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较量(1)/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月的天气依旧有些寒冷,保和殿上,兰嗣容光泛发,大殿之上,除晏苍岚之外,五国来客,相继露出嘲讽的笑容,兰嗣不解嘲讽从何而来,尽量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未央宫内,柳嫣然双目深邃,宛若这黑夜一般被漆黑遮盖,看不到尽头,心中尽是讽刺,三月是兰嗣的寿诞,这份提前的大礼想必会多人会喜欢的。

多年的夫妻,柳嫣然的才智胜过兰嗣数倍,反大事决策都受不了柳嫣然的影子。

昔日柳嫣然高高在上,如今柳嫣然又岂会甘心被困在这未央宫内。

后宫对于柳嫣然来说很小,后宫的手段在她眼中不过是写小心眼,她根本看不上眼,今夜之后,她将会重掌大权。

大殿之上

“东陵陛下得美人后精神抖擞,想必是夜夜温香暖玉在怀,本宫让人觅得一份大礼,还请东陵陛下笑纳。”云渊说话间让人呈上礼物,眼神中带着几分为恐怖之不及。

“那就多谢云太子一番心意。”

宴无好宴,兰嗣岂会不清楚,云渊送礼,无疑是另有所图,两国联姻,此刻兰姌的目光却停留在兰溶月和晏苍岚身上,心中愤愤不已。

凭什么她一个寺庙长大,被人遗弃的郡主如今的那个宛若天神般男子的疼爱,她一国公主却要嫁做他人为妾,兰姌眼底,尽是不甘。

“陛下不打开看看吗?两国联姻在即,本宫送的这份礼想必甚合陛下心意。”云渊自大狂妄,眼底尽是嘲讽,看向兰姌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厌恶。

兰姌与云渊一事本是兰嗣和兰长宁设计的,如今兰长宁已死,兰嗣连嫁祸的对象都没有了。

云渊的话,众人盯着万公公手中的锦盒,似乎想要一探究竟,碍于众人的眼光,兰嗣又不好让万公公将其拿下去。

“陛下。”万公公有些为难的看着兰嗣,手中对锦盒已然成了烫手的山芋,丢也不是,还回去也不是。

“打开。”

他倒要看看云渊送了什么给他,眼下还在东陵,云渊竟敢如此放肆。

万公公见过无数大事,此刻的手却带着几分颤抖。

众人都知道,这份礼物,不开为上。

礼盒打开,一股药香味袭来,兰溶月似乎和晏苍岚聊得正欢,无疑理会锦盒中装着什么。

“溶月,东陵快乱了。”晏苍岚不是大夫,虽然无法肯定云渊送的药物是什么,不过以云渊的心思,此刻定然不会放过兰嗣。

“是啊,快乱了,若无东陵…”兰溶月还未说完,晏苍岚急忙的打断了兰溶月的话,“无论是否有东陵,溶月都是我的皇后。”

“一介民女也无所谓吗?”这个年代,身份地位无一不是牵绊,人生来不平等,皇室中人,高高在上,平民之子,宛若蝼蚁,平等二字,本就不在。

不过在兰溶月心中,她从不觉得自己会低人一等。

“只要是溶月,身份还重要吗?”晏苍岚握住兰溶月想要逃离的手,她就那么希望他死心吗?“溶月,从动心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打算放手,除非我死。”

晏苍岚认真的神情,兰溶月心底微微的颤抖,除非他死吗?可是你可知道,你这份情,她或许要不起。

“溶月,入了我的眼,进了我的心,你就别想再走出去。”晏苍岚的语气中带着霸道,霸道的难以让人忽略,兰溶月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避开了晏苍岚深邃的目光。

“我需要时间。”

相处这些日子以来,兰溶月真的很想说,接受他,不难,只是她不能接受。

若是天下知道女诸葛和巫族灵女是一个人,势必会祸端不断,她不怕被算计,却怕被人当做拖累。

“一辈子很长,你要的时间我给得起,一辈子很短,你在身边,我就会觉得瞬间总是转瞬即逝,真希望时间能够静止。”晏苍岚的声音很轻,很小,略带一丝沙哑,一字一句直击兰溶月的心房。

她很想避开,终究还是不无可避吗?

