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定情之物(有惊喜,戳!)/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嗣并未提及关于战氏一族兵法之事,试探了一下兰溶月态度后便让万公公亲自送兰溶月会帐篷,以彰显圣宠恩赐。

“多谢万公公送溶月回来。”兰溶月将一颗夜明珠递给万公公。

“郡主客气了。”万公公接过夜明珠,虽然被锦囊包裹住,万公公依旧能确定里面的夜明珠价值不菲,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万公公,有句话溶月不知道该不该问。”兰溶月莞尔一笑,笑容中似乎透着三分深意,让人看不透她心底想的究竟是什么?

万公公心脏稍微停顿了一下,他见过美人无数,可是本能的觉得兰溶月的美让人沉醉却又十分危险,看着兰溶月的笑容,万公公顿生了想要立即离开的念头,表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郡主请问,老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真?”

“当真。”两个字,万公公用了很大的心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总觉得兰溶月就是一层层迷雾,看不到尽头。

万公公看人无数,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

不,应该说是第三次,第一二次分别是晏苍岚和苍暝国国师未缪,这两个人似乎也与常人不同。

“万公公,你究竟是谁的人?”

兰溶月的话,万公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容略显僵硬,眼底闪过一抹惊恐,随即微微低头,动作很小,十秒分之一的表情,兰溶月依旧看出了破绽,心中赞叹,不愧是宫中的老人,藏的够深,也足够厉害。

她本来只是想到眼下皇室的局面,出言试探一下,如今反倒是肯定了。

“郡主这话何意,奴才自然是陛下的人。”万公公义正言辞,神情十分不悦的回答兰溶月,手中的明珠此刻显得十分烫手。

“如此吗?也对,毕竟…。”兰溶月神秘一笑,转身离开,不在理会身后探究的目光。

万公公看着兰溶月的背影,想着兰溶月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猜测,莫非她发现了什么?看来,动兰溶月会引起苍暝国的不满,可是眼下的情况,兰溶月是留不得了。

走进帐篷,兰溶月直接去了里间,零露察觉到有人走进来,全身戒备,眼神看上去如同惊弓之鸟,在看到兰溶月之后,似乎一下子安心了。

蛇皇察觉到零露的变化,双眼似乎狠狠的瞪了兰溶月一眼,随后盘旋在零露的肩上,如同一个装饰品一般,若不细看,很难发现蛇皇的真面目。

“小姐…”

“没吃东西?”兰溶月看着外间桌上的食物原封未动,走到零露身边,小声问道。目光中没有怜悯,更多的其他道不明的情绪。

“我…不…奴婢…”零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眼神中露出一丝矛盾,肚子咕噜的声音打断了零露的话,头更低了。

“不用自称奴婢,也不用签下卖身契,留在我身边的时候不要背叛我,若有一日你想你去,我自然会放任你离去,不阻拦你。”兰溶月拉住零露的手向外间走去,九儿见状,立即向帐篷后面的小厨房走去。

零露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晕,低着头,不敢看向兰溶月,透彻闪亮的双眸内,闪烁着淡淡的泪花,原本受伤的心似乎瞬间被治愈了。

“小姐,我能…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吗?”在桌边坐下后,零露沉默了许久,抬起头,双目看向兰溶月,双手互相紧紧的握着,很用力,零露却丝毫感觉不到疼。

“零露,一辈子很长,若你愿意,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兰溶月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与零露相比,她的心思却不如零露这般单纯,她看中的是零露的能力,或许有些怜惜,但怜惜不足以让她做出决定。

兰溶月自认为不是一个仁慈的人,所以很多事情她考虑的很远,包括零露的忠心。

“我愿意…我愿意…”零露连连点头道。

九儿端着几碟小菜,刚好听到零露的话,脸上多出了一抹柔和。

“恩,先吃饭,吃饭后我会让人送你去粼城,要乖乖的听话,等春猎结束回粼城后我便将你留在身边。”

仁慈是毒,噬魂化骨,若是没有背负那么多,或许她能容忍零露的仁慈,经历了那么多零露依旧保持着一丝仁慈,她或许杀过人,但却是真正善良的人,从今以后,她会抹杀了零露的最后一丝善良。

很多年后,她会后悔吗?

