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长公主之死,诅咒/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阳光将兰溶月从睡梦中唤醒,起床后,打开窗户,院中一道熟悉的人影让兰溶月眼底一暖,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眼底的暖意。

無戾眼下是兰慎渂身边的人,自然无法给兰溶月亲自送早餐,兰溶月走下秀楼,九儿已经亲自准备好早餐,餐桌前,多了一个身影。

“溶月,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未等兰溶月开口,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模样,未施粉黛,肤如凝脂,双眼没有了淡漠和妖异,略微纤瘦的身子总是让他忍不住多关怀一声。

“你似乎比我还早。”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的眼神仿佛再说,你怎么来了?

“溶月,我这个猎物亲自送上门来,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兰嗣的计策在晏苍岚的意料之中,战氏一族的兵法对一个帝王的吸引力太强大了,数百年前,战氏一族辅佐明君一统天下,凭的便是骁勇善战。

“在我看来,你似乎没有当猎物的自觉。”

兰溶月看着正在给她盛粥的男人,宛然一副主人家的姿态,抛出兵法到兵法被盗,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只是谁能想到晏苍岚的目的从来不是七国争端,仅仅只是为了让兰溶月对他用美人计。

当然,晏苍岚也不是吃亏的主,空手套白狼,也会大赚一笔。

“若是溶月想让我成为猎物,我自然心甘情愿的奉上。”

“白虎当白猫,真期待算计你的人下场如何?”

第一次见面,兰溶月就本能的觉得晏苍岚很危险,从未想过与他为敌,重生一世,兰溶月唯一不想与之为敌的人便是晏苍岚。

她所见到的晏苍岚的确与传闻不符,或许是因为她所看到的是晏苍岚好的一面。

兰溶月脑海中不由得想起晏苍岚的第一次微笑,很勉强,他似乎忘记了该如何笑。与她不同,她的笑容可以随时完美展现,完美得不掺杂一丝感情,除非必要,她渐渐的不想笑了。

因为笑容对她而言,很多时候只是伪装的另一张伪装的面孔而已。她已经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只得她高兴了。

兰溶月自己都未曾察觉到,对他,她展露过最美的笑容。

“听到溶月的夸奖是我的荣幸,接下来的戏我一定让溶月乘兴而来,即兴而归。”比作什么不重要,兰溶月对他的夸奖才是最重要的。

用过早膳后,晏苍岚回到了自己的别院,忠勇侯府也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郡主,康瑞王爷到访,郡主可要见。”张伯提及兰鈭时,声音沉了许多,兰鈭的心思昭然若揭,这些年来兰鈭一直给予忠勇侯府的产业,早些年还曾派人试探过。

“让他进来。”

张伯应后,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疑问。

对于兰鈭这个父亲,兰溶月从出生起就未曾抱有过任何期待,只是最近才发现兰鈭原来藏得那么深,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兰鈭究竟是谁的人,想到当年兰鈭想将她送进宫,总觉得事情时间另有隐情。

兰溶月直接在书房接见了兰鈭。

兰鈭看着书房内的一切,对于季无名的书房,兰鈭并不陌生,可以说来过无数次。兰鈭走进书房,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兰鈭看着椅子上放着一杯热茶,直接坐了下来,一举一动显得十分熟悉。

兰溶月观察着兰鈭的一举一动,心中略微一惊,茶杯放置的位置在靠近角落,从眼神的角度来说是死角,兰鈭对书房的一切未免太过于熟悉了,就像是自己家一般。

看来,这些年兰鈭没有少光临这里,藏得可够深的。

“月儿,你还在生父亲的气吗?”兰鈭刻意拉近和兰溶月之间的距离,称呼中似乎带着一丝宠爱,像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称呼。

兰鈭看着兰溶月坐在书桌后面,不知为何却看到了几分季无名的影子,当年虽是圣旨赐婚,可是圣旨却是他亲自求的,这点除了他和兰嗣之外,本应无人知晓,可他一见面季无名就被戳穿了。

