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驭蛇人一群蛇乱舞/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算计太多了,总会遇到妖,娴贵妃如今是有苦说不出,她能告诉兰嗣一切是兰溶月所为吗?

当然不能,眼下晏苍岚还在东陵,就算晏苍岚不在,她手中也没有证据能证明是兰溶月所为,她能说她派人去杀兰溶月,结果人全部被兰溶月除掉了吗?

说了固然能引起兰嗣的怀疑,同时她也会被兰嗣怀疑,让家族在暗中培养了一股势力,她成为后宫妃嫔多年,岂会一点都不了解兰嗣,兰嗣最忌讳的便是世家中培养自己的势力。

兰溶月的手段让娴贵妃恨到了骨子里,心中思索着如何反击。

“母妃。”兰嗣离开后,兰慎渂得到消息,急匆匆前来,走进房间内,见宫婢脸色苍白,正在收拾屋内的一切,兰慎渂恰到看到了床上的血迹斑斑。

“皇儿,你来了。”娴贵妃似乎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双手紧紧抓住兰慎渂的手腕,十分用力,握得兰慎渂微微发疼。

“母妃,没事的。”

兰慎渂双目狰狞,他万万没有想到,青天白日,竟然有人用如此下作的手段,他母妃一向冷静,眼前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吓坏了。

兰慎渂素来听娴贵妃的话,对娴贵妃感情甚深,如今有人动了娴贵妃,无疑是触犯了兰慎渂的逆鳞,兰慎渂心中发誓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

许久之后,帐篷收拾干净,娴贵妃终于冷静下来。

“皇儿,母妃没事了,狩猎快开始了,你早些回去准备,此次一定要夺魁。”

娴贵妃松开兰慎渂,今日之事,她要杀了兰溶月,但绝不能将兰慎渂牵扯其中,这是女子的争斗,如今她是后宫之主,天下女子中最尊贵之人,岂会让兰溶月在挑衅她只好还能安然离开围场。

“母妃,究竟是何人所为。”如此血腥狠毒的手段,比直接杀了人还要痛苦,能轻易潜入娴贵妃的帐篷,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尸块放入娴贵妃的被窝中,如此手段,令人心虚。

“此事母后能处理,眼下你应该趁太子失势,得到陛下的关爱,这几个月你父皇对你愈发忌惮了,但你必须尽快得到你父皇的信任。”娴贵妃眼底一冷,想起兰嗣病,脸色苍白了许多,事情似乎都赶在一起了,今日她吓坏了的不仅是床上的血腥还有兰嗣对她的态度,她很早就知道,帝王之爱靠不住,如今她彻底明白了,在兰嗣的心中,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了。

昔日的爱,如今早已经烟消云散。

兰慎渂见娴贵妃脸色苍白了稍许,一心以为是因为昨日的缘故,毕竟兰嗣的病情兰慎渂并不知道,娴贵妃没有告诉兰慎渂就是不想让兰慎渂对兰嗣的态度发现变化,让兰嗣察觉到异常。

“母妃,孩儿知道了。”兰慎渂微微低头,应声道。

“去吧。”娴贵妃强迫自己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中更多的是苍白无力。

兰慎渂离开帐篷,刚好遇到翠浓,向翠浓询问一切后,带着几丝杀意离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用过早膳,众人赶到围场正中间。

兰溶月的出现让不少人眼中闪过冷意。

“今天的狩猎似乎很精彩。”兰溶月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身侧的兰悦说,更像是再说原来有那么多人想要她的命。

想要她的命,就算她愿意给,又有谁能要的起?

