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无害的大白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两天的调养,静妃的身体好了许多,感受了一次切肤之痛,静妃整个人显得愈发静宜柔和了,似乎凡尘俗事,与她无关。

静妃这样的人不用去伪装,她现在的模样,就是最好的伪装,柔和,静雅,静妃的本性就是如此。

“把这个吃了。”马车上兰溶月递给静妃一颗药丸,静妃虽然伤得很重,对她来说,这次受伤值得。药丸能调理静妃的身体,让她的伤势尽快恢复,好在这两天兰嗣吩咐人好好照顾静妃,调理的虽然不错,伤势恢复的很好,不过御医的医术算不上好。

“谢谢。”静妃接过药丸,立即放入口中。

“娴贵妃哪里你能应付吗?”静妃想起两日前兰溶月和娴贵妃去了御花园之后,似乎发生了争执,只是这两日她没有机会见到兰溶月,此事便压了下来,娴贵妃本来是会留在宫中,却突然随行,静妃也觉得意外。

“我能应付,她渴望得到后宫大权多年,如今初得大权,反而失去了陛下的信任,比起我该小心的是你,若无意外,娴贵妃应该会趁此机会对你动手,或者是让陛下失去对你的信任。”

兰溶月并未告诉静妃,她和娴贵妃在御花园针锋相对,尤其是娴贵妃最后那句好自为之,如今更是显得别具深意。

“没事,不还手就是我最后的方式,她对我动手对我而言反倒是机会,眼下的局面我还能应付。”静妃看了看兰溶月,神情略显拘谨。兰溶月甚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虽有人说她倾城国色,可真正见过兰溶月的人并不多,此次参加春猎的人甚多,只怕会引来不少风波。

“溶月,昨晚陛下来棠梨宫的时候,万公公似乎在说此次楼兰国的陵王也会参加,听说陵王素爱…美人…你务必要小心些。”

“你是说楼兰的皇长子,他怎么来了?”这两日兰嗣时常安排人试探她,她便隔绝了与外界的消息,以免被兰嗣察觉到什么,这位陵王是个角色,听说喜欢收藏美人,府中美人不下百人,为了得到美人可以不择手段。

“不知道,昨日万公公禀告之后,陛下自言自语的说起,我隐约听到说楼陵城似乎与楼星落不和,具体如何陛下并未说出来。”静妃想着昨日兰嗣的脸色,继续道,“陛下对我似乎有些防备。”

“防备?”兰溶月神情露出一丝质疑,静妃的背景在整个后宫是最清白的,为何兰嗣突然生疑,“你这两日做了什么能惹陛下注意的事情吗?”

静妃仔细回忆之后,摇了摇头。

“静观其变。”

搅动一国风云是小事,可是眼下这番风雨隐约间正在席卷七国,她虽了解很多消息,可是有些消息只有自己深入过后才会知道。

兰嗣对静妃生疑,是因为柳嫣然还是娴贵妃,还是两人都有参与其中,又或是其他人,兰溶月心中一时间并无人选。

此次春猎,只怕不会太平。

静妃刚想开口,马车突然骤停,静妃一个重心不稳,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还好兰溶月伸手及时扶住了静妃。静妃眼底闪过惊讶,她知道兰溶月性子冷,虽然相处了有一段时间,她根本猜不出兰溶月的心思,对兰溶月能伸手扶住她,静妃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兰溶月边问的同时正打算掀开轿帘,便听到了马蹄的声音,兰溶月立即收回来手,她今日乘坐的是静妃的马车,惊马唐突,马车外面骑马之人绝不是晏苍岚,兰溶月看了看静妃,示意让她来应付。

“本王一路走来,闻到了美人香,不知道可不可以掀开轿帘,让本王欣赏一下。”说话的人正是楼兰国的陵王楼陵城,声音中一分认真,三分调戏,剩下的六分兰溶月听到了急切。

说曹操曹操到,楼陵城来的太蹊跷,兰溶月想起她们后面的马车是楼星落,心中也就释然了不少,看来,楼星落的脸是没有必要医治了,若无意外,她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楼兰国以女子为尊,楼陵城为美人不择手段,兰溶月自然也知道,若是楼星落不想自己出手,那么让这位陵王来也在情理之中。

