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兵法与爱情(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拍了拍某人放在她腰间的咸猪手,这人怎么越来越会找机会占便宜了,他确定是他是古人吗?难道他不知道矜持该怎么写吗?

兰溶月无奈,只得好心提醒某人还放在她腰间的咸猪手,“手。”

“我以为溶月的意思是让我再抱紧点。”晏苍岚候着脸皮,十分不情愿的松开,没办法,他才让她的心稍微有那么一丝松动,他可不能在眼下前功尽弃。

“下次我会直接说。”兰溶月回过头看着晏苍岚,微微一笑,她直接说他总不能装作不懂,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外人眼中的嗜血帝君原来有如此无奈的一面,难道这就是本性?

“溶月觉得夏侯文仁如何?”晏苍岚决定不再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再讨论下去,吃亏的人一定是他,关于他自己福利的问题现在一定不能表现出来,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没想到夏侯文仁倒是一个痴情的人,只可惜连承诺都守不住的人是在让人无法再次相信。”兰溶月能看到夏侯文仁眼底的爱意,可是再爱有如何,信任没有了,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溶月放心,我会守住自己的诺言,一生一世,永不变心。”看着兰溶月眼底的淡漠,晏苍岚格外心疼。

爱情的路上,谁先动心,谁就输了,可在晏苍岚的心中,他很庆幸先动心的人是他,他不想让兰溶月承受这份求而不得的心情,这份苦涩,他独享,因为爱,原本的苦涩对他而言,也宛若蜜糖,他也不认为他是输了,他很高兴他爱她更多一些。

晏苍岚的本质是一个霸道的人,只是面对的人是兰溶月,所以除了心之外,一切的外在因素对他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真的很闲…”晏苍岚的话,兰溶月下意识的回避,一份爱,她给不起,也要不起。晏苍岚好歹是一国之君,苍暝国虽小,他身为帝君就这么留在东陵真的好吗?

说话之际,夜魑已经牵着三匹马走了过来。

“溶月,苍暝国有一群不错的大臣,溶月虽然是我的皇后,在朝务上我可不忍心让溶月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对我而言你最重要,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晏苍岚抱起兰溶月,一跃上马,九儿随后夺过夜魑手中的缰绳,紧随其后,一路向城外走去。

晏苍岚明明说不急,培养感情下手丝毫不迟疑,反正此时待在粼城内也只剩下糟心的事,还不如享受一下二人时光。

春暖花开,花朵还都是含苞待放的模样,城外,一片绿意,兰溶月不由得想起了在寒山寺的时光,冬天的白雪,春天的花香,夏天的蝉鸣,秋天的落叶,一年四季,美不胜收,现在算算,她在寒山寺经历了春夏秋冬,虽然不是每年如此,似乎哪里是她唯一记住四季的地方。

顺着大路走了一段之后,晏苍岚拉动缰绳,走进一条小道,两刻钟之后,在一处靠山的别庄停了下来,晏苍岚先下马后,伸手想接兰溶月下马,兰溶月却从另一个自己下来了。

哎,他怎么就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看来,以后还得克制一下才行,不然真的会吓跑她。

兰溶月虽这样晏苍岚在城外有一座别庄,顺着别庄看去,别庄似乎并不大,四周都是竹林,位置绝佳,三面防守,看似是死路。

绝境吗?攻击是最好的防守,三面看似是出不去,进不来,不过应该留有后手才是,从生活看出一个人的性子,从眼前兰溶月看得了一个自信,霸道,又有绝对实力人的影子。

“进去看看。”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这一次他没有握住兰溶月的手,虽然他的字典中不存在适可而止,却也不存在唐突无礼。

走进别院,院内的建筑清一色是用竹子搭建的,三栋小楼,一左一右都与中间的小楼一模一样,晏苍岚牵着兰溶月的手,走进了左侧的小楼,九儿想要跟上去却被夜魑阻止了。

“让开。”九儿冷冷的看了夜魑一眼,或许是因为曾经的经历,九儿对于男人这种雄性动物是无法相信的。

“郡主不弱。”夜魑十分简洁的说道,不知为何他从九儿眼底看到了深深的厌恶,夜魑心中纠结,他是哪里得罪她了,好像也没有交集,难道他长得惹人讨厌吗?

九儿犹豫了一下,停下脚步。

“九儿姑娘,请跟我来。”夜魑心中顶着一口气,引着九儿向中间的小楼走去。

走进左侧小楼门前,兰溶月回过头,看着院子里的一切,从门口看来,院子的布置略显俗套,从小楼的门前看去,每一处自成一景,与之呼应的是阵法十分绝妙,阵法开启时,她也没有自信能安然无恙的闯出去,从外面根本看出院中布置了阵法,可见布置十分精妙。

从院中的布置来看,应该有些年月了,看来晏苍岚不是第一次来东陵了。

“有几年,我的冬天是在这里度过的。”晏苍岚主动开口解释道,噬魂蛊没到冬日发作,苍暝国境内四季的气温相对高,冬季的雪季太短,东陵是最佳的选择。

屋内的装饰很简单,一个书架,一张软榻,几张席子,矮桌再配上一套茶具,茶具是竹制的,屋内的一切全是竹制品,虽然已是春天,依旧有些寒冷,屋内并没有火盆,想来是因为噬魂蛊的缘故,晏苍岚的身体不能受热,否则蛊毒发作的时候痛苦就会加倍。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兰溶月看向晏苍岚,语气是肯定的。

“溶月是指什么?”

