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你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闺房内。

兰溶月看着迟迟不肯离去的某人,心中略感无奈,一段感情,她最怕的就是要不起,如今她要了,也绝不后悔,只是这位今晚是要闹哪样,明日肯定不会太平,她知道他不怕惹麻烦,更不怕招惹东陵,可是有些事情她希望亲手去做。

“时间不早了。”

“嗯。”

嗯,这是闹哪样,难道不是应该撤走,让她睡觉吗?

兰溶月表面冷静,心中却十分不平静,前世今生,她只认一人,只动心了一次,心动中夹杂着一丝丝害怕,她承受不起再一次的背叛,但是为他,她愿意赌一次。

“我困了。”

“睡吧。”

晏苍岚微微转过身,仿佛再说,我不偷看,你睡吧。

兰溶月十分无奈,这模样是说她可以脱掉外衣睡觉吗?她能说她要换睡衣吗?兰溶月无奈,只好从柜子中拿出一套她特制的睡衣,向里间走去,“不许跟来。”

“好。”

晏苍岚嘴角染上了一丝笑意,他知道兰溶月心硬嘴更硬,但对身边的人极好,她的内心是柔弱的,身边的人只要不挑战她的底线,她的心其实很柔软。

今夜,他想放肆一次,留下来陪着她。

兰溶月换上睡衣后,还不忘裹着一个披风走出来,看着晏苍岚,这位爷今天是打定主意不离开了。

无所谓,反正她灵魂又不是古代人。

“溶月。”晏苍岚回过头,看到裹着披风的兰溶月,白皙的颈部,锁骨微露,长发随意披在脑海,每有任何束缚,长发如锦,肤如凝脂。

“我真的累了,你能走了吗?”

“溶月,你怎么还不长大。”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心跳加快了许多,容颜上未经任何雕琢,幽冷的双目中多了一丝温和,一丝灵动,让人移不开眼睛。

溶月,你的恨到底有多深,深到可以让人步步算计。

兰溶月无奈的看了晏苍岚一眼,直接拉上帘子,钻进被窝中。

心中无奈,这位爷难道不知道男女之防吗?在这个万恶的古代,他还正是一点都不注意,若是放到现代社会,估计就是一活脱脱残害少女的禽兽。

若晏苍岚知道了兰溶月心中所想,不知道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睡吧,等你睡了我便离开。”晏苍岚的声音很轻,很柔,听到晏苍岚的声音,兰溶月本来想装睡让晏苍岚离开,听着他的话,她染上了丝丝倦意。

自始至终,九儿都是静静的站在外间,一直戒备的看着里屋。

兰溶月慢慢避开眼睛,沉睡入梦。

次日清晨,兰溶月慢慢睁开眼睛,一夜好眠,兰溶月裹着披风,拉开了帘子,软榻上明显有人动过的痕迹,她习惯性的靠在软榻上,所以会在软榻上放上一条毯子。

“小姐。”九儿听到动静后走进了房间。

“他什么时候走的。”

“黎明时分。”九儿微微松一口气,她很高兴兰溶月能接受一人,有一个归宿,可是对方是晏苍岚,九儿有些不确定了。

“有说什么吗?”

“只是让我不要打扰小姐,没再说其他。”九儿想起晏苍岚领走前的吩咐,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贴心,可惜了他的身份是个帝君,后宫中,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人呢?

九儿不免为兰溶月担心。

“九儿,你觉得我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吗?”

九儿的心思很容易猜,兰溶月看着九儿的眼睛就能猜透九儿的心思。

“当然不是,只是…”九儿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既然不是,我便不会委屈了自己,放心吧。”

九儿点了点头,她更多的或许不是因为兰溶月的话,而是因为兰溶月冷静的神情,女子得一心人的时候很容易被冲昏了头脑,就如昔日的她。

“准备一下,我们去看戏。”

一夜冷风,他要亲眼去看看兰钰捷的下场。

泡澡后,兰溶月整个人都觉得清醒了很多,因为某人的缘故,她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习惯,好在进宫之前梳洗过,不然她估计还真的难以睡着。

走出王府,一辆马车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帘子掀起,晏苍岚身边摆着一摞奏折和信件,手中还拿着一封信,见兰溶月后,直接放下信件,淡淡一笑。