“放肆,无礼之徒,竟敢惊了静妃娘娘的马车。”静妃还未开口,原本伺候静妃的贴身嬷嬷开口道。

“原来是静妃娘娘的马车,本王想看的是马车中的美人,与静妃娘娘无关,倒是你一个狗奴才也敢在本文面前放肆,若是惊扰了美人,本王剁了你,不知美人…”楼陵城还未说完,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颗石子,砸在他骑的马颈部,马受惊立即发狂向林子中飞奔而去。

静妃看向兰溶月,见她神情冷静,松了一口气,想起楼陵城,静妃心底又多了一丝担忧。

“主子,要不要去教训一下陵王。”夜魑看到楼陵城连马带人消失在林子中,走到晏苍岚乘坐的马车边,小声询问道。

“不用。”晏苍岚声音中透着一丝寒意,楼陵城公然找上兰溶月,可并未见着,马车内除了兰溶月之外还有静妃,他不想此刻闹大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万一破坏了兰溶月的计划就不好了,至于楼陵城,收拾他的时机很多,不在一时。

此次春猎,似乎格外精彩,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

楼陵城来了一次后再也不曾过来打扰,看来是有人暗中阻止了,三个时辰后,队伍终于抵达围场,围场距离粼城并不远,翻过眼前的那座山便是御林军的驻扎地,相较于西山行宫冬日的美景,这里的春天算得上是景色宜人,风景优美。

下马车后,兰溶月看到不远处草丛中雪白毛茸茸的小兔子,身体缩成一团,不知道是想极力的将自己藏起来,还是在寻找着写什么,看了一眼之后,兰溶月留意到不远处的守卫。

“先进去。”兰溶月居住的地方和静妃是分开的,静妃居住的帐篷距离靠近兰嗣,兰溶月的帐篷却靠近狩猎的地方。

“小姐,是不是娴贵妃安排的,刚刚查看过四周的地势,十多米外就是狩猎的地方,不远处更有丛林,又增添了几分危险,刚刚我看到了四周有不少兔子,只怕今夜会有危险。”九儿担心的说道,兔子本来就容易受惊,可是眼前的兔子却没有丝毫逃走的迹象。

“那些兔子是人为饲养的,当然不会逃跑,所谓的狩猎其实就是将饲养的猎物放出来再猎杀,不然每年狩猎,哪有那么多猎物,想办法将刚刚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侍卫处理掉,别让人发现。”刚刚的那个侍卫太惹眼,她从侍卫的眼中看到了杀意,既然想杀她,她自然不会将人留着。

“是。”

“顺便盘问一下,是谁的人。”

“我明白了,小姐,要不要换个帐篷。”

兰溶月摇了摇头,帐篷内香味很浓,似乎是为了除味,但兰溶月还是闻到了一丝异常。

“隔壁的帐篷是谁的。”兰溶月走到床边,床靠近帐篷的后面,说到底就只有一层布之隔,角落香炉内散发出淡淡的腥香味。

“康庆王府的兰悦郡主,只怕陛下有意撮合兰悦郡主和南曜三皇子。”九儿想起兰嗣的心思,心中就十分厌恶,这几天兰嗣找人为兰溶月洗脑,什么家国天下,说到底一国之事与一个女子何干,一国的和平居然要一个女子来维系,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要死光了。“这么好的机会,兰嗣自然不会放过,晚一些你将这个香炉送到兰慎渂的帐篷中,我想明日他狩猎时穿的衣服是该要用香薰熏一下了,不然也愧对了娴贵妃的一番好意。”

“属下明白。”九儿话中带着一丝高兴,立即将香炉收起来。

既然开始动手了,兰溶月自然不会在收手,如今布局差不多了,就算她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会失败,结果东陵依旧能覆灭,足以。

刚刚收拾好香炉,兰悦便到访了。“溶月,初到围场,可还能习惯。”兰悦走进帐篷内,看了看四周,兰溶月的帐篷虽然不算小,但是偏僻了些。

“还好。”

兰悦走到兰溶月身边,目光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任何异常,随后小声问道,“溶月,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怎么说?”

