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最残忍的惩罚/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离开窗边九儿随后关上窗户,表示不再加价,兰溶月能进入月字包间已经显示出和千娇阁的关系匪浅,虽没有证据但千娇阁是属于兰溶月的产业,这点众人心知肚明。

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了一番轩然大波,兰溶月身为闺中女子,自小在庙堂长大,居然经营青楼这等产业,不仅如此还光明正大白天进入青楼,兰鈭得知消息后,愤怒不已,阴冷眼神似乎想要杀了兰溶月。

“老爷,要不要将月郡主接回来,女子经营青楼实属不妥。”大管家看着盛怒中的兰鈭,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兰鈭的怒火殃及他。

“做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情,还要将人接回来,大管家是嫌府中的事情不够多吗?出去。”柳雪柔得知消息后本来想趁机将兰溶月置于死地,没想到救听到大管家的劝解,王府是缺银子不错,可是若将兰溶月接回来,势必会影响王府的声誉及时刚刚成为太子妃的兰若云声誉也难免会被波及。

想到银子,柳雪柔的神情又软了几分。

“是,王妃。”大管家松了一口气,连忙走了出去。

离开书房后,大管家拍了拍心口,之前这些事情还有季爲生给兰鈭出出主意,如今季爲生说要四处游学一段时间,离开粼城后便下落不明,府中其他的谋士都不得兰鈭的心,想到此处,大管家微微蹙眉,许久不见兰鈭露出这么大的怒意,这些年世人只知道兰鈭懦弱、风流,这些年更是几乎将偌大的王府给掏空了,实则有冷厉阴森的一面更让人害怕,只是无人看到而已,想到此处,大管家拍了拍胸口。

大管家此刻不知道,他的动作已经落入了院子角落的一抹人影眼中。

“老爷真的要将溶月接回来吗?只怕…”柳雪柔看着兰鈭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兰鈭的模样,柳雪柔不由得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兰鈭将匕首插入季小蝶心房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表情,阴冷得让人不敢靠近。

“溶月的事情只有陛下做主,你用不着操心,若是有时间好好打理一下王府内务,这些年将王府的铺子交给你打理,亏空越来愈大。”兰鈭冷冷的看了柳雪柔一眼后移开了目光,神情十分不满。

“是。”柳雪柔小心翼翼的说道。

柳雪柔心中也十分无奈,这些年是她在打理铺子,可是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每个月基本都是入不敷出,加上兰鈭花钱大手大脚,基本已经掏空了整个王府了。

“王爷说好今天晚上看妾身跳舞的,姬舞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莫非王爷把妾身给忘了。”超薄的披风,几乎可见披风下那异域风情的装饰,杨柳细腰,一举一动充满诱惑,“原来王妃姐姐也在,姬舞给王妃请安。”

“你怎么来了。”兰鈭本来是充满怒意的,可是看到了姬舞的打扮,怒意顿时少了几分。

“王爷,姬舞亲自准备了酒菜,等了许久不见王爷过来,妾身不知道王爷要和王妃姐姐叙旧,还请王妃赎罪,姬舞这就将酒菜送过来。”

姬舞口中的叙旧二字让柳雪柔恨不得撕了姬舞,明明她是王妃,如今和兰鈭相见在姬舞的口中倒成了叙旧了,好似她被兰鈭打入冷宫般,柳雪柔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柳雪柔看着姬舞,如今兰若云与太子已经成婚,她没有必要在顾及兰若云,为了她的儿子,是时候该将府中清理干净了。

“王爷约了与姬舞共醉,臣妾就不打扰了。”柳雪柔说完直接行礼转身走出书房。

姬舞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今天的柳雪柔太反常了,随后迈步都早兰鈭身边,勾住兰鈭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兰鈭的身上,娇媚的声音在兰鈭耳边响起,弄得兰鈭心里痒痒的,“王爷,今天王妃姐姐可真大方,明日妾身准备好酒菜,王爷也与王妃姐姐一醉可好。”姬舞的话语中似乎还带着三分醋意。