兰溶月神情冷静,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这本该是零露的选择,如今她替她做了。

零露用过了有史以来最安心的一顿饭,虽然菜色简单,但在零露的心中却是无上美味。

“小姐,我将蛋蛋留给你,它会听话的。”午饭后,零露准备离开,将肩上的蛇皇拿下来递给九儿道。

九儿看着零露手中的蛇皇,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好吧,蛇皇是有点价值,可是九儿和兰溶月一样,很讨厌四个腿以上和不张腿的动物,显然蛇皇虽然很有用,但九儿的内心是排斥的。

“蛋蛋,不是叫小金吗?”九儿咬紧牙,接过蛇皇,大不了被咬一口,反正有小姐在她也死不了。

蛇皇十分排斥从零露手中滑落,直接溜走到了不远处的盘子上,这个人好像能信,它会听零露的话,留几天它是愿意的,不过它宁愿当装饰也不让一个庸俗的人碰它。

若九儿知道蛋蛋心中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挥剑直接一剑劈了蛋蛋。

“我捡到的时候是一颗蛋,当时我还以为是小鸟呢?”零露双眼雪亮,看了看蛋蛋,想当初蛋蛋出生的时候她也很意外。

蛋蛋不知道是不是不满意零露取的名字,身体蠕动了一下,表示自己的不满。

“原来如此。”

九儿心中哭笑不得,蛇蛋和鸟蛋不同的地方大了,最起码被发现位置就不同,想起零露的孤单,心中忍不住露出一抹怜惜,零露比她还苦吧。

“早些启程。”兰溶月拿起右侧架子上的披风,亲手为零露系上。

“小姐,我走了。”零露不舍的看着兰溶月,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安,她害怕和兰溶月分开,可是更怕留下来给兰溶月添麻烦。

此刻,零露很想留在兰溶月身边,所以她会变得强大,强大到足够可以留在她身边。

“嗯,一路小心。”

目送零露离开后,兰溶月回到了里间。

“九儿,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她接受了九儿的提议,将零露交给了颜卿,颜卿训练人的本事是她亲自教授的,在颜卿的心中,没有一丝仁慈,只有生与死。

“小姐,是我提议的。”九儿心中明白,做出决定的兰溶月,可是心中有些不理解兰溶月今天的反常,兰溶月对零露似乎有些不同,多了一丝怜惜。

可就算是夹杂着怜惜,兰溶月依旧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这是九儿最欣赏兰溶月的地方,她永远能做出最正确的确定,九儿却知道在这的背后,兰溶月付出了很多很多她想象不到的东西。

兰溶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神情宛若平日,心思早就飘向了远方。

九儿已经习惯了兰溶月经常神游,悄悄退回了外间,将空间留给兰溶月。

大约一刻钟后,一道人影走进来,九儿正要开口却被来人用眼神制止了。

晏苍岚提着一个笼子,笼子被几层布覆盖着,面色柔和。

走进里间,晏苍岚见兰溶月坐在棋盘边,独自下棋,自己和自己对弈。

“溶月,你的心乱了。”晏苍岚拿起黑子,抢在兰溶月之前落下,零露的事情晏苍岚知道一些,驭蛇人,本事不错,只是一个驭蛇人不足以乱了她的心,他很想知道兰溶月为何心乱,但却不曾开口询问。

“或许吧。”

曾经的那一抹影子自始至终都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着,她曾经有过安逸的时光,只是被她的无力给抹杀了。

怜悯吗?如今的她连怜悯一个人的资格都没有。

“你给了她最好的选择,你心中明白的,哪一类人若有一颗仁慈的心是活不下来的。”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伤痛,兰溶月低着头,并未看见。

