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自取其辱的算计(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的声音很轻,神情却无比认真,她想要的,他给她有何妨,连心都给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他还有什么给不了的呢?

“晏苍岚,你到底想要什么?”

兰溶月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无奈,或许内心最渴望得到情的人是她,可是她怕她能得到,却守不住,人心是多变的,她赌不起,输了,她不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这世间我唯一想要的就只有你的心,仅此而已。”他的声音很沉,却很温柔,他以为他无心,原来,只因还未遇见她。

他对她动心的时候,或许他比她还要惊讶,因为他一直以为他早已经没有心。

既无心,谈何动心。这一点他与她曾经也是一样的,或许只是两颗孤独的心从未遇见过彼此罢了,一眼,一道人影,一世一生的厮守,不过是眨眼间,动了心,动了情,就无法再放手,仅此而已,情不就是这么简单吗?又如此困难吗?

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泪花,想要强行的压回去,最终没止住眼泪,哗哗落下,她一直以为,她能控制一切,自己的情绪一直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第一次她发现似乎有些事情正在脱离她的掌控。

“别哭,是我不好,我不该逼你的,不过,我不后悔说出这些话,但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逼你,天荒地老,我都等,不哭了…”晏苍岚拿出手帕,笨拙的擦着兰溶月眼角的泪,模样似乎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举一动,显得格外笨拙。

兰溶月眼中带着泪花,看着某人俊美的脸庞,神情中尽是焦急,他是真的很紧张她,从认识以来,他似乎都是霸道,无奈,运筹帷幄,唯独此刻显得格外的真实。

她看过他的笑容,很温柔却很僵硬,但是此刻是她最喜欢的,因为她也从他脸上看到了失控。她没有说话,此刻她想要任性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不远处,一道人影看着两人的举动,充满了阴霾和恨意,染上了算计和恶意。

许久之后,兰溶月看着晏苍岚一副哄小孩子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她很久没有流泪了,今天她失态了,重生以后,除了季小蝶的死,她第一次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溶月,难受吗?我们离开。”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红彤彤的眼睛,心疼不已,心想,他一定不能让她再流泪。

晏苍岚冷静下来之后,心中闪过一抹欣喜,他终于看到了她的情绪,以前,她虽偶尔会露出真实的情绪,可是从觉得带着一层面具。

“我没事,就这样离开似乎就白来了,兰嗣不久前来才见过兰长宁,今天似乎有戏可看,不看岂不是很浪费。”兰溶月看了看四周,早已经不是之前的杏花园了,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和他就走出来了,兰溶月能说她有一点点的路痴吗?刚刚跟着他走的时候她好像忘记记路了,她只能咬咬牙问道,“这是哪里。”

“不知道。”晏苍岚无辜的看了看兰溶月,认真的回到道。

“你也是路痴?”兰溶月带着疑问看向晏苍岚,照理说不应该啊…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我知道杏花园就在我身后。”晏苍岚站到了兰溶月身侧,清风徐来,杏花飘香。

“晏苍岚,你耍我。”兰溶月瞪了摸个男人一样,他一定是故意的,没有情绪的人一旦有了情绪会很可怕,难道是真的?

“没有,也不会,溶月,我带你去看戏。”晏苍岚说完,夜魑从暗中走了出来,“兰长宁带着兰姌去了什么地方。”

“西厢房。”夜魑的回答极其简单,说完这个人有立刻默默的消失了,兰溶月看了看不远处,九儿一直悄悄站在一颗大树后,似乎没有上来打扰的意思。

晏苍岚对于九儿今天的表现是非常满意的,揽住兰溶月的腰间,飞跃过围墙,直接向西厢房而去,到了西厢房后,兰溶月看得了兰长宁和一个老嬷嬷,眼底闪过一道光芒,这个老嬷嬷她在宫中见过一次,她还未查清兰嗣与她的关系,兰嗣似乎对她很敬重。

“嬷嬷,是否要请陛下在斟酌一下。”兰长宁看向屋内,想起看看从那人眼中看到的阴霾,心底闪过一抹担忧。

“长公主,陛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除此之外,再无他法。”老嬷嬷言语中并未有敬重之意,说完后,直接转身离开,兰长宁看着屋内,心中露出一抹无奈。

六七年了,兰嗣从未关注过长公主府,也未曾关注过她这个长公主,没想到再一次找上她竟然是让她做这等事,还不忘派人监督,派出的那个人还是她没有办法拒绝的。

多少年了,昔日那个看似精于算计,实则有几分优柔寡断的人终究还是变了。

“一出好戏,只有我们两个看,是不是辜负了这份良辰美景,你说屋子里面的人会是谁?”兰溶月看了看拦住她腰间,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的晏苍岚,他们躲在大树上,关键是她还不好争夺,兰溶月不禁有些羡慕会武功的。

“云渊,溶月觉得呢?”说话间,晏苍岚对藏在暗中的夜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夜魑将百花宴的人全部引过来。

“我觉得也是。”

“看来我们早就心意相通了。”这么好的机会,晏苍岚怎么会放过呢?他虽然不打算逼兰溶月,可不表示他不会得寸进尺的侵入她的心房,既然爱了,就要长相守。

“论七国势力,云天国最强大,兰嗣只怕是试探云渊,想与云天国结成亲家,以联姻的方式巩固两国和平,云渊应该是拒绝了,才让兰嗣出此下策……”还有一点兰溶月并未继续说下去。

“还有一点,兰嗣似乎对我很不满意。”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暗光,兰嗣想借兰溶月控制他,他倒是很愿意被兰溶月控制,但前提是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控制兰溶月,所以,兰嗣的计划注定会以失败告终。