马车前没有脚凳,晏苍岚下车,直接抱兰溶月上车。

“你很闲。”兰溶月看了看身边的某人,他不需要睡眠吗?还真不怕未老先衰,毕竟他比她大了将近十岁。

“溶月更重要。”晏苍岚将装着信件和奏折的锦盒合上,打开放在身侧的食盒,将一碗清粥递给了兰溶月。

“我吃过了。”兰溶月看着清粥,很香,味道看上去应该不错,早上她吃了一点,现在还真有些吃不下。

“尝一口。”

晏苍岚拿起汤匙,装上一点,放在兰溶月的嘴边。

兰溶月张开嘴,粥中带着淡淡的莲香,兰溶月看向晏苍岚,这人居然用雪莲花泡水来熬着粥,还正是奢侈。

“味道如何?”

“还行,我吃不下了,剩下的你全吃了。”雪莲花养生,虽然有些微寒,但对晏苍岚来说刚刚好,寒气冷抑制住体内的噬魂蛊,虽然效果甚微。

“好。”

有了兰溶月的叮嘱,晏苍岚直接将一碗雪莲粥吃完,食盒有两层,他准备了两人的早餐,不过兰溶月愿意吃一口,他就满足了。

“公务如此繁忙,为何不…”不知为何,让晏苍岚先回去这话兰溶月有些说不出口了。

“还好,苍暝国的事情大多由国师来处理,这只是极小的一部分。”晏苍岚看了一眼身边的锦盒,眼底深处,似乎藏着诸多叫兰溶月不知道的东西,他也未打算说明。

马车很平稳,没有一点颠簸。

赶车的夜魑能听到两人的对话,眼底微微一沉,那个锦盒里面的信件和奏折必须要晏苍岚亲自处理,只是近来愈发多了些。

七国动荡是迟早的事情,一时的忙碌,一世的安稳,对于晏苍岚来说,值得。

兰溶月未曾再询问晏苍岚国事,两人闲聊着一直到了东门,晏苍岚捂住兰溶月的眼睛,撩起帘子,看着城楼上吊着的人,随即放下帘子。

“溶月,还是先听戏吧。”

兰溶月听着晏苍岚的话和人们口中的指指点点,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对看人的裸。体的确没有兴趣,不过,無戾做事越来越不留手了,尤其是涉及她的。

兰溶月能感觉到無戾一直都在身边,今天的早膳依旧是無戾送过去的,只是似乎在和她赌气一般,没有上前和她说话。

“晚些你别随我进宫了,宫中的事情我会处理。”

晏苍岚犹豫了一下,他不是不相信兰溶月的能力,只是单纯的不想和兰溶月分开,仅此而已。

“好。”

尽管有诸多不舍,晏苍岚依旧答应了兰溶月。

一辈子很长,他很想将她打包带在身边,却知道,这样会束缚了她,所以他不会那么做。

“那不是东陵的太子殿下吗?怎么被人吊在城楼上,莫非…”欲言又止,让人遐想连连,云渊的话恰到好处,“辰飞,还不快将人放下来,估计他自己是下不来了。”

送行的人是兰慎渂,兰嗣剥夺了娴贵妃手中的权力,却又宠爱兰慎渂,希望依旧能相互制约,维持着朝野上下的和平。

兰慎渂看了看身边的無戾,無戾的目光早就神游的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根本没有看到兰慎渂的暗示。

人被放下后,云渊仔细上前瞧了瞧,心想,兰溶月好本事。

“还真是东陵太子。”云渊的声音不大,却暗自用了内力,在场的人刚好听到。

“殿下,太子不会是逛青楼付不出银子被人吊起来了吧。”無戾一副无害的模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兰慎渂,十分认真的问道。

柳辰飞也注意到了無戾,他判断不出無戾的身手,不过看上去还真像是一只小猫咪,模样十分惹人喜爱。

“你看什么看,本少爷不喜欢男人。”無戾感受到柳辰飞探究的目光,一副十分无奈的模样直接诬陷道,柳辰飞一时惊讶,不知道该如何还嘴。

“你…”