“鬼医。”

“手。”

晏苍岚直接说出了破绽,兰溶月略感意外,当时她明明带上了冰蚕丝手套,没想到晏苍岚却说她的破绽在于手,兰溶月心中满是疑问。

“第一次握住你的手的时候和那次的感觉很像,我便知道是你,只是一种感觉,虽然没证据我心中知道,鬼医就是溶月,溶月,现在我很高兴。”晏苍岚一边将刚刚煮开的水倒了一杯给兰溶月,一边说道。

“为何不找我替你解蛊。”兰溶月看向晏苍岚,若是换做其他人,一定回找借口让她解噬魂蛊,可是他倒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痛苦,她不知道噬魂蛊发作有多痛苦,可是就凭灵宓的话,她就知道噬魂蛊有多么霸道,看着屋内的一切,兰溶月心为之一颤,他在寒冷中度过了多少年。

“你不喜欢茶叶的味道,这里的山泉水味道很好,尝尝看。”晏苍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兰溶月,他想解噬魂蛊,他渴望多年,可是他不想借此让她解噬魂蛊,没有太多的理由,仅此而已,“没有复杂的理由,我只是相信你那天说的话:噬魂蛊你解不了。”

“噬魂蛊我现在解不了,这是真的。”兰溶月端起竹子做的茶杯,看向晏苍岚,她不想欺瞒他,这些年她是虽然研习医术,医术的造诣少有人能及,可是她最擅长的依旧是换颜,对于蛊毒更是涉足不多,一来,苗疆的幸存者少,二来,蛊术不是她想学就有机会习得,她做出的药丸能暂时控制一段时间,已经是她暂时的极限了。

“我带你去后院看看。”晏苍岚没有多说什么,见兰溶月喝完杯中的水后,拉起兰溶月向后院走去,院子很小,一个小凉亭,几颗四季常青的树木,不远处一汪泉水还冒着热气。

“这里还有温泉?”每次在寒山寺度过冬的时候,她还真有些期待能在哪里发现一汪温泉,只是山顶发现温泉的几率似乎太低太低了。

“我也是发现温泉后才吩咐人在这里建造了别院。”晏苍岚松开兰溶月的手,走到兰溶月的身后,将兰溶月拥入怀中,兰溶月刚想要争夺,耳边传来晏苍岚的声音,“溶月,噬魂蛊要不了我的命,放心,我会握住这双手,一起白头。”

“晏苍岚,你能正经点吗?”兰溶月十分无奈,为何面对他的时候,她越来越无法冷静下来,越来越无法冷眼相对,明明她的心早已如万年寒冰,根本不可能融化,可是这个人倒好,不断的靠近,不断的侵入她的心房。

“我是认真的。”晏苍岚十分认真的说道,认定了就不打算放手,执子之手,共度此生,他从未有比现在还要认真的时刻。

“你先松开。”

“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大约一刻钟过后,晏苍岚不舍的放开了兰溶月,岁月静好,若是给他另一种选择,他或许真想和她隐世而居,一辈子简简单单的度过,只是她与他都不可能,他要的不多,只要有她在身边,他能时时刻刻守护者她,为此他不惜一切,和她共度此生,足以。

怀着几分不舍,两人回到屋内。

晏苍岚将兰溶月一个人留在屋内,自己则有走进了后院,兰溶月起身走向书架,书架不大,书的种类却很齐全,治国之道、兵法、医书、野史等一应俱全,兰溶月随意拿起一本医术慢慢翻阅,这些书大多数与解毒和蛊毒有关,想起关于晏苍岚的传闻,嗜血,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

兰溶月心中本能有一种感觉,他似乎也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一本医术翻阅了一半,晏苍岚端着几个小菜走了进来,闻着淡淡的菜香,兰溶月合上了手中的医书,走向了桌边。

“你做的?”兰溶月眼底闪过疑问,一国之君,的确不太合乎常理。

“坐下尝尝看。”

兰溶月坐下后,晏苍岚将筷子递给兰溶月,两人的模样倒是没有丝毫的拘谨,反而像是新婚的小夫妻,一举一动中都夹杂是甜蜜。

兰溶月夹起一片春笋放入口中,淡淡的清香味从口中传开,清脆,味道刚刚好。

“味道很好,真看不出来,你会做饭。”午间在长公主的时候,兰溶月只是随意吃了一点,她对吃的很挑剔,不合口味的一点都不吃,但若是为了喂饱肚子,她也可以一点都不挑剔。

应该说是在能挑剔的时候绝不勉强自己。

“我从很小的是就会做,应该说,只能自己做,溶月,以后我经常给你做好不好。”晏苍岚并未隐瞒,帝王之家,手段数不胜数,一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

只可惜就算他再小心,有些人终究还是守不住。自从离开那里之后,他还是第一次下厨房,因为就算是亲自下厨,口中的味道也只有苦涩,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夹了几次的春笋,第一次觉得春笋有一股清香甘甜的味道。“我只负责吃,不负责洗碗。”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她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洗东西,除了自己洗澡之外,前世的时候也是如此。

“好。”晏苍岚第一次发现,原来她还有不喜欢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还愿意告诉他。

“不过,若是有机会我可以为你做一顿饭,手艺不一定比你的好,但是一定别具特色。”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去了很多国家,因为任务,厨艺也是必不可少的技能之一,若说整容医生的身份是门面,那么厨艺就是最后的手段,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整容,但每个人都必须得吃饭。

“拭目以待。”

------题外话------

岚岚用兵法谈恋爱,美妞们觉得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