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讨嫁妆(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嫣然双手紧握,看着兰溶月离开的背影,指尖在掌心泛起了淡淡血丝,眼底露出淡淡的笑意。

“娘娘。”王嬷嬷心微微一紧,她许久不曾看到柳嫣然露出这样的笑容了,上一次她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算漏无疑,好本事,难怪凭五块月玦就能被世人誉为女诸葛,好手段,本宫倒是小瞧了她。”她本来向让兰溶月成为自己人,没想到却反倒被兰溶月给算计了,敢在宫中杀人,又敢让人将兰钰捷吊在城楼上,此事究竟是兰溶月所为还是有晏苍岚参与,柳嫣然一时间无法确定。

或许在柳嫣然的心中不相信兰溶月有如此大的能力。

王嬷嬷知道,柳嫣然是真的怒了,头低下了几分。王嬷嬷从小跟随在柳嫣然身边,尚不敢说完全了解柳嫣然的脾气,单是柳嫣然的怒火就少有人能够承受。

“娘娘,月郡主再过四月便及笄了,娘娘何必…”王嬷嬷感受到从柳嫣然身上传来的冷意,到了喉咙觉得话就无法继续说完,只好将其咽下去。

“等钰儿登基,兰溶月也不可能唯友,这样的人留着迟早是祸端。”柳嫣然迈步想未央宫方向走去,柳嫣然离开后,柳言梦从暗中走出来,追上了兰溶月。

“溶月。”柳言梦欲言又止,自从知道了兰溶月女诸葛的身份后,柳言梦对兰溶月的戒备多了一分,可是想到之后或许还要借助兰溶月的能力,心中虽有不满,但却也不能直接忽略了兰溶月的存在。

“昨夜你的计划似乎失败了。”兰溶月走到池塘边,停下脚步,一阵微风,水面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倒影中多了一丝透明。

人心如同水面,当微风水果,水面泛起波纹,波纹从无相同,如同人心一般,变化万千。

“昨夜因母妃的事情,我没有去御花园。”柳言梦微微蹙眉,心想,娴贵妃真是上天派来克她的,她好几次计划都是因为娴贵妃的缘故给破坏了。

“她还是不信你。”柳言梦是柳家人,想要获得娴贵妃的信任,何其困难。

柳言梦无奈的点了点头,想要得到娴贵妃的信任很难,眼下又不能除掉素心,若是能除掉素心,或许…想到此处,柳言梦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水面的倒影被波纹佛过,模糊不清,依稀之间,兰溶月似乎看到了柳言梦眼底的暗光。

“其实要得到娴贵妃的信任或许不难。”

“何以见得。”

“让她跌入谷底,当你是她唯一救赎的时候,她便会信任你。”当柳言梦眼底闪过黑暗的时候,兰溶月就知道,只要她随意的说一句,足以挑起柳言梦的算计之心。

“溶月,我不能。”柳言梦微微低头,拒绝了兰溶月的提议,心中却泛起了淡淡的期待。

“也是,毕竟她现在是你母妃,我先走了。”

“溶月要出宫吗?”柳言梦看着兰溶月离开的方向,根本分不清兰溶月打算去哪里。

兰溶月摇了摇头,直接向文澜阁的方向走去。

若当年苗疆留下的书籍真的还存在,那么唯一可能存在的地方便是宫中,要解晏苍岚的噬魂蛊,她不许找到解蛊毒的方法,眼下的机会不适合放手一搏。

“小姐。”刚走进文澜阁,灵宓从书架的后面走了出来。

“说吧。”

“小姐要救晏苍岚吗?”灵宓心跳加快了许多,她希望兰溶月幸福,但不希望兰溶月与噬魂蛊有任何瓜葛,毕竟她的仇人与盗取噬魂蛊的人有关,她害怕兰溶月会掺和其中。

“无忧去了云天国,灵宓,你也是时候启程了。”兰溶月看向灵宓,仇恨是灵宓从出生的时候就被强行灌入的思想,想要化解是不可能的,她也从未想过要化解灵宓的仇恨。

“小姐,我…我不离开,若是小姐真的要救他,就算他是我的仇人,我也可以放弃报仇。”灵宓低着头,比起报仇,她更加害怕被抛弃。

“你想到哪里去了,东陵之后,原本计划就是去云天国,你现在过去找琴无忧,和他一起查云天国皇室秘事,再说,你还有耐心等下去吗?”

