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被暗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峡谷内,血腥弥漫,春天复苏,可对于猎物来说是最难度过的时刻,加上其中不少猎物原本是被人为饲养的,放入围场后饿了好几天,闻到食物的味道便立即陷入疯狂。

山谷内,狩猎与被狩猎,战斗十分惨烈,正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与此同时,兰溶月已经回到帐篷中,悠闲的吃着点心,模样好不悠闲。

“小姐,要不要去参与狩猎。”九儿知道兰溶月对火龙草势在必得,见兰溶月一副悠闲的模样,再这样下去,夺魁便是他人,得到火龙草又要费一番功夫。

“夺魁的是谁我并不在意,百年火龙草入药,不是谁都行的,再等等也无法。”兰溶月声音刚落下,连翘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手还在不停的抹着眼泪。

“月郡主,求你救救我们家郡主。”连翘不顾一切,立即跪了下来,声音透着几分颤抖。

“出什么事了。”

她记得兰悦也去了围场,可是她和晏苍岚走了之后便没有再注意兰悦的动向,兰悦无心狩猎,应该不会有危险才是。

“小姐以为郡主也去了西面的山谷,便匆匆赶去了,奴婢跟在后面,发现山谷内的猎物都已经陷入疯狂,奴婢…”连翘声音哽咽的请求道。

“她怎么会去西面的山谷。”兰溶月不明的问道,她从头到尾都未曾靠近过西面的山谷,西面山谷多丛林,就算兰悦狩猎也应该不会靠近哪里才是,除非有什么兰悦前去的理由。

“这…”连翘想起兰悦的话,担忧的同时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明一切。

“你不照实说,让我如何去救人。”

“小姐是看到了苍帝前往西面的山谷,以为月郡主在便匆匆跟了上去。”连翘看了一眼兰溶月,不敢再看第二眼,她害怕看第二眼的时候从兰溶月的眼中看到了怀疑,毕竟兰悦只是看到了一道匆匆的人影,再无其他。

“九儿,备马。”

“是。”

九儿心中犹豫,可是行动上却未见丝毫犹豫,立即前去备马。

兰溶月走进里间,换下了身上的骑马装,这身衣服被人做了手脚,虽然她用药除去了身上的味道,以防万一她不敢再穿着这身衣服深入丛林。

兰溶月换上了一身浅绿色的长裙,淡淡的绿色将皮肤衬托的愈发白皙,一点红唇,精致的五官,倾世容颜,宛若绿之神女。

三人随后骑马前往西面的山谷,还未靠近山谷,就传来浓浓让人反胃的血腥,就在此时,一个匕首突然从兰溶月的身后袭来,匕首的位置正是兰溶月的心脏处。

匕首距离兰溶月的心脏仅一寸距离,九儿挥舞软剑,匕首立即削成了两段。

“兰溶月,你去死。”连翘丢弃掉匕首,将内力灌注在掌心想兰溶月的袭来。

兰溶月回过头,眼神示意九儿退下,不知何时,兰溶月手上已经戴上了冰蚕丝特制的手套,掌心相对,寒意袭来,连翘的手被冻成了冰,内力回灌至丹田,连翘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人一个不稳直接倒在地上。

“将人带回去,我去救兰悦。”兰溶月对九儿吩咐道,若兰悦要杀她,她此去便是取兰悦的命,若兰悦不想杀她,她便只为救人。

“是。”九儿看了不远处的树梢上,见無戾一直坐在暗中,随后答应道。

九儿直接将人打晕,随手拎起来,运功向营地地方而去。

“姐姐,为何要救一个陌生人。”想着连翘刺杀兰溶月,無戾眼底露出一抹厌恶和杀意,在他看来,他不认为这件事和兰悦无关。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兰溶月一句话,不远处的一道黑影差点从树梢上跌了下来,她跟了兰溶月一路,丝毫不觉得兰溶月是一个仁慈之人。

