生关系之后的第二天清晨,兰慎渂亲自喂她喝下了调理身体的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竟然是绝子汤。

“珍娘,让人带下去,好好洗洗在将人带过来。”

“是。”珍娘应声后,立即吩咐人带初晨下去洗漱,随后眼神中闪着一抹不解的看向兰溶月,“主子,为何不用舞倾城,初晨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只怕她没有能力接待今天的贵宾。”

“珍娘,初晨既然决定出台,吩咐下去,据实告诉今天的来宾,想必不少人会对初晨感兴趣,不惜为此一掷千金,将初晨和兰慎渂的消息透露给兰钰捷,这位太子一定有兴趣参合一脚。”初晨是不是处子之身对于兰溶月而言一点都不重要,一颗棋子,百种用法就要看执棋之人如何落子了。

“是。”珍娘应声后走了出去,兰溶月知道珍娘失去调。教初晨了,或许是因为有相似的经历,珍娘对初晨多了一丝疼爱,如今这份疼爱已经没有了,珍娘自然不会在护短。

“九儿,传信给颜卿,让她将消息透露给素心。”

“小姐为何不让文王直接卷进来,事情不是更有趣吗?初晨和文王的事情透露出去,只怕文王为包下初晨会不惜一切代价。”九儿提议道。

当初珍娘看中初晨,为初晨去除了奴籍,初晨如今是普通人,这些年珍娘并未让初晨欠下卖身契,说到底初晨是自由人,若是初晨要跟兰慎渂走,谁也拦住不。

“若真是那样,初晨的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千娇阁的宾客越来越多,昔日的贵客都只能在一楼的包间,至于二楼,从中午开始到下午未曾进过一人。

下午时分,前来千娇阁的人越来愈多,与此同时,驿馆内,未缪小心翼翼的看着晏苍岚,心想,未来皇后都去逛妓院了,眼前的主子倒是真淡定,从接到消息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他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根本不在乎。

“陛下,我们要不要去千娇阁占个房间,不然等下想去都没位置了。”微妙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可是见过晏苍岚发怒时候的样子,若非万不得已,他还真不想惹怒晏苍岚。晏苍岚越是平静的时候,可能就越是生气,若真是这样,他要不要逃。

“不用。”晏苍岚目光扫了桌上摆着的锦盒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淡笑。

未缪抬头看了看柱子,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离开了书房,晏苍岚不占位子,他可要去占个位子看好戏,不过得找个隐秘点的,不然让晏苍岚知道他去看戏,还不知道怎么虐待他呢?若是派他去攻打北齐国就不好了,想想,未缪就打了一个冷颤,大步离开。

未缪离开后,晏苍岚打开锦盒,锦盒内放着一对耳坠,耳坠上镶嵌的麒麟血泪是当初制作发簪时候剩下的,看着耳坠,晏苍岚似乎看到了兰溶月,神情温和了许多。

“夜魑,去查一下溶月在那个包间,顺便去问一下什么时辰开始。”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算计,他晚点去的目的就是等千娇阁没有包间的时候就可以和兰溶月待在一起了,未婚夫妻,待在一起也光明正大。

晏苍岚似乎没有注意到,能待在一起是没错,可是地点是青楼,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或许在晏苍岚的心中,从未打算过干涉兰溶月的一切。

她高兴就好,他宠着。

文王府内,素心得知了兰慎渂和初晨的事情,眼底闪过一抹杀意,自从嫁给兰慎渂之后,兰慎渂又迎娶了柳言梦为侧妃,柳言梦虽然对她并无不敬,可是她表面上是赵将军的义女,实则是一个孤女而已,论权势,她无法与柳言梦对抗,想到此处,素心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哀愁。

“王妃,要不要属下去杀了初晨。”翠柳走到素心身边,小声说道。

“千娇阁是青楼楚馆,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又是大白天,成功了也罢,若是失败了后果不堪设想,王爷在什么地方?”素心摇了摇头,柳言梦虽没有争些什么,可是这些天她面对柳言梦已经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柳言梦是真正的生于世家,长于宫廷,不是她可以比的,但她顶着女诸葛的名头,若是被柳言梦压下去,只怕她这个王妃之位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王爷和柳侧妃出去了还没回来,要不要奴婢去打听一下。”翠柳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些天她亲眼看到素心的变化,昔日素心要杀人都会让她动手,如今却喜欢自己动手,似乎在发泄什么,翠柳心想,莫非这就是后宅中女人的归宿吗?