“小姐是说当年杀我父母的人来自云天国。”灵宓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当年兰溶月只是检查了尸体,难道就能确定杀手是何人吗?

“不能确定,不过应该和云天国有关。”在兰溶月的记忆中,她从灵宓父亲的书房中看过一副地图,那幅地图正是云天国的皇宫。

“我不去。”灵宓犹豫了一下,拒绝道,“小姐,眼下东陵风波不断,我不想离开。”

不是不能,还是不想。

听到灵宓的话,兰溶月心中泛起淡淡的暖意,盲目的仇恨能埋没一个人的心智,自从将灵宓带回鬼门之后,兰溶月一直暗中让灵宓尽量不要被仇恨所淹没,如今听到灵宓的话,心中微微送了一口气,当年灵宓的父亲对她精心教导,带走灵宓也只是为了报答教导之恩,不知不觉中,她倒是成了灵宓所有的依靠。

“随你。”云天国形式复杂,又琴无忧在,灵宓的安全无虑,若是想知道真相,凭灵宓的本事似乎有些困难。

“小姐,文澜阁内莫非没有当年攻打苗疆后留下的古籍。”

“的确没有。”兰溶月的话,灵宓和九儿以及暗中的红袖都露出一丝惊讶。

三人不明白兰溶月此举为何,毕竟没有苗疆古籍,兰溶月却一直在文澜阁中徘徊,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文澜阁是书籍收藏最为丰富的地方,每天来这里的人也不计其数,若是当年有心藏起苗疆的古籍,有怎么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书架上。”

文澜阁兰溶月已经十分熟悉,可是越是来,心中的疑问也就越多。

晏苍岚能得知书籍文澜阁不会没有证据,莫非文澜阁还有暗格吗?根据建筑图,应该容不下暗格才是,除非是密室,可是她一直留意,却没有找到入口。

“红袖。”

“主子。”红袖从暗中走出来,心底泛起了淡淡的失望,十多年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线索,族中依旧毫无办法,红袖心中十分不甘,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

“去给兰嗣下蛊。”

兰溶月说完后,灵宓递给红袖一个瓷瓶。

“是。”红袖接过瓷瓶,没有任何的犹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小姐是想…”九儿觉得是一种好方法,只是兰溶月又要换一重身份来应付此事了。

旁晚时分,兰嗣召见了兰溶月。

“溶月,你在忠勇侯府居住也有些时日了。”兰嗣看着兰溶月,倾城之貌,难怪晏苍岚也会心动,将战氏一族的兵法默写出来,兰溶月的行动让兰嗣十分满意。

“是。”

“是时候回王府了,毕竟你是康瑞王府的郡主,就算朕有心偏爱你,可是你父王已经向朕来讨人了,若是朕再不允许你回王府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

“陛下说的是。”

照理说,兰溶月是康瑞王府的郡主,自然不能从忠勇侯府出嫁,加上晏苍岚一直留在粼城,兰嗣对其自然有几分戒备。

晏苍岚与其他人不同,他是东陵的帝君,不同于其他的皇子。晏苍岚留在粼城就算什么事情都没做也会被怀疑是另有所图。

兰溶月看到了一眼书桌,桌上似乎摆着一封信。

“时间不早了,万公公派马车送溶月回府,交代康瑞王,切莫怠慢了溶月。”

“是,陛下。”

万公公亲自送兰溶月回府,兰鈭立即明白了兰嗣的用意,万公公交代兰鈭几句后,便随马车回宫,兰鈭看着兰溶月,眼底多了一抹深意。

“溶月,你可还在恨父亲。”兰鈭看着兰溶月的背影,当年,他也曾对季小蝶动心,可惜季小蝶知道了她不该知道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亲手杀了季小蝶。