“辰飞,这位小公子在开玩笑?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云渊将小公子三个字咬得特别重,仿佛再说,小孩子不懂事。

“是,殿下。”柳辰飞不再说话,怎么感觉无力有一种在针对他们的感觉。

“多谢文王一路相送,送到这里就好了,文王还要照顾兄长,本宫多谢文王相送。”云渊直接将这个兰钰捷丢给了兰慎渂,随即跃上马,骑马离开。

对于兰慎渂来说,兰钰捷就是个烂摊子。

云渊的打算也正是如此,将兰钰捷交给兰慎渂,东陵的太子与文王之争必定是愈演愈烈,只要东陵乱了,云天国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二月的天气,东陵四季分明,兰钰捷吹了一夜的冷风,此刻冻得发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来人,送太子殿下回宫。”

兰慎渂身边的侍卫送走兰钰捷之后,兰慎渂向兰溶月的方向走过来。

“月郡主,能否随我进宫,替我做一个见证。”兰慎渂此举的目的是在晏苍岚,而非兰溶月,柳嫣然是一个十分霸道的人,若今日他单独带兰钰捷进宫,势必少不了柳嫣然的记恨,若是有晏苍岚在,柳嫣然便会有所顾忌。

“好。”兰溶月并未掀起轿帘,只是小声回答道。

马车走进宫门后,晏苍岚刚要起身。

“我去就好,毕竟眼下东陵内部的事情。”

“溶月。”晏苍岚直接握住了兰溶月的手,想要保护她,同时却也要尊重她。

“放心,不会有事的。”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忍不住心软,或许她可以依靠他,“我只想与你并肩,能够站在你身边,相信我,东陵的事情我能应付得了。”

晏苍岚听到兰溶月的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底闪过惊喜。

“溶月,我信你。”

兰溶月独此一人下马车,兰慎渂眉头微蹙。

“文王似乎不满意,既如此,溶月就先回去了。”

兰慎渂见兰钰捷要转身离开,立即开口叫住了兰溶月。

“月郡主,请稍等。”说完后,兰钰捷欲言又止,刚想说什么,耳边却传来晏苍岚的吩咐声,“夜魑,走。”

晏苍岚离开,兰慎渂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皇宫内,兰嗣盛怒,昨夜,一场大火,东倾儿葬身大火中,兰嗣从遗骸中确定了东倾儿的身份,一刀毙命,兰嗣心寒,他的确不打算留下东倾儿,更不喜欢有人在他眼皮下动手。

皇宫之中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柳嫣然。

“万公公,让四皇子去一趟相国寺,接太后回宫。”放眼整个后宫,如今娴贵妃已经是不能和柳嫣然匹敌了,唯有借助太后的势力。

当年四皇子的母妃原是太后的侄女,只是当年为了东陵的和平,不得不牺牲一人,随后便有了太后的离宫,太后离宫后一直居住在相国寺,不见任何人,如今能请动太后的也只有兰梵了。

“是。”

万公公心中不免为兰梵惋惜,本来是极聪明的一个人,又是最像兰嗣的人,只可惜当年兰嗣牺牲了兰梵的母妃,如今兰梵刚有些气色,待太后回宫,只怕兰嗣又要忌惮兰梵了。

万公公刚离开御书房,兰嗣就听到了兰慎渂的禀报,神情露出一丝愤怒。

兰溶月直接去了棠梨宫,毕竟作证时间还没到。

“郡主。”静妃见兰溶月后,立即问候道,兰嗣虽然是协助柳嫣然管理后宫,可是大权并未在静妃的手中,她得到的也只有一个名义而已。

“静妃,你心中可有不满?”