“不用了,王爷回来后,第一时间告诉我。”她心中的确想杀了初晨,可是却知道眼下杀掉初晨已经不可能了,也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如今只能尽量让初晨和兰慎渂不要染上关系。

素心很清楚她要面对的是什么人,皇后是敌人,柳言梦同样也是,若非兰慎渂一心想要得到她手上所谓的兵法,只怕连这份恩宠她都要输给柳言梦,事到如今,除了兰慎渂的疼爱之外还要得到娴贵妃的喜欢,所以她一举一动都要从大局出发。

成亲时间虽然不长,素心的成长却很大。

天色渐渐暗下来,千娇阁内已是门庭若市,二楼十个包间已经满额。

“主子。”初晨一身白色长裙从暗门中走了出来,此刻没有低头,眼底深处,多了一抹坚定,一碗绝子汤、一席怒骂让她清醒过来,她想要报仇唯有能靠自己,若说依靠,在她还有价值的时候,眼前的人才是她唯一的依靠。

“不错,这样顺眼多了,柔弱可以扮,但要分场合。”兰溶月打量了一番后,满意的点了头,“九儿,带她去换衣服。”

九儿点了点头,带初晨走进了里间。

“二楼都有那些人。”下午的时候兰溶月并未在包间内,而是去了后院,在包间内的是易容成兰溶月的灵宓,虽有人试探但并未发现兰溶月不在。

“北齐、云天、楼兰、燕国,南曜四国的人都到齐了,苍暝国的国师找了一个角落的房间,倒是晏公子没有动静,剩下的四个包间分别是太子、四皇子、一个长宁长公主府的人,另一个人来路无法确定,不过从行径上来看应该和宫中哪位有关。”

兰溶月微微一笑,兰嗣是绝对不会亲自来千娇阁的,毕竟他的那个病还没好全,若是与青楼楚馆扯上关系泄露了他的病情,后果不堪设想。

“这几日派人保护初晨。”

“主子初晨的事情我会安排,可是…”就算没有吩咐,珍娘也会派人保护初晨,如今兰溶月刻意吩咐,就说明想要初晨死的人似乎很多。

“涉及宫廷丑闻,自然不会有人想要初晨活着。”

兰溶月的话换好衣服出来的初晨刚好听到,花容月貌的脸上染上了一丝苦笑,若非她从一开始就选错了,或许不会落得这般境地,一切都是她自讨苦吃。

初晨一身鹅黄色长裙,略微裸露贴身的装扮,刚好衬托出初晨玲珑有致的身材,比起浅绿、白色,初晨似乎更加适合暖色,一举一动中带着一丝妩媚,这套衣服是兰溶月吩咐颜卿定制的,没想到终究还是用上了,或许从初晨选择要留在兰慎渂身边的那一刻开始,兰溶月就猜到了今日的结果。

“过来,我为你上装。”

“多谢主子。”初晨没有拒绝,直接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她也略微惊讶了一下,一直都是穿浅绿和白色的一番,从未发现原来鹅黄色也很漂亮,她似乎更加适合这个颜色。

兰溶月走到梳妆台前,开始为初晨上妆,一点红唇,将白皙的脸庞衬托到极致,像弯月般的眉兰溶月稍作修饰,微微延长,整个人多了一抹妩媚。

“初晨,有时候一杯水酒远比一夜缠绵更能深入人心,你要迷惑的是人心而不是一个人的身体,若是要找一个有美貌有才华卖身的人很容易,但是要以一杯水酒迷惑人心的人却很少,你明白吗?”