兰溶月嘴角淡淡的笑容,妖美的如同那盛开的彼岸花,一抹妖红,鲜艳如血,红色的骑马装,宛若从地狱归来,与众人眼中的惊讶和震撼不同,晏苍岚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欣赏和骄傲。

“溶月,你确定要参与狩猎吗?今天的狩猎很危险。”兰悦看着兰溶月身着骑马装,在看看隐约投递过来的那几抹杀意。

“为何不参加?”就算她不想参加,自然也有人千方百计的想让她参加。

“狩猎除了猎物之外,猎物还有一种,那就是人,人远比猎物更加危险。”兰悦原本不想说,只是兰溶月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情绪没有一丝起伏,兰悦忍不住直接提醒道。

“你是想说我是猎物吗?”其实兰悦的意思她早就明白,只是没有点破而已,今日狩猎,谁是猎物,尚未可知。

兰悦微微一笑,她似乎小看了兰溶月,随后见晏苍岚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兰溶月,心中不禁放心下来,她信错了人,不过那个男人似乎可以给兰溶月安全。

“今年的春猎有六国贵宾参加……”兰嗣说着千篇一律的话,听进去的却没有几人,最后高氵朝部分,兰嗣宣布彩头,“今日春猎的彩头是火龙草。”

最后一句话,入了兰溶月的耳。

火龙草,解毒圣品,尤其是能调理寒毒,兰溶月看向火龙草,心中十分满意。

晏苍岚一直在留意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见兰溶月眼睛一亮,心中顿时下定了决定,火龙草,他要定了。

见晏苍岚势在必得,拓跋弘也兴致勃勃,蓄势待发。

“火龙草,东陵陛下也太小气了。”慕容珏走了出来,手中握着一把折扇,一席白衣,折扇从扇骨和扇面都是清一色的白色,折扇是慕容珏的武器。

慕容珏自然知道火龙草,虽然难得,却不是不得,加之燕国盛产药草,火龙草虽然贵重,但只要有钱还是能买得到的。

“大皇子有所不知,这株可不是普通的火龙草,而是百年火龙草,放眼天下,只此一株。”兰嗣心中肉疼,除了五国使臣之外,还有晏苍岚这个苍暝国的帝君,若非如此,他岂会愿意将稀世珍宝拿出做彩头。

“原来如此,倒是我眼拙了。”慕容珏细看了一下火龙草,发现火龙才的根茎部分如同人的血管一般,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虽是珍品,在慕容珏看来不过也是常物。

对于不懂医术的人来说,拿到了火龙草也是无用。

“大皇子客气了。”

“既然如此,孤也添上一份彩头。”晏苍岚走了出来,微笑着看向众人道。

“哦,不知苍帝打算以什么为彩头。”兰嗣略微好奇的问道,未曾想晏苍岚也会有兴趣掺和其中。

“战氏一族留下的兵法一本,想必众人都有兴趣。”晏苍岚说完,夜魑将一本兵法呈上去,兰嗣见过后,眼神一亮,这本兵法是很久前流传出来的瑰宝,没想到落入晏苍岚的手中,晏苍岚还将其作为今日的奖赏。

其实兰嗣曾经怀疑过季无名手中的兵法出自于战氏一族,战氏一族骁勇善战,创了无数神话,只是睡着百年前的灭族,战氏一族已经再无传人。

与晏苍岚拿出觉得兵法一比,解寒毒的圣品火龙草如今也显得暗淡无光了。

兰嗣看着万公公手中的兵法,能看不能摸,书上贴了封签,若是他拆掉一定会被人察觉,眼下唯有在狩猎中取胜了。

看着众人跃跃欲试的目光,兰嗣心中对兵法却是势在必得,随后笑道,“看来,苍帝的彩头倒是更合乎大家的心意。”

其实,在场中除了兰溶月对火龙草感兴趣之外,再无他人对火龙草感兴趣,但众人对兵法却是势在必得,江山天下,谁不想要。

“一份彩头,挑起了七国争斗,好手段,好算计。”兰悦小声说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却又更像是在提醒兰溶月。