两人的小动作,不远处投来一丝狠毒的目光。

药香味让兰嗣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色,花柳病这几个字是他一生的耻辱,药香味中的一股腥味,兰嗣十分熟悉那个味道,万公公看了手中的锦盒,立即递给身边的小太监。

“云太子这是何意。”兰梵看着云渊,心思却飘向了兰溶月的放心,究竟有什么她竟然敢不告诉他。

“听说东陵陛下染上了沉珂,本宫送上一份大礼,这可是本宫花了好久觅得失传已经的秘方,专治花柳病。”花柳病这三个字敲击着众人的心。

兰嗣瞪了瞪角落的静妃,静妃神情依旧,似乎并不知晓是怎么回事。

“云太子的大礼朕无法消受,还是请云太子收回去,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兰嗣拒绝,隐约告诉众人,需要药的人是云渊,而非是他。

兰嗣的话,云渊染上了一丝怒色。

想起那个夜晚,云渊的眼底染上了阴霾,还未开口却被另一个声音抢先了。

“云太子精心寻找药物,莫非是为了给自己备用。”楼陵城突然开口,杀得众人就措手不及,楼陵城的话,众人将矛头指向了云渊。

“听说陵王有美无数,本宫也给陵王准备了一份,待回到驿馆后,本宫便让人给陵王送去。”云渊借此攻击楼陵城。

“多谢云太子好意,本王爱美人胜过生命,不过对徐娘半老,毫无风韵的美人不感兴趣,云太子还是自己留着慢慢用,毕竟药方难得,万一用没了对云太子而言似乎也不太好。”

楼陵城的话,兰溶月微微抬头,那夜之事,知道的人应该不多,那种地方就算是死十几人也应该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为何楼陵城注意到了。

“他很聪明,其才智似乎可以与当年的传奇皇子相比,不过心眼却小了些。”晏苍岚在兰溶月耳边小声说道,见兰溶月收回目光,看向他,继续道,“应该是从柳辰飞的剑法上判断出来的,柳辰飞虽杀了人可却忘记了毁尸灭迹。”

“楼星落似乎对这位陵王颇为信任。”

楼陵城开口,楼星落并未阻止,由此可见,楼星落虽然戒备楼陵城,但同时也信任楼陵城。

“正与反,反与正,明与暗,他们两人恰是如此。”

楼星落承受了所有人的追捧,楼陵城承担了所有的责骂,表面上楼陵城是楼星落的马前卒,实则楼星落才是被利用的那个人,楼陵城为暗,楼星落为明。

“你似乎对楼兰国很关心。”

苍暝国与楼兰国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只有两条路可以抵达,要么走云天国,要么绕道东陵,看似毫无交集,凭借晏苍岚对楼兰国的了解,似乎并不是如此。

“溶月,若你想知道,我会如实相告,不过话很长,需要换一个场合。”

“不想。”总觉得其中掺杂着太多的事情,兰溶月暂时不想知道,或许是因为害怕知道了,她就真的逃不掉了。

“溶月这般直接,我会很伤心的。”晏苍岚神情平静,可是心中却觉得遗憾,他会告诉她一切,但不是现在,比起东陵,那些事情太复杂了,他不想兰溶月掺和其中,最起码不要这么早,遗憾的是兰溶月的果断拒绝。

“莫非这位陵王也亦欲七国。”

“嗯,眼下他需要东陵的支持,摆脱自身的局面,但他行事有些不择手段,让人看不起。”晏苍岚道破了楼陵城的野心。

“他会成功吗?”

“溶月想他成功吗?”在晏苍岚的心中,楼陵城算不上是劲敌,若是在给他一段时间,能力却也不容小觑。

“若为敌,尽早抹杀是上策。”

“若为友呢?”

“宛若毒蛇,岂能为友,不怕被反咬一口吗?”