当年季无名并无证据,奈何圣旨已下,只得遵从。

“我有生气吗?我以为一切都是我本能的表现,生气,似乎不值得。”兰溶月的直言直语,兰鈭觉得奇怪,似乎这不是兰溶月的本性。

“孩子,你可知道当年我为何将你送入寺庙,其中的缘由我本不想告诉你,未曾想到你如今心中竟然如此怨恨我。”兰鈭言语间似乎是希望兰溶月能理解他的无奈。

兰鈭看着兰溶月,他亲自前来,只是没想到兰溶月冷漠至此,想起兰溶月这些年来寒山寺的行踪,的确让人疑问连连,可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毫无证据。

“为何?重要吗?”

兰溶月神情冷静,似乎跌不起任何波澜,看着兰溶月的神情,兰鈭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月儿,事到如今,我便将真相告诉你,当年你母亲去世,并非是意外,当年的情景你可还记得一些。”

兰鈭仔细的留意着兰溶月神情的变化,没有看到丝毫异常,兰鈭微微松一口气。

兰溶月心中意外,神情不变,她没想到时隔十年,兰鈭居然会提及季小蝶的死,在兰鈭的记忆中,兰溶月的确不在蝶院,只是兰鈭永远也想不到她被季小蝶绑起来,藏在假山后面亲眼看到了一切。

兰鈭编出谎言,兰溶月丝毫不觉得意外。

“记不清了。”

“当年你母亲的去世不是意外而是被人杀害的,十年来,我一直想中的杀害你母亲的凶手,可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线索,月儿,回到王府,这一次我一定护你周全。”兰鈭兴致淡淡的说道。

每一句话听在兰溶月的耳中都是一种耻辱,兰鈭突然提及此事,定是怀着目的而来,兰溶月很想知道兰鈭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被人杀害吗?怎么会?”兰溶月神情惊讶,兰鈭心中一喜,兰溶月继续道,“既然母亲是被人杀害的,我一定要将仇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受尽万虫之刑,让他死无全尸。”

兰溶月的话,兰鈭脸色一白,眼底深处隐约可见一抹杀意。

她不会让兰鈭轻易去死,当年季小蝶眼底的无奈,似乎像是在说不想让她背上弑父之名,既然如此,她便遵从了季小蝶最后的心意,但她说的话,从不是虚言。

“父王,您没事吧,脸色不太好,莫非是想起了母亲,若非我知道父王心中疼爱母亲,此刻看到父王的脸色还以为当年母亲被杀是父王所为。”

兰鈭听着兰溶月的试探,心一惊,莫非兰溶月早知道了当年季小蝶的死。

怎么会?

看着兰鈭的模样,原本掩藏的极好的脸上慢慢龟裂,当真是有趣极了。

“可能是这些天累了。”

“也是,听说父王为陛下觅得一名绝色美人,想必父王如今已经重获陛下信任,恭喜父王了。”

每一声父王听在兰鈭的耳中,心中就泛起了冷意。

十年不见,又长于庙堂之上,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兰鈭心中更加担心的是季小蝶的死,兰溶月知道多少。

“溶月,陛下的交代你可完成了。”兰鈭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随意问道。

“差不多了,还差最后一点就可以完成了。”兰溶月拿着书桌上的书籍,微笑着道。

“那就好,尽快交给陛下,只有你得到陛下的疼爱,它日你嫁入苍暝国后陛下才能成为你的靠山。”兰鈭很快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似乎刚刚的一幕不曾发生。

“嗯。”

“溶月,等事情完成之后,回住一段时间。”

兰鈭的邀请,心思不明,兰溶月暂时去发确定兰鈭目的为何。

“溶月听陛的。”兰溶月的意思是住在忠勇侯府是兰嗣的注意,若是兰鈭真想让她回王府就要兰嗣的旨意,兰嗣恨不得兰溶月对晏苍岚用美人计,迷惑晏苍岚,又岂会轻易让兰溶月回王府。