想到那个夜晚,他将匕首刺入季小蝶心房的时候,季小蝶似乎已经服药,莫非…

“不恨,我为何要恨父王。”兰溶月回过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兰鈭突然发现他不仅不了解兰溶月,还看不透兰溶月。

“溶月,父女之间,一定要如此生疏吗?我记得溶月小时候是唤我父亲的。”不知为何,兰鈭突然想起了兰溶月小时候,很漂亮,有时候感觉冷冷的,笑起来的时候似乎充满了阳光,如今他再也不曾看到兰溶月脸上那样的笑容。

“父亲想说什么?”兰嗣的来历,她一直都未曾查清楚,宫廷秘史,不少人知道,却从无记载,兰鈭与东陵皇族并无血脉关系,眼下,兰溶月无法确定,兰鈭究竟是谁。

要查三十多年前,将近快四十年的事情似乎太困了。

“早些回去休息。”

“溶月告退。”

看着兰溶月的背影,兰鈭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年他亲手杀了季小蝶,莫非有朝一日他也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吗?兰鈭心中不敢确定。

“主子。”二管家走到兰鈭身边,并未唤兰鈭王爷,而是主子。

“让人监视她。”

“主子,郡主…”二管家见兰鈭脸色微变,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若是可以,我也不想亲自动手,那夜的试探,没有人回来。”兰鈭本来想送兰溶月离开,或者说绑架兰溶月离开,没想到兰溶月身边的人那么厉害,试探加精心策划,结果却是失败了,连为何失败就不知道。

“属下明白。”

红袖一直在暗中注意着一切,听着兰嗣和二管家的对话后,立即向蝶院的方向而去,到了蝶院后,红袖将事情全部告诉了兰溶月。

“主子,这王府只怕比皇宫还要危险几分,要不还是回忠勇侯府住吧。”红袖提议道,深宫后院,王府大宅,从来都不是太平之地。

“这么热闹,为何要回去。”再回来,她会拿柳雪柔开刀,让柳雪柔蹦跶的也够久了。

“主子喜欢热闹就好。”红袖有些无奈,看着兰溶月平静的模样,一句话似乎用尽了自己所以的情绪,她还真看不透兰溶月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些天跟着兰溶月,却愈发看不明白了。

“红袖,交代你一件事情,能办得好吗?”灵宓眼下不宜出面,九儿的性格略微耿直了些,不善于表演,红袖则不同,多变,甚至对宫中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请主子吩咐。”

“以后和九儿一样,称呼我小姐。”主子二字虽是尊称,可是却引人遐想。

“小姐。”红袖微微一笑,心想,少主虽然还没得到主子的心,最起码已经有所改观了。

若是红袖知道了兰溶月和晏苍岚依旧吻过了,不知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这是母亲的陪嫁单子,你去一趟东宫,务必将东西给我要回来。”

“能闹大吗?”红袖看着礼单,她见过无数宝物也觉得礼单上的陪嫁十分贵重,当年听说季小蝶出嫁,十里红妆,足足一百二十抬,放眼东陵,还没有如此盛大的婚礼。

“随意。”

“小姐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只可惜云太子走了,不然事情会更加热闹。”红袖想起云渊和兰嗣针锋相对,若是云渊在事情一定会更加热闹一些。

“放心,事情会很热闹的,今天时间不早了,明日吧。”

夜色降临,王府内,柳雪柔听到兰鈭的交代,对兰溶月恨得牙痒痒的,兰浩的身体已经康复,可是和柳雪柔直接似乎有了距离,更加亲近姬舞一些。

“小姐,姬侧妃亲自送晚膳来了。”

“让她进来。”

姬舞的穿着不似昔日一般暴漏,又几分良家妇女的味道,兰溶月细细看了一眼姬舞一副的里面,露出淡淡的丝绸,看来姬舞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表里不一。

“妾身给郡主请安。”

“免礼,饭菜放心,姬侧妃还是去伺候父王吧。”兰溶月直接下逐客令道,姬舞的来历她已经查到了,对姬舞,兰溶月没有半分好感。

“郡主难得回府,妾身…”姬舞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兰溶月给打断了,“姬侧妃,你主子想要的东西不是一件得到了吗?既然如此,何必还要再我身上下功夫呢?”