“知我者,溶月也。”

晏苍岚的话语中似乎带着一丝骄傲,他知道兰溶月了解诸国势力,唯独对楼兰了解相对较少,其中缘由了晏苍岚暂且不会询问,不过楼兰的确很是排外,自古以神秘著称,想要在楼兰国安排人,的确十分困难。

“东陵陛下,堂堂一介男儿,生病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偶尔也会有意外的,陵王,莫非你是收了东陵陛下的好处,才为将其辩解的吗?还是看上了东陵陛下的哪位公主,看来美人对陵王的诱惑真的很大。”拓跋弘带着三分醉意,身上尽是酒气,从兰溶月身边走过,兰溶月都怀疑他是酒泼在身上了。

“战王何出此言。”兰嗣微微蹙眉,拓跋弘一向不你会这些,北齐与东陵并无接壤,并无交恶,为何拓跋弘也参合进来了。

“东陵陛下可知,隔墙有耳,云太子一个那么抠门的人,在东陵又被盗,如今已是身无分文,好不容易为东陵陛下献上一份礼,足以见得云太子对兰姌公主的一份心意,陛下又何必泼了未来女婿的面子呢?”

兰溶月听拓跋弘这话,怎么感觉一下子把两个人都得罪了。

兰姌和亲,名分未定,云渊虽没有太子妃,不过这太子妃之位绝不是兰姌,顶多是一个侧妃,何来女婿一说。

“战王有些喝醉了,来人,陪战王下去醒酒。”

“我没醉,不过是说实话而已,东陵陛下可别趁机灭口,本王…”拓跋弘还没说完,直接到了下去,摔得一声响。

拓跋弘醉酒,兰嗣无从解释,有口难开。

“你的杰作?”兰溶月看着身边含笑的男人,总觉得今天的大局似乎被他给掌控了,她安排的棋子似乎有些用不上了。“不过戏演的不错,很逼真,这一下摔得想必很疼。”

“一局棋,一出戏,输了就要认。”晏苍岚十分大方的承认,他不想参合兰溶月的局,不过,他想告诉她,就算是在东陵,他依旧可以只手遮天,护她无忧。

“的确,拓跋弘睡过去了,这下兰嗣是洗不清了。”

拓跋弘的突然插手,楼陵城也十分意外,面子上有些下去不,若是讨好东陵失败,他势必会得罪了东陵和云天国。

云天国有国师千晟坐镇,云天国陛下也不是一个好热的角色,若非这几天国师久居紫竹林不见外人,只怕这天下的格局早就变了。

“东陵陛下,本宫见陛下驳了云太子的面子,这份礼本来不打算送出去的,毕竟陛下如此厌恶云太子重礼了,如今看来,这份礼物刚好。”夏侯文仁拿起锦盒,递给了身边的小太监,小太监下意识的结了过来。

“三皇子,看来我们倒是心有灵犀,连准备的厚礼都是一样的。”说话间,慕容珏也拿出一个锦盒,两个锦盒让兰嗣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有病,得治。”

“是这个理。”

夏侯文仁和慕容珏一唱一和,无论兰嗣是否得了花柳病,今日之后,此事想必已经在东陵盛传,兰嗣原本容光泛发的脸上似乎瞬间苍老了许多。

“陛下息怒。”万公公小声提醒道。

兰嗣怒意难掩,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若是传出去一国之君染上花柳病,东陵难保。

“虽然不知是何缘由让众位贵客误会,不过本宫替陛下多谢各位贵客的一番心意,来人,将礼物都收下。”柳嫣然一袭简单的装饰,长发仅用发簪盘起,没有了昔日的雍容华贵,此刻的打扮倒是多了几分淡雅。

“见过皇后娘娘。”

除了六国来宾之外,众人立即起身行礼,兰鈭微微低头,眼底藏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皇后姐姐不是在禁足吗?怎么出现在这保和殿。”娴贵妃见柳嫣然的到来,心中愤怒不已,她不是已经让人看住了柳嫣然,没想到柳嫣然还是出现了。

“贵妃此话何意,本宫不过是在未央宫礼佛,祈求天下太平,永无战事,为何贵妃会…”柳嫣然说话间看向了兰嗣,她要告诉兰嗣,今日之局,是她所救。“陛下,诸国贵宾精心准备的大礼,虽然此事终究有误会,不过众位贵宾的心意难得,担心陛下身体,想必此举是为了东陵与诸国之间的和平,虽有错漏,心意难得,陛下不会怪臣妾替陛下收下这份大礼吧。”