“你说的对,仁慈是活不下来的。”本质上她也是哪一类人,她仁慈了,丢掉了性命。

“溶月,从前,我的心是冷的,对于一切都不在乎,你曾说,我亦欲得天下,我从不否认,因为那里的确有我必须得到的东西,如今我的心渐渐变暖了,但只因你一个人,也只为尼一人,若说曾经我欲得天下,那么如今我必得天下。”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无论她是否听进去,他只想告诉她,他最真实的就想法,想法中不带丝毫隐瞒。

“为何告诉我。”兰溶月抬起头,看向晏苍岚,刚刚的情绪依旧在兰溶月眼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颤动。

帝王之欲,他却告诉了她,不怕她有朝一日会与他对立吗?

“因为是你。”晏苍岚的回答很简单,但却只说了半句,另外半句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怕吓跑了她。

“战氏一族的兵法或许你已经破解,不过交出兵法,对你而言,似乎不利。”兵法,亦是用兵之道,晏苍岚交出兵法作为奖品,若被人所得,对晏苍岚的未来而言,必然风波不断。

晏苍岚知道兰溶月是在逃避,说一次不行,两次不行…他就说到她动心为止,他不急,用一辈子的时间换她真心,对他而言,值得。

“这是溶月真实的看法吗?”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探究,或许常人会这么说,但眼前是他的溶月,必定有独特的看法。

“猜疑。”兰溶月说出了两个字,但两个字足以说明一切。

交出兵法,引起六国之间的争夺,无论兵法落入谁的手中都会引来诸国的猜疑,若是兵法下落不明,六国之间势必互相不会善罢甘休,明争暗斗,晏苍岚只要找机会洗清嫌疑就好。

“知我者,溶月也。”

晏苍岚拿掉棋盘,将刚刚放在地上的笼子放在桌子上。

“什么?”兰溶月不明的看向晏苍岚,虽然能确定是笼子,可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算是怎么回事。

“礼物,打开看看。”

兰溶月看了看晏苍岚,伸手打开了笼子,笼子打开的瞬间,两道锐利的光芒投递出来,兰溶月看清后,眼底闪过一丝欣喜。

兰溶月没想到晏苍岚还真的找到了白色的苍鹰,要知道苍鹰灰色居多,但却甚少有人知道白色的苍鹰更难得。

不远处的淡淡看到目露凶光的苍鹰后,扭动身子向外间而去。

蛇皇是王者不错,可是却惧怕苍鹰,尤其是苍鹰中的王者。

“好漂亮。”比起滑溜溜的蛇皇,兰溶月更喜欢这一对只能的苍鹰,与一对苍鹰目光相对,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溶月喜欢就好,大了些,要好好调教,现在还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溶月养两个月就好。”晏苍岚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盘鹿肉递给兰溶月。

“用鹿肉喂它们?”

“鹿肉更有营养,长得好些。”

鹿肉难得,晏苍岚居然让兰溶月用鹿肉来养苍鹰,在外人看来,无疑是奢侈。

“嗯,这倒是,不过…”兰溶月看了看晏苍岚,苍鹰认主很难,眼前的苍鹰已经长出了小羽毛,不算是幼鹰,若要饲养需要驯服,而且只能被第一眼所见的人驯服,兰溶月看着不曾离去的晏苍岚,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

“定情之物,刚好一对。”

“那还是兄妹。”兰溶月直接补刀道。

晏苍岚额头冒出一阵黑线,他真不该用这个比喻,怎么有一种给自己挖陷阱的感觉。

“苍鹰的世界不分兄妹,只有一生一世。”

苍鹰的伴侣一生一世的,若是另一只死了,那么活着的那一只会立即殉情,一般饲养苍鹰单只更受人喜爱,因为可以剥夺苍鹰的一切。

“强词夺理。”

“是不是强词夺理,我愿意和溶月一起见证。”晏苍岚看着笼子中的苍鹰,心中却是算计着将一对活物留在兰溶月的身边,当兰溶月看到这一对苍鹰的时候就会想起他。

晏苍岚心中不仅有些后悔,他应该早些想到才是。

晏苍岚看了看苍鹰,似乎在说,它们怎么不早一点让他发现它们。

苍鹰心中无奈,奈何去无法反驳,无力反驳。

死物就算是稀世珍宝也不足以吸引兰溶月的眼球,还是活物好,尤其是还能在关键的时候发挥大作用。

兰溶月清晰的看着晏苍岚眼底的算计,心中一震,他不怕她会让他失望吗?