“也罢。”

闲聊几句之后,兰鈭离去。

“主子,你可真够可怜的,遇上这么一个父亲,哎…”红袖从书架后面走出来,眼神中没有丝毫怜悯兰溶月的意思,对于兰溶月试探兰鈭的举动,红袖心中佩服不已。

兰溶月身为女子,不仅没有听之任之,还能试探自己的父亲,若是传出去只怕没有人相信。

“偷听了这么久,得到的结果就是为我叹息吗?”兰溶月看着红袖,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红袖躲在书房中,只是她并未在意而已。

怕人听到的话她不会说出来,说出来的话就不怕被人听到。

“主子似乎不需要属下的叹息。”红袖看着兰溶月,怎么觉得身后有些发凉呢?莫非是她不应该偷听吗?可是偷听的不止她一人,九儿也躲在暗中。

“既然都偷听了,替我办一件事。”

“请主子吩咐。”红袖咬紧牙,虽然口中称呼兰溶月为主子,可在红袖的心中,兰溶月还没嫁给晏苍岚,就不算是真正的主子,毕竟她从小的接任务就是保护主母,认主母为主,眼下兰溶月还未和晏苍岚成亲。

虽然从目前看来八九不离十,可是终究还是差最后一步。

“潜入康瑞王府,我要知道兰鈭究竟是谁的人?”

“没问题。”

红袖十分乐意的接受了兰溶月的命令,纵使康瑞王府暗中高手如云,对她而言,小菜一碟。

“九儿,我们出府。”兰溶月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对身边的九儿道。

“小姐,我们去哪里?”

“去见兰悦。”

皇室血脉从不容许混杂,兰溶月心中一个巨大的疑问,想起兰悦的态度,心生疑虑。

兰溶月并未直接去康庆王府,而是约了兰悦在食为天见面。

“溶月,这么急着找我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兰溶月派出去的信使九霄和天羽,兰悦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鼓足勇气才从九霄脖子上拿下信封,她容易吗?

“你速度真快。”兰溶月想起昨夜晏苍岚说派人带九霄和天羽溜一圈,今天给兰悦传信本来只是试一下两只萌宝的学习能力,没想到速度还真快。

“你让苍鹰传信,我敢怠慢吗?”兰悦看着兰溶月神情,心中十分无奈,此刻确定兰溶月就是试验一下苍鹰的本事,而她是被实验的对象。

“请坐。”

“今天你请客。”

“没问题。”

两人坐下,宛若好友一般。

“说啊,你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兰溶月迟迟不曾开口,兰悦只好主动询问道。

“我想知道康瑞王府一脉究竟是不是姓兰。”

兰悦闻言,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她没想到兰溶月会询问她这个问题,惊讶的同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兰溶月,兰悦沉默了许久。

“溶月想知道真相?”

“嗯。”

兰悦看着兰溶月,晏苍岚对兰溶月一份真心,若是一旦她说出了真相,这段联姻不知道是怎样的结果,最重要的是她说的话自己也无从印证。

“溶月,现在这样很好,有些事情何必再较真?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若兰悦知道,兰溶月为仇,她或许不会犹豫,只是现在兰悦并不知道兰溶月的目的,心中不免想为兰溶月的将来考虑一二。

“我若说此事必须较真呢?”

兰悦看着兰溶月,心中一紧,这样的事情她再熟悉不过,似乎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真相如何我并不确定,没有证据的真相你还想知道吗?”兰悦并不打算隐瞒,因为对象是兰溶月,可是当年她也只是偷听到的,只是事关重大,她到现在还记得,仅此而已。

“真相从来不是美好的,若不想知道,我就不会找你。”

话说道这个地步,彼此心中已经达成了共识。

“我也只是隐约记得,小时候在长公主府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偷听到了陛下和长公主的对话,谈话中似乎提及兰鈭并非兰家血脉,这一点先帝是默认的,只是皇家族谱中应该有记载,朝中也有不少老臣知道,后来我查过一些,似乎是当年老王爷孩儿因病去世,老王妃缠绵病榻,不得已才找了一个相像的孩子,具体如何,无从查证。”兰悦语气中透着不敢确定,因为事情太大,就算当时她才四岁依旧将事情记得清清楚楚。

“难怪?”

