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算计(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言梦如今的位置的确艰难,昔日的家人、好友都处于敌对面,而她也得不到兰慎渂的绝对信任,对兰溶月来说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柳言梦很聪明,单纯的利诱对她而言根本没有效果,唯有利用素心逼一逼,柳言梦就会产生忌惮,在宫中之时,她曾与柳言梦交谈,虽不敢说绝对的了解柳言梦,但柳言梦的心性她还是能把握几分的。

柳家如今与柳言梦还存在隔阂,柳言梦势必会不找父母兄弟商量,昔日交好的人是太子一派,在她嫁给兰慎渂的时候,对方已经疏远的关系,如今唯一能听她心里话的人只有她。

对柳言梦而言,兰溶月是没有威胁的,毕竟兰溶月与晏苍岚的关系如今也算是定了,再过不久兰溶月就要前往苍暝国,不会对她不利,若与兰溶月交好,以苍帝对兰溶月的喜欢,它日兰慎渂登基为帝,两国和平,她和兰溶月都可以成为彼此的助力。

“我的看法,不知言梦是指哪方面?”

“联姻。”

她一个人独自在忠勇侯府等了兰溶月一个半时辰,心中隐约猜到今日之举,只怕是陛下所为,目的就是为了两国的太平,这种想法起初让她觉得一阵后怕,可越是想下去就越觉得真实。

“两国联姻,国之大事,只怕陛下此刻想的并不是云天国与东陵国,还要加上东陵国与南曜国。”兰悦已经恢复昔日的花容月貌,加上百花宴上夏侯文仁当众将兰悦抱在怀中,已然是对她有意,兰嗣是不会放过这点的。

“是啊,若是如此,东陵的局势就稳定了,百姓也能换来一世太平。”柳言梦深深叹了一口气,心中五味杂陈,用联姻换取和平,将人的利用价值发挥到了最大。

联姻得来的和平,对联姻的女子来说,何其悲哀。

琴瑟和鸣的联姻尚且还不存在,想到此处,柳言梦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三分怜悯。

“言梦是在感叹她们的归宿吗?”

“不。”柳言梦摇了摇头,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感叹她人的归宿了,但兰溶月眼下对她而言,十分重要,是不可缺少的助力,“局势稳定,对百姓来说,江山稳定才能安居乐业,溶月,苍帝能倾心于你,我很高兴。”

“言梦,不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对你而言,或许是时机正好。”兰溶月倾世容颜,绝美笑容之上,三分神秘,让柳言梦幸一紧,心想,难怪苍帝也会为之倾心,她是女子,在她笑容之中都为之失神,若是男子,只怕也会为之倾心。

“什么秘密?”柳言梦急忙问道。

“陛下的身体或许不如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据我所知,陛下如今在悄悄喝药。”兰溶月知道,陛下的行踪瞒不过娴贵妃,陛下每日静妃哪里看似是让静妃每日去文澜阁给他挑选一些书籍,只是静妃没有子嗣,就算知道陛下的行踪,娴贵妃和柳嫣然都不会去关注。

“当真?”

柳言梦想起前日见兰嗣的时候,并无发现有任何异常,神情中略带一丝不敢置信,若兰嗣身体不适,眼下与太子的争斗看似胜负未分,可若陛下驾崩,太子就占据了地位的优势,若兰慎渂夺帝,便形同谋逆。

“亲眼所见,自然不会有假。”

柳言梦闪过一丝高兴,似乎在说,机会终于来了,不知道想到什么,柳言梦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溶月,你知道是什么药吗?”柳言梦想了想,随后小声问道。

“不知道,不过此事隐秘,为保险起见你不妨想办法告诉皇后,让皇后出面?”依照柳嫣然的个性,一定会查个究竟,趁机闹大给柳嫣然致命一击。在宫中的时候,柳嫣然没少算计她,她也该时候后反击了,小打小闹她没兴趣,能将事情闹得越大她便越是有兴趣。

布局了这么久,终于是时候丰收了。

“为何是皇后,而不是娴贵妃?”柳言梦不解为何兰溶月让她将如此好消息告诉皇后,若是悄悄查证,蓄势待发岂不是更好。

“若是让皇后对静妃出手,惹得陛下不快,对你而言,岂不是更有利吗?言梦,我是担心此事让娴贵妃出面,万一伤到了静妃,触怒了陛下,后果不堪设想,想必你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才有此提议。”兰溶月知道柳言梦心生疑虑,定会派人去查,她该知道的很快就会知道。

“溶月是说让皇后以为服药的人是静妃,而非是陛下。”宫中争宠,从来不在乎手段,若是让皇后以为这是静妃争宠的手段,的确会毫不犹豫对静妃出手,毕竟柳嫣然对任何人从来都不会心软。

“的确有理。”柳言梦心中还是觉得悄悄查证清楚为好,心想,好在她早前就在宫中安排了人,如今正好借机查证陛下在服用什么药物,查清之后再做定论。

用过晚饭后,柳言梦带着三分醉意离开,兰溶月回到闺房,一道人影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来人正是晏苍岚,一袭黑色长衫,发梢带着三分湿润,想来是洗漱后,立即赶过来了,“溶月手中的这颗棋子似乎不怎么听话,不过却很有趣?”