“你舍得吗?”兰鈭搂住姬舞的小蛮腰,手指挑起姬舞的下巴,脸上哪还有之前的阴冷,尽是痴迷。

“王爷又打趣妾身了,妾身只需要王爷心中有妾身那么一丁点位置,妾身就满足了。”

……

康瑞王府内,依旧漠视了兰溶月做的事情,春红帐暖,欢爱连连。

与此同时,千娇阁内,初晨下台后立即见到了珍娘,珍娘看到眼前的初晨,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佩服兰溶月,同样的话她说了无数次,初晨似乎从未在意过,如今兰溶月不过简单几句,初晨就懂了。

不愧是主子,珍娘眼底带着敬佩。

“妈妈,初晨这就过去客官的包间。”

“能应付吗?”珍娘看向初晨,虽然讨厌初晨脱离了她的控制,可是对初晨心中总是多了一番情绪,初晨对珍娘来说,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可以。”初晨摸了摸手腕上的银色镶着宝石的镯子点头道。

初晨下台后,随后上台的是千娇阁的花魁舞倾城,舞倾城宛若荷花仙,若说初晨是朝阳,舞倾城就是柔和的月光,一举一动,深入人心,让人无法忘怀,一举一动中,似乎让空气都弥漫着荷花香。

彼此初晨的匆匆一瞥,更多人将目光留在了舞倾城身上,只是千娇阁的舞倾城卖艺不卖身,能入她香闺之人到迄今为止还未有一人。

舞倾城,顾名思义,一舞倾城,慕容珏看着舞倾城,心跳加快了许多,未曾想青楼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出色的女子,宛若夜间的一朵幽昙花,美得让人不敢亵渎。

“溶月不担心吗?”那个房间中人代表的身份,不用说众人也心知肚明,晏苍岚微笑着看着靠在软榻上的女子,一举一动,像是柔弱无骨,让人想要将其拥入怀中。

其实,兰溶月就是有点懒而已,大晚上的能坐着绝不站着,能靠着绝不坐着,加上今天晚上不会闲着,总得先休息一下才是。

“担心?”兰溶月微微挑眉,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你知道吗?充满仇恨又能压抑住仇恨的女人是最可怕的,晏公子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

“溶月的心可是那掉入海底的针。”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自信,眼神中露出一抹赞赏,初晨的思维方式或许稚嫩了些,正是因为这份稚嫩反而多了一线生机。

“若是,你当如何?”兰溶月将目光从身侧的妖孽身上移开,心想,以后软榻还是做小点,免得某人没事就想占占便宜,作为21世纪的人来说,拉拉小手什么的她根本不在意,只是面对晏苍岚这个人,她一不小心他找机会见缝插针,得寸进尺。

其实换做晏苍岚的话来说,你向后一寸,他向前一丈,所以他吃定了她。

“将大海圈入我的势力范围,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若是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把自己放进去。”晏苍岚指了指兰溶月的心口处,若是他抓不住兰溶月的心,就把他自己放入兰溶月的心中。

“还真是自信。”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心想,这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舞倾城一舞之后,整个千娇阁一片安静。

“久闻月郡主舞技超凡,不知能否献上一曲。”此刻楼星落依旧包扎好,根据大夫的说法,楼星落的眉心处可能会留下伤痕,云渊心中气愤不已。

兰溶月闻声让九儿打开了窗户,挣脱了晏苍岚握住她的手,起身走到窗边,“云太子想看溶月跳舞吗?”