“没想到你还有自知之明,你说等云渊醒了之后会不会想要掐死兰姌。”兰溶月一副十分意外的模样,毕竟偷了五国驿馆,得罪了所有人,驿馆被盗除了得罪五国人之外,还让人质疑东陵国的势力,让兰嗣不得不出此下策,以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让东陵国傍上云天国这棵大树。

“的确,兰嗣算漏了。”晏苍岚十分赞同,经历了那样一夜云渊只怕对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兰姌的下场好不到那里去。

说话间,不远处已经传来了声音,兰长宁刚想要出去阻止,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颗珍珠,封住了兰长宁的穴道,顺着珍珠飞来的方向看去,兰溶月却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兰悦,怎么会是她?”昔日的鬼郡主已经恢复了毁容前的风华绝代,关于兰悦如何毁容,没有人知道,兰溶月查过几种传闻,几乎都无从证实。

曾经有传闻说兰悦的容貌是因为兰姌被毁,兰溶月也查过,所有的都可以对上,唯独时间有些对不上,兰悦被毁容是五年前,五年前兰姌才十二岁,当时兰悦已经定亲,对兰姌没有丝毫的威胁,而薛家本来就是属于太子一脉,如今娶的也是柳家人,以柳嫣然的聪慧,她应该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放着康庆王府不去拉拢,只为了稳固与薛家的关系,怎么看都说不通。

众人走进来之后,兰悦又悄悄的解开了兰长宁的穴道。

晏苍岚和兰溶月出现在一行人的最后,夏侯文仁看到兰溶月和晏苍岚后,只是微微点头,眼底未曾闪过丝毫意外,目光一直停留在兰悦身上。

“四皇子,大家不是在杏花园赏花吗?怎么都到西厢房来了。”兰长宁恢复后走到兰梵身边询问道,兰梵站在首位,兰长宁心中闪过一丝不喜,依旧面带笑容的说道。

“不是姑姑请我们来的吗?”兰梵一脸不解的问道,若此刻他还不知道被人算计就是个傻瓜了,看了看院子,院子内并无丫鬟,心中隐约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未等兰长宁开口请众人离开,兰悦就立即晕倒在地上,夏侯文仁见状,立即大步冲到了兰悦身边,检查了一下后,顿觉松了一口气。

“我成全你。”夏侯文仁在兰悦的耳边小声说道,说完抱起兰悦向房间的方向走去,“长公主,借房间一用。”

“等等。”兰长宁还未说完,夏侯文仁已经推开了房门,将兰悦的头尽量靠在自己怀中,不让她看得见屋内的场景,众人也跟着夏侯文仁走了进去。

夏侯文仁还未看清房间的一幕,直接转过身,不再看向屋内。

屋内,软床之上,一男一女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屋内浓浓的熏香,空气进来之后,两人缓缓睁开眼睛,云渊感觉到怀中的人传来的馨香,眼底闪过一抹杀意,直接动手将人从床上丢了出来。

摔在冰冷的地上,一阵吃痛让兰姌苏醒过来。

“啊…”全身赤裸,无任何遮蔽的东西,兰姌立即叫出声来,兰长宁上前脱掉外面的长袍,立即替兰姌裹上,将兰姌抱在怀中。

兰姌全身吃痛,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场景,害怕的直哆嗦。

与兰姌的害怕不同,云渊靠着床边,想起刚刚的场景,低着头,直接吐了出来,看到屋内的场景,除了几个好事的人之外都悄悄的退了出去,至于兰溶月,晏苍岚从头到尾都没人她看到屋内一星半点。

“俗话说,温香暖玉,美人在怀,云太子居然吐了?”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身形微胖,神情中露出一抹可惜的模样,连连摇头见到。

“莫非云太子不喜欢女人?”又走出来一人,打趣道。

“别胡说,云太子正妃虽然意外去世了,可不缺侧妃和子嗣,估计…”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

众人议论纷纷,听到谈及此等事情,大家闺秀都微微低头,脸颊微红,却没有离开院子的意思。

“我没事了,多谢三殿下,放我下来吧。”兰悦睁开眼睛,避开了夏侯文仁的目光,若不是人多,她会直接挣脱开夏侯文仁的怀抱。

“你还恨我吗?”夏侯文仁轻轻的放下兰悦,眼底闪过歉意,再见兰悦时,她欢喜的同时却看到了兰悦眼底深深的恨意,当年,是他的错,可是他找了兰悦五年,这五年来没有关于兰悦的一丝线索,后来,他甚至发现他爱上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子。

“不恨。”兰悦离开了夏侯文仁的怀抱,恨吗?她或许曾恨过,恨他对她的山盟海誓,恨他背弃了带她离开的承诺,只是如今不恨了,“因为不爱了,所以不恨了。”

兰悦不想再靠近夏侯文仁,便向兰溶月身边走来。

夏侯文仁听到兰悦的话,原本三分期待的心瞬间凉了,他还未娶,她也还未嫁,为何不可以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夏侯文仁很想问一个究竟,可却知道,不是时候。

从他眼底闪过的坚定,这次相遇,他绝不会再放手。

“算是刚刚帮我的报酬吗?”兰悦走过来之后,兰溶月知道兰悦是在借故躲避夏侯文仁,想起刚刚面对兰长宁的时候,兰悦的确出口帮了她。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兰悦并不打算要报仇,只是她听说了兰溶月和晏苍岚的事情,难得一心人,她很想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兰悦感受到一道冷厉觉得目光,咬紧牙,没有离开。只是顶着晏苍岚冷厉的目光不离开,躲在兰溶月身边,兰溶月身边还有晏苍岚,夏侯文仁可以不避嫌直接靠近。

------题外话------

美妞们,猜猜兰悦被何人毁容,猜对有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