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无能无德(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静妃眼底有惊喜,有意外,更多的是佩服。

静妃知道今日之局是兰溶月布置的,她虽猜不透兰溶月这么做的理由,不过她真的很厉害,柳嫣然派人缠住了兰嗣,兰溶月居然能让整个局面脱离柳嫣然的控制,静妃眼中看到了复仇成功的希望,哪怕希望那么渺小,她不会放过。

“吃下去,将之前备好的药想办法让陛下服下,一定要让陛下怜惜你。”兰溶月递给静妃一颗药丸叮嘱道。

静妃不是娴贵妃,没有一段不掺杂着任何利益的过往,不可能让兰嗣动心,静妃能活下来唯一的希望就是得到兰嗣的怜惜,静妃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兰溶月相信静妃会明白她之意。

静妃看着兰溶月手中的药丸,没有犹豫,接过药丸,直接喂如口中。

兰溶月看了静妃一眼后转身离开,药丸是帮助,也是试探,静妃复仇的意志很坚韧,甚至有些失去了理智,或许是刚刚柳嫣然让人杖杀静妃,激出了静妃藏在心底的切肤之痛,藏在最深处的狠意也激发出来。

兰溶月刚刚离开,静妃立即口吐鲜血,贴身宫婢急匆匆的赶到了大殿,不顾脸上的泪痕,跪在兰嗣跟前道,“求陛下去看看娘娘最后一面,娘娘突然口吐鲜血,口中还呼唤着陛下。”

兰嗣闻言,立即急匆匆的赶到了寝殿,众人也随即走了过去。

“溶月,你刚刚去哪里了。”柳言梦看着刚刚悄悄出现在她身侧的兰溶月,眼底带着几分疑问,她不喜欢脱离她掌控的人,兰溶月最好不是,若是,她不会放过她。

表面上兰溶月和柳言梦互相利用,却又互相防备,其实,柳言梦不知道,一切都在兰溶月的掌握之后,甚至兰嗣能来都是兰溶月的安排。

“如厕。”

兰溶月直接找了一个蹩脚让人没有查证欲望的借口。

柳言梦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心想,看来,以后兰溶月进宫得让自己的人多注意兰溶月才行,今日兰溶月能帮她,难保来日兰溶月不会帮着另一个人来害她。

“都在外面等着。”兰嗣走进静妃寝宫的时候对身后的柳嫣然等人吩咐道,至于兰溶月则早就停下了脚步。

走进寝殿内,兰嗣闻着鲜血的味道,静妃脸色苍白如纸,目光似乎也在慢慢涣散。

兰嗣看着静妃,昔日之觉得静妃静宜温婉,如今虚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怜惜。

“谢谢陛下来看臣妾,请陛下先把药喝了。”静妃似乎是在用尽就最后全部的力气说话,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药碗道。

兰嗣看到药碗,眼底露出一抹欣喜,本来以为会错过服药的时辰,没想静妃居然还准备了备份的,兰嗣端起药碗,一口饮尽。

“静妃…”兰嗣回过头,看向静妃,静妃微微一笑,立即昏迷过去。

“林御医,还不滚进来。”兰嗣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

林御医战战兢兢的走进来,在静妃的手腕上搭上手帕,开始为静妃把脉。

“陛下,静妃娘娘身体本就羸弱,加上失血过多,只怕…”林御医没想到静妃的病情会突然加重,林御医在宫中多年,自然知道静妃曾失去过一个孩子,后来被陷害在冷宫居住了几年,得太后之命,静妃出了冷宫,渐渐的得到陛下的恩宠。

“说,静妃可有其他病?”