“的确是好算计。”其实在兰溶月看来,不过是一本兵法而已,我要论兵法的精妙,她脑海中所藏的更加精妙。

战氏一族她也曾经听过说,看过不少野史的描写,千人大族,一朝覆灭,灭的不是一族而是质疑之心。

前世她是杀手,身体一直不太好,杀人除了易容术之外,还有方法。

以兵法杀人,只此她一人。

兰悦见兰溶月心明,便没再开口。

兰悦尝过爱情的毒,亦被爱所伤,体无完肤,不知为何她对兰溶月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好感,不希望兰溶月有个万一,好心的提醒希望兰溶月能听进去。

“东陵陛下,星落有一个提议,不然让月郡主一同参加如何。”兰嗣刚要下令狩猎开始,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楼星落打断了。

楼星落的话让众人重新注意到了兰溶月,兰慎渂眼底闪过一抹阴冷。

“父皇,儿臣最近新的一名高手,武艺不错,不如让他也一同参加,请父皇应准。”兰慎渂对兵法势在必得,对兰溶月的命同样也势在必得。

“既然是你的人,你决定就好。”兰嗣自然也是想要得到兵法的,如今兰慎渂有高手相助,他岂有不同意之礼。

“是,父皇。”

“东陵陛下这是厚此薄彼,星落独自一人参加狩猎似乎有些无趣,还请东陵陛下应准了星落之请。”在楼星落的眼中,无人兵法落入谁的手中,她都可以想办法夺回来,毕竟是死物,眼下对付兰溶月最为重要,昨夜之仇,她有些等不及了。

兰嗣感觉到从晏苍岚身边传过去的冷意,却又无法忽略楼星落,东陵比邻两国,谁也不好得罪,只好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

“溶月意下如何?”

“溶月觉得这个提议甚好。”兰溶月欣然同意。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敢说兰溶月一顿,围场危险,可兰溶月倒好,明知道有危险还望里面去。

“好,不愧是忠勇侯的外孙女。”兰嗣高兴,拍了一把桌子。

兰溶月自己同意,与他无关,他自然不用受到晏苍岚的冷眼,提及忠勇侯府无疑是在告诉晏苍岚,兰溶月眼下还是东陵的人。

“父皇,此次春猎,孩儿定会一举夺魁。”兰钰捷见众人表现积极,也站出来表忠心道。

“好,东陵男人,理当如此。”许是兰嗣的心情甚好,兰钰捷的表现兰嗣也十分赞赏,兰慎渂见状,微微蹙眉,他没想到兰钰捷也会急于表现,春猎即将开始,众人蓄势待发,“狩猎开始。”

兰嗣下令,众人一同去了马场,晏苍岚却反其道而行,走到兰溶月的跟前。

兰悦见状,立即回避,看了看不远处的夏侯文仁,兰悦直接向马场走去,避不开,她就找个大点的地方躲避。

“溶月。”晏苍岚看着兰溶月,欲言又止,他从不想囚禁她的脚步,若是那样做了,她只会离他越来越远,可是今天他更担心的是她的安危。

“你是劝我不要参加的吗?”

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她不喜欢有人阻止她的脚步,就算是晏苍岚也不行。

“不是,今天我给你当保镖。”

听到兰溶月的话,晏苍岚突然觉得没了底气,他的确不想兰溶月参加,毕竟哪位也掺和进来了,不想兰溶月有一丝一毫的危险,可是他更不想阻拦住兰溶月的脚步,禁锢她的自由。

“拿出那么大的筹码就是为了给我当保镖?”

“一本看过的兵法对我而言已经是无用之物。”

晏苍岚看兵法不为兵法的本身,而是为破解兵法之道,先人的东西是好,可有一就有二,完全依靠先人留下的兵法,就算是上战场,只怕失败的次数更多。

“你似乎对这本兵法的评价不高。”对此兰溶月还是知道一些,不过晏苍岚的态度却让她有些意外。

“破绽太多,不够周密,应该不是正本。”晏苍岚没有回避,直接说出了答案,“溶月,你岔开话题了,今日可同意我做你的保镖。”

“我能说不同意吗?”兰溶月无奈的看了一眼晏苍岚,就算她说不同意,他就不会跟上去吗?