“妾身不明白郡主在说什么。”姬舞微微低头,如今她是王府的侧妃,比起昔日好太多了,她不想。

“你放心,你的身份与我无关,你要成为王妃我也不介意,只是不许你再踏进蝶院一步,我不想你的存在弄脏了蝶院的空气。”

姬舞站起来,眼底藏着淡淡的怒意,如今她身怀六甲,兰鈭对她宠爱万分,今日她见兰鈭为兰溶月忧心,故此亲自前来,以彰显大度,没想到兰溶月竟然丝毫不给她面子。

“兰溶月,你别放肆,不就是一个和亲的郡主吗?又什么了不起的,别看苍帝现在对你好,你还真的以为凭借容貌就能抓住苍帝的心吗?你别妄想了。”姬舞的话刚刚落音,晏苍岚就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

姬舞愤怒的等着兰溶月,心底暗骂,小贱人,没想到竟然跟设计她。

“放肆,一个小小的王府侧妃,竟然跟如此对待孤的皇后,来人,拖下去砍了。”晏苍岚的话吓得姬舞出了一身冷汗,就算她如今有孕在身,得罪了兰溶月还好说,可是得罪了晏苍岚就难说了。

“郡主饶命,妾身怀了王爷的孩子,还请郡主看着王爷的身上救妾身一命。”姬舞跪下请求道,心中却暗自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讨回来。

“算了,别为一些不值得人污染了蝶院的空气。”兰溶月看向晏苍岚,不是请求,只是平淡的一句话。

“丢出去。”  晏苍岚对身后的夜魑吩咐道。

从头到尾,晏苍岚的目光都不曾看姬舞一眼,姬舞盯着晏苍岚,她虽听说苍帝绝世风华,没想到一眼她差点看呆了。

“妖孽。”兰溶月看了晏苍岚一眼,心想,若非碍于晏苍岚嗜血手段,只怕有无数人会投怀送抱。

“溶月,我就当你夸我了。”听着兰溶月语气中的一丝丝娇嗔,晏苍岚心底乐开了花,“溶月,不是妖孽怎么好配你这个妖女。”

晏苍岚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

“你就不怕我这个妖女祸害了你一世英名吗?”兰溶月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身后的某人,心想,他还真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就算是没有杆子他也能往上爬。

“英明,我这个嗜血帝君何来的英名。”晏苍岚向前一步,直接揽住兰溶月的腰间,“溶月,都分开一天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想我。”

“晏苍岚,把手放开。”兰溶月看着身侧的某人,大多数时候,所有人都如不了他的眼,与其说嗜血,还不如说无情。

“不放,溶月是我的。”晏苍岚说完,见兰溶月略微有些不高兴了,“我是溶月的。”

在晏苍岚看来,无论他是兰溶月的,还是兰溶月是他的,都没有什么不同,只要是她就好。

“没有大婚之前,不许你再碰我。”兰溶月直接避开了晏苍岚的目光,这个人还真不怕死,要知道碰她很有可能让噬魂蛊提前发作,他竟然一点也不在乎。

“溶月,还有四个月。”晏苍岚见兰溶月迟迟不语,继续说道,“我等得起,不碰你可以,不过…”

“没有条件。”兰溶月直接打断了晏苍岚的话,男人的意志力在遇到自己心上人的时候,几乎等于零,这点兰溶月很清楚,幸福,她也曾见证过。

“好。”晏苍岚见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异常,乖乖的答应道,越是靠近,他就会发现她的心中似乎藏着无数秘密,那些秘密他似乎无法触及,总觉得她很远。

“怎么了。”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盯着她的模样,搂着她腰间的手紧了许多。

“溶月,能别露出那样的神情吗?总觉得很远。”晏苍岚心中有些害怕,害怕有一日,他抓不住她,最近几天,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不仅来自于她,还来自于他自己。