千娇阁的设计特殊,采用物理位置扩音,而兰溶月所在的月字包间就算是关上了窗户也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郡主若是愿意献上一曲,自然是再好不过。”看着晏苍岚在兰溶月身侧,云渊没有了前一刻的那么硬气,毕竟惹上晏苍岚会很恐怖。

云渊此举无疑是将兰溶月比作青楼妓子,千娇阁中,有人愤怒,有人看戏,唯独晏苍岚,自始至终,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倒是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角落房间的未缪见状,立即吩咐身侧的小厮关上窗户,不敢再看外面。

“国师,怎么了?”小厮不解的问道,作为一直伺候未缪的小厮,自然了解未缪的癖好,今天未缪的举动太诡异了。

“没事,有点困了,我们先回去。”未缪耸了耸肩,立即起身从后窗跳了出去,虽然他想继续看戏,可是更加爱惜自己的生命。

小厮一脸懵懂的点了点头,紧跟在未缪的身后。

“一舞倾城,价值万金,溶月好歹也是王府郡主,今日云太子想在青楼楚馆之中看溶月跳舞,最少也得付出十倍或百倍的价钱,不知云太子意下如何。”

十倍相当于一百万两银子,云渊虽然有些家底,可是如今在粼城,十万金之数,云渊是肯定拿不出来的。

云渊微微蹙眉,他本想借机侮辱兰溶月,身为女子居然经营青楼楚馆,本意是想将兰溶月喻为青楼妓子,没想到却被兰溶月反咬一口。

兰溶月的话,兰钰捷、兰梵以及包间的神秘人的神秘人微微蹙眉,毕竟兰溶月若真跳了受辱的便是整个东陵国。

“传言七国之中云天国最为富庶,没想到区区十万金之数云太子都拿不出来,溶月久居寺庙,莫非云天国与传闻不符。”云渊沉默之际,兰溶月直接将众人的目光引向了云天国的内部。

云渊若是拿出十万金买兰溶月一舞,只怕会后院起火殃及他太子的地位,若是拿不出来,便是丢了他的面子,二选其一,无论怎么选,云渊都是输。

“溶月,若是你愿意为我一舞,便是让我将苍暝国送上我也心甘情愿。”晏苍岚看着云渊气成猪肝色的脸,心情甚好,附在兰溶月的耳边,轻声说道。

“不要,我从不自找麻烦。”兰溶月毫不客气的直接拒绝道,她对当女帝可没有兴趣,一辈子费尽心机全部用在守护江山百姓身上,多累,她又不是活菩萨,偶尔施舍一下还行,一辈子困在其中,她可没有这样的爱好。

人生在世,贵在自由。

想到这里,兰溶月抬头看了看晏苍岚,眼底暗淡几分,深宫后院,尔虞我诈,她真的没有多少兴趣。

看着兰溶月暗淡的眼神,晏苍岚心中十分不喜,可是却知道让兰溶月了解他,相信他需要时间,他不急,还等得起,兰溶月还未及笄。

晏苍岚丝毫不觉得他的不急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有点短。

“本宫对一个女子跳舞没什么兴趣,若是它日郡主被苍帝抛弃,本宫不介意给郡主一席之地,让郡主府中做一个舞妓。”云渊见楼星落已经悄悄离去,说完后,直接拂袖而去。

晏苍岚端着茶杯,原本已经带着凉意的茶水此刻冒着热气,足见晏苍岚是真怒了,只是晏苍岚依旧未曾开口,他知道兰溶月绝不想活在他的羽翼之下。

若是被未缪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定会拍拍胸脯说,还好逃得快。

“云太子,若是有朝一日云太子落难,看在今日的交情上,溶月不介意将你送入后宫。”兰溶月妖异的笑容,漆黑冰冷的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妖红,犹如血染寒冰地狱。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岂会听不懂兰溶月的话,后宫中的男子除了皇帝之外,就是太监,云渊落难进入后宫,岂不就说送云渊去当太监。云渊离去后,众人也慢慢散去。

“夜魑。”晏苍岚的声音淡漠,似乎在极力的压制着怒意,又像是根本没有生气。

“属下在。”

“五国来人似乎都带了不少好东西,今晚带人一件不漏的给带回来,一件不漏。”一件不漏被晏苍岚强调了两遍,足以见得吩咐的有多干脆。

“是。”