当初兰鈭有意将她送进宫,原来事情的原因竟然有可能是这样。

这些年兰嗣的确曾动过除兰鈭的念头,不过,兰鈭这些年肆意挥霍着康瑞王府的一切,让兰嗣连除掉兰鈭的心都没有了。

“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也不敢肯定,眼下知道此事的人不多,但可以从长公主入手。”兰悦做出了最好的提议。

“你心中可埋怨我答应了嬷嬷的条件,让长公主安然回粼城。”

交易的内容兰悦并不清楚,兰溶月暂时也不打算对兰悦提及,毕竟只差最后一步在兰悦的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当时我就算出手,也未必能得手,或许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兰悦并不想依靠兰溶月,当初答应条件亦是她心甘情愿,她不怨任何人,毕竟她等了五年,又岂会怕再多等写时光。

“今夜,长公主府见。”

两人说话之际,菜已经全部上齐了,色香味俱全,难怪食为天会如此受人追捧,当真是应了食为天的名头。

“好,食为天的菜色香味俱全,我得多吃点东西,不然怎么挨过漫漫长夜。”别院内

晏苍岚看着手中的信件,暗中,一个黑影注视着晏苍岚。

“主子,郡主似乎已经怀疑到了兰鈭的身世?”黑影开口对晏苍岚道。

“恩。”

兰溶月怀疑此事在情理之中,晏苍岚并不意外,正确来说从兰溶月回粼城的事实就对此事产生了怀疑,从辈分上来说,兰溶月是兰嗣的侄女,若真是兰氏一族的血脉是断然不能入宫的。

兰若云和兰钰捷的婚事足以说明一切,柳嫣然表面上像是抗下了压力,可是朝中大臣并未因此起纷争,足以见得此事另有隐情。

“去查查兰鈭和楼兰国的关系。”兰鈭表面上是一个贪恋酒色之人,能不被飞天舞,摄魂曲所迷惑足以证明一切,虽然有让青暝十三司调查此事,可是却没有任何结果,向来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清洗了。

“是。”

黑影消失书房中,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夜魑。”

夜魑推开门,走进书房。

“事情处理的如何了。”晏苍岚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眼神中带着淡淡的留恋。

“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若无意外,云渊这两日应该会离开东陵。”

“那就好,既然所有人都想要兵法,务必让每个人都带一份回去。”

“是,属下明白。”

兵法这个东西,珍贵无比。

用对了,战无不胜,用错了,兵败如山倒。

晏苍岚的算计是为了对陪陪兰溶月,但是既然算计了,他又岂能不会为将来多考虑一二呢?无论兵法被谁拿到手都不会张扬此事,不仅不会张扬,还会演戏不让人知晓。

将来,或许很有趣。

越是想留住时间就越是会发现时间过得太快。

深夜。

兰溶月和兰悦悄悄潜入长公主,长公主虽然戒备森严,但对于兰溶月和兰悦两个光明正大,穿着丫鬟的服饰走在府中的人来说,压根不会引起暗中护卫的注意。

睡梦中,一把冰冷的匕首让兰长宁清醒过来。

兰长宁惊恐的看着两张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想要开口,却发现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兰溶月递给兰悦一颗药丸,兰悦接过药丸,喂如兰长宁的口中。

“再过半刻钟就能说话了,到那个时候时间也差不多了。”说话间,兰溶月已经拆下了人皮面具,面对兰悦,兰溶月当然不会展现自己惊人的化妆术。

“嗯,看来府中的高手也不够如此。”说话间,兰悦也摘下了面具。

兰长宁看着两人,她怎么也想不兰溶月居然和兰悦搅和在一起了,看两人的模样,似乎早就达成协议。

“不用试图叫喊,等你能说出话的时候,府中已经无人了,这都要感谢长公主回粼城后遣散了府中不少人,调暗卫保护,让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血洗长公主府。”兰悦风轻云淡的说道,其实,她更感激的是兰溶月,若非是兰溶月凭她的人根本无法制主那么多暗卫。

“你…怎么可以…那么多做。”兰长宁发现她竟然能说话了,惊讶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后,继续道,“嬷嬷是你杀的吗?”