兰嗣看着柳嫣然的目光,心中微微松一口气,光明正大的手下礼也未尝不可。

“皇后考虑周全,倒是朕忽略了众位的心意,在此真多谢诸位一番好意,朕暂且收下,诸位若是需要,他日朕必定原物奉还。”

兰嗣身为当事人,当然不愿意手下这份烫手的礼物,因为不甘,才会错过了最后的解决方式。

众人只是笑笑,没再说话,在这样下去,谁也逃不了好。

“娴贵妃,议论和构陷皇后可是大罪,来人,没收娴贵妃协理六宫的权力,禁足贤福宫好好反省,以思己过。”

兰嗣是一个以自身利益为上的人,比起江山后继的人选,兰嗣更加在乎当下的利益。

“陛下,臣妾…”娴贵妃还未说完,柳言梦立即挡在了娴贵妃的跟前,“陛下原谅母妃的莽撞,妾身和殿下这就送母妃回贤福宫。”

柳言梦说话间,兰慎渂已经走到了娴贵妃的面前,娴贵妃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柳嫣然看着柳言梦的目光,露出一丝杀意。

“去吧。”

“诸国贵宾,本宫准备了莲花灯,不如诸位贵宾去御花园放灯,提前岂会一下东陵最具特色的乞巧节。”

“如此就随皇后安排。”夏侯文仁第一个走出来道,在他的记忆中,兰悦曾经对他提过乞巧节,虽然时间未到,但相比今天兰悦也会进宫,这位皇后当真是个角色,东陵陛下能有如今的地位,这位皇后倒是不可或缺的。

众人离去后,大殿内就剩下柳嫣然和兰嗣。

“陛下赎罪,臣妾私自离宫,还请陛下责罚。”柳嫣然立即请罪道。

此时此刻,兰嗣还指望着柳嫣然呢?又岂会降罪柳嫣然。

“后宫大权交还给你,这些天你也累着了,让静妃辅佐。”

“多谢陛下。体恤臣妾,臣妾一定和静妃妹妹管理好后宫。”柳嫣然岂会不明白兰嗣不想让她一支独大,今日她虽挽救了局面,同时却也让兰嗣戒备她。

帝后凌驾于帝王之上,让兰嗣如何不戒备。

夜,静如水,御花园内,灯虎通明,喧嚣不断。

“柳嫣然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走进御花园,兰溶月看到御花园内,有美无数,众家千金进宫,连兰嗣都瞒的严严实实的,果然厉害。

离开保和殿和,男宾和女宾是分开而行,晏苍岚并不在兰溶月身边。

“小姐,爷有点事,说晚些再来接小姐。”红袖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小声对兰溶月道。

“有事?”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疑问,晏苍岚最近是愈发神秘了,明明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不对在哪里。

“小姐放心,这点小事爷能处理好的。”红袖微微低头,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没想到那人竟然还会干涉爷,明明已经做出了承诺。

“溶月。”红袖刚刚说完,兰悦便走了过来。

“你也来了?”

“皇后是何等聪明之人,岂会放过我。”兰悦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深宫后庭,柳嫣然为最,朝中决策,很多都出自于柳嫣然之手,这些事情也是兰悦在听她父王埋怨的时候偶然听到的。

“两国和亲,你真的没有想法?”

“我绝不去南曜,也绝不和亲。”兰悦十分果断道,夏侯文仁见兰悦后走进来,恰巧听到了兰悦的话,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月郡主,皇后要见你。”兰溶月还未说话,一个宫女走过来行礼后后道。

兰悦闻言,立即握住了兰溶月的手。

“没事的,放心。”兰溶月轻轻拍了拍兰悦的手,随后松开。

“走吧,莫让皇后等急了。”

柳嫣然经过这些日子,想必更加清楚眼下的局势了,让一个身居高位又聪明的人跌入谷底之后,有的只是更加的情形。

“郡主请。”