“静妃身体虽然羸弱,并无其他病症。”林御医盯着兰嗣的盛怒,小心翼翼的回答,看不到不远处空着的药碗,林御医立即当做没看见,跪下请罪,“陛下,是臣之错,还请陛下降罪。”

“林御医自今日起,罢黜你首座御医的身份,贬为民,祖祖辈辈,永不能为医。”碍于今日的场合,兰嗣不能直接杀了林御医,否则掩饰就成了灭口,只能罢黜了林御医的身份,让人暗中除掉林御医。

“多谢陛下饶命。”林御医松了一口气,心中感激兰溶月,果然认下了就能保一命,林御医没有想到,兰嗣竟然会得了那种病,想想就没了站起来的力气。

“来人,还不讲人给丢出宫去。”万公公见林御医迟迟离去,立即吩咐道。

几个公公模样打扮的人走进来,架起林御医匆匆离开。

柳嫣然心中不明,为何兰嗣会护着静妃,心中有一个大胆的假设,想到…柳嫣然额头上冒出一阵冷汗,嘴唇苍白了稍许。

兰嗣看着昏迷的静妃,又想起周宰辅如今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儿子早逝,留下一个孙子,孙子如今也才十来岁,加上静妃刚刚用尽了最后的力量还不忘让他服药,兰嗣眼底闪过一抹怜惜。

“万公公,你说朕该将人留下吗?”兰嗣看向万公公,看似是在询问,心中似乎在做某种决定。

“陛下,静妃着实可怜。”万公公低着头,并未看向床上昏迷的静妃,只是给了兰嗣一个他想要的借口。

万公公心中想的是静妃的确可怜,早年腹中孩儿死在柳嫣然的手中,如今自己的命有差点丢在柳嫣然的手中,只是后宫是柳嫣然的天下,就算他是兰嗣信任的人,有些话,有些事也要避讳。

“罢了。”兰嗣看了一眼静妃,做出了决定。

兰嗣说完,走出房间。

“溶月怎么会在这里?”兰嗣看着兰溶月,冷声说道。

“陛下,溶月是来看静妃娘娘的,之前住在宫中之时,多谢娘娘照拂。”兰溶月说完一脸担忧的看向静妃寝宫的方向。

兰嗣观其神情,像是真的关心,可兰嗣是多疑之人,就算信,也带着七分疑问。

“既如此,之前怎么不见你替静妃求情。”

“回陛下,溶月不敢。”兰溶月声音很镇定,语气平淡,听不出来其本意是什么?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兰嗣闻言,心中一冷,冷厉的目光看了一眼柳嫣然。

帝王的权势不容人挑衅,兰溶月能对她说出不敢,却不敢在柳嫣然下令杖杀静妃的时候为静妃求情,在兰嗣看来,柳嫣然给众人的畏惧超过了她这个帝王。

娴贵妃心底冷笑,兰溶月果然聪明,居然能揣测出帝王之意。

“静妃伤势甚重,既然如此,你就在宫中住上几日,也好陪陪静妃。”兰嗣想起最近晏苍岚和兰溶月居得近了许多,加上再过两人就是春猎,他正愁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将兰溶月留在宫中,如今正好。

“溶月遵旨。”

兰嗣不喜欢兰溶月,可是晏苍岚很喜欢,兰嗣不敢轻易对兰溶月动手,脑海中想起昨日试探夏侯文仁,夏侯文仁居然直接拒绝了联姻。

兰溶月行礼后,直接走进了静妃的寝殿。

“皇后可知罪。”兰嗣看着柳嫣然,声音中透着淡淡的冷意。

“臣妾不知所犯何罪。”柳嫣然没想到兰嗣会扶着静妃,若是以往,此事兰嗣定会杀了静妃来平息风波,没想到此刻换来的却是兰嗣的兴师问罪。

“身为后宫之主,嫁祸静妃,实属无德,听人教唆,耳根子太软,无能。”兰嗣看着柳嫣然,眼底尽是厌恶,若非碍于兰家皇室的遗训,他怎么可能会去柳嫣然。

眼下静妃昏迷不醒,兰嗣最难堪的一面被翻出来,兰嗣放过了静妃,承担责任的人就变成了柳嫣然。

柳嫣然没有想到,她嫁给兰嗣二十多年,换了的却是兰嗣口中的无德无能。

兰嗣的盛怒,娴贵妃也略感意外,心想,还好今日办此事的不是她,否则今日被骂的便是她了,娴贵妃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柳言梦,心中疑惑不断。