“虽然我很多年没参加春猎了,可这个偏僻的位置一般都是些朝臣家的女子居住的地方,溶月不应该住在这里。”兰悦听说她帐篷旁边居住的是兰溶月,心中也十分意外,毕竟苍帝此次也会参加春猎,兰嗣将兰溶月置于险地有些说不过去。

“不是正好吗?我们算是有个伴,再说我也喜欢安静,这里更好。”

兰溶月说的是实话,此次春猎,虽未察觉到無戾的影子,但以無戾的性子只怕早就跟在暗中,有利有弊,在兰溶月看来利更大。

“也是。”兰悦想起兰敏和兰容,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如今她成了康庆王府的老姑娘,夏侯文仁拒绝了兰嗣的和亲提议,康庆王便将兰敏和兰容送过来,迎合兰嗣的心意。

“要不要喝杯茶。”一天的奔波劳累,兰溶月主动邀请道。

“好啊。”兰悦立即坐了下来,“听说溶月的四个庶妹也来了,加上我的两个庶妹,此次春猎有戏可看了。”

兰悦话里话外间故意将消息透露给兰溶月,兰溶月这几日宫中,只怕陛下会隔绝了兰溶月与外界的联系,兰溶月知道的消息极少。

“这样很好,春猎就是要人多才精彩。”兰溶月莞尔一笑,九儿已经将沏好的茶端上了,兰溶月的杯子中依旧是一杯白水。

“溶月不喜欢喝茶吗?”兰悦喝了一小口,茶香悦人,放下茶杯看向兰溶月的杯子内,只是一杯清水而已。

“我不习惯喝茶。”“随性,能保持性子太难得了,对了,天色渐渐暗下来,明天狩猎之后才有设宴,要不然我们猎几只兔子当晚餐的食材如何?”兰悦并未在意兰溶月的个人喜好,对于兰溶月的直接反而很喜欢。

虽然和兰溶月认识不久,正确了来说只见过一次,她对兰溶月却很喜欢,兰溶月身上少了其她人身上的做作,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带上了面具,可她却觉得更加真实。

“好,红焖兔肉,不过猎物交给你了。”兰悦的功夫不弱,加上帐篷外的兔子很多,猎几只兔子很简单。

“红焖兔肉?不会有膻味吗?”兰悦好奇的问道,兔肉一般还是烤着味道比较好,膻味也不会太重。

“九儿的手艺很好,到时候你尝尝就知道了。”

“好。”兰悦说完,直接向帐篷外走出去。

兰悦离开后,九儿开始收拾帐篷里面的物品,收拾的差不多之后,兰溶月吩咐道,“九儿,你也去吧,多猎一些。”

“小姐…”九儿眼底露出一丝担忧。

“天还没黑,就算有人要动手也不会是现在。”兰溶月看了看九儿,她虽然没有内力,但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九儿什么时候对她这么不放心了。

“好。”

九儿刚刚离开,兰溶月坐到了梳妆台前面,开始梳妆,片刻后一道人影出现在兰溶月的帐篷中,来人避开了所有人,帐篷后看着兰溶月的背影,咽了咽口水,眼底闪烁着光芒,心中急切的期待兰溶月回过头。

“美人,真香。”

兰溶月嘴角闪过一抹笑容,迅速回过头,男子吓得直接做到了地上,心中一阵恶心传来,飞速离开,与其说离开更像是落荒而逃。

“溶月,玩够了。”晏苍岚从暗中走出来,刚刚兰溶月回过头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脸上没了绝色容颜,斑迹点点,皮肤暗沉,虽然只是随意涂抹在脸上,但却是越看越丑。

