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你比国事重要(一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花宴,以花为名,其实就是相亲宴,沉寂了六七年的长公主府突然主持百花宴让不少人意外,兰溶月走进院内,一袭浅紫色长裙,精致绝美的五官,明亮幽冷的目光丝毫不会觉得不相称,在场的不少人简单兰溶月之后脸上露出惊讶。

关于兰溶月的传闻听了不少,可前几日的传闻更是让人难以启齿,身为闺阁中女子居然正大光明的去青楼,还惹出了不少事端,最重要的是同行的人居然是苍暝帝君晏苍岚,未婚夫妻一起逛青楼,放眼天下,只此一遭,想到此处众家千金看到兰溶月之后,暗中远离。

“兰溶月,做出那么多丢人的事情后没想到你还有脸来?”兰溶月的出现,夺走了兰姌身上原有的光芒,兰姌眼底带着一丝愤恨,初次,未缪的接风宴,今日,兰溶月已有婚约在身,照理说不应该来参加百花宴,兰溶月居然厚着脸皮来了。

“溶月受邀请而来,为何没脸,倒是公主,我听说国师大人悄悄离开了粼城,不知公主作何感想。”虽说凡是都三分情面,可她和兰姌之间可没什么情,自然也没有必要留面。

兰姌当日一舞,柳嫣然下令禁言,不许任何人再谈起,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此事早已经人尽皆知,只是没有人像兰溶月这样当面说出来而已。

“兰溶月,你胡说什么,闺阁女子竟然做出这等宛若青楼妓子才会做出的事情,当真是丢人。”兰姌想起柳嫣然另行前的交代,压抑住心中的怒意,心中暗自发誓,绝不放过兰溶月。

“胡说,我有吗?”兰溶月眼神十分认真的看着兰姌,兰姌下意识的避开了兰溶月的目光,嘴角三分笑意,让人不明其真意。

“月郡主,今日来参加百花宴的都是皇家公主、贵家千金、皇子贵胄,郡主这样嚣张跋扈可不好。”一身暗红色云锦用镶金线绣着凤纹的夫人走过来,一开口就给兰溶月冠上了一个嚣张跋扈的名声。

兰长宁保养得极好,看年龄大约三十来岁,一身气势,让不少人从心中产生畏惧,脸色白皙,不见丝毫皱纹,观其容貌,年轻时也算得上是风华绝代。

“溶月见过长公主。”兰溶月行礼,莞尔一笑,春日花开正艳,二月的春风已经算不是寒冷,笑容似乎能令万花失色,“只是这嚣张跋扈的名声溶月可不敢担下来,毕竟有人碍于溶月的美貌,想将溶月赶出去,此举似乎是不给长公主面子,如今看来,倒是溶月错了。”

长公主观其笑容,听其话语,伶牙俐齿,眼神瞬间冷了三分,此刻,她终于明白兰嗣的担忧,心中不喜,在长公主的心中已然将兰溶月当场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尤其是笑容中与柳絮那几份相似。

“今日是长公主府的赏花宴,还请郡主看清自己的身份,莫要丢了自己的颜面,伶牙俐齿,可不招人喜欢。”兰长宁直接开口教训,从兰溶月身上了移开目光,掩藏住她心中的几分恨意,心中意外兰溶月会直接将她拖下水。

“多谢长公主提醒,喜欢溶月的人不管溶月是何模样都会喜欢,不喜欢溶月的人,溶月苛求也只会对的虚情假意,既如此溶月又何须勉强。”兰溶月毫不客气直接回了兰长宁。

兰溶月的话兰长宁心中略微惊讶了一下,可是身为女子,说出这等言语在兰长宁看来就是不要脸,心中气愤不已,却又不好再次当众发怒。

不远处,一道绿影听到兰溶月的话,心中惊讶了叶心,此话听起来的确是不好,可是却是事实,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了,才能体会到。

“悦儿见过长公主。”一袭绿色长裙,花容月貌,齿白唇红,闭月羞花之貌,温婉大气,长发仅用发簪束起,装饰简单却又不失大方,隐藏锋芒却又难掩其风华。

其实,兰溶月的发饰也很简单,只是绝美的容貌,妖异的气质让人下意识的忽略其他。

“悦儿,你的脸已经好了。”兰长宁走到兰悦身边,眼底带着一抹惊讶和高兴,摸了摸兰悦的脸颊,神情温和了许多。长公主的话,众家千金将目光看向兰悦,兰悦的容貌相较于之前似乎更美了,如今兰悦已经二十了,也难怪在场的人没有认出兰悦,之前因容颜被毁,原本定亲的薛家已经退亲,如今兰悦也算是的老姑娘了。

“承蒙鬼医出手相救,悦儿才得以恢复。”兰悦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隐忍,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恨意,一举一动,温婉大方。

兰溶月看着兰悦的神情,明明是温婉的笑容,兰溶月却从兰悦的笑容中看到了一抹恨意,兰长宁和兰悦眼底的恨意有关吗?看来今天的百花宴似乎很有趣。

“恢复了就好。”兰长宁声音虽然高兴,神情却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闲聊几句之后,兰长宁没有在为难兰溶月,领着众人来到了公主府最大的杏花园,院内,杏花飘香,院中各家公子有的斗诗,有的斗棋,有的斗画…雅,琴棋书画,俗,吃喝玩乐,众人也都没闲着,杏花林中,晏苍岚一袭深紫色长袍,压抑住了杏花的锋芒,不少人齐齐看去,晏苍岚回过头,眼底似乎只容得下一人。

兰姌看着晏苍岚,昔日觉得未缪宛若仙人,细看晏苍岚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眼底闪烁着光芒,宛若星空。