“陛下,臣妾…”柳嫣然出口辩驳,却被兰嗣直接打断了,“放肆,皇后无德,自今日起,闭门思过,后宫中事暂且交给娴贵妃打理,什么时候头想通了,派人告诉朕错在哪里,否则就一辈子呆在未央宫。”

柳嫣然身形一晃,差点站不稳,她没想到兰嗣居然这么狠,直接夺了她的权,将她幽禁起来,二十多年的夫妻,一句一辈子呆在未央宫似乎耗尽了所有的情意。

若是换做寻常人家还有三分情,没想到到了兰嗣这里,竟无半分情意,柳嫣然心底尽是讽刺,丝毫没有意识到央求一个帝王的情意是何等可悲。

“臣妾遵旨。”娴贵妃立即领旨道,后宫大权,娴贵妃肖想多年,如今自然不会拒绝。

“好好打理后宫,若再出什么事,朕不介意将后宫换换血。”兰嗣说完,拂袖而去,万公公紧随其后,万公公知道,兰嗣是真怒了。

娴贵妃身体一震,心想,看来她并不得兰嗣信任,没想到她陪伴兰嗣多年,在信任这点上居然不如静妃,今日之后,她就更加得不到了。

兰嗣的怒意不是来自于静妃,虽不满有人将此事宣扬出去,若非静妃今日喝了碗中的药,只怕他的声誉尽毁,想到此处,又想到静妃的伤势,兰嗣眼底多了几分怜惜。

“万公公,将棠梨宫的宫女和太监全部换了。”

“陛下,静妃的贴身宫婢可要一同换了。”万公公小声问道。

“罢了,眼下不宜多生事端,你让人查一查,将该剪除的人都除了。”兰嗣松口道,毕竟六国使臣还未离去,若是在发生一些什么,多一些传闻,后果不堪设想,杀人也不急于一时。

兰嗣离开后,娴贵妃吩咐人将柳嫣然送回了未央宫,拿了凤印,命人看住未央宫的大门,不许任何人离开,回到贤福宫后,娴贵妃单独召见了柳言梦。

“今日之事是你安排的。”娴贵妃看向站在跟前,打扮依旧很简单但却不失华贵,娴贵妃若此事还看不出来此事是柳言梦安排,她也不能在宫中争夺多年,安然无恙,并且还能与柳嫣然并立。

“是。”柳言梦直接承认,她不能在娴贵妃面前装傻,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她没有把握骗过娴贵妃。

“放肆,你可知你今日此举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娴贵妃不知道是否该信林御医的话,可却知道那碗药并不简单,又或许在娴贵妃的心中,林御医常年为柳嫣然办事,并不值得信任。

“妾身知道,但妾身想送母妃一份大礼,若是败了,妾身愿意以性命为代价,也绝不伤及母妃和王爷分毫。”柳言梦知道,娴贵妃虽然高兴柳嫣然大权被夺走,可却绝不会轻易的相信她。

“很好,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娴贵妃心中倒是觉得柳言梦有些手段,那股狠劲像极了柳嫣然,留下柳言梦或许是对付柳嫣然最好的棋子。

“多谢母妃。”

柳言梦又岂会不知娴贵妃将她当做棋子。

棠梨宫内

“小姐,陛下是想借机软禁小姐吗?”九儿刚刚出去了一下,看了棠梨宫四周的护卫,除了换了不少会武功的宫女太监装扮的人之外,暗中也安插了不少高手。

“软禁就软禁吧,反正最多也就三日,对了,林御医现在情况如何?”兰溶月伸了伸懒腰,无趣的看着院中的一切,同样是院子,棠梨宫并不小,却让人觉得十分压抑,这就是后宫吗?一座宫殿,囚禁一个女人的一生。

“刚刚得到消息,云渊将人带走了,估计…”

兰嗣设计了云渊,云渊岂会轻易罢手,云渊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还不曾离开,自然不是因为喜欢粼城,而是因为不甘心。

兰溶月微微点了点头,心思早就飘向远方,不知道他此刻在做什么。

------题外话------

书签奖励粉丝榜前十名,图片请见群相册,美妞们加群进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