这话,太讽刺了。

面对驭蛇人,兰溶月想要的是控制,至于那些暗中对她出手的人,如今都变成了一具具尸体,不知道她身边的丫鬟在尸体上撒了什么,不久后,尸体就会消失殆尽,连渣都没有留下。

昨夜的人还留下了渣,今天的连渣都没有,越想越觉得兰溶月不十分泛泛之辈。

“姐姐说的有道理。”無戾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远处的黑影听到两人的对话,身体一震颤抖,这两人之间的对话算是怎么回事,怎么觉得观点那么奇怪呢?黑影怀疑兰溶月真的是去救人吗?确定不是为了去设陷阱?

“無戾,在南方将药点燃。”

春天吹的是南风,在南面点燃,药可以弥漫整个山谷。

黑影听到兰溶月的吩咐,心想,果然如此,她早说嘛?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雁过拔毛,兰溶月绝不是泛泛之辈,想到连翘,黑影心中感叹,好厉害的功夫,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功夫,她从未见过。

“是。”

無戾接过药后消失在兰溶月的身边,心想,姐姐若是愿意,夺魁也不错。

“跟了我一路,你还想藏到什么时候。”兰溶月看着不远处的树梢,树梢上根本没有人影,藏在影子下的黑影有些不淡定了,要知道这是她家族的秘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她的存在。

好吧,她承认兰溶月不是一般人,可是不是一般人也很难发现,就连主子只要她藏得足够好,只要不靠的太近,也发现不了,为何她总觉得被那一双妖异的眼睛看穿了呢?

不行,一定是试探,她不能就这么出去,她虽然不怎么喜欢兰溶月,可是现在出去也太丢脸了,若兰溶月对她出手,她该怎么办呢?

“你再不出来被蛇咬了我可不负责。”兰溶月的嗅觉胜过常人十倍,她闻到了驭蛇人身上的味道,对于驭蛇人这么快做出选择,兰溶月还是有些意外的。

黑衣人回过头,看着几条蛇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靠近了她身边,头皮一阵发麻,非常自觉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兰溶月身边。

“属下红袖,拜见…主子。”红袖犹豫了一下,想起晏苍岚的吩咐。

“红袖,青暝十三司的暗杀者?没想到他会派你过来。”兰溶月看向眼前的红袖,眉清目秀,五官秀美,一双剔透的大眼睛,宛若一个黑色的明珠。

“是。”红袖低着头,心中惊讶不已,知道青暝十三司暗杀者真名的除了晏苍岚之外,便是四大护法,就连青暝十三司内部的人也甚少有人知道她真实的身份,没想到兰溶月会直接戳穿她的身份,“属下能否问主子是如何知道属下身份的。”

“很简单,你使用的秘法,结合青暝十三司暗杀者这些年的任务,你所暗杀的人中不乏天机榜上排名的高手,一击必杀,放眼天下,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将所有人事情结合起来,你能藏那么久,对我有没有杀意,只有可能是青暝十三司的暗杀者。”兰溶月早就知道晏苍岚不会真的安心的离开,一定会在她身边安排人,只是没想到却安排了青暝十三司的王牌。

“属下心悦诚服。”红袖临行前,晏苍岚交代过让她认主,就算不认主她也无法回到青暝十三司,她本来没有其他的选择,眼下人兰溶月为主也不错,起码兰溶月足够聪明,也足够狠辣。

兰溶月的手段在常人看来嗜血,在红袖看来若是想成为晏苍岚的皇后就必须具备狠辣、聪明、认识等方面的才能,这也是她愿意认主的原因之一。

“心悦诚服这四个字等你真的服我再说,在回去之前,你便躲在暗中吧,突然出现一个人会惹人怀疑的。”兰溶月十分认真的说道。

“是。”

红袖心中怀疑,莫非主子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惹人怀疑,兰溶月身上惹人怀疑的事情还不够多吗?她的出现引起的怀疑根本就无足轻重。