兰溶月看着云渊的背影,直到愿意消失门口许久,兰溶月依旧没有收回目光。

“云渊交给你处理,不过,让我陪你。”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至于他要发泄就等兰溶月发泄完了之后,他再继续。

“放心,今夜一定给你看一出好戏。”兰溶月只差点没说,让晏苍岚终身难忘了。

“拭目以待。”

夜色越来越暗,空气中带着寒意,比起空气中的寒意,似乎总带着几分让人不寒而栗。

“珍娘,我记得城北住着不少退休的老人。”兰溶月口中退休的老人是指那些老掉牙的妓女,有的一身病,有的染上了性病,为了生存,她们依旧在出卖自己的身体活着。

“主子,此事可否交给属下处理。”珍娘知晓兰溶月的心意,可是城北那段地方的确不适合兰溶月过去。

“不用了,你盯着初晨就好,具体如何,让她自己选择。”她已经告诉过初晨该如何活下去,接下来的一切就是初晨自己的做法,若是这一关过了,初晨便是自己人,若是没过,便是一颗棋子。

“属下明白。”珍娘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夜深人静时,粼城最为热闹,九儿和無戾更在兰溶月的身后,無戾手中领着昏迷的云渊,昏迷中,云渊皱着眉头,神情似乎格外痛苦。

兰溶月只吩咐無戾将云渊从驿站中劫出来,無戾的轻功很好,在他的脑海中没有什么光明正大,一个功夫好又不择手段的人,这也是鬼门不少人害怕無戾的原因。

至于柳辰飞,無戾直接用从灵宓哪里偷来的迷。药给药倒了,無戾还不忘将人扒光了丢在树梢上,就算是天机榜上排名的高手被迷。药迷昏之后放在树梢上吹一夜的冷风,也够他受的。

一行人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小巷子内弥乱的气息中夹杂着一丝腐臭,此刻兰溶月和九儿都已经换上了男装,稍作修饰,已然是一个俊美的小公子。

“無戾,将人丢进去。”兰溶月的声音刚刚落下,無戾喂了一颗药丸在云渊的嘴中,随后一个人影从無戾的手中直接飞了出去,刚好丢在院子内的草堆上,发出一声巨响。

“应该没事的。”無戾想了想,不会这么不经摔,应该不会摔坏的。

無戾刚刚落音,院内就传出声音,“从哪里掉下来的公子,脸上虽然有伤,可是模样倒是很俊俏。”

药效发作的很快,云渊面色潮红,身体本能的向一个画着浓妆,脸粉涂抹的很白,烈焰红唇,满是皱纹的皮肤,只要脸部表情一动,脸上的粉就刷刷的往下掉,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天上掉银子,快出来捡银子。”九儿打开钱袋,钱袋中装满了一两的碎银子,拿出一把,直接向院子内丢进去,伴随的九儿的声音,不少人被吵醒,有的人来不及穿上外衣,直接裹着内衣都进了院子。

看着几十个老女人,一个比一个难看,晏苍岚心想,今夜之后,估计云渊一辈子都没办法碰女人了,看来,云天国那边也是时候该动手了。

“晏公子,小小报复,觉得如何?”晏苍岚神情未变,似乎并不在意,兰溶月侧过头问道。

九儿撒完银子之后,直接将银袋子和手套丢进水渠中,毁尸灭迹,银子也是加料的,她加的料不是灵宓制作的,而是兰溶月。

鬼门众人只知道门主医术超凡,却不知道兰溶月制毒的本事远远高于灵宓,兰溶月甚少制作毒药,因为同样的毒药若是出自兰溶月之手,药效大了十倍不止。

“不错,我会让人绘制成册,没事的时候让人在云天国售卖,毕竟钱花出去了总得赚回来。”