初晨眼底闪过一抹不解,她最擅长的是舞蹈,其次才是琴棋书画,迷惑一个人,一杯水酒真的可以吗?初晨看着镜中的兰溶月,兰溶月微微一笑,模糊的铜镜中的影子初晨为之失神。

“一曲凌波舞,折尽芳华魂,已经被一切所遗弃了,不会有比这更不堪的境地,但就算跌入谷底,也要学会自己爱惜自己,若不自爱便没有人会爱,记住,从今天开始你是重生过后的初晨,任何时候不要忘记你的笑容,开心也好,悲伤也罢都要笑。”说话间,兰溶月已经拿起了朱砂笔在初晨的眉间绘上了一朵妖娆的彼岸花,放下朱砂笔,珍娘再看初晨,惊讶的同时暗自感叹,主子化妆可以称得上是神来之笔。

“请主子赠言。”看着镜中的自己,初晨仿佛有了勇气,心中下定决心,她绝不会再自甘堕落,想起欢爱后那一碗绝子汤,她心如刀割,三年前,太子为一己私利祸及她全族,三年后,她以为可以信任的人却亲手将她推入深渊。

是啊,兰溶月说得不错,她没有比现在更加绝望的时候了。

“活着。”

“我会亲手杀了兰钰捷和兰慎渂,然和好好活着,看着东陵国灭亡。”初晨微笑着说完,这一抹笑容很媚。

若说兰溶月的气质是妖,那么初晨的气质就是媚,初晨的笑容让人想要靠近,兰溶月的笑容很美,却让人不敢靠近,前者是想要得到,后者是畏惧。

“主子,时间差不多了,我带初晨去准备一下。”珍娘看了看房间用来记时的花盆流水装饰请示道。

“嗯,准备一壶酒,几碟清单的小菜送上来。”珍娘点头走出房间,兰溶月虽用过晚膳,珍娘并未问缘由。

珍娘离开不足片刻,酒菜已经送到了兰溶月的房间,九儿刚刚摆好酒菜,不速之客晏苍岚直接推开了房门,兰溶月看着走进来的晏苍岚,一路是倒还真没有人阻止他。

“溶月,还是你懂我,知道我没吃晚饭。” 晏苍岚走进来后直接坐在兰溶月坐的软榻上,他倒是毫不避忌挨着兰溶月坐下,握住兰溶月的手,“溶月,给你的礼物。”

“耳坠吗?”兰溶月并未接过锦盒,看也未看,直接回到道。

“溶月,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天生一对,这都被你猜到了。”晏苍岚打开锦盒,递到兰溶月跟前,本想亲自给兰溶月戴上,可是看了看锦盒中的耳坠,麒麟血泪有一点点的重量,今晚只怕要很晚,于是又合上了锦盒,递给了站在兰溶月身侧的九儿。

兰溶月并不知道晏苍岚心里早已经进行了一番斗争,她看着眼前宛若天神一般的男子,此刻怎么看都像一直大猫咪,只要一有机会就黏上来了。

她在忠勇侯府的这些天晏苍岚明面上只去了两次,可是每天夜晚都会准时报到,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不同的礼物,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价值连城,兰溶月心想,还好琴无忧不在,否则弄不好会不会直接把他买了。

此时,远在云天国忙得不可开交的琴无忧打了一个喷嚏,心中嘟囔着谁在骂我,我又没赚黑心钱,双眼似乎变成了银子的形状,泛着金光。

“先坐过去吃饭。”兰溶月看了看身边的某人,直接装作冷着脸道。

“好,听溶月的。”晏苍岚乖乖的答应道。

晏苍岚起身后,并未在另一侧坐下,而是去里间将梳妆台前的凳子搬过来,坐在兰溶月身侧,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兰溶月后自己有端起了另一杯。

“什么时候发现千娇阁是我的产业的。”兰溶月饮尽杯中酒,酒中夹杂着淡淡的荷花香,味道不错,最重要的是救不烈,若是放在前世,也就是二十多度的样子。

“溶月是想看证据,还是想听猜测。”晏苍岚接过兰溶月手中的酒杯,夹菜放到兰溶月的嘴边,兰溶月微微摇头,晏苍岚又放回自己嘴中。

酒她还可以勉强接受,四肢健全,不是婴儿,喂饭她还真接受不了,看着眼前的晏苍岚,兰溶月有些看不懂他了,这些天要说是虚情假意,他又何必亲自扮演,要说是真情,她又无法相信。

每次都是她退一尺,他进一丈,她避无可避。

“随意。”