“若我是这个样子,你还会想要娶我吗?”兰溶月拿起铜镜,看了看自己的脸,心想,还不错,技术不算是退步,虽然她有故意露出破绽,大致来说,手法真的不错。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一副满意的模样,心中十分无奈。

“娶,只要是溶月,无论是什么模样,我都娶。”晏苍岚认真的回答道,容貌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他喜欢兰溶月,只是因为她就是她,仅此而已。

兰溶月走向水盆边,看着水盆内的倒影,兰溶月微微闭上了眼睛。

天下间又岂会没有在乎女子容貌的男子,晏苍岚的话很真,可若初见时,她是这副模样,他未必愿意会动心吧。

或许是因为兰溶月前世是整容医生,在美的世界,深知了容貌的重要性,若非容貌重要,整容的人又岂会那么多。

“虽然我分不清真假,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谢谢。”兰溶月洗干净后,走到矮桌边,坐在软榻上,亲手为晏苍岚倒了一杯水。

“我的确吓一跳,不过你就是你,仅此而已。”晏苍岚接住兰溶月递过来的水杯的同时握住了兰溶月的手。

“好了,不谈这个问题了,兰悦差不多该回来了,你是不是该离开了,若是被人发现你来这里,只怕会横生枝节,你身边最近似乎不太安宁。”兰溶月避开了晏苍岚火热的目光,他目光内的热似乎能将冰融化。

她害怕有朝一日,她会被这双眼睛融化了寒冰般的心。

“溶月,今夜,小心些。”晏苍岚眼底微暗,想起那人,他似乎在极力的压制写什么。

兰溶月善于观人脸色,怎么会察觉不到晏苍岚那一丝丝的异常,鬼使神差的握住了晏苍岚刚刚松开的手,兰溶月自己都吓了一跳。

“兰悦去打猎了,等会做好后我让九儿给你送一份过去。”兰溶月正想松开手却被兰溶月的大手反手握住了。

“我让夜魑来取,九儿留在你身边,安全些。”晏苍岚神情温和了许多,若是可以,他真的不愿意松开这双手,就这样握住,一辈子不松开。

“好。”

“溶月,我走了。”晏苍岚松开手,本想摸兰溶月的脸颊,手到了一半,晏苍岚又缩了回去,深深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后,转身离开。

晏苍岚的举动弄得兰溶月莫名其妙,她怎么觉得晏苍岚这几天的变化超出她的想想。

“去查一下晏苍岚究竟是什么,还有留意一下云渊。”掩藏走到帐篷的角落,似乎是在对空气说道。

“是。”声音中略带一丝干涩、沙哑,随后帐篷外的那道身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了。

兰溶月刚刚吩咐完,便听到兰悦的声音,声音中似乎在埋怨九儿将附近的兔子全抓了,兰悦也没想到九儿的功夫那么好,拿着小石子就能准确的将兔子打晕,她倒好,跟在九儿身后成了搬运工。

兰溶月走出房间,看到几十只兔子,抬头看了看已经昏暗的天空,她错了,她就不该让九儿去打猎,记得以前在寒山寺的时候她让九儿去采蘑菇,结果九儿将整个山的蘑菇都采了。

“没死,可以放走。”九儿看到兰溶月的模样,好心的解释道,她只是觉得这些兔子可能会引来猎物,不安全,还不如都处理了,但又没有得到兰溶月的吩咐,只好将这些兔子都打晕了。

“不用了,留下几只,剩下的让侍卫拿走。”该来的总会来的,猎到了又放走,太反常了,况且此刻只怕娴贵妃已经知道了,放走到手的猎物,太浪费了。

“好。”

九儿挑选了五只长得最好的兔子后,将侍卫叫过来,让侍卫将剩下的兔子拿走,兰悦则走进了兰溶月的帐篷中。

“原本我还有些担心你,不过看到九儿之后,我就放心了。”兰悦虽然意外九儿的功夫居然那么高,不过也总算是有些放心了,毕竟在长公主府的时候她也算是欠了兰溶月一个人情,加上她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兰溶月是唯一没有对她露出异常情绪的人。