兰长宁看了看,眉头微蹙,传闻晏苍岚为人桀骜不驯,嗜血成性,七国之中帝君之中,论手段,晏苍岚首当其冲。

兰长宁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不远处的云渊,不知为何从感觉云渊眼底带着一丝阴霾,与之前兰嗣的描述不符,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兰溶月,兰长宁心中不喜,也没有去深究此事,“姌儿,跟我来。”

“姑姑…”兰姌露出一抹娇羞,心中十分不喜被兰长宁打扰,碍于兰长宁的眼神,兰姌只得跟随兰长宁离开。

兰长宁离开之后,兰溶月看着站在杏花树下的晏苍岚,摆明了就是让她过去,兰溶月没有多想,直接迈开了脚步。

兰溶月离开之后,众家千金三五成群,相继离开。

兰溶月走到晏苍岚身边,晏苍岚伸出手握住了兰溶月的手,恨不得稍微用力将兰溶月拉入怀中,看着偶尔投递过来的目光,晏苍岚心中不喜,拉着兰溶月,小步离开。

“松手。”兰溶月对于晏苍岚的举动倍感无奈,心想,这位这又是闹那出,莫非早上吃错药了。

“不松,溶月,你说我该不该让你带上面纱呢?”晏苍岚想起了上一次西山行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神情中露出一抹纠结。

“你说呢?”兰溶月看着某人,心想,莫非他吃醋了,应该不会吧,毕竟他的存在可是比她还惹眼,当然,这话兰溶月是不会说出来的。

以晏苍岚的性子,应该是没有发觉那些看向他的目光,从某个方面来说,直接给忽略了。

“溶月,我似乎有些不愿意等太久,你会不高兴吗?”晏苍岚想想,兰溶月及笄还有五个月,神情中露出了一抹纠结,怎么还有五个月呢?第一次发觉时间太难过。

“我若不高兴,你会如何?”兰溶月看向神情中露出一丝纠结的晏苍岚,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晏苍岚都是一个十分霸道的人,如今她让晏苍岚露出这样的神情,她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让你高兴。”晏苍岚心中纠结,选择却没有犹豫。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她第一次从晏苍岚的眼神中看到了痛苦,他掩饰的很好,一闪而过,关于晏苍岚的身世传闻很多,苍暝国先帝承认的十分是晏苍岚是他的嫡孙,也就是皇长孙,可是苍暝国先帝并无皇子,先帝去世后,晏苍岚亲自主持国丧,先帝下葬之后,晏苍岚屠尽了苍暝国皇室旁系,以嗜血的手段成就了现在的帝位,虽然议论纷纷,可却无人敢说一个不字。

“为何不就此放手,我曾经说过,我是一个无心之人,给不了你想要的。”兰溶月想抽回自己的手,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下意识的紧了几分,让兰溶月抽不出来。

“没关系,你给不了我,我给你。”晏苍岚神情十分认真,听到兰溶月的话,晏苍岚心疼了一下,他不是一个性命之人,也不是一个会顾及他人心情之人,唯独对她,他不会有分毫的勉强,只是看上了,喜欢上了,他就不打算放手。

“你应该知道,我给不你想要的,你也未必给得了我想要的,既然如此,你有何苦如此执着。”兰溶月看向晏苍岚,活在隐忍之中,蓄势待发的人或许不止一个,他也是,她没有证据,只是猜测,却第一次觉得这是真实的。

“你要什么?”晏苍岚看着兰溶月,他第一次直接问兰溶月这个问题,兰溶月身边的势力超出了他的想想,前几日的刺杀,他知道兰溶月身边还有人,那个人的功夫很高,甚至比兰溶月身边的無戾还要深不可测,他心中想了无数人选,却无法确定。

兰溶月与食为天有关系,食为天是天涯海阁的产业,兰溶月与琴无忧有什么关系?所有人的问题似乎一下子出现在晏苍岚的脑海中,他知道兰溶月没有刻意却隐藏,或者说兰溶月是在刻意的暴漏自己,现在想想,她是在逼他放手吗?

可是她不知道从他动心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不可能放手了。

“晏苍岚,你放着国事不理,何苦要对我如此执着,你到底想要怎样?”她无奈的看着晏苍岚,为何对他,她越来越无法狠心。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她明明不想惹这个男人,任何人对她动心都可以,因为她可以无视,唯独对他,她总是做不到无视他的存在,可是他却越来越得寸进尺,她明明已经在刻意的回避了,可是他总是不断的靠近。

他可知道,她爱不起,更不想做一国之母,她不想成为万千女人中的一个,她无心,最少可以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她不想让自己有任何边和,不想自己变得有朝一日,她最痛恨的那个自己,所以对他,她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可能。

“你比国事重要。”简单的回答却撼动了她如寒冰般的心,似乎慢慢侵入了她心底的那道防线。

她比国事重要吗?兰溶月不敢相信,可是这些年来遇到了很多人让她知道,还是有可以信任的人,这个世界信任是存在的吗?

兰溶月心中画着问号,或许是因为被信任背叛,让她本能的拒绝一切,只是有些事情似乎在渐渐的脱离她的掌控,让他避无可避。

“若我要颠覆一国呢?”

“我陪你。”

“若我要灭你的国呢?”既然如此,天下江山,我要看你如何选择。

“不用灭,我送你。”

若是换做他人,这等言语何其狂妄,可是他是晏苍岚,她说出这样的话竟然让她心中不怀疑,若她想要,或许他真的会那么做,他的眼神,让他相信,兰溶月自己都觉得意外。

------题外话------

表白了…美妞们觉得月月会接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