“主子放心,从今以后,红袖一切听从主子的吩咐。”红袖立即表忠心,她虽然是暗杀者,可是藏在暗中是她最不喜欢的,万一兰溶月让她藏个一年半载的,她岂不是自找苦吃。

“给你三天的时间,藏在我身边,不被第二个人发现,我就让你光明正大的留在我身边。”晏苍岚既然要让人留在她身边,眼下人是赶不走了,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红袖的能力不错,用处很大。

“主子,能不能暗中的哪位除外。”红袖想起了驭蛇人,人是不能发现她,可不代表那些‘小动物’不会发现她,想起藏着的时候,一群蛇出现在自己身边,红袖就一阵头皮发麻。

“好。”

“多谢主子,属下告退。”

红袖消失在空气中,再无身影,兰溶月仔细观察四周,四周已经没有了红袖的身影,甚至连气息都被影藏了,兰溶月对红袖的表现十分满意,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驭蛇人没有出现,兰溶月也并没有将人叫了出来,而是向山谷中央走去。

兰溶月骑着马似乎如履平地,悠闲无比,凡是她走过的地方,猎物门都会匆匆避开,淡淡的烟雾已经快弥漫整个山谷,兰溶月的出现众人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情绪面对她。

可看兰溶月的模样更像是来看戏的。

兰溶月骑着马到兰悦身边,兰悦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口,夏侯文仁伤得更重,兰溶月细细看了一眼之后,发现夏侯文仁无性命之忧后直接给忽略了。

“要跟我走吗?”兰溶月对兰悦问道。

“当然。”兰悦有些虚脱的伸出手,没回头看夏侯文仁一眼,她已经配不上他了,就算当年的事情是误会,她也恢复了昔日的容颜,可是她与他终究只能是错过,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兰溶月伸手直接将兰悦拉上马,让兰悦坐在她身后。

兰悦刚刚上马,原本发狂的野兽慢慢倒下,陷入昏迷中,無戾不知几时已经回到了兰慎渂身后,对身受重伤的兰慎渂似乎没有看见,目光有些呆滞,焦距处看向的正是兰溶月。

“将昏迷的猎物都给我带回去,这下能赢了。”兰溶月对急匆匆赶到的侍卫吩咐道,她来的时候好心让人将山谷的人透露了给兰嗣,兰嗣急匆匆派兵前来,不过抵达时,狩猎战已经落幕,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

侍卫听到兰溶月的吩咐,又想起了兰嗣临行前的吩咐,战氏一族的兵法决不能落入它国。

“是,郡主。”

兰溶月挥动马鞭,扬长而去。

夏侯文仁看着兰悦,从头到尾兰悦都未曾回过头,看他一眼,夏侯文仁眼底闪过一抹伤痛和不放弃,他究竟错过了什么?

众人看着被迷晕的无数猎物,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兰溶月下毒药竟然如此厉害,要知道山谷内的猛兽不少。

看着兰溶月的背影,有人心中恨得咬咬切齿,却无可奈何。

兰溶月的背影消失后,不少马也闻不得药的味道,慢慢倒下了。

“溶月,你看到了连翘吗?”快抵达营帐的时候,她明明人连翘去找兰嗣,结果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连翘的影子,反而是兰溶月来救她,她不是交代连翘,让她告诉兰溶月,切勿靠近山谷吗?

“你很信任连翘。”兰溶月声音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连翘刺杀她的事情。

“算是吧,这几年连翘是唯一不嫌弃我,愿意信任我的人…”说了一半,兰悦心底闪过一丝犹疑,莫非连翘背叛了她吗?

兰溶月没再说话,抵达帐篷后,九儿已经准备好伤药,兰溶月开始亲自为兰悦包扎伤口。

“溶月,连翘莫非是…”兰悦仔细回忆一切,一切的焦点似乎都在她身上,“她是长公主的人吗?”