“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洗漱一下,我让九儿把兔肉做好。”兰溶月看了看兰悦身上的衣服,兰悦虽然功夫不错,但和九儿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身上的衣服被树枝划破了好几处。

“好。”兰悦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转身离开了兰溶月的帐篷。

“小姐,要让人监视她吗?”九儿走到兰溶月的身边,在她看来,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不想兰悦在兰溶月身上有所图。

“不用,她暂且没有其他的心思,常理说来,兰悦如今已经二十,没有机会来参加春猎,能来也只是因为兰嗣有所图,想要试探夏侯文仁的心意而已。”

女子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是可悲的,想起医者兰悦的时候那张满是伤痕的脸,或许是她见惯了伤势,觉得还好,可是落在外人的眼中,那张脸极其恐怖。

这些年来,康庆王府也好,兰嗣也好,甚至连其他人也好,对兰悦都是不闻不问,兰悦也看清了很多,与其去迎合那些她不喜欢,也不喜欢她的人,还不如和一个根本不在乎她的人交好,就算将来有什么,彼此都不算是遗憾。

兰溶月大致能体会兰悦的想法。

“我明白了,先去准备晚膳。”

“好久没下厨了,我也一起。”春猎不同于其他的地方,每个小帐篷后面都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小厨房,应该是极其简单,九儿一般随行都会准备好一切,香料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兰溶月和九儿走进了小厨房,似乎又回到了在寒山寺的日子,除了红焖兔肉之外,兰溶月还准备了几个小菜,放入旁边的食盒中,九儿没有在意,依旧在忙碌着。

九儿的心中真心的不想让兰溶月孤独的过一辈子,晏苍岚不是最好的人选,但对兰溶月是真心的。

红焖兔肉的香味传到几米之外,四周的守卫咽了咽口水,饥肠辘辘,却又不敢上前去打扰。

兰溶月刚刚盖好食盒,夜魑就从暗中走了出来,天色已经暗下来,加上夜魑一身黑衣,并未有人发现夜魑的踪迹。

“将食盒拿回去,我多准备了些,多出来的你们分了,里面放了一壶温酒,提着的时候小心些。”兰溶月将食盒递给夜魑道,她真怀疑夜魑是不是一直在这里候着,否则她怎么刚准备好,夜魑就出现了。

“多谢郡主。”夜魑说完,提着食盒消失在夜空中。

夜魑的一句多谢让兰溶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夜魑的谢意似乎另有深意,让她有些想不通。

“九儿,准备我们几人吃的时候,其余的送给守夜的侍卫。”兰溶月看着一大锅的红焖兔肉,吩咐道,香味能引来不少人,她可没有为某些人当厨娘的意思,将多出来的给侍卫,最起码还有些用处,夜间守卫的时候也会认真些。

几碟小菜,一盘红焖兔肉,兰悦和她的贴身丫鬟连翘,兰溶月和九儿四人坐了下来,闻着香味,兰悦咽了咽口水,没想到兔肉居然能做出这么香的味道。

“溶月,真香,究竟是怎么做的。”兰悦吸一口气,瞬间觉得肚子都空了,拿起筷子直接夹了一块兔肉,放入口中,立即眯上了眼睛。

“喜欢我让九儿把食谱写给你。”兰溶月拿起筷子,开始吃桌上的小菜。

“还是算了,你给我食谱也不一定能做出来。”兰悦看了看桌上的兔肉,色香味俱全,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食材也不一定能做出来,随后继续道,“若是有一壶酒就好了。”

“尝尝。”兰溶月拿起身侧温着的酒壶递给兰悦,酒壶很小,可以直接拿起来喝。

兰悦接过酒壶,看兰溶月身侧还有几壶酒,直接用酒壶喝了一起来。

“活着,真是人间幸事,溶月,很高兴认识你。”