“看来还是早些驯服的好。”兰溶月看笼子中的苍鹰,已经不小了,能飞了,苍鹰是自由的,不能一直关在笼子中,当苍鹰能飞的时候,苍鹰的母亲便会丢下幼鹰,让其独自生存。

生存的本能是残忍的却也是让苍鹰强大的动力。

“嗯,我相信溶月的能力。”晏苍岚瞪了一眼笼中的苍鹰,现在倒好了,兰溶月光明正大的对他下逐客令,还是因为他亲手送的礼的缘故。

“那你还不走。”兰溶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霸道又无奈,她真怀疑曾的传闻只是传闻而已,毕竟她所认识的晏苍岚与传闻差太多了。

“看来我是被嫌弃了,我还是先走了”晏苍岚起身,走了几步后,骤停脚步回过头,“溶月,这些天务必小心些。”

“好。”兰溶月并未询问缘由,昨夜晏苍岚没有出现,定是被事情牵绊住了,否则不会只派人在暗中,她虽好奇能牵绊住晏苍岚的是谁,但却不会询问。

因为不该知道的她从不想知道,知道就会卷入无尽的纷争中去,眼前已经够乱了。

兰溶月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她考虑事情的范围中已经有晏苍岚了。

晏苍岚离开后,周几小树林,红袖现身在晏苍岚的跟前。

“少主。”面对晏苍岚一人,红袖换了称呼,加上如今已经认兰溶月为主,便称呼晏苍岚为少主,这个只有她和另一个人能称呼的称谓,夜魑在五丈之外,戒备的看着四周。

“替我保护好溶月,无论是谁,只要对溶月不利之人,杀无赦。”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嗜血的妖红,不要怪他不遵守当年的承诺,毕竟当年的承诺不是他自愿的,没有了枷锁,他也该动手了。

“少主,郡主不弱。”红袖并未透漏兰溶月的能力,但能看透她的人除了晏苍岚便只有兰溶月一人了。

“嗯,不弱就好。”目光看向远方,身影孤立,身影四周似乎笼罩上了一层薄雾,雾中只有他一人。

红袖看着晏苍岚,微微低头。

“红袖明白了,凡是有人对主子不利,红袖必定除之。”许久之后,晏苍岚回过神来,红袖开口道。

“那样就好。”晏苍岚看了看红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晏苍岚出言叮嘱道,“你自己小心些。”

“多谢少主,红袖明白。”

晏苍岚点了点头,红袖消失在树林中。

夜魑知道晏苍岚另一重身份,但却不知道红袖的来历,红袖和另一个人是晏苍岚最看重的人,能让红袖保护兰溶月,足以简单晏苍岚将他和兰溶月放在了同等的位置。

“夜魑,传令下去,云渊回程抵达云天国边境之后,直接将人给我废了,那个时候画册也该出手了。”晏苍岚的冷和嗜血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在他的世界中,只有一个人是不同的,仅此而已。

帐篷内,九儿守在外面,屋内时不时传出一阵跌撞的声音,帐篷外,不少人以为兰溶月在发脾气,唯独兰悦好奇的看了帐篷内一眼。

“九儿,溶月在干什么?”兰悦真怀疑再这么下去,屋内的事情会将整个帐篷给砸了。

兰溶月刚刚见过兰嗣,不少人怀疑是不是因为兰溶月收到了兰嗣的呵斥,教训了兰溶月一顿,来看戏的人中,不少人幸灾乐祸,守在帐篷外不愿意离开。

屋内,兰溶月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两只想要逃走的苍鹰,运用异能,玩的不亦乐乎。