这些年来连翘伺候她的确是尽心尽力,她之所以将连翘留在身边,以为连翘只是一名普通的江湖人士,当初连翘受伤,命悬一线,她一时动恻隐之心,救了连翘一命,因为当时连翘的伤势太重,她便对连翘说的一起诶没有怀疑。

兰溶月包扎好后,兰悦立即感觉到舒服了很多,甚至都感觉不到疼了。

“不知道,不过,她要刺杀我却是事实。”

“怎么会?”兰悦神情惊讶,她明明吩咐的是让连翘去向兰嗣求救,找到兰溶月,告诉她,让她别靠近西面的山谷。想到兰溶月出现在山谷,又不见连翘,一切已经是事实了,不需要证实,也没有必要去证实了,“难怪我让人刺杀长公主失败,以为是长公主身边戒备森严,从未想过问题居然是出现在自己身边,算计至此,不愧是长公主。”

兰溶月没有回答兰悦的话,看着兰悦的神情,可见她是真不知道连翘的身份。

“溶月,对不起,本来想帮你,却差点害了你,结果反倒变成你去救我了。”兰悦觉得兰溶月身边麻烦不断,本想帮她,没想到到最后反而是她在给兰溶月添麻烦。

“没事,连翘对你未必没有真心,只是她的主子不是你。”兰溶月的话对兰悦来说,有些残忍,但却是事实。

“她对我或许有些怜惜,可是被一个丫鬟怜惜,现在想想,我自己真的很可怜,明明最不想要的就是怜悯?”兰悦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五年前,她识人不明,五年后,她依旧如此。

五年间她以为可以信任的人却是毒蛇,若是长公主有个万一,第一个死的便是她,她已经刺请人刺杀了长公主一次,以失败告终。

兰悦知道,以长公主的为人,她没有第二次机会,既然如此,连翘绝不能留。

“溶月,能将连翘交给我吗?”若连翘是她的人,背叛了她,她会毫不犹豫的交给兰溶月处置,可是连翘是长公主的人,“我想亲自为长公主送上一份大礼。”

“的确是该送上一份大礼。”兰长宁要娶她性命,她自然不会再坐以待毙,兰嗣敬重兰长宁,她一直在找一个下刀之人,既然如此,就从兰长宁开始,“九儿,传信回去,务必让长公主在天黑之前赶到围场。”

“是。”九儿立即领命道。

“溶月,她不会轻易离开公主府的,尤其是在我派人刺杀她之后,她更不会离开了。”兰悦十分理智的说道。

“她会来的,只要有足够的理由。”

“理由?”兰悦不解。

“若是兰溶月命丧黄泉,你说她有足够的理由过来吗?”

“怎么说?”兰悦下意识的说完,随后发现她似乎询问了她不该知道的秘密,“你不说也没关系的。”

“无妨,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对外公很执着,我是唯一留着与季氏一族有血脉关系的人,她恨我,一定想要亲眼过来看看。”留意到兰长宁之后,兰溶月让人查了关于兰长宁的一切,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过在她亲手杀了兰长宁之前,她会送兰长宁一份大礼。

抓到连翘之后,兰溶月便传信给粼城,封锁了消息。

照理说封锁消息很难,可她谋划十年,封锁消息,轻而易举。

“我明白了。”兰悦立即明白过来。

“你回去休息一下,想必你身边还有可信之人。”兰溶月靠着帐篷的角落处,一个金色的蛇头,立即对兰悦道。

因为西面山谷的事情,如今居住的围场是里三面,外三面保护得严严实实,人来的这么快,兰溶月还是有些意外的。

“好。”

兰悦离开后,驭蛇人从帐篷的角落爬了进来,好在是外间,不然兰溶月还真担心自己的安慰。

“我来了。”驭蛇人站起来,走到兰溶月身边不远处,见兰溶月迟迟不开口,小声没有底气的开口道,心想,莫非兰溶月觉得她来得太晚了,可是不能她的朋友们醒过来,她真的不放心。