“我的确不满,没想到柳嫣然居然还能翻身。”静妃心中愤怒,本以为兰嗣不会在信任柳嫣然,可是昨日的告别宴上,柳嫣然翻身,为了后宫安宁,陛下只怕不会再夺了柳嫣然的大权。

“听说你每年都会想办法去相国寺祈福?”有时候是得到兰嗣的许可,有时候是在兰嗣的默认下悄悄离宫,自从静妃失去孩子后,一直都有去相国寺为死去的孩子祈福,哪怕昔日棠梨宫和冷宫一般无二,这点静妃从未改变过。

静妃的父亲是当朝宰辅,静妃的一举一动兰嗣也就真一只眼了。

“是啊,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昨日宫中走水,静妃是不是该去祈福了。”

“还请郡主明言。”静妃有些把握不住兰溶月的心思,太过于缜密,太难测了。

“若无意外,陛下为了制约柳嫣然唯有让太后回宫,太后不是陛下亲母,而是嫡母,太后无子,公主已经外嫁,不过地位摆在那里。”

静妃眼睛一亮。

“郡主是让我讨好太后。”

“不,不是讨好,佛门多年,太后早就看透了,都是失去孩子的母亲,你们有共同点,作为一个母亲,你能体会太后的苦楚,公主外嫁和亲是太后最大的遗憾。”

人心其实很很简单,不外乎是:爱恨嗔痴贪恋狂。

“郡主的意思让我孝顺太后。”

“去吧,现在去应该时间刚刚好。”

“我明白了。”

静妃转身离去后,独留兰溶月一人在棠梨宫中。

“小姐,太后会信任静妃吗?”太后失去爱子之后,曾杀了先帝三妃四嫔,可依旧能坐稳后宫之主的位置,若非心冷,太后绝不会离宫。

“不会,不过会怜惜静妃,有一分怜惜,足以。”

静妃的性子安静柔弱,藏的很深,静妃不是一个轻看对手的人,就算太后能看出静妃心中的一丝丝恨意,也不会讨厌静妃。

若太后真的回宫,对她而言,静妃又何尝不是一颗很好的棋子呢?

“溶月,本来想给静妃请安,没想到静妃居然不在。”柳言梦的直接兰溶月并不意外,毕竟柳言梦知道了她的身份,瞒自然是瞒不住的。

“言梦安慰好娴贵妃了?”

柳言梦微微摇了摇头,“只怕我在难得母妃欢心,如此也罢。”

“想必娴贵妃有自己的考虑,盛怒之下的情绪,你又何须介怀呢?”女人一旦卷入这深宫的斗争中,比前朝更加复杂。

“说不介意是假的,溶月,静妃娘娘呢?”

“昨夜宫中大火,静妃去相国寺祈福了,我也来晚了一步。”兰溶月莞尔一笑,“再说你不是来找我的吗?”

“说的也是,只是静妃初掌大权,我理应来请安,不过的确不急于一时。”

柳言梦的话十分简洁,她就是来拉拢静妃的,柳言梦并不知道静妃和娴贵妃以及柳嫣然自己的关系,否则一定不会走这一趟。

“也是。”

“请安一事倒也不急于一时,溶月,今日殿下哪里能否麻烦你,若是可以的话,能否能苍帝…”提及晏苍岚,柳言梦没有了把握,毕竟晏苍岚的性子多变,就算兰溶月去说服,柳言梦也不相信会有绝对的把握,除非兰溶月涉险,或许还有可能。

“言梦,你应该知道,苍帝是苍暝国的帝君,这毕竟是东陵的内务。”兰溶月有些为难的模样道,其实,若非她阻止晏苍岚,晏苍岚早就光明正大的进宫了。

“抱歉,让你为难了。”

“若是能帮文王,我会尽力而为。”

“谢谢你,溶月。”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兰嗣怒火连连。

昨夜未央宫的场景柳嫣然一夜心惊,袭来的困意让柳嫣然睡过去,一醒来她本以为是木已成舟,没想到兰钰捷竟然被人吊到了城楼上,还让云渊给嘲笑了一番。

心底恨透了兰溶月。

心想,莫非她低估了兰溶月的势力,隐约间带着几缕不敢置信,毕竟兰溶月就算是女诸葛,她也不认为兰溶月有那么大的能力。

兰溶月走进御书房的时候,柳嫣然、兰钰捷、兰慎渂等人都已经到齐,兰嗣看着兰溶月,心想,如今兰溶月的苍帝怜爱,将苍帝留在粼城,眼下只要晏苍岚在粼城,东陵与苍暝的和平无忧。

待兰溶月和亲之后,两国定然能个和平相处。

“溶月给陛下请安。”

“听说今早你去送云太子?”提及云渊,兰嗣眼底闪过一缕不喜。

今日停了早朝,若非如此,朝野上下不知道会吵成什么样子。

“回陛下,溶月只是和苍帝一起前去而已。”兰溶月的话磨砺两可,提出晏苍岚,至于是谁提议去的已经不重要了。

“兰溶月,钰儿的事情当真与你无关吗?听说昨夜你是最后一个见到钰儿的人。”柳嫣然没想到兰溶月竟然推得一干二净。

“皇后娘娘何处此言,溶月昨日见过皇后之后便回到了御花园中,见到了云太子和陛下,随后便随苍帝离宫,何时见过太子,莫非皇后娘娘想要陷害溶月与太子私会?”

