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输得起(一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侯府一墙之隔的院子内,晏苍岚看着侯府的方向,心想,这三日见不着了,棠梨宫内想必是守卫森严,偶尔分开一下,不知道溶月会不会想他。

看来兰嗣还是太闲了,若非如此怎么他在粼城,就等不及想将溶月培养成细作,虽然晏苍岚不担心兰溶月会被洗脑,可是对兰嗣的做法却十分不喜,晏苍岚的神情冷了几分。

“主子,刚刚得到消息,二十名龙卫凌晨已经抵达粼城。”夜魑将信件递给晏苍岚后,二十名龙卫是为了保护云渊的安全,可是不是小事,此次的行动太过于隐秘了些,以至于人到了之后,他才察觉见到。

“嗯,我知道了。”

晏苍岚看过手中的信件,身影茕茕孑立,略微清冷的声音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似乎连周边的空气都变的孤寂。

夜魑看着晏苍岚,心中不由得暗骂兰嗣将兰溶月留在宫中,否则晏苍岚也不会恢复以往的模样。

“主子,这批人是不是要立即除掉。”

“暂且留下,还有用。”晏苍岚心底闪过一抹疑问,云渊身边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突如其来的二十人超出了他的控制,只怕此次前来东陵的人不止这二十人这么简单,“这批人来路蹊跷,务必尽快查清底细,确认是否随行之人,传信回云天国,无。”

“是。”

夜魑离开后,晏苍岚独自一人在院中站了许久,不远处司清脚步停下片刻,随后转身离去,他是主,纵使她心中也曾有过爱慕,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想到兰溶月留在宫中,司清眼底略微暗淡了几分。

云天国驿馆内。

云渊一身白色长袍,整个人身上满是阴霾,身着白衣却犹如生活在黑暗之中,染上了黑暗,慢慢步入黑暗之中,连他就自己都未曾察觉。

有过那样的经历,又怎能恢复到昔日的模样。

柳辰飞站在云渊身后,心思早已经飘向了远方,那日之事,的确是可以毁了一个人,云渊虽极力的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可是这么做对云渊而言,有害无益,此事无人可以劝解。

“见过太子殿下。”二十名龙卫悄悄进入驿馆,整齐的行礼道。

“免礼。”云渊眼底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

自从百花宴之后,云渊对兰长宁恨到了骨子里,只是她身边只有柳辰飞一人,不敢让柳辰飞离开他身边,只能先按兵不动。

兰嗣设计云渊娶兰姌,若是以前,云渊或许会答应,眼下兰嗣此举,对云渊而言是赤裸裸的侮辱,云渊岂会真的同意此事。

驿馆内,阴谋起。

天色渐暗,棠梨宫内,静妃睫毛眨了眨之后,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坐在软榻上的兰溶月,顿觉松了一口气。

“郡主。”静妃看了看身边伺候的宫女,随即吩咐宫女退下,“郡主,事情可成了。”

“柳嫣然大权被夺。”兰溶月合上手中的医书,医书是刚刚有人悄悄送到棠梨宫交给她的,闻着书上淡淡的竹香她就知道是何人送过来的。

“真的?”静妃眼底闪过一丝欣喜,随即暗淡下来。

柳嫣然此举虽然是中计了,可是挑战的是帝王的威信,她没想到兰嗣仅仅是夺了柳嫣然的大权这么简单的就打发了此事。

“嗯。”兰溶月点了点头,看到静妃略微暗淡的目光,这正是兰溶月希望静妃能够感受到的,柳嫣然的势力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加上能稳坐后位多年,岂会是泛泛之辈,“她凭借的不是家世、情感、容貌,而是过人的手段,坐稳中宫的位置,你应该知道一举击溃是不可能的,若你之前还没有意识到,现在应该知道了。”

静妃楞了一下,回神后立即点了点头。

“我都明白,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后宫的手段很多,挑战帝王威信,绝对是大事,没想到兰嗣对柳嫣然比想象的还要看重,“除了不甘心之外,我还觉得意外。”

“三日后的春猎,你务必让陛下将你带上。”

“为何?”静妃不解,以她身上的伤势,三日根本不可能痊愈,春猎奔波,就算是她的请求,兰嗣也一定会拒绝的,静妃犹豫了一下,“我明白了,只是…我怕陛下不会让我随行。”

“你是妃嫔,照顾陛下是你的责任。”兰溶月犹豫了一下,继续道,“要想在宫中生存,你还需要一样东西。”

“我明白了。”

静妃想起兰嗣的药是她负责的,若她请求,兰嗣一定会同意的,想到药物,静妃眉头微蹙,兰嗣是一国之君,不是那些留恋青楼楚馆的花花公子,怎么会染上那样的脏病,想到此复,静妃顿觉恶心。

棠梨宫一夜安静无比,昔日的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未央宫如今却平添了几分寂静,兰若云变了一身装扮,贿赂看守的未央宫大门的太监后,悄悄进入宫中。

兰若云走进正殿,昔日的未央宫正殿金碧辉煌,眼下场景未变,布局未变,却暗淡了几分,整个正殿之内,一个人都没有,兰若云抬头望去,见柳嫣然独自一人坐在主位之上,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兰若云知道如今的中宫大权落入娴贵妃的手段,没想到娴贵妃做事如此决绝,连一个照顾的人都不留下,所谓静思己过,并非是打入冷宫。