“以后记得走正门。”兰溶月看着驭蛇人,有些无奈,或许是因为除了看到厌恶的情绪之外,并未解除那些尔虞我诈,驭蛇人的思维相对单纯。

能力不错,留在身边的话有必要好好调。教一下。

“啊…哦…”驭蛇人想起她的过去,她活在白天之下,生活却是在黑暗之中。

“为你准备好了水和衣服,你去洗漱一下,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在林中发现驭蛇人跟上后,回到帐篷,兰溶月就吩咐人准备好了一切。

兰溶月的话,驭蛇人眼底闪过一丝质疑,她是在嫌弃她脏吗?

“你这身的确很脏,要留在我身边,要生活在光明之下,人群之中,首先得从你自己改变开始,快去洗干净。”兰溶月最好甚至用了命令的语气,心想,这个人到底呆萌、单纯到什么地步。

“我马上去。”或许是因为兰溶月命令的语气,驭蛇人没有一丝迟疑,急忙走到了侧间。

“小姐,这人能用吗?”九儿闪过质疑。

“你说呢?”

“交给颜卿和無戾。”九儿想了想,给出了最佳的选择。

颜卿主掌暗杀,传说中的蛇蝎美人,能用最轻松的办法磨灭掉驭蛇人心中的仁慈,無戾能调。教驭蛇人,让驭蛇人对兰溶月忠心耿耿。

虽然这两个人从未配合过,但绝对是最佳‘良配’。

“这个提议不错。”兰溶月赞同的点头。

两人说话间,驭蛇人已经洗漱干净后走了出来,只是衣服穿得歪七扭八,长发盖住了脸庞,看不清驭蛇人此刻的情绪。

“把蛇放下,我帮你整理衣服。”九儿走到驭蛇人身边,心中直呼苍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野人,连衣服都不会穿。

驭蛇人乖乖的将蛇皇放在盘子上,长发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害怕,她害怕别人一样的眼光,害怕被讨厌,害怕又有生活在黑暗之中,她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别害怕,小姐不会伤害你的。”给驭蛇人整理衣服的时候,九儿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小声说道。

“嗯。”驭蛇人小声回答,不远处的蛇皇狠狠的盯着九儿,似乎只要九儿对驭蛇人不利,它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过来。”九儿为驭蛇人整理好衣服后,兰溶月站在梳妆台边吩咐道。

驭蛇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到梳妆台边,坐下来,只是头愈发低了。

“我为你梳妆,女孩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抬起头来。”兰溶月的声音似乎有魔力,驭蛇人抬起头来,直直的坐着,闭上双目,她害怕从兰溶月眼底看到厌恶。

兰溶月拿起梳子,亲手为驭蛇人整理长发,挽起长发的时候,兰溶月看到了驭蛇人额头的右边长着蛇鳞,位置刚好在眉毛的上面,蛇鳞泛着银色的光芒,兰溶月新奇的摸了一下,有蛇的手感,她不喜欢,毕竟兰溶月并不喜欢蛇,不过兰溶月并未收回手,轻轻的触摸,似乎多了一丝怜惜。

“没事的。”蛇鳞是从皮肤内长出来的,要去除很难。

驭蛇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铜镜中的兰溶月,兰溶月的眼神中没有一丝厌恶,驭蛇人松了一口气。

“你讨厌蛇吗?”驭蛇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看的除外,大部分的讨厌。”兰溶月没有隐瞒,“不过,我并不讨厌你。”

驭蛇人有一双灵动单纯的眼睛,这双单纯的眼睛下藏着数不清的伤痕。

兰溶月并不是一味的怜悯,驭蛇人身上是有她所图的东西,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将她留在身边,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但她的确可以给她一席之地。