“有时候不听话的棋子才更好用,莫非你对她有兴趣?”察觉到晏苍岚的时候,兰溶月已经吩咐九儿去重新准备些吃的,晏苍岚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九儿已经准备好了。

“溶月这是吃醋了吗?”晏苍岚心中一阵高兴。

“不是,我想知道你说的有趣是指哪方面。”

“感觉。”晏苍岚给出了一个让人误会的答案,想要看兰溶月的反应,结果他失望了,兰溶月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什么样的感觉?”所谓旁观者清,对于晏苍岚的看法她从来不会忽视。

“她很像宫中的哪位,长相有三分相似,更相似的是性子。”晏苍岚认真的回答道,躲在暗中,听到了兰溶月与柳言梦的谈话,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没有证据,虽然同为柳家人,可是太相似了,或许是他常年带着面具的缘故。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时过境迁,证据很难找。”她已经让人查柳言梦的身世,可身世并无异常,若当年真的有人换掉了三个孩子,那么证人如今只怕已经不在了,若找不出证据,只怕要从柳雪柔身上着手了。

“不愧是我的溶月,将人的心性把握的极好,观察能力和我差不多,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不过我很好奇兰嗣究竟得了什么病。”晏苍岚坐下后,拿起筷子,慢慢品尝着桌上的饭菜,心想,若是兰溶月做的就好了。

晏苍岚一口汤刚喝到口中,兰溶月口中吐出了三个字,“花柳病。”好在他及时将汤咽下去,不然一定会呛着。

兰嗣并非是偏爱女色之人,此病只怕多数是人为。

“溶月这是打算看戏还是打算演戏。”晏苍岚似乎越看越喜欢,丝毫不觉得花柳病有什么不妥,反而带着三分宠溺,“不过,这出戏一定很精彩。”

“九儿,传信给静妃,告诉她药对身体无害,可以服用。”

“是。”

九儿离开后,屋内只剩下兰溶月一人,这几日以来,九儿对晏苍岚有了那么一丁点的信任,晏苍岚举动虽然唐突,但却不会真的动兰溶月分毫,每日来都会送上一份礼物,时间虽短,却将整个梳妆台摆得满满的。

“既然是戏,精彩是必然的。”兰溶月沏了一杯茶放在晏苍岚身边,她不喜欢茶,可房中还是会备上一些。

“刚刚你此举是为了保住静妃吗?”静妃是兰溶月的棋子这点晏苍岚并不觉得意外,以兰溶月的能力,在宫中居住了一段时间,说动静妃,这点在情理之中,保护静妃这点晏苍岚却觉得意外。

晏苍岚没有派人跟着兰溶月,若是知道的再多一些,以他的睿智一定会猜得出兰溶月的全盘计划,因为晏苍岚从不会看轻任何人。

“算是。”她不是圣母,保住静妃只是为了下一步棋,太子和文王相争,注定是两败俱伤,但在那之前留着静妃还是有必要的,兰梵背景复杂,很难成事,此生与帝位无缘,利用兰梵正是因为他复杂的身份,她最终的结果并不是培养一个帝君,而是覆灭一国,在成功之前,将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是她这个执棋之人的能力,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棋子的价值也就没有了。

“溶月,执棋之人,有时候速战速决更有趣,一个游戏玩久就会腻,若是溶月喜欢,即时我可以再为溶月开一局。”晏苍岚吃完饭,漱了漱口后坐到兰溶月身边。

或许是因为在兰溶月这里,晏苍岚吃的比往日在其他场合多了许多,藏在暗中的夜魑一直留意着一切,心想,主子还是将郡主早些娶回家的好,最起码不用担心主子的膳食了。

“是吗?”听着晏苍岚这话,她怎么觉得他另有图谋呢?