兰若云并没有发现,冷静下来的柳嫣然没有丝毫的不是,这个世界最可怕人不仅是因为强大,而是强大有能输得起的人。

兰溶月从不轻视对手,也早知道柳嫣然不是泛泛之辈,否则她有怎么布局多年。

柳嫣然和娴贵妃是宿敌,兰嗣在将权力交给娴贵妃之前就知道娴贵妃不会轻易放过柳嫣然,可还是默认了这一切,后宫的争斗,向来是强者生存,弱者殒命。

挑衅帝王权威,这是兰嗣给柳嫣然的教训。

“母后,对不起,儿媳来晚了。”兰若云走到柳嫣然跟前,立即跪下请罪,眼底多了一抹疼惜。

柳嫣然看到了兰若云眼底的疼惜,立即扶起了兰若云,原本清冷的神情多了几分柔和,柳嫣然从小十分疼爱兰若云,对兰若云的疼爱甚至超过了兰姌,虽然在让兰若云是否为太子妃这件事上,柳嫣然有几分犹豫,在外人看来,柳嫣然这么做无疑是衡量兰若云身后的权势,可最终柳嫣然还是不顾一切,甚至不顾兰若云和兰钰捷之间的血亲关系让兰若云坐上了太子妃之位。

真正的理由,只有柳嫣然自己知道。

“若云,你不该来的。”柳嫣然虽然高兴,可却不想被人抓住把柄,眼下娴贵妃封锁了她消息的来源,虽然不是绝对,但的确不如之前那般灵通,柳嫣然怕兰若云无法与娴贵妃对抗,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母后,儿媳担心母后的安危,趁晚探望母后,就算被发现了又能如何?”娴贵妃虽下了禁令,可是法理之外还有人情,兰若云并不担心。

“若云,你真的长大了。”柳嫣然像小时候一样,摸了一下兰若云的脸颊,神情柔和。

柳嫣然强势,柔和的神情原本与她不相称,如今面对兰若云,这份柔和似乎是心底散发出来的。

“嗯。”一个字,可在兰若云的心中却宛若刀绞,嫁给兰钰捷之后,她才知道,兰钰捷在府中悄悄藏了不少美人,新婚之夜的事情也就算了,自那日之后,兰钰捷虽未曾对她多说什么,可却再也不曾走进的房门。

“若云,夫妻之间,需要你自己处理,但那些不该留着的人就没有必要留着,你是未来的皇后,切记不能心慈手软,知道吗?”柳嫣然知道兰若云的苦楚,可终究是兰钰捷和兰若云的闺房之事,她身为幕后,不好干涉太多,唯有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一些兰若云。

“母后,我明白的,只是眼下正是多事之际,几国使臣还在粼城,儿媳不想惹出什么大事让人有机可乘。”兰若云忍着心中的苦楚,却依旧十分清楚自己的立场。

“若云真的长大了。”柳嫣然略感欣慰,想起兰钰捷的不成才,柳嫣然心中生出了一丝冷意,“若云,无后有三无后为大,此次春猎切莫放过这次机会,知道吗?”

“母后…”兰若云眼底闪过一抹娇羞,自成亲之后,兰钰捷还未碰过她,可这等事情又让她如何能去勉强呢?兰若云想到东宫的那些美人,心中微微一冷,随即道,“儿媳知道了。”

“若云,你与兰溶月关系如何?”

冷静下来,柳嫣然仔细回忆了一切,算计她的人应该是柳言梦无疑,当日设计柳言梦和兰钰捷,没想到房中之人却是兰慎渂,如今柳家的态度越发的不明朗了。

以柳嫣然对柳言梦的了解,此局是她布置的无疑,只是消息来源,她查不到,还有一点令她最为意外的是她明明让人拖住了兰嗣,可兰嗣却还是赶来了。

若策划此事的是娴贵妃,兰嗣能来,柳嫣然不会觉得意外,可事情已然和娴贵妃无关,柳言梦安插在宫中的人根本不可能请得来兰嗣,不知为何,柳嫣然对不合时宜出现在的兰溶月格外在意。

“不太好,毕竟相处时间也不长。”兰若云想起嫁妆中混杂了不少当年季小蝶的东西,迎亲的路上,兰溶月更是让她颜面扫地,若非如此,她岂会落得如今的境地。

“若云,在我解禁之前,若是你没有绝对的把握除掉兰溶月,务必要和她交好,明白吗?”柳嫣然不知道兰溶月的目的是什么,兰嗣圣旨赐婚,嫁入苍暝国一事兰溶月明明没有反对,只是如今想想,兰溶月突然离开寒山寺就让人觉得意外了,兰鈭又是怎么会想到将兰溶月送进宫中的,别忘了还有辈分在哪里。

兰鈭当真为权势糊涂至此吗?或许是环境安静了,柳嫣然更能冷静下来,细细分析所有的事情,没有了翻番复杂,跌入谷底,对柳嫣然而言更为有利。

“我明白了。”兰若云乖乖的点了点头,心思如何,只有她自己知道。

“若云,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去吧。”柳嫣然看了看时辰,随后对兰若云道。

兰若云离开后,柳嫣然走进院内,宫墙挡不住她的路,抬头看向天空,满天的乌云犹如她此刻的心情,此局她是败了,可她绝不是输不起的人。

胜败乃常事,只是下一居她一定不会再败。

“来人。”走进假山后,柳嫣然冷声道。

“主子。”一个男性的声音,略带一丝尖锐。

“务必让娴贵妃亲自参加此次的春猎。”

“属下明白。”

一身身着太监服侍的人从暗道中悄然离开未央宫,那人掩饰的极好,容貌也与昔日不同,若细看就会发现此人正是兰嗣最为信任的人之一。

------题外话------

后台出了问题,文被吞了…叶子尽量赶在同时二更,求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