“乖乖的听话,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兰溶月看着累瘫在地上的苍鹰,端起桌上的鹿肉起身将鹿肉在苍鹰面前晃了晃。

晏苍岚离开之后,兰溶月控冰将鹿肉最鲜美的味道保存下来,对于苍鹰来说,此刻看到兰溶月手中的鹿肉,无疑是一种折磨。

苍鹰纠结的看着兰溶月,眼下它们已经没有力气了,想要逃走根本不可能,可是它们绝对不能吃嗟来之食。

“你说你们没二两肉,再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宰了,变成这样。”兰溶月拿起一块鹿肉,晃动了一丝,眼底的妖异一对小苍鹰颤抖了一下。

这个人类太可恶了,居然想让它们变成肉,绝对不行。

似乎明白了兰溶月的意思,两只苍鹰同时目露凶光看向兰溶月。

兰溶月伸出手,一道冰刃出现在兰溶月的手中,冰刃距离苍鹰越来越近,两只小苍鹰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是任人宰割,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盯着兰溶月手中的鹿肉。

“这才乖,乖乖的吃下去,以后每天给你们一顿鹿肉,剩下的温饱问题自己解决。”

兰溶月将盘子放在两只小苍鹰的跟前,驯鹰这么快的也只有兰溶月一人了,半个时辰都不到。

两只小苍鹰争先恐后的吃着盘中的鹿肉,很快,鹿肉就被消灭了,两只苍鹰意犹未尽的看着兰溶月,模样仿佛在说,再来一盘。

“饿着。”耗尽了苍鹰的体力,狼吞虎咽,兰溶月真怕就再来一盘会将这一对小家伙给撑死。

一对小苍鹰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兰溶月,可怜的模样,心中却在说,怎么着了这个一个不靠谱的主人。

饿着?好惨。

兰溶月丢下一对小苍鹰,走出帐篷后才发现忘记取名字了。

看到盘在草丛中的蛋蛋,兰溶月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她还是决定取个好听的名字比较重要。

蛋蛋看着兰溶月,它才离开零露,居然被一个人类给嘲笑了,对,就是嘲笑了,蛋蛋心中不淡定,十分悲凉。

兰溶月微微一笑,让不少人失神,众人看着兰溶月,模样没有丝毫凌乱,一点都不像是刚刚发泄过的样子,不自觉中移不开眼睛了。

“各位是来看热闹的吗?看过了还不走是想溶月为各位准备茶点吗?”兰溶月语气很不好,尤其是其中那几抹充满色欲的目光,让她觉得十分恶心。

“月郡主心情不好,不如在下带月郡主四处走走。”一个身材略显肥胖,手握折扇的男子拱手道。

兰溶月厌恶的皱了皱眉,一对白影划过,男子的脸上立即被鲜血染红,掉了两块肉。

众人不曾看清,眼底闪过一抹惊恐,正在寻找白影的时候,一对白色的小苍鹰已经回到了兰溶月的身边,一左一右,讨好的看着兰溶月。

模样仿佛再说,主人,我们很乖,再来一盘鹿肉。

九儿看了看小苍鹰,她相信兰溶月的能力,可是也太快了吧,尤其是那一双讨好的眼神算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看不明白呢?刚刚帐篷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兰溶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上了世子。”一个侍卫模样的人目露凶光看向兰溶月。

“小宠物刚刚才收到,野性未除。”兰溶月说完,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道,“的确是溶月没有教好,惊扰了各位,下次溶月一定让小宠物一击致命,毁容了太难看,污了眼睛,罪过。”

兰溶月说完后,直接走进了帐篷,不再理会众人。

刚刚受伤的男子,惨叫连连,被人抬着回去了。

“九儿,准备半盘鹿肉给它们。”

“是。”