“不会,我一直都在。”回去,看对她来说,太遥远,哪里也没有她留恋的东西。“还好吗?”兰溶月见晏苍岚走神,忍不住询问。

“没事,一直都在就好。”

晏苍岚呆了一个时辰后离开,兰溶月发现晏苍岚最近似乎愈发的忙碌了,那双宛若星河的眼底偶尔会流露出不舍,因为她,还是因为他自己,兰溶月无法分辨。

日次。

红袖正大光明,浩浩荡荡带着一群人直逼东宫的大门口,红袖做了一个动作,身后数十人起身开口,大声说道。

“太子妃,把窃取月郡主的嫁妆交出来。”

“整齐,不错,就这样,声音再大点。”红袖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拿着一根柳枝,模样好不悠闲。

声音很大,整个东宫都能听到,兰若云听到声音,直接摔坏了手中的茶杯,兰钰捷因为昨夜之事被禁足东宫,此刻,温香暖玉在怀,突然被吵醒,心中十分不悦。

“殿下,陪妾身再休息一会儿,此事交给太子妃处理就好。”兰钰捷怀中的女子露出一丝娇笑,双手勾住兰钰捷的脖子。

兰钰捷刚想吻上去,震耳欲聋的声音陆陆续续不断传来。

与此同时,东宫大门外,聚集了不少人,对于兰若云窃取兰溶月嫁妆一事,粼城百姓也知道一二,本以为此事会不了了之,没想到会直接闹大。

兰若云听闻后,急匆匆去找兰钰捷。

“殿下,月郡主污蔑臣妾,还请殿下给臣妾一个公道。”事到如今,兰若云打死不能承认窃取兰溶月嫁妆一事,只是她也没有料到兰溶月会直接将家丑外扬,尤其是涉及皇族。兰若云倒要看看,苍帝能不能真的护兰溶月周全。

“公道,兰若云,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滚出去。”兰钰捷被吵醒心中本来就十分不悦,尤其是被云渊嘲笑后又被兰嗣禁足宫中,心中愈发不快。

“殿下,臣妾是殿下的太子妃,正所谓…”兰钰捷看着兰若云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曾经他觉得兰若云清丽脱俗,如今却愈发厌倦了,“滚出去,本宫没想去理会你那些乱事,窃取嫡妹嫁妆这种事情你也好意思做出来,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好本宫说公道。”

兰钰捷的无情,兰若云心一冷。

“殿下,别生气,生气伤身子,妾身会心疼的。”一个身着亵衣,外面裹了一件淡薄的披风的女子走到兰钰捷身边,整个人恨不得趴在兰钰捷的怀中。

兰若云看着女子的模样,目光染上了厌恶。

兰若云没有想到兰钰捷对柳言梦情深如此,对这个长相有三分像柳言梦的女子如此宠爱,若非女子的身份底了些,只怕会直接坐稳侧妃之位。

“还是你真的心疼本宫。”兰钰捷抱起女子向里屋走去。

“殿下,你讨厌了。”女子柔弱羞涩的声音让兰钰捷心发怒放。

兰若云起身狠狠的看了屋内一眼,向府外走去,众人的叫喊,兰若云脸色愈发难看。

“来人,将这些造谣生事的人全部给本宫抓起来,本宫倒要看看他们是受何人指使敢在东宫前叫喊,污蔑本宫。”兰若云看着黑压压一群人,她本来向依靠兰钰捷,如今看来是考不上了。

“快跑,太子妃要杀人灭口。”

一句话,一群人一哄而散,天空飘起了纸雨,纸上写着兰若云的嫁妆单子和季小蝶当年的嫁妆单子,看戏的人虽然是逃离,却还不忘捎上一份证据。

“是你。”众人离开后,兰若云看着独自丢下的红袖,在宫中的时候兰若云曾与红袖有一面之缘,没想到这件事指使的人竟然是兰溶月,难道她就不怕坏了自己的声誉吗?

“不是我,太子妃以为是谁?听说太后回宫了,太子妃,我很期待。”

音落影消,兰若云本想让人拿住红袖,红袖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东宫大门外,一片狼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