兰溶月直接的话让柳嫣然有些措手不及,私会让兰嗣十分不喜,毕竟对兰嗣来说,兰溶月和亲是何等重要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和皇子有染,势必会惹怒晏苍岚。

“昨日你见本宫之时,钰儿就在本宫身边,本宫你去后,钰儿便和你在一起,你敢说钰儿的事情与你无关。”柳嫣然心中愤怒不已,心想,只要将兰溶月拖下水就好,钰儿的仇,她一定要报。

“皇后娘娘为何要如此陷害溶月。”兰溶月说话间,眼泪直接留了出来,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兰溶月一向坚韧,并非轻易流泪之人,就连柳言梦也十分不解,“皇后娘娘,溶月敬你,可是你怎能如此陷害溶月,若是传出去溶月与男子共处一室,是要受尽万人所指的,娘娘,溶月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陷害溶月。”

美人一哭,万千失色。

兰溶月的眼泪成功的勾起了所有人的怜惜,变向的戳穿了柳嫣然的话,兰嗣眉头紧凑。

仔细分析柳嫣然的举动,听过兰溶月的话,柳嫣然若真的让兰钰捷和兰溶月共处一室,此事可大可小,若是因此掀起东陵和苍暝国的战事,后果不堪设想。

“够了。”兰嗣拿起桌上的奏折,直接丢了出来。

柳嫣然看着盛怒的兰嗣,心中愤愤不已,这些年她倒是没有注意注意,兰嗣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窝囊。

“来人,太子不检,禁足东宫,以思己过。”兰嗣看着柳嫣然,让她适可而止,此刻,兰嗣心中觉得接回太后是多么明智的决定,“皇后,你也该知足了。”

“臣妾明白。”柳嫣然愤怒的看了兰溶月一眼,没想到今日她竟然败了,一系列的安排全部失算了。

她昨夜就知道兰溶月逃走了,可是太困…太困,莫非兰溶月对她下药。

“都出去吧。”

离开御书房后,柳嫣然停下脚步专门等候兰溶月。

“女诸葛兰溶月,好本事,你知道得罪本宫的下场是什么吗?”

“我已经得罪了,下场是什么谁能定呢?毕竟你还不是胜者。”

兰溶月冷静的神情,哪还有刚刚的我见犹怜,柳嫣然恨不得撕掉兰溶月的假面。

“钰儿的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

“皇后娘娘还是先保住太子的地位再说吧,对了,我刚刚悄悄听说陛下打算让太后回宫,看来这宫中似乎十分热闹,皇后娘娘,对你,我很期待。”

柳嫣然闪过一丝不喜,太后对她向来不喜爱,当年的事情便是她提议的。

太后礼佛多年,可绝不是不杀生的人。

兰溶月的期待二字,柳嫣然脸色微变,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太后对她的恨意从未遮掩过,这些年来,陛下讨厌四皇子,四皇子之所以还活着,其中不乏是因为太后的缘故。

想起四皇子今日在朝堂上的表现,柳嫣然心一紧,闪过一丝复杂的眼神。

“皇后娘娘脸色不好,莫非…”

柳嫣然看着兰溶月,太后回宫,莫非是兰溶月的安排,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兰溶月如此安排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柳嫣然看不透兰溶月。

女诸葛才智她承认,可是目的她却毫无头绪。

“兰溶月,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兰溶月避开柳嫣然,转身离去,哪还有之前的丝毫尊重,走出几步后,兰溶月停下脚步,留下两个字。

“你猜。”

------题外话------

为准时上传,今天只有七千,美妞们,订阅呢?求不要养文,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