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联姻风波(一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陵国与云天国联姻,从大局上来说稳定了如今东陵的局面,七国之中,以云天国势力最强,与预期稳定局势、一团和睦的妄想相比,眼下联姻换来的和平染上了风雨来袭的味道。

“云太子当真要娶兰姌,与东陵国联姻吗?”楼星落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驿馆,见到了云渊。

楼星落一身橘黄色的长裙,眉心处被一个宝石吊坠的头饰挡住了伤口,反而有几分别具风情的味道,嘴角微微上扬,眉目含笑,一举一动充满风情。

“有何不可?难道云天国与东陵国联姻还需要问候公主的意思吗?”云渊避开楼星落的目光,言语中带着淡淡的疏离,仔细看就会发现云渊的眼底最深处还带着淡淡的厌恶。

楼星落眼底闪过不敢置信之色,她不敢相信云渊竟然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要知道当初云渊对她表露心声的时候告诉她,非她不娶,才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心就变了。

男人的心吗?果然是善变的,好在她自幼收母皇教导,男人靠不住,只能靠自己,若是轻信了云渊的甜言蜜语,她岂不是从高高在上的皇太女变成一个以男人为中心的小丫鬟。

“自然不用,只是听说我兰姌的守宫砂早就没了,没想到云太子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楼星落掩藏住自己心底的情绪,语气中略带一丝嘲讽。

“那又如何?莫非公主吃醋了,改变了决定。”云渊或许曾经仰慕过楼星落,可是经历那样一个夜晚,他对任何女人都提不起兴趣了,包括楼星落,闻着楼星落身上的脂粉香味,云渊脸色微变,压抑住自己想吐的欲望,神情不变。

从小生长在宫中,楼星落岂会看不出云渊脸色的变化,她没有想到有一日云渊竟然会觉得她恶心。

“云太子玩笑了,听说云太子今日身体不适,要好好休息才是,毕竟再过不久云太子东宫又添一位美人,云太子身体不适,星落就不打扰了,告辞。”楼星落说完,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云渊的变化太大了,隐约间似乎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

“以南,你去查一下云太子生病之前发过什么,还有究竟得了什么病,顺便再查一查千娇阁那天我们离开之后所有人的行踪。”云渊的变化太大了,变得楼星落都不敢相信,昔日眼底的爱慕竟然变成了厌恶,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云渊对她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大,楼星落不得不在意。

“公主是怕云天和东陵联姻,影响目前的局势吗?”以南身体微震,脚步骤停,目光紧盯着楼星落。

“若东陵单纯和云天国联姻倒也无妨,眼下的局势似乎在慢慢脱离控制,曾有传闻南曜国三皇子夏侯文仁不近女色,根据之前的来报,他似乎对康庆王府的兰悦郡主另眼相看,若再加上晏苍岚和兰溶月的联姻,东陵国若真与三国交好,那么楼兰几辈人的谋划只怕会出现意外,不得不防。”提及晏苍岚之际,楼星落眼底闪过不甘,最终还是选择了国事。

“是。”以南领命离开。

“细雨,传信给安插在粼城的‘针’,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云天国和东陵国的联姻。”楼星落万万没想到,她不过是拒绝了兰长宁的百花宴,事情竟然慢慢脱离了她的控制,她绝不允许脱离她控制的事情发生。

“公主的意思是…”细雨做了一个杀的动作,眼底冰冷,蒙着面纱,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

“必要的时候,杀了兰姌。”

楼星落不知道云渊为何看她的眼光突然有了厌恶,但她与云渊交好就相当于两国关系交好,云天国局势复杂,若除掉了云渊,未必能找出一个合适的人,若云天国太子换人,对楼兰国而言也十分不利,若非万不得已,她不会动云渊。

眼下看来,云天国她只怕得另作安排,想起那个如仙人一般没有一丝情绪的男子,楼星落眉头紧蹙,眉心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那次她去云天国,虽只是匆匆一见,那人看似像仙人,行动神秘莫测,只怕知晓他行踪的人甚少。

楼星落一路走回驿馆,心中分析这几国的局势,楼兰若想有所成,那么东陵就势在必得。

文王府内,兰姌与云渊的联姻让兰慎渂十分重视,若兰姌以联姻为名嫁入云天国,虽然会换来两国的和平,与此同时却也增进了兰钰捷的势力,对他而言,弊大于利,若是破坏联姻,后果更加严重,一旦他日云天对东陵发兵,东陵无良将,未必能应付。

“王爷是在为联姻的事情而烦恼吗?”素心一袭简单浅黄色的长裙,简单的头饰,托盘上放着她亲自准备的茶点。柳家在东陵地位很高,她明中虽然是赵将军的义女,可终究只是义女而已,若以身份侍人,她根本没有资格留在兰慎渂身边。

“不错,联姻,两国联姻对我而言,不利。”兰慎渂想知道素心的看法,女诸葛素华之名,让他期待不已。

“王爷可想听听臣妾的看法。”素心放下差点,将茶递给兰慎渂。

“愿闻其详。”兰慎渂正因此事烦恼,看着素心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自从娶了素心之后,素心将府中的事情打理得极好,只是却从未见她展现过才华。