“不能。”他已经对兰溶月表明了自己的心,他不求兰溶月瞬间能够接受他,不过他绝不会对兰溶月的安全坐视不理。

兰溶月避开了晏苍岚的目光,拿出兵法,莫非只是为了她的安全吗?昨夜之后,他应该知道,她有足够的本事能个自保,她从动手开始就知道会败报复。

“溶月,为何你总是要走在悬崖边边上呢?”兰溶月向马场方向走去,晏苍岚跟在兰溶月身后,心中无奈,自言自语的说道。

晏苍岚的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见了,兰溶月并未因此停下脚步。

“走在悬崖边上,跌入谷底也不会是我。”走到马场后,兰溶月挑选了一匹个头不大,看上去十分精神的马,围场不同于其他大路,如履平地,有山,有小溪,小一些的马虽然跑的不快,但是更适合眼下的地形。

“眼光不错。”夜魑将晏苍岚自己的马牵出来,将缰绳递给晏苍岚,晏苍岚接过缰绳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兰溶月身上。

“谢谢。”晏苍岚的夸奖,兰溶月自然是欣然接受。

两人走进围场的时候,众人已经先行去狩猎了。兰溶月和晏苍岚骑着马,漫步在树林中,猎物从身边走过,两人似乎都没有狩猎的打算,更像是在林中散步。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微风吹过,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

闻到香味,兰溶月微微蹙眉,随后立即对晏苍岚道,“下马。”

晏苍岚和兰溶月,九儿和夜魑,四个人没有意思犹豫,立即下马,很快,丛林中传来了脚步声,步履沉重,晏苍岚看向远方,眼底露出一抹杀意。

“上树。”九儿见晏苍岚迟迟未动,开口道。

“没用的,兽群不为住,‘主’在地上,上树劣势更多。”看来是真的有人要置她于死地,照理说这个季节蛇还在冬眠,没想到却有人费尽心思,能驭蛇,她能想到的只有苗疆。

“小姐,你尽快离开,我去引开这些毒蛇。”

“等等。”或许是香味的熏陶,她衣服上也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兰溶月神秘一笑,“事情可以更有趣点,不过需要你帮忙?”

兰溶月的笑容中透着一丝危险,晏苍岚心中跃跃欲试,说话间已经有毒蛇慢慢过来,只是在距离兰溶月五丈之外毒蛇都停住了。

兰溶月有这等能力,晏苍岚并不意外,今天他是保镖,所以不会干涉兰溶月的行动。

晏苍岚不知道,兰溶月接下来的话,让他多么纠结。

“说说看。”

“你们从几个方向把所有人都引到围场右边的那个山谷。”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和夜魑。

“溶月,你…”晏苍岚还未说完,兰溶月立即打算了晏苍岚的话,“我不是金丝雀,不是出了笼子就不能自保,相信我,没事的。”

兰溶月的目光看向不敢靠近的蛇群,这些蛇群此刻还不是狂暴的状态,只是根据本能来行动,若是等下驭蛇人吹动曲子,这些蛇就发挥不了最大的作用了。

“好。”晏苍岚看到兰溶月眼底的坚定,神情无奈,他只能选择相信他。

晏苍岚答应后,兰溶月放弃了骑马,直接向反方向走去。

“主子,要不要…”直到看不到兰溶月的身影,晏苍岚依旧没有收回目光,这些天晏苍岚的举动,夜魑又岂会不明白晏苍岚是真的动了心。

“不用,我相信她。”

天知道晏苍说出这句话需要多大的力气,他是相信,可是更担心。

其实晏苍岚真的会放心将危险留给兰溶月一个人吗?