“初见你时,你一袭红衣,走进王府,火热的红色却被你传出了冷意,那个是我就知道你一定不简单,东陵和几国的盟约期限将近,你选择这个时机回来,一定有所图,看了一眼,发现已经移不开目光了,以你的性子,应该不会毫无准本,只身回到粼城,青楼楚馆是最好的消息渠道,你自然不会放过,我猜到,并无证据。”

初见时,她的张扬,再见时,寒冷的夜,充满孤寂的曲子,他第一次觉得一曲听不懂的歌竟然可以侵入心扉。

初见时,他移不开目光,再见时,那么人影已经留在她心中,再也放不下了。

对晏苍岚而言,放不下就不下,留在身边,若她不能留在他身边,换他留在她身边就好,仅此而已。

“为何不查?”兰溶月看向晏苍岚,他来粼城,除了解噬魂蛊之外,对东陵一定有所图谋,一个可能是潜在敌人的人,他为何不查。

晏苍岚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回答兰溶月的话。

两杯酒,几口小菜,晏苍岚放下碗筷,这几日九儿已经习惯了晏苍岚的举动,晏苍岚放下碗筷之后九儿立即将桌上的饭菜收走,随后又放上几碟早就准备好的点心。

舞曲想起,九儿打开了房间的窗户,房间的位置刚好看到千娇阁搭建的舞台的正中央,一阵急促乐器声后,初晨从天儿降,举手投足见,一抹媚色,让人移不开目光。

曲过半后,兰溶月看了一眼身侧的晏苍岚,“如何?”

“一般。”晏苍岚脑海中却想起了兰溶月冰上一舞,魅惑众生,以舞为语,天下间只怕在没有比那更美的舞蹈了,今日较于那日的确是差太多了,若非初晨是兰溶月的人,只怕晏苍岚会用一个‘差’字来形容。

一曲一舞,相辅相成,清若拂柳,媚若狐仙,一舞初晨算是发挥到了极致,只是融入的灵魂略显单薄,功力还不足。

珍娘看过后,微微满意的点头,比起之前倒是好太多了。

“初晨的身世想必在场的各位都清楚,今日初晨一舞一人一杯酒,不住哪位客官愿意陪初晨共饮一醉。”初晨站在舞台的正中央,笑容中满是妩媚,不少人直接咽了咽口水。

初晨的身份特殊,二楼没有人发话,一楼的人也不敢轻易开口。

片刻后,未曾有人开口,初晨的脸上一直露出妩媚的笑容,媚色未减分毫,可是她自己心中清楚,她的心不如表面上的那么冷静,此刻心绪不宁,生怕搞砸了。

“一万两,陪我喝一杯如何?”兰溶月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晏苍岚的手,只好拖着晏苍岚走到窗边,她倒要看看晏苍岚的面子能不能挂得住。

两人一个是一国帝君君,一个是一国未来帝后,一起逛青楼,这也算是天下奇闻了。

“没想到月郡主有此爱好,敢问苍帝,不知这杯酒是你喝还是月郡主喝。”龙卫被杀,云渊就记恨上了晏苍岚,言语间尽是讽刺。

“彼此彼此,云太子一心爱慕楼兰长公主,你们不也是一起来的吗?莫非换了一身男装,云太子连自己所爱之人都认不出来了。”晏苍岚一句话不仅得罪了云渊还直接得罪了楼星落。

楼星落狠狠的看了兰溶月一眼,眼底透着淡淡的杀意,当日洗尘宴上,兰溶月破她摄魂曲,这几天她派人刺杀兰溶月,每次都是有去无回,今日又抢占了晏苍岚身边的位置,楼星落眼底杀意尽显。

晏苍岚长袖拂过桌上的茶杯,杯盖这及飞向了楼星落的眉心处,楼星落派人刺杀兰溶月,他岂会不知道,折损了楼星落的人也是时候该给楼星落一点教训了。

楼星落侧身打算躲开,杯盖似乎直接改变了方向,击中流星落的眉心,鲜血瞬间从眉心流出,“楼星落,若是你再敢对溶月露出丝毫杀意,下次飞过去的就不是杯盖而是匕首。”