很快,九儿端着半盘鹿肉上来,晏苍岚刚派人送来了一头野鹿,九儿有时候真佩服晏苍岚的细心,送宠物的时候连宠物的口粮都准备好了。

两只小苍鹰看着九儿盘中半盘鹿肉,显然十分不满,可怜兮兮的看着兰溶月。

“噗…”兰悦走进来,看着两只小苍鹰的模样,直接笑了出来,晏苍岚提着笼子走进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便没来打扰,没想到晏苍岚会直接送一对苍鹰给兰溶月,而且还不是幼鹰,最让她惊讶的是这一对竟然这么快认主。

或许是听到了嘲笑,一对小苍鹰狠狠的盯着兰悦,随后看了看兰溶月,似乎在询问,可以动手吗?

毕竟它们还是怕被罚了口粮。

“以后记住,这里才是重点,明白吗?”兰溶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两只看着兰溶月,乖巧的点了点头。

兰溶月心想,她知道苍鹰通人性,可这理解能力也太强了吧。还好小苍鹰不知道兰溶月再想什么,不然绝对会鄙视兰溶月,它们不是普通的小苍鹰,是王者。

九儿将鹿肉递给这一对小家伙,小家伙开始和鹿肉奋斗,直接忽略了兰悦,但任然留有一丝戒备。

“找我有事吗?”

兰溶月请兰悦走进里间,外间刚刚被两只小家伙弄乱了还来不及收拾。

“关于连翘的事情,我想你和我一起去见她最后一次。”兰悦神情中没有一丝仁慈,语气很淡,告诉兰溶月,显然是信任她。

“好。”

两人起身离开了帐篷,去到不远处树林中的一处山洞中。

山洞内,传来血腥味和痛苦的哀求声。

一道亮光,兰溶月看到被绑住的连翘,身上爬满了黑色的蚂蚁,蚂蚁避开了重要位置,一点一点的撕咬了连翘。

兰悦有些担心的看向兰溶月,她不是仁慈之人,本来不想邀请兰溶月,毕竟场面太过于血腥,可是看到苍鹰伤人之后,兰溶月的反应,她觉得或许应该让兰溶月一同看看。

“杀…了…我…杀了。我…”这句话是连翘最后的哀求,她伺候在兰悦身边五年,却从未见过兰悦如此残忍的一面。

“溶月,可觉得我很残忍。”

“不会,我只是觉得缺少点蜂蜜。”血腥味引来蚂蚁,可是在她看来万蚁噬心,还不够痛,背叛之人要付出代建。

“这个提议好。”兰悦微笑着说道,她的心是黑的,鬼郡主,这个称呼很适合她,已经死过一次,失去一切,她还有什么可以失去觉得。

“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兰溶月看着连翘,淡淡的问道。

“长…公主。”连翘用尽全身力气回答道,她以为兰悦够残忍,没想到兰溶月更加残忍。

“是吗?”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质疑,回答的太轻易了,连翘刺杀她或许是兰长宁的命令,可是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别人让死了,很有用。”

“好。”兰悦心中划过无数疑问,问着同一个问题,除了兰长宁之外,还有谁?

“溶月,若有朝一日,我没有了容身之地,你可愿意收留我。”兰悦看着兰溶月,神情很认真。

“你确定你会没有容身之地吗?”

她怎么记得兰悦外公去世的时候,曾经留给她一个神秘的组织,势力未知,但足够兰悦自保。

“不是都说我是鬼郡主吗?没有归去的地方,何来容身之地。”

曾经她还可以去边境,如今就算去了,哪里不过是一群厌恶她的人,她受够了,五年来的不闻不问,来信谴责,甚至想要了她的命,她有去的地方,可是没有归去的地方。

如同外人对她的称呼一般,鬼郡主,一个能让鬼魂归去的地方,太难找了。

“好,若你愿意。”

“嗯。”

兰悦没有道谢,道谢太过于虚伪,她只要一席之地,足够了。

------题外话------

求萌萌哒一对小苍鹰的名字?要萌,要霸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