不,当然不会。

按照兰溶月的吩咐,晏苍岚和夜魑慢慢讲人引入山谷,距离山谷还有一段距离,晏苍岚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立即明白昨夜那些人死去的尸体一定就在这个山谷。

春天,万物复苏,对于刚刚经过严寒冬季的猎物来说,没有什么比食物更具有吸引力。

与此同时,兰溶月走到了一片十分潮湿的林子中,九儿戒备着四周,無戾跟着兰慎渂进入围场后,因为兰慎渂的受命,悄悄的跟在了兰溶月的身后。

兰慎渂对無戾的领命,心中觉得有些意外。

片刻后,群蛇发狂,突然向兰溶月靠近,群蛇狂舞,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这些让人看着就觉得恶心的蛇群。

不远处,一个身着陋衫,长发披散,身上还盘栖着几条毒蛇,九儿细细看了一眼,根本分不清是男是女,四周靠近的蛇群,九儿之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你是苗疆人。”兰溶月声音不大,刚好能让那个人听到。

兰溶月的话,不远处的人眼底闪过一丝疑问,随后眼底露出一丝不解。

“小姐,这人似乎很迷糊的,究竟是谁的人?”九儿心怀疑问,就算抓来问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答案。

“被人收买了,不过是谁的人还真不好说。”比起驭蛇人,她更加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究竟是谁在她衣服上下了药。

贴身伺候她的只有九儿,能接近她的人只有兰悦。

排除九儿,她怀疑了的是兰悦,可兰悦是一个聪明人,若是下药也不会让自己粘上一身腥。

驭蛇人看着兰溶月,整个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写什么,身上的蛇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在驭蛇人脸色蹭了蹭。

其他的宠物蹭主人的脸颊会觉得很可爱,可是一条毒蛇,她怎么觉得那么恐怖呢?

“是谁让你杀了我的。”兰溶月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你…不…该…知道。”驭蛇人用十分沙哑的声音说道,像是去就不曾开口,声音中没有杀意,反而透着几分纠结。

“是吗?”兰溶月说完,猛然睁开眼睛,双眸冷若寒冰,原本距离她一丈之外的蛇群瞬间冻成了冰雕,兰溶月微微抬头,这个人的战斗力不错,就是这些五颜六色的蛇实在是太恶心了。

兰溶月身体打了一个冷颤。

“你…”驭蛇人看着蛇被冻结成冰,那些蛇可都是陪伴她多年的宝贝,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敢杀了它们。驭蛇人目露凶光,蛇群入疯了一般向兰溶月靠近,凡是靠近兰溶月的蛇群,全部投冻结成冰。

驭蛇人看着冰在蔓延,不敢让再让蛇群靠近兰溶月。

蛇怕冷,比起命令,更多的是害怕。

“若是你告诉说是谁让你杀我,我就放了你的这些宝贝,不过前提是你丢掉你身上的蛇再来和我谈。”兰溶月说完向刚刚特异留出的通道离开,眼前数以千条的蛇,堆积成山,真的是太恶心。

驭蛇人犹豫了一下,将身上的蛇放下,慢慢的跟了上去。

靠近兰溶月的时候,驭蛇人心口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驭蛇人立即将金光塞进怀中,她能感觉到小金在维护她。

“我…不杀。你,你放了我的…朋友。”驭蛇人虽兰溶月走了出来却不敢太靠近兰溶月,双手捂住胸口,保护着怀中的小金。

“放了你,可以,不过,我要你跟我走。”

兰溶月的话,驭蛇人眼底闪过一丝质疑,不明白兰溶月在说些什么,为什么突然让她跟她走。

“不…”驭蛇人眼底闪过一抹伤痛,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她蛇人,不可能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中。

“你不是相救你的朋友吗?考虑清楚后再回答我。”兰溶月不急不忙的接过九儿递过来的水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她刚刚看到了驭蛇人怀中闪过的金光才做出了一定要将她变成自己人的决定,若她没看错,那条金蛇的蛇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蛇皇。

蛇皇是百毒之首,若是能加驭蛇人留在身边,她就不用害怕那些下作的手段了。

“我…”驭蛇人眼中闪过一抹纠结,她不喜欢兰溶月伤害她的朋友,想到此处,驭蛇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兰溶月。

“你是先要杀我的,我只是反击,而且我也没有要你朋友的命,不过,你再不答复我就不一定了,你是驭蛇人,你应该知道,蛇在低温下会进入冬眠,但在寒冰之下,冻死的可能性很高。”兰溶月好心的提醒道。

驭蛇人纠结的看向兰溶月,她许久不说话了,兰溶月的话她明白,似乎是她先动手的。

“为…什么?”驭蛇人看向兰溶月,眼底尽是戒备,她也想用她的能力吗?就像是一直施舍她的那个人一样,给她食物,条件是让她驭蛇杀人,“你也想利用我吗?”