楼星落知道,晏苍岚今天是手下留情了,若晏苍岚再重几分力度,她必死无疑,她是爱慕晏苍岚,可身为一国公主她不会爱着一个对她露出杀意的男子。

“这样顺眼多了,果然还是鲜血配美人合适。”兰溶月脸上没有笑容,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目光一向了初晨,“三万两。”

“兰溶月,莫非这死东陵的待客之道,你放肆。”云渊见楼星落手上,神情十分愤怒,本想相对晏苍岚动手,被一旁的柳辰飞阻止了。

“云太子你这话可真有趣,只是溶月可不记得有哪一国招待贵宾是在青楼,受溶月见识短浅,莫非这是云天国的待客之道,还是太子为了追美人而来却又护不住,故此只能针对溶月这个弱女子。”兰溶月声音不大,安静清澈的声音响遍整个千娇阁,没有人敢多说一句。

云渊被兰溶月的讽刺和嘲笑差点气晕过去。

“多谢郡主看得起初晨,无论郡主今日是否是最后与初晨共饮之人,初晨一定邀请郡主共饮一杯。”初晨看向兰溶月,此刻神情中没有丝毫的自卑,只是眼神扫过晏苍岚的时候,微微的不适应,那个男人宛若天神,虽然看上去温和,可是那份温和似乎都染着血。

“看来,今天我有可能抱得美人归,没想到最终的胜利者居然是我这个女子。”兰溶月看了一眼身体微侧挡在她跟前的晏苍岚,没做任何表示。

“苍帝,没想到你未来的皇后居然喜欢女子。”楼星落房间的窗户已经关上了,他恨不得不顾一切冲过去,可是一旦他过去了就会输给晏苍岚,他绝不允许自己输给晏苍岚。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溶月喜欢,一掷万金又何妨,还是云太子想要与美人一醉,又怕输?只是怕输躲在驿馆不出来就好,何必出来丢人。”

云渊的目光染上了杀意,似乎下一刻就要除掉晏苍岚一般。

“四万两。”云渊瞪了一眼晏苍岚,决定不和晏苍岚趁口舌之快,随后小声对身边的柳辰飞吩咐道,“今天晚上除掉晏苍岚。”

“殿下,如今没有了龙卫,应当以你自身的安全为重。”柳辰飞不知道云渊为何如此痛恨晏苍岚,仿佛是一种本能,加上苍暝国与云天国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总觉得事情不简单,却又不是他这样的身份可以知道的。

杀晏苍岚,柳辰飞心中没有丝毫把握,先不说晏苍岚身边高手如云,单是晏苍岚他就不一定有办法应付,拂袖之力便可以击中五丈之外的楼星落眉心,让其避无可避,嗜血帝君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就先作罢。”提及自己的安慰,云渊微微蹙眉答应了柳辰飞的提议。

不知不觉中加价已经到了十万两,兰钰捷加了几次价,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期间兰梵也加了几次价,每一次基本都是故意抬高价格。

因为边境的提议,兰梵刚刚被解禁,解禁之后就立即来了千娇阁。

“十五万两。”角落房间的神秘人一直未曾开口,一开口直接将价格提到了十五万两,要知道就算是花魁的初夜最多也就几万两,神秘人开口之后,整个千娇阁鸦雀无声。

初晨见无人加价后,对着角落的房间,嫣然一笑,道,“既然没有人加价,今夜初晨与这位老爷一醉。”

------题外话------

叶子文文今天上架…

叶子创建了新群只有《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的读者。

妖阁:213945201

敲门砖,文中任意人物的名字。

新文入V后,群中只留正版读者。

凡是订阅正版的读者都有机会获得叶子定制的书签,文文入V后,书签样式,请见正版群中的图片。

当月排名前二十位的读者都有机会获得书签。

为叶子特意定制,喜欢请加群。

——

腾讯的读者美妞们,也可以加群,文文前几名的粉丝一样会有美美的书签。

腾讯的美妞们,关于订阅币币问题。

文文的章节没有分开发布,腾讯客户端,如QQ。的文一般是单章1000—2000字。

叶子的单章会在5000—10000字左右,订阅币币相对会多一些,有任何问题从群内联系叶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