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环环相扣(一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事如棋,比起那些石头做的棋子,以人为棋有趣很多,人心会变,总会有预料之外的变化。

两日后,皇宫内。

柳言梦查清兰嗣服用的药物之后,心中终于明白兰溶月为何说柳嫣然出面更合适,今日出面的人一定会惹得一身腥,想起娴贵妃对她的厌恶,柳嫣然心中一冷,不过她没想到兰嗣服用的药物竟然是治疗那种病的,让自己的人悄悄将消息透露给了柳嫣然,等待着今日的这出好戏。

柳言梦心中期待,今日之后,或许娴贵妃会对她改观。

兰溶月不得不承认柳言梦一直知道她自己想要什么,没有让柳言梦失去理智的东西,对权力的执着倒是和柳嫣然十分相似,只是已经让人查了一段时间,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兰溶月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柳言梦还不忘叫上兰溶月来看这出戏。柳言梦不知道的是这一点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溶月,我欠你一个人情,它日若你有所求,我必定有求必应。”柳言梦没有想到兰溶月会送一个这么大的礼给她,高兴的同时却也知道这份人情很大,兰溶月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还是防备些的好。

“那我可就记下来,不过娴贵妃似乎不怎么高兴,你能应付吗?”兰溶月看向不远处走过来的娴贵妃,小声道。娴贵妃讨厌柳家人众所知周,眼下虽有柳言梦在从中周旋,大局未定之前柳家一定会选择袖手旁观。

娴贵妃得到消息,静妃服药的事情是柳言梦透露给皇后的,不知不觉中,娴贵妃对柳言梦的讨厌又增加了许多,素心安静的陪在娴贵妃身边,时不时给娴贵妃讲一些趣事,众人一同向棠梨宫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棠梨宫门口就遇到了柳嫣然,柳嫣然身后跟着几个十分魁梧的嬷嬷,一看就知道这些嬷嬷是什么人,柳嫣然掐算好时间走了进去。

静妃见众人走进正殿,端起桌子上的药碗一口应尽,苦涩的味道顺便传遍这个味蕾,眼底的焦虑似乎在尽力的维持自己冷静。

“来人,将静妃给我拿下。”柳嫣然立即吩咐身后的嬷嬷,眼底尽是怒意,静妃服用的药物可大可小。

小,只宫中的秘闻,大,关系到整个东陵江山。

两个身高马大的嬷嬷走过去,擒住了静妃,静妃眼底露出恐惧,这种恐惧来自于她的心底深处,眼前的场景与她曾经的记忆重合,身体微微的颤抖。

静妃看着四周来看戏的人,今日的局,究竟是谁算计了谁,看到人群中的兰溶月后,静妃忽然松了一口气。

关于兰嗣的用药,静妃不敢和任何人透露,她至今不知道她亲手熬的药医治什么,兰嗣谨慎,若是她知道,第一个死的人便是她。

“皇后娘娘,不知道臣妾做错了什么,让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抓臣妾。”静妃的声音在颤抖,似乎对柳嫣然充满了畏惧,可兰溶月知道,静妃更多的是在压抑住自己心中对柳嫣然的恨意。

“自今日起,静妃被打入冷宫。”柳嫣然说完后,心底闪过一抹为难,静妃服用何药,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便是伤及兰嗣颜面,想到此处柳嫣然对静妃有多了一抹厌恶,厌恶得顾不上静妃身后是周宰辅,冷声继续吩咐,“自今日起,不得让任何人接近静妃。”

柳嫣然没有杀静妃,却给了静妃一条死路。

一旦静妃进了冷宫,若身边无人,没吃没喝,几天之后,静妃便死了,或许柳嫣然还不会让静妃活到那个时候。

“慢着,皇后娘娘,不知道臣妾做错了什么,让娘娘非要置臣妾于死地,若是娘娘不给臣妾一个明白,臣妾绝不会认罪,任由娘娘处置,娘娘,臣妾手中虽没有权利,可臣妾也是四妃之首。”静妃声音相较于之前,冷静的很多,声音中似乎透着淡淡的狠意,时至今日,她是该强硬一些了,若再不强硬,今日她只怕连命都保不住,保不住命,谈何报仇。

静妃心中的声音告诉她,她不想死。“林御医,告诉静妃,她喝的是什么?”柳嫣然看到静妃眼底的狠意,既然静妃想要死得明白,她就成全她,声誉尽毁,她倒要看看周宰辅及时在朝堂上有什么颜面。

想起周宰辅那个老顽固,柳嫣然微微蹙眉,若不是静妃一激她,她还真是忽略了静妃身后的周宰辅。

柳嫣然的决定,兰溶月心中并不觉得惊讶,若非如此,柳嫣然也坐不上后位,虽然有些脱离了她的控制,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不过既然发生了,他就不容许有任何意外发生。

柳嫣然见兰嗣还没到,对不远处的宫女做了一个手势,宫女趁人不注意,悄悄的离开了棠梨宫。柳言梦心中焦急,她明明让人安排好了,找机会将陛下请过来,如今若再不过来,这个局棋就死了。

“启禀娘娘,静妃服用的是脏药。”林御医检查之后并没有将是治疗花柳病的要说出来,只说了是脏药,林御医成为御医十多年,医术超群,最重要的是了解后宫的争斗,若是将花柳病这三个字说出来,只怕会惹出无数风波,连他自己的性命都未必保得住。

“静妃,你身为嫔妃,怎可做出那等肮脏之事,你还有何话可说。”

柳嫣然的话,静妃眼底闪过惊恐,脏药二字,林御医虽未指命,可是她却猜测到了几分,想起这些天陛下从不留宿后宫,一直歇息在长宁殿,就算偶尔叫嫔妃侍寝,也是让嫔妃前往长宁殿。