兰长宁想起嬷嬷说求兰悦,当时兰长宁制止了嬷嬷,可是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看着嬷嬷离去,那夜之后,嬷嬷便再也没有回来。

“长公主误会了,人是我杀的。”

“是你,兰溶月,怎么哪里都少不了你,身为女子,为何如此狠毒?你这个妖女。”兰长宁突然发现她能说话了,可是全身无力,用手指着兰溶月,神情愤怒,恨不得直接撕了兰溶月。

兰溶月倒是有些意外,一个老嬷嬷在兰长宁心中位置竟然如此重要。

其实,兰溶月并未查过老嬷嬷的过去,老嬷嬷是同兰长宁一同长大,大兰长宁几岁,从小照顾兰长宁,虽是主仆却胜似亲人。

“妖女吗?这个称呼我很喜欢,我对履行了承诺,嬷嬷自然应该付出报酬,一个老嬷嬷,身无长物,能给的报酬自然只有她的性命,若不然长公主又岂会安然回到粼城。”

对于一个死人,兰溶月当然不会吝啬将真相说出来。

“是你?”兰长宁一直以为是兰悦,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跟她无仇无恨甚至没有什么交集的兰溶月,兰长宁心中十分意外。

“不是我,长公主还以为是谁?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当初兰姌和云渊我也想过要成全的,不过可惜云渊如今就是个太监,兰姌是陛下的长公主,和你这个先帝的长公主一样,一辈子注定守活寡了,也不枉你安排人暗中暗杀我,我应该好好回报一下你,不是吗?”

兰溶月语气风轻云淡,神情不见丝毫怒意,简单的陈述却气得兰长宁差点吐血,兰长宁怎么也想不到操纵一切的人竟然是兰溶月。

“可是亲自你来了,还解了我的毒就说明你有事求我。”

“不愧是先帝的长公主,聪慧,难怪能得先帝疼爱,可惜是女子,若不然江山也不是兰嗣那个草包的了。”兰溶月夸奖道,能这么快冷静,难怪当年能在先帝跟前说上话。

“郡主,你知道我的先帝疼爱,可你不知道今夜若你敢懂我分毫,势必会有人替我血洗忠勇侯府。”兰长宁坐起来,冷眼看着兰溶月道。

“放心,我不会动你,不过我有一个问题需要你的答案,至于你所谓的人我倒是很有兴趣领教一番。”

“什么?”

兰长宁心中算计着,兰溶月有事相求,她就可以和兰溶月谈条件了,如今她已经能说话了,明日之后,她绝对会让兰溶月生不如死。

只可惜,兰长宁因为太过于高兴而忽略了今夜。

“兰鈭究竟是不是兰氏一族的血脉。”

许是因为见到了兰长宁,兰溶月脑海中很多记忆渐渐变得清晰了,初见兰长宁时,她从兰长宁眼中看到了嘲讽,仔细想想,其实有很多线索,兰嗣的漠视,本以为只是因为兰嗣讨厌兰鈭,如今看来,似乎并不单单只是如此。

想到兰鈭与楼兰国的关系,总觉得风起云涌。

“皇家血脉,岂能混淆。”兰长宁直接回答道。

兰长宁掩饰的很好,根本看不出破绽,就像兰溶月心底的猜疑都是自寻烦恼,根本不存在一般。

“的确,皇室血脉,不能混淆,不过,混淆血脉这种事情历代还少吗?”