宫女带着兰溶月一路走进御花园角落的凉亭,凉亭被帘子遮挡住,看不清外面,红袖和九儿都被留在了凉亭外,要道凉亭还有四五米的距离。

“溶月见过皇后。”兰溶月走进凉亭后看到柳嫣然,行礼道。

“免礼,溶月,此时此景,你觉得如何?”透过帘子的缝隙,刚好可以看到御花园内的场景,灯火通明,莲花灯从凉亭下的河流穿过,景色甚美。

“很漂亮。”

“是啊,很漂亮,漂亮得让人想要留住美景,若是留不住,就会让人想要毁灭。”柳嫣然的声音不大,却极具穿透力。

以景喻人,柳嫣然是在警告她。

“皇后娘娘觉得你能毁掉眼前的美景吗?”兰溶月微微抬头,看向柳嫣然,眼底没有丝毫的退缩。

“溶月,不要质疑本宫的能力。”柳嫣然说完,原本身手突然一暗,莲花灯被冰覆盖,灯火熄灭,身后通明的河流渐渐变得黑暗。

“皇后娘娘好本事,不愧是上一任的巫族灵女,不是娘娘想要我如何?”兰溶月看向柳嫣然,她知道柳嫣然的能力,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冰很薄,但足以震慑她。

柳嫣然唯一预计错了的一点是她也是巫族灵女且能力比柳嫣然强太多了。

柳嫣然的能力还无法做到毁灭,而她能。

“嫁给太子,成为太子侧妃。”

“溶月记得娘娘曾经警告过溶月,让溶月不要靠近太子殿下,如今娘娘岂不是自打嘴巴。”身边无人,兰溶月自然不用退让。

“兰溶月,别不知好歹,你应该明白,要杀你轻而易举。”

“娘娘还是别笑了,眼角的鱼尾纹都出来了,难怪陛下会宠爱新美人…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兰溶月静静的站着,丝毫不畏惧柳嫣然。

“兰溶月,你知道吗?本宫的确不喜欢你,因为你太聪明,但女诸葛必须是皇儿的侧妃,你也不用刺激我,区区几句话,本宫还受得住。”柳嫣然眼底露出一丝厌恶,她讨厌兰溶月,讨厌这一份静如水。

“皇后娘娘好本事,不过溶月倒是猜错了娘娘的心意,娘娘真的很疼爱姐姐,我还以为娘娘会许给溶月太子妃之位,毕竟若是前往苍暝和亲,溶月就是皇后。”兰溶月回过头,目光平静,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从前的确是我小瞧你了。”

“皇后娘娘觉得今后我会从命吗?放着好好的皇后不做,却做太子侧妃,尤其是太子风流成性,溶月可不想有朝一日太子步皇后娘娘的后尘。”

兰溶月的话,柳嫣然原本冷静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怒意。

兰溶月竟然跟诅咒我兰钰捷得花柳病,柳嫣然岂能不怒。

“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听话,溶月,你可知道皇儿对你还是有几分仰慕的,但是本宫不喜欢不听话的人。”柳嫣然的语气很轻,说完,兰溶月已经倒在地上。

柳嫣然看着昏迷过去的兰溶月,脸上瞬间龟裂了,她恨不得杀了兰溶月,可是兰溶月的才智让她忌惮的同时又十分想要得到。

“娘娘,这样好吗?”一个黑影走进凉亭,看了看地上的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后很快冷静下来。

“她只能是自己人,否则必须除掉。”柳嫣然看着昏迷过去的兰溶月,暗自佩服兰溶月的心智坚硬,居然用了两刻钟才昏迷过去,今日若败,兰溶月必须死。

“苍帝哪里?”

“一个女人而已,东陵的美人不够多吗?到时候陛下重新赐婚就好。”柳嫣然眼底闪过一丝不屑,随后继续道,“莫非你舍不得了。”

“娘娘,我怎会舍不得了。”

柳嫣然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戒备。

“来人,将人送过去。”

兰溶月被人带走后,黑衣人看向柳嫣然。

“娘娘不信任我。”

“你值得我信任吗?”