“娘娘,臣妾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娘娘如此陷害臣妾,娘娘,臣妾服用的不过是调理身体的药,娘娘臣妾知道后宫中的手段很多,可是臣妾从不争什么,对娘娘已经没有威胁,娘娘何苦对臣妾苦苦相逼。”静妃出言辩驳,心中也明白,具体是什么药物,一定不能从口中说出来,她更不能说服药的人是兰嗣,否则她必死无疑。

柳嫣然听到静妃的辩驳,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静妃知道柳嫣然不会轻易罢手,却没有料到柳嫣然会想要直接除掉她,静妃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她要相信兰溶月,既然兰溶月能知道那等机密的事情,一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她只要拒不承认就好。

“既然静妃不想或者,那本宫就成全你,来人,将静妃带下去,杖杀。”

突如其来的话,静妃的身体微微呆滞了一下,目光看了一眼兰溶月,好在兰溶月站在娴贵妃的身后,并无人注意到静妃究竟看向何人,将兰溶月神色未变,静妃微微闭上了眼睛。

既然成为了棋子,她只能选择相信执棋之人。

后宫刑罚中所谓的仗杀就是活活打死,静妃被两个嬷嬷带到院中,娴贵妃带头跟了出去,兰溶月知道,娴贵妃虽然是在看戏,心思只怕早就飘到了周宰辅身上了。

几杖下去,静妃连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柳言梦心中一紧,她明明安排好了一切,为何陛下还没到,服药的人是陛下,难道陛下想要舍弃静妃自保,若是那样只怕她精心布局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住手。”柳言梦纠结之际,兰嗣匆匆赶来,静妃听到住手二字,颈部微微吃痛,立即晕了过去。

兰嗣立即上前,检查了一下静妃,见静妃还有气,顿时松一口气。

“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静妃犯了忌讳,留不得。”柳嫣然神情中闪过一丝为难,想起静妃服用的药物,又想起陛下近段时间每天都会来棠梨宫,眼底闪过一抹质疑,心中猜测,兰嗣是否已经染病。

“林御医,你也来凑着热闹吗?”

兰嗣的声音中透着冷厉,林御医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静妃在宫中并不出挑,性子安静的都让人几乎要忽视她的存着,若非身后的周宰辅,又无子嗣,只怕早就死了。

“陛下赎罪,臣…”林御医还未说完,兰嗣就打断了林御医的话,道,“还不快给静妃医治。”

“臣遵旨。”

随即静妃的贴身丫鬟将昏迷的静妃扶进寝殿,林御医为静妃把脉,把脉后,林御医眼底闪过一道惊恐,静妃并未生病,莫非是皇后想要算计静妃。

林御医虽和柳家关系匪浅,又的柳嫣然信任,可是他是御医,凡是要以自保为上。

殿上,兰嗣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当日鬼医交代,告知他切莫错过喝药的时辰,否则病情不得控制。

“林御医似乎很为难。”殿上的人都在注意着兰嗣的态度,自然不会在意兰溶月已经悄悄离开,柳言梦虽然注意到了,但她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兰溶月究竟去了哪里,而是这件事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见过月郡主。”林御医闻声,脚步骤停,回头看向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心想,莫非这位郡主也想掺和进来。

林御医看着兰溶月的倾世容颜,脸颊闪过一抹微红,随后低下头,“月郡主,宫中是非甚多,郡主还是早些离去的好。”

“溶月以为林御医是在想要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没想到是在关心溶月。”兰溶月莞尔一笑,似乎令一切失色,林御医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在康睿王府的时候,他曾匆匆一瞥,见过兰溶月的一面,刚刚近看,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美得不可方物,一举一动,让人移不开眼睛,林御医心中默默的想着,难怪苍帝也会为之倾心。

“郡主玩笑了。”林御医冷静下来,心想,兰溶月今日出现,必然是有所图,可他猜不透兰溶月图的是什么?

“林御医,若是觉得为难,不妨认下罪名。”兰溶月与林御医擦身而过,小声说道。

“郡主何意?”林御医叫住正要离去的兰溶月,不解的问道,心中不明,为何兰溶月说要将一切退给皇后。

“你只是一个奉命查药物为何的御医,其他的事情与你无关,算计太多,顾虑太多反误了卿卿性命。”

“郡主为何帮我?”林御医不解,兰溶月怎么会掺到后宫的事情中来。

“林御医,听说你有一个三岁的儿子,知道太多可不好,你也不想你的儿子背负着着罪臣之子的身份度过人生最无邪的时光,至于我这么做的理由,因我高兴。”

兰溶月的理由在林御医看来,何其荒诞,可他却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反驳,当他回过神来之际,兰溶月已经走进来静妃的房间。

林御医心想,兰溶月在棠梨宫住过一段时间,莫非是因为静妃的缘故,想到之际的处境,林御医突然明白了,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娶指正柳嫣然,唯有自己抗下罪名,或许家人还有一线生机。

走进静妃的寝宫内,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中的静妃,静妃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身上的伤势更重,虽然止住了血,身体恢复只怕还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柳嫣然的狠人人都知道,不过静妃的隐忍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静妃对柳嫣然的恨意已经快超出她的理智了,兰溶月看着床上的静妃,心想,静妃最好不要超过理智,因为她不会留下一颗没有理智的棋子。

失去理智的棋子是无法控制的。

九儿解开静妃的穴道,静妃在疼痛中苏醒过来。

“郡主,你怎么会?”静妃惊讶的看着站在床边的兰溶月,不明白兰溶月为何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