其实,晏苍岚想让兰溶月加快行动,最少是在半年内搞定,那样的话,半年后,他就可以安心的迎娶她了。此刻晏苍岚并不知道,事情的变化会超过预测。

“玩久了会腻,若是溶月喜欢慢慢玩,也无妨。”晏苍岚压抑住自己的心急,他可不想因为他的心急暴漏了自己的拐人计划,若是让她重新戒备他,他就得不偿失了。

“你不喜欢看戏吗?”晏苍岚的心思那么明显,若她一点都看不出来,傻的人就是她了。

只是想起今日百花宴上晏苍岚的话,让她的心似乎松动了,她明明不该动心了,爱情距离她太遥远了,她也承受不起失去的代价。

“有戏可看,自然欢喜,溶月可知楼兰国谋划多年,目的就是东陵国,我相信你,不过凡事小心,我不希望你受丝毫伤,保护好自己,否则我会挥兵东陵。”他无法接受有人伤害兰溶月丝毫,无能是为了什么理由,若兰溶月受伤,他不介意亲手灭了东陵国。

兰溶月可以玩,前提是在她自己安全能得到保障的情况下,是否覆灭一国,晏苍岚压根不关心。

“吃过饭了,你是不是该走了。”兰溶月回避晏苍岚的话,她无法给晏苍岚一个答复。

其实兰溶月内心是很关心晏苍岚的,只是她后知后觉,根本没有发现而已,白天晏苍岚在驿馆定是有无数公务,夜间,大部分时间都在侯府,就算她睡了依旧知道他在侯府呆了很长的时间,他体内还有噬魂蛊,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溶月是在心疼我吗?”

“没有。”兰溶月立即否认道,目光中带着三分疑问看向晏苍岚,仿佛再说,你也会读心术吗?“不过你再不好好休息,只怕我等不到你挥兵东陵了。”

“溶月,我很高兴,不过驿馆环境太差,我一直休息不好,侯府有不少空着的院落,不如我住进来可好。”这么好的机会,晏苍岚岂会轻易放过。

“不行。”兰溶月立即拒绝,有晏苍岚的存在,只怕她身边越发不太平,忌惮掩藏的人会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那夜要她命的人还没有线索,凡是好事谨慎些的好。

晏苍岚虽说驿馆环境不好,可是她去过一次,也不算差,看着晏苍岚的模样,兰溶月忍不住心软,“不过,侯府旁边的宅子可以卖给你。”

“一言为定。”晏苍岚早就查出侯府旁边的院落屋契就在兰溶月手中,只是一直不好开口而已,“今晚我就搬进去。”

“有必要那么急吗?”

“溶月,早些休息,若是睡不着,可以想我。”晏苍岚起身,打算离开,“或许我晚些再来陪溶月。”

“無戾今夜会住在侯府。”兰溶月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若是無戾阻止晏苍岚进来,便是与她无关。

“看来溶月还是很想我来的,将消息悄悄告诉我。”晏苍岚说完后,转身来看。

看着晏苍岚的背影,兰溶月一阵无奈,她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说了,什么时候变成悄悄的告诉他了,她只是担心晏苍岚动内力会让噬魂蛊提早醒来,她眼下可没有能力解噬魂蛊,若是再次醒来,她现在也没有办法控制了。

“九儿,传信给宫中的人,去查一下当年苗疆带回来的东西。”

时隔多年,先帝曾让人攻打苗疆带回了不少东西,很多东西已经销毁,剩下的东西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晏苍岚进入文澜阁找寻苗疆的一本古籍,她找遍了文澜阁都没有找到,如此想来,那本书很有可能不在文澜阁。

毕竟是从苗疆带回来的东西,就算是要保存也得慎重。

“是。”九儿并不反对兰溶月给晏苍岚解毒,或许她心中更多的是希望兰溶月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可是想到灵宓,九儿停下脚步,“小姐,要不要和灵宓说一下,毕竟与噬魂蛊有关系。”

“也好。”

她为学医术,拜灵宓的父母为师,灵宓的父亲将了她关于蛊毒的知识,唯独说了噬魂蛊无解,灵宓的母亲教她医术,灵宓父亲去世后,母亲将灵宓托福给兰溶月后也撒手而去了,灵宓的心中被父亲灌输了仇恨,可是她母亲却不想灵宓活在复仇中,灵宓的性子有时候有些极端,告诉灵宓让她重新思虑这些事情也好。

夜晚,从来不是宁静的,黑暗中,蕴藏着罪恶。

城郊。

“主,人落入兰梵手中,兰梵似乎要借机讨好东陵陛下,要不要灭口。”黑衣人对另一个身着黑鹰,头戴面具,双目阴冷的男子汇报道。

“不用,他并不知晓我们的身份,就算落入兰嗣的手中也不会对我们不利,眼下另有要事。”阴冷的目光中似乎染上了浓浓的黑气,黑气席卷,化作杀意。

“请主吩咐。”

冷厉目光的男子小声吩咐几句后,消失在众黑衣人的眼前。

------题外话------

读者美妞们,叶子定制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

本月实体礼物为定制书签,前十名读者记得加群。

妖阁:二一三九四五二零一

——

QQ阅读的美妞们,实体书签的奖励为粉丝榜的前三名。

喜欢书签的美妞们记得加群。

妖阁:二一三九四五二零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