“嗯。”驭蛇人点了点头,她的确没从兰溶月眼底看到厌恶。

兰溶月将长发从中间分开,直接将长发绑成了松散的马尾,遮住了驭蛇人脸色的鳞片,精致清丽的笑脸,秀美的五官,一双灵动的眼睛,和灵宓是一类的美人,这时候灵宓更加大胆,而她更加小心翼翼。

“这样打扮很漂亮,我现在将你的伤痛遮住了,等有一天,你自己愿意了,可是梳成寻常的发饰。”兰溶月放下梳子,小声说道。

东陵女子束发,一般会将长发盘起,露出五官,兰溶月为驭蛇人设计的装扮七国中唯有北齐以北,才会如此装扮,天寒,以长发来御寒。

驭蛇人没有说话,能藏起来,她已经知足了。

“你叫什么名字。”兰溶月小声问道,总不能叫她驭蛇人吧。

“以前婆婆叫我丫头,我没有名字。”说话没有之前的断断续续,但一举一动都显得小心翼翼。

明亮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感伤,伤痕藏在心底,形体消瘦淡薄,若是没有额头角落的鳞片,也是难得的美人,“野有蔓草,零露漙兮,从今以后你便叫零露。”

“零露谢过小姐。”零露站起来,说完后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像是要行礼,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行礼,跪下吗?好像有不对,零露不知所措的看向兰溶月。

“不用行礼了,让你要我命的人是谁?”兰溶月小声问道,随后想想,继续道,“若你不愿意回答,我也不会面前。”

“我愿意,只是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小金能找到。”零露立即将乖乖盘在盘子上的小金给出卖了,小金缩了缩头,似乎是想到兰溶月的能力,将头埋在身子下面装死。

“没事,不急,零露,我让你先送你去粼城,教你一些生活常识,过几天我就回去了,到时候再将你接到我身边,可好。”

兰溶月看了看小金,没想到蛇皇也怕死。

小金若是知道兰溶月的心思,又能开口,一定会说,不是我怕死,是你太凶残。

“我听小姐的。”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心想,小姐长得跟天仙似的,之前虽然有些恐怖,没想到也会这么温柔,灵动的大眼睛,呆萌的看着兰溶月,已然一副将兰溶月当成神的模样。

小金从盘子中滑落,小身体顺着零露的身体爬到零露的颈部,蹭了蹭零露,仿佛是在让零露清醒过来。还好小金不会说话,若不然一定会说,这人太凶残,不要靠得太近。

“郡主,陛下有请。”兰溶月在里间,人走进来后,直接对里间的兰溶月道。

“你先退下,我换身衣服就去。”

“是。”

兰溶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外衫在带兰悦回来的时候沾上了血,去见兰嗣,的确要换一身衣服才是。兰溶月换好衣服后,看着低着头不知所措的零露。

“我让人给你送些吃的,晚些派人将你送回粼城,呆在里间,里间不会有人进来的。”零露此刻如惊弓之鸟,兰溶月自然不好将其呆在身边。

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零露看着兰溶月离开帐篷,似乎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看了看四周,躲在放置衣柜的角落,小金呆在零露的肩头,戒备的看着四周。

主帐内,兰嗣一脸笑容。

“溶月,此次狩猎,你夺得魁首,不愧是将门之后。”兰溶月走进来后,还来不及行礼,兰嗣十分高兴的开口道。

兰嗣直接忽略了兰鈭,照理说,人血脉,应该以兰鈭为主才是。

“多谢陛下夸奖,溶月不过是侥幸而已。”

“溶月是女子,自然不用亲自去厮杀,以智取胜,值得嘉奖。”

兰溶月岂会不明白兰嗣的目的,她夺得魁首,宴会还未开始,兰嗣便匆匆传她前来,无疑是为了那本兵书。

比起兰嗣的算计,她更期待今夜的大礼。

------题外话------

手残党,六点就起床了,到十点四十,终于码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