活着吗?或许真是如此,兰溶月从未问过兰悦的经历,能抹杀掉兰悦本性中的豪爽,经历的事情只怕也是痛彻心扉,伤入骨髓,“活着不易,且珍惜生命。”

“嗯,你说的对,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的确值得珍惜,溶月,我敬你。”兰悦说完,兰溶月也拿起酒壶,人生有很多难得,重活一世,游走十年,她从不会压抑自己的本性。

“溶月,你随意就好,别喝醉了。”兰悦看了看兰溶月,提醒道,兰溶月与她不同,兰溶月的处境更加危险,加上不会武功,围场对于兰溶月来说,需得小心翼翼才是。

兰悦喝了两壶酒,直接睡了过去,兰溶月有些无奈,温酒容易醉是没错,可是拳头大的酒壶欧兰悦居然也能喝醉,她还真好意思叮嘱她不要喝醉。

“连翘,将人带回去休息吧。”帐篷内虽然有给兰悦休息的地方,只是今夜她帐篷中只怕不会安静,兰悦对于兰嗣还有用,加上夏侯文仁一定会暗中保护兰悦的,将兰悦留下反而不安全。

连翘看向兰溶月,神情闪过一抹纠结,片刻后,开口道,“月郡主,若是可以,奴婢希望月郡主能个郡主成为好友,她很久没这么高兴了,以前在王府的时候,她都喝不醉的。”

“你不怕她和我交好很危险吗?”兰溶月看向连翘,连翘功夫不错,想必也是兰悦信任之人,连翘和兰悦相处的模式倒是与她和九儿有些相似。

“吃饭有撑死的,喝水有呛死的,哪有绝对安全的地方。”连翘开口道。

连翘一晚上没有开口,话虽然很俗,但却是事实,这个世界的确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

“一切随缘。”她是否能与兰悦相交,兰溶月也不敢肯定,不过,若是能成为朋友,她不会拒绝。

“多谢月郡主,奴婢告退。”连翘说完,小心翼翼的扶起兰悦,离开了帐篷。

兰悦刚刚离开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小姐,老爷派来的人,说是让小姐将做好的兔肉送些过去。”九儿听到来人的话之后,心想,兰鈭又不是狗,居然能闻到这么远兔肉的味道。

“直接告诉来人,剩下的都赏给侍卫了,要吃去问侍卫要。”兰溶月看了看不远处放着的一碟兔肉,直接拒绝道。

“嗯,我这就去。”

九儿离去后,無戾光明正大的走了进来,如进入无人之境。

“还是姐姐最疼我。”無戾看到不远处砂锅中温着的兔肉,走到兰溶月身边,玩着兰溶月的胳膊,笑容中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是,我最疼你,可是你也最让我操心,让你不来,你倒好,先斩后奏。”兰溶月有些无奈的看向無戾,明明無戾应该是最害怕她的,对于一个能看透所有人心思的人来说,看不透的才是最可怕的,无力倒好,没人的时候就会不顾一切粘上他,什么男女之防,在無戾的眼中似乎根本没有这回事。

“姐姐,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跟着过来的,如今我是兰慎渂的保镖,兰慎渂似乎很怕死,想雇人保护他,又有钱又能来围场,我就去报名了,若是娴贵妃和兰慎渂敢伤害姐姐,我正好在背后捅刀子。”無戾笑嘻嘻的看着兰溶月十分,模样似乎在说,姐姐,我是不是很乖。

“很乖,不过小心些,注意安全。”兰溶月明明知道無戾只有在她面前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副大白兔的模样,却还是忍不住叮嘱道。

“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保护好自己了才能保护姐姐,姐姐,我饿了。”無戾撒娇道,一对酒窝,阳光粉嫩的脸颊,看上去是无害的,九儿走进来见状,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她可不相信这位是无害的。

------题外话------

今天更新单章…单章字数是双倍的,谢谢美妞们的支持…不喜勿喷!

叶子玻璃心,最近被伤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