许是因为焦急,又或许是因为习惯了说话,顺畅了很多。

“我看中了你的能力,以我的身份能给你一席之地,让你不用隐藏在深山之中,当然这些都是有条件的,条件是你是成为我的人。”能与动物沟通之人,心是最敏感的,驭蛇人的脸被长发挡住,刚刚她隐约间看到了驭蛇人脸上似乎长着蛇的鳞片,这样的人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的确是会被讨厌,被排斥。

“你也要。我…为你杀人吗?”驭蛇人眼底闪过一丝痛恨和杀意,她不想杀人,可是接近她的人,要么就是讨厌她,驱逐她,要么就是让她杀人,给她一顿温饱。

“伺候我,保护我,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拒绝,若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兰溶月的眼神中透着认真,她能感觉到驭蛇人对杀人的厌恶,若非如此,接近她的就是一群狂暴的蛇群,势必取她性命。

“我能…信你吗?”驭蛇人眼底闪过纠结,她不敢再信任任何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不知道,但你可以试一下。”

信任二字对于兰溶月来说也是最难得的,她惜才,有疑问驭蛇人的能力不愿意下杀手,但若不能成为自己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除掉眼前的人。

“好…我要和朋友们一起。”驭蛇人犹豫了一下,看向不远处依旧还是冰块的蛇群,随后祈求的看向兰溶月。

“可以,不过只能带你怀中的那条。”

“不行。”驭蛇人立即拒绝,那些蛇都是她相处了很久的朋友,在驭蛇人的眼中,人心远比蛇心险恶,眼前的这个人果然是人心险恶。

“那些蛇若全部跟上,你确定它们能活吗?山野似乎才是它们的世界,你考虑清楚来找我。”兰溶月说完起身打算你去。

“它们…”驭蛇人纠结的看着兰溶月的背影。

“我已经放了,若是不再跟上来,我便不会动手,你应该知道如何找到我。”

兰溶月说完,驭蛇人回过头,冰块已经渐渐融化,蛇虽然还没有苏醒的迹象,但她已经能感觉到这些蛇并未死掉,驭蛇人心中五味杂陈。

怀中的小金蛇探出头来,亮晶晶的眼睛一点都会让人觉得恶心。

“小金,你说我该相信她吗?”

驭蛇人眼底尽是纠结,人吗?不能信,可是她好想再信一次。

“小姐,驭蛇人是男是女。”九儿纠结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身形弱小,更像是女子,可是声音沙哑,怎么听都像是男子。

“女的。”兰溶月直接回答道,没想到九儿纠结了这么就的问题居然是这个。

“那就好。”九儿似乎松一口气。

“好什么?”这下弄得兰溶月不懂九儿的话了。

“灵主曾经说过,苗疆驭蛇人一辈子只认定一个主人,若是男子留在主子身边,有些不合适。”九儿心中暗自念叨着,有一个無戾以及够了,若再来一个,她这个夹板气是受定了。

与此同时,晏苍岚已经将狩猎的人引向了围场东边的山谷,山谷内,一场厮杀展开,其中一道白影吸引了晏苍岚的视线,晏苍岚露出一道欣喜的目光,身影追随白影而去。

------题外话------

上月获得书签的美妞们,尽快和叶子联系,名单请见上章题外话。

上月没有获得书签的美妞们,本月还有机会。

PS

叶子削苹果伤到手了,忍痛码完,有错字记得私信告诉叶子。

加群!加群!加群!

群号:21394520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