晏苍岚心中对兰溶月的安排十分满意,毕竟没有比这更能恶心到云渊的了,今夜之后,只怕云渊是不可能娶楼星落的了,或许他该暗中成全一下云渊。

兰溶月出手只有一次,可以用阴险狠毒来形容,晏苍岚出手则是直接慢慢将人玩到死,否则绝不把守,楼星落对兰溶月露了杀意,在东陵国不宜动手,楼星落一旦离开,晏苍岚绝不会罢手。

兰溶月一听,心想,这个男人比他还很,若无意外,云渊一定会杀人灭口,晏苍岚倒好,让人绘制成册,大肆宣扬,还公开售卖。

至于有没有人买,当然有,毕竟帝位之争,想置云渊于死地的人可不少。

“你不怕苍暝国与云天国交战吗?”晏苍岚此举,势必会触动云天国,云天国若因此挥兵南下,云天与苍暝一战便不可避免。

“两国战事不过是早晚而已,早一步晚一步并无区别。”晏苍岚当然不会说,他刚刚已经让未缪连夜启程了,未缪虽不喜与北齐国交战,不过云天国未缪倒是十分乐意,有未缪在就算两国战事起,也不会输。

兰溶月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蛮可怕的,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若为敌,的确是一个强劲的对手,突然‘锵’的一声,兰溶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九儿已经拔出腰间的软剑,無戾也被四五个人给缠上了,九儿这边同样也是,九儿和無戾进攻,黑衣人躲避,两人想要回到兰溶月身边,又被黑衣人拦了下来。

“小心。”晏苍岚拦住兰溶月的腰间,躲过了直袭兰溶月眉心的暗器,暗器散发着幽暗的光芒。

“淬毒吗?看来是真想要我的命。”兰溶月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暗器,从暗器的形状来看,不像是宫中的暗卫,暗器上散发着淡淡的腥味,毒应该不是来自于植物而是动物,“没想到想我死的人出手还真快。”

“司清,带溶月走。”晏苍岚立即对不远处正在与黑衣人搏斗的司清吩咐道。

“主子,可是…”司清看向晏苍岚,知道晏苍岚不能动内力,否则会让噬魂蛊发作,如今不在苍暝国,天机老人不在,若是噬魂蛊发作,她也无法阻止,可是晏苍岚的命令,她不得不从,“是。”

“郡主,跟属下走。”司清看向兰溶月,并无半分不敬,只是眼底更多的是担忧。

兰溶月没有犹豫,直接跟在了司清的后面,穿过几条巷子之后,似乎没有在跟上来,司清微微松了一口气,兰溶月不会武功,若是她再与人交锋,保护兰溶月的安全势必会有些困难。

“应该不会追到这里了,你去帮晏苍岚。”兰溶月看了看四周后对司清道,刚刚暗器飞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察觉到了,就算她不躲暗器也伤不到她分毫。

刚刚一路看上去是司清带着兰溶月跑,实则一切都在兰溶月的控制之内,兰溶月看着不远处的水塘,眼底闪过红光。

“郡主,你先躲起来,我先去帮主子,应该不会追过来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司清犹豫了一下,不顾礼仪将兰溶月拉到不远处的大树后面,小心翼翼的叮嘱道。

兰溶月知道司清对晏苍岚的心思,如今看来,她倒是蛮有自知之明的,从刚刚的举动来看,司清是检查之后才说出那番话的,而且司清刚刚的动作是在她站的四周下了药,若是有人追上来,药应该能抵挡一下。

“好,这个给你拿着或许用得上。”兰溶月拿出一个药瓶递给司清。

“郡主,一定要小心,不要出来。”司清接过药瓶,叮嘱后飞身离开。

司清离开后,兰溶月从树后走出来,走到水塘边,兰溶月蹲下,洗了洗手,她最不喜欢被人触碰,刚刚司清她并未阻止,可是掌心留下别人的味道她真的很不喜欢。

“跟了我一路,还不出来吗?打算一直藏着当缩头乌龟吗?”