“兰溶月,没想到你竟然龌龊到怀疑自己的父亲,自己的血脉,难道你还怀疑你死去的母亲水性杨花吗?”兰长宁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兰溶月,身为自己,怀疑自己的父亲,兰长宁瞧不起。

兰溶月夺过兰悦手中的匕首,随手一挥,直接割破了兰长宁的手腕,鲜血飞快的清透了床单。

“兰长宁,今夜,你让我很不高兴。”兰溶月的语气很淡,淡到生命在她眼中变成了死气。“你知道吗?人都有软肋,我也有,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兰溶月的话让人不寒而栗,兰悦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触发了兰溶月的怒气,心中满是疑问。

“有本事你就动手,别婆婆妈妈的。”

“是吗?我没想过手下留情,你知道吗?人死后一旦染上了寒冰之息,将永不入轮回。”

匕首划过兰长宁的脸颊,鲜血慢慢留了出来,九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面镜子,镜子刚好对准兰长宁,让兰长宁看得清清楚楚。

“你,怎么敢?”

“为何不敢。”兰溶月看着兰长宁惊恐的神情,这样的眼神她看得太多了,多到在她心中跌去不起波澜。“你知道吗?每划你一道就让我恶心多一分,毕竟比乞丐伦了的人,怎么做都脏了我自己的手,不过我握着匕首的这一份快感我十分享受,都说事不过三,两次之后,我的快感便没有了,记住我的话,你将受尽永世之苦。”

兰溶月说完后嫌弃的丢掉手中的匕首,伤口的疼痛和传来的寒意让兰长宁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可是她知道,她根本逃不了。

兰溶月的话如同诅咒,让兰长宁灵魂颤抖。

“我告诉你,不过,你要放了我。”兰长宁沉默了片刻,忍受着伤口传来的痛和刺骨的寒意道。

“不,我现在没兴趣知道了。”兰溶月目光避开了兰长宁,兰鈭的身世其实兰溶月并不怎么在乎,若是在乎,早在洗尘宴之后她就怕人细察了,她要的是兰鈭的性命,而非兰鈭的过往。“人交给你了,随你处置。”

“好,溶月,你去外面等我,好不好。”

兰悦带着一丝颤抖的拿起地上的匕首,匕首上沾满鲜血。

“悦儿,你就那么恨我吗?”兰长宁看着兰悦,眼泪滑落,与血交融,变成血泪。

“是,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兰溶月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匕首在距离兰长宁心脏不远处插了进去。

“悦儿…”兰长宁眼底露出了一身悔意,早知道当初她就应该先除掉兰悦,否则也不会落入任人宰割的下场。

“我知道,你后悔了,后悔没有杀了我,对吗?长公主。”兰悦看着兰长宁的挣扎,丝毫没有发现暗中一道人影,眼底闪过无尽的心疼。

疼痛让兰长宁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兰长宁永远不会想到,她是先帝最宠爱的长公主,又的兰嗣信任,有朝一日竟然会死在兰悦的手中。

“对了,在你临死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薛公子被我废了,他现在就是个太监,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别一个太监和一群乞丐睡了的滋味如何?”

“你…”兰长宁惊恐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兰悦丢掉匕首,没有再看兰长宁一眼,直接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长公主府已经被鲜血浸透,府中无一人存活。

“溶月,她终于死了。”兰悦抱着兰溶月,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嗯。”

“可是还不够,薛公子还活着。”兰悦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

毁掉一个少女的美好,果然是会遭天谴的。

“我们走吧。”兰溶月松开兰悦,盯着兰悦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看到兰溶月眼底的冷静,兰悦也渐渐冷静下来。

“这里…”她以那样的手段杀了兰长宁,若不处理掉尸体一定会惹人怀疑的。

兰溶月看了看不远处的大树后面一眼,夏侯文仁既然跟来了,善后工作她自然不打算承担了。

“放心,有人会处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