“为国而言,联姻势在必行,王爷不妨反过来想想。”素心将点心放到兰慎渂跟前,神秘一笑道。

“反过来想?”兰慎渂不解,心想,这就是女诸葛吗?思维果然与常人不同。

“两国联姻是为稳定两国的关系,或许是扩大了太子的势力,但公主只是侧妃之位,眼下的情况来看,并不得云太子的心,公主的心思似乎也不再云太子身上,王爷何不以不变应万变。”素心说完,兰慎渂微微点头,如此分析,对他而言,利虽不大却无弊端,“王爷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王爷,眼下与其将心思用在和太子的争斗上,不如去迎合父皇,将心思放在父皇哪里,父皇才是一国之君。”素心想起曾经有人教导过她的一句话,一家之主,纵使有继承人无数,家主才有觉得继承人的权力,国是大家也是小家,帝位由何人继承,除了实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兰嗣的决定。

“不错。”兰慎渂点头赞同素心的看法,因为柳言梦的事情已经惹来陛下不快,他的确是该用些心思了。

“还有几日便是春猎,王爷不妨在此事上做些文章。”素心说完,微微低头,隐藏自己紧张的心情,心中害怕兰嗣让她献计。

纸上谈兵容易,临阵磨枪难。

兰慎渂放下茶杯,拉住素心的手,顺势将素心拥入怀中,自从娶了素心之后,他发现素心似乎与寻常女子并无不同,其才华上甚至还比不过柳言梦。

此刻才发现,素心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知王妃有何计策。”兰慎渂紧紧抱住素心的腰间,不让素心争夺。

“王爷,世事多变,臣妾以为随机应变方是上策。”素心笑容中带着一抹羞涩,将头埋在兰慎渂的怀中,兰慎渂见到举动,立即心花怒放。

兰慎渂看重怀中的素心,脸上露出一抹柔情,当初他提议娶素心,的确是因为她的才华,成亲以来的确是有些委屈她了。

“素素,自从娶你之后,委屈你了。”当日宫中与柳言梦之事,虽是被人算计,不过他心中并不后悔,毕竟柳言梦是柳家精心培育的长女,能得她能得到柳家的支持,眼下就算不是支持,最起码柳家持观望的态度,眼下的情况如他所愿一般,只是这些日子他忽略了素心。

“只要王爷还记得臣妾,臣妾就不觉得委屈。”嫁入皇家,素心就之后不可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每次看到柳言梦的时候,她心中妒意横生,好在柳言梦对她还算尊重,否则也不会留下柳言梦。

兰慎渂手轻轻挑起素心的下巴,吻上了素心的唇。

与此同时,长梦院内。

“王爷呢?”柳言梦见丫鬟独自回来,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王府争斗,她从来没有兴趣参加,只是眼下的情况不同,兰姌和亲是陛下的意思,势在必行,若是兰慎渂因此反对,损的是大局,输的是气度。

“小姐,王爷和王妃在书房,奴婢没进去。”木樨看着柳言梦,心疼不已,她家小姐是柳府的掌上明珠,没想到如今却要为人侧妃,又不愿意参合到王府后宅的争斗中,木樨神情中闪过一抹为难,道,“小姐,您得把王爷的心留住,不然王妃只怕迟早会对我们出手。”

木樨的话,柳言梦身体微颤,她不是不知道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宠爱很重要,可是她面对的是兰慎渂,她心中对兰慎渂是排斥的,除掉素心很简单,可是一旦没了素心,她就要站到风口浪尖之上,只怕到时候柳嫣然第一个要除掉的人就是她了。

除了蛰伏,她还有其它选择吗?

思虑了许久,柳言梦吩咐,“去库房挑一份礼物,我们去一趟忠勇侯府。”

柳言梦去侯府的时候,兰溶月并不在府中,天色渐渐暗下来,兰溶月依旧没有回府,柳言梦执意要等兰溶月回来,张伯也不好将人赶出去。

天色微暗,晏苍岚终于送兰溶月回到府中,得知柳言梦在等,晏苍岚十分主动的选择先行离开。

进府的时张伯就已经汇报过柳言梦来访,兰溶月走进前厅后直接对柳言梦打招呼道,“让柳侧妃久等了。”

“不妨事,是我贸然前来拜访,打扰郡主了。”柳言梦起身行礼,昔日她是柳家的大小姐,见到兰溶月后方能不行礼,如今她是文王府的侧妃,从品阶上来说低于兰溶月。

兰溶月看了看柳言梦,随后继续吩咐张伯道,“张伯,准备晚膳,再去酒窖中拿一壶好酒。”

柳言梦看着兰溶月,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可以的话能叫我言梦吗?我叫你溶月。”柳言梦声音中透着一丝祈求。

柳言梦成为文王侧妃,如今已经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她心中十分清楚,文王要夺帝,一旦夺帝失败,她必然会被祸级,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助文王登高位。

“好,言梦,你来找我,不会是为了让我请你喝酒这么简单吧。”今日百花宴,她与晏苍岚一同离开,兰姌和云渊联姻的消息都传遍了粼城,她与晏苍岚一同离开的消息柳言梦会不知道。

“溶月,云天与东陵联姻,你有什么看法?”柳言梦直接开口问道,从大局来说,她是赞成联姻的,从内心上来说,她想报复柳嫣然,她暂时无法动柳嫣然,只能从柳嫣然最在乎的人下手,兰姌是最好的人选。

“没有看法。”兰溶月的话,身侧的九儿心中也微微意外了一下。

柳言梦心中肯定兰溶月说的是实情,她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她真的不在乎联姻如何,只是平淡到一点都不关心的程度,这个态度让柳言梦觉得有些意外。

“我来找你,其实是有些走投无路,所以想听听你的看法。”柳言梦言语中透着几分无奈,昔日与她交好的友人如今都远离她,柳家态度不明,她虽能瞒住兰慎渂一时,却不能瞒他一世,除非情况大变,兰慎渂能有绝对的权势压制住兰钰捷,否则柳家的态度很难改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