“郡主好敏锐,我自认为没有露出任何气息,没想到还是没瞒过郡主,不知郡主是如何发现在下的。”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面纱的男子从暗中走出来看向站在水边的兰溶月。

兰溶月不会武功这点早已经确定,没想到居然能发现他。如今他距离兰溶月只有几步之遥,杀兰溶月轻而易举。

“感觉,让人缠住九儿和無戾,对我身边的人早有了解,甚至连晏苍岚都算进去了,不过我倒想知道阁下身后的势力稍后能不能承受得起晏苍岚的报复。”兰溶月向黑衣男子靠近了两步,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水渍,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他。

“这个不劳郡主费心,我没想到是郡主居于寺庙十年,居然培养了不小的势力,果然不是寻常女子。”男子看向兰溶月,若非主子下了杀令,他还真想将兰溶月收为己用。

“多谢夸奖,比起阁下,我自认为有所不及。”兰溶月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星光,“月黑风高,杀人夜,真会选时机。”

“郡主好见解。”黑衣男子说完,正要对兰溶月出手,一阵寒意袭来,男子发现他根本动不了,看着兰溶月的笑容,心底泛着寒意,“你…什么时候出的手。”

“我不会武功,不代表我会任人宰割,从用毒来看,你应该是楼兰国早年潜入东陵的人,声音习惯都和东陵的人无异,可是用毒还是改不了自己的习惯,沙漠中小动物提炼出的毒,一击毙命,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与之前的谨慎安排似乎有些不符。”兰溶月看着黑衣男子,她还真有些拿不住眼前黑衣人的主子目的为何。

今天的黑衣人从何而来,怎么假设都有些说不通。

“将人带走。”兰溶月对着空气吩咐道,片刻后,一道黑衣飞过,眼前的黑衣人已经消失得无隐无踪了,兰溶月慢慢的向忠勇侯府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身后传来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晏苍岚大步走到兰溶月跟前后,细细的检查一下,见兰溶月身体无恙才松了一口气,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呼吸有些紊乱,伸手握住晏苍岚的手,道,“我没事,别担心。”

说出这句话,兰溶月自己都吓一跳。

“嗯,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府。”今晚应该不会有人再去忠勇侯府行刺,刚刚看到司清过去的时候,他真的吓坏了。

无论兰溶月是否刻意的让司清离开,他并不在意,只要兰溶月无恙就好。

“吃糖吗?”兰溶月从小锦囊拿出一颗糖果递给晏苍岚。

“你喂我。”晏苍岚知道兰溶月手中的并非糖果那么简单,就算是毒药,只要她喂,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仅此一次。”兰溶月打开包装纸,喂到晏苍岚的嘴中,两人四目相对,兰溶月避开了晏苍岚火热的目光,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似乎有些无法狠心了。

明知道爱情这个东西她要不起,可是,前世活在尔虞我诈,你死我亡的环境中,她根本没有资格去要爱情,今生她的生命中被仇恨所环绕,一样要不起。

“味道很好。”晏苍岚拉住兰溶月的手,不知道是因为兰溶月喂给他的那颗‘糖果’还是因为兰溶月在他身边,整个人忽然好了很多,心也渐渐安定下来了。

当时看到司清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害怕兰溶月出事,第一次,他觉得原来他的心还会疼。

“喜欢就记住这个味道,以后想要就难了。”

这颗药丸兰溶月做好了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机会给晏苍岚服下,或许她心中也有所犹豫,噬魂蛊,以她现在的能力来说,真的解不了,在宫中的时候,她也曾在文澜阁找过关于医术方面的古籍看,古籍中对噬魂蛊的描写太少了。

听灵宓口中的描述,也是知之甚少,无从着手。

“我会记得溶月第一次喂我吃东西,糖果的味道。”晏苍岚轻声说道,或许是糖果发生了药效,他体内的习气基本稳定了,他并未询问太多,只是将兰溶月送回闺房,随后松开兰溶月的手,不舍的离开。

------题外话------

喜欢文文加叶子的QQ群。

妖阁:213945201

后期会送定制书签,群中有图片,美妞们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