沉默后,黑衣人消失在凉亭。

兰溶月被带到了一处略微冷清的宫殿,红袖一直在暗中悄悄跟着,九儿责备柳嫣然派的人给拖住了。

“主子,您装睡的本事可真厉害。”打晕兰钰捷后,红袖走到昏迷的兰溶月跟前,十分佩服道。

带兰溶月过来的人功夫不弱,和她有得一拼。

“人呢?”兰溶月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狡诈。

“地上,主子,要不要丢进臭水沟淹死了算了。”红袖十分认真的说道,心想,敢觊觎少主的女人,该死了。

“带我过来的那个人呢?”

“主子身边的無戾去追了,估计逃不了。”红袖想起無戾的眼神打了一个冷颤,仅仅一眼,她怎么就得就被無戾给看透了,黑夜下,漆黑的眼神,太可怕了。

“是该送上一份大礼才是,不过柳嫣然的手段真不怎么样,除了毁清白之外就没其他选择吗?智商令人堪忧,真不知道怎么作为后宫之主的。”兰溶月打了一个哈欠,十分惋惜的说道。

“主子,不如丢给兰钰捷几个老嬷嬷如何?”红袖想了想,觉得一定要想办法恶心兰钰捷一下。

红袖刚刚说完,大门就被推开了。

兰悦急匆匆的跑进来,“溶月。”声音显得十分急促。

“我没事。”兰溶月看了看兰悦,兰悦身上传出淡淡的血腥味,手臂上鲜血溢出。“他们伤了你。”

兰溶月眉头紧促,柳嫣然,你当真以为你是一支独大。

“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宫中是柳嫣然的天下,我们尽快离开,免得再生事端。”兰悦侧身,不让兰溶月看到她的伤口。

与兰溶月分开后,兰悦就一直暗中注意着兰溶月,甚至还利用了夏侯文仁。

不过,夏侯文仁当然是心甘情愿的做兰悦的挡箭牌。

“离开,戏才开始,现在离开岂不是可惜了。”兰溶月看了看兰悦的手臂,拉住兰悦的手,“跟我来。”

她虽然是个路痴,记不住宫中的大路,可是暗道她却全部记住了,毕竟这才是她进宫的主要目的。

“去哪里。”兰悦对兰溶月熟悉宫中的小门并不觉得惊讶,只是她有些迷糊了,兰溶月究竟要带她去哪里。

“到了。”

兰溶月推开门,门似乎尘封了许久,走进屋内,兰溶月拿出药箱开始为兰悦包扎伤口。

“兰钰捷你打算怎么处置。”兰悦看了看自己包扎好的伤口,似乎松了一口气,兰溶月能自保就好,只是深宫中的算计防不胜防,她不想兰溶月卷入其中。

“夏侯文仁,还不出来吗?”

“月郡主。”夏侯文仁听到兰溶月的声音从暗中走了出来,他知道兰溶月不会武功,可是竟然能察觉到他的存在,在夏侯文仁的心中,兰溶月身上总是裹着数不清的谜团。

“保护好兰悦,若是你再敢让兰悦受伤,她伤一分,我伤你十分。”兰溶月看向夏侯文仁,语气平静,却绝不是玩笑。

“好。”夏侯文仁心中本来自责,兰悦急匆匆的找兰溶月,他跟在后面,今天进宫没有带多少人,防不胜防。

“溶月。”兰悦显然对兰溶月的安排不满意,但却又不想给兰溶月添麻烦。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去找静妃,让她派人送你离宫。”宫中今夜想必是戒备森严,东倾儿暂时不能用,否则可能就无法成全东倾儿的心意了,静妃做事周全是最好的人选。

“我离开了,你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放心。”

夏侯文仁看了一眼兰溶月,心想,莫非今夜的一切都在兰溶月的算计之中,想到此处,夏侯文仁心中肯定了,心想,还是尽快带兰悦离开,不然不仅帮不上忙还会卷入这些风波中。

夏侯文仁说话间看了看红袖,他虽不了解晏苍岚,但却知道晏苍岚暗中安排了不少人。

“放心,还有苍帝,苍帝不会让人对月郡主动手的。”

------题外话------

六点多起来码字的叶子,天冷了,不想动,怎么办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