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流言起,拐走溶月/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无名的遗言,忠勇侯府倾尽家财,兰溶月捐出的东西却被兰嗣一手包办,在外人的眼中,无非是兰溶月和兰若云自相残杀,事情一时间议论纷纷,粼城谣言不断,百姓中更是悄悄议论,说兰溶月不配做季无名的外孙。

两日,时光匆匆。

“小姐,谣言愈演愈烈,似乎…”超脱控制这几个字九儿无法开口。

“似乎什么?”

“小姐就一点都不担心吗?眼下皇后,太子妃,娴贵妃等人都参与其中,最重要的是陛下的态度也…这些人都在破坏小姐声誉,小姐当真半分都不在乎吗?”

舆论能害死人,这点九儿亲身体会过,看着兰溶月静静的模样,满不在乎的靠在软榻上,目光看向远方,眼底深处却没有焦距。

有些事情无法全部告诉九儿,九儿虽善于隐藏情绪,可是,还不够。

“我为何要在乎。”兰溶月淡淡的一句话,九儿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兰溶月,“九儿,对于一些不在乎人,不在乎的事,他们的态度如何,事情的结果如何,何须在意,人心万变,我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觉得合乎心意,天下没有完美的人,我也是。”

声誉,她不在乎吗?当然不是。

九儿不明白,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眼底闪过一丝心疼,这些年,她看过很多。

一件事,一个人,有的人只看到眼下的利益,有的人却看到了百步之外。

“或许我也是自私的。”

晏苍岚走进来,示意九儿先下去,九儿看了看兰溶月后走出房间。

“人都是自私的。”晏苍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溶月,两日不见,可想我。”

不知何时,九儿已经离开房间,兰溶月却没有发现,兰溶月回过头看向晏苍岚,两日不见,传闻说他在回避她,虽然是她想要的结果,不过心中不免失落。

“你觉得呢?”想吗?她也不知道。

“我很想你。”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边,将兰溶月拥在怀中,议论纷纷,他不予理会,那是因为他想要的,可是他有些等不下去了,不想兰溶月被人议论,想要出手阻止,可是却又不想惹她不快。

“担心我吗?”兰溶月轻声问道,两日来除了兰悦送上问候之外,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人,忠勇侯府邸已经易主,如今的主人正是柳家人。

“不担心你,但我很想你。”外人的看法对晏苍岚来说不重要,但他不喜兰溶月被人议论,“溶月,给你两日的时间,不然我会亲自出手阻止这一切,溶月,这是我的底线。”

底线吗?兰溶月眼底微微颤抖了一下,她不会误会他的本意,却了解她与他之间的悬殊,若是他的皇后,他会在乎她的名声吗?若被天下人反对,他可还会坚持己见。

“晏苍岚,若我被天下人厌恶,你可否还会娶我。”

“会。”一个字,很简单,没有花言巧语。

“我的眼光很好。”

“那是。”

两人的聊天轻松了很多,晏苍岚进来是做的梁上君子,兰鈭虽然知道晏苍岚在,但眼下却装作不知道,姬侧妃一直陪着兰鈭,兰鈭喜怒不明。

皇宫内。

赈灾的银两已经准备就绪,忠勇侯府已经抢先一步前往裕城,眼下很多事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只是兰嗣没有料到,季爲生手中没有兵权,也不是官员,虽然是在赈灾,可是却处处受阻。

“季先生,你应该准备一下去见地方官,你手中是有银子,可是银子不能当饭吃。”灵宓看着忙得焦头烂额的季爲生,十分冷静的说道。

“一万两银子可以救多少百姓。”季爲生眉头紧促,地方官不放粮,总是他有钱,手中的粮食却见底了。

“不就是一万两吗?季先生为何不给呢?”

“不是不给,而是…”季爲生沉默着,深深叹了一口气,手中有银,百姓却无饱饭,他带来的人都是原本忠勇侯府的人,有一颗忠心却不善计谋,“你应该适当这里的官员是谁的人,给银子也只是一个无底洞。”

“我当然知道。”灵宓神秘一笑。“先生只要给了就好。”

季爲生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她和兰溶月一起赈灾的时候见过太多这样的人。

“灵宓姑娘,还请明说。”

“官仓中的粮食先生是指望不上了,不过明日就会有粮食到,接下来的事情小姐会有安排,先生需要办的是另外一件事。”离开粼城前,兰溶月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什么事?”季爲生不解的看着来灵宓,灵宓的医术他见识过了,真的很厉害,有灵宓在,许多受伤的百姓都得到了治疗。

“收集当地官员的贪污证据。”

“证据?”季爲生讽刺一笑,“灵宓姑娘应该明白,这里的官员很难动。”

季爲生不相信灵宓不明白,这里的官员除了是柳家人之外,更是皇后的人。

“难动,不代表动不了。”灵宓说完,见季爲生依旧心生疑虑,继续补充道,“我们不能动,但不代表无人能动。”

“好。”季爲生看着灵宓,心想,莫兰溶月早就安排好了,若真是如此,兰溶月的目的真的是赈灾吗?“郡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小姐让我转告先生一个词,双赢。”灵宓微微一笑,其实兰溶月的做法她也无法做到全部理解,不过兰溶月既然安排了就一定能成功。

“好。”

季爲生沉默了许久,双赢两个字一直在季爲生的脑海中转动,总觉得兰溶月的目的不只是一石二鸟,她似乎要的更多,至于兰溶月具体要什么,季爲生却无法肯定。

裕城赈灾,如何如荼。

粼城风波,愈演愈烈。

深夜,兰梵心急如火,徘徊在康瑞王府门外,响起兰溶月的话,兰梵不敢直接闯入康瑞王府,眼下他还需要借助兰溶月的势力,决不能得罪兰溶月。

“去见个人请进来。”

“主子,四皇子这个人的心思很深。”九儿离开后,红袖从暗中走出来,重新为兰溶月换上一杯花茶。

“何以见得。”

“太后回宫,兰梵已然有了靠山,行事看似没有大脑,但实则是事实都经过深思熟虑。”红袖去查过兰梵,也却夜探过,总觉得兰梵的心思太深了。

“棋子,聪明才好。”兰溶月神秘一笑,兰梵对她而言是一颗不可或缺的棋子,“他的心思越深对我越有利,红袖,你的目光长远,但我不喜欢被人试探。”

红袖与九儿不同,根据这些天兰溶月得出的结论,红袖似乎是在一个极其复杂的环境中长大的,性格多年,看事情比九儿深一些,不过她不喜欢被试探。

“红袖告退。”听到脚步声,红袖行礼后消失在兰溶月的身边。

兰溶月拿起茶杯,茉莉花茶,味道很香,口感中略带一丝甜意。

“郡主。”兰梵走进来,拱手行礼问候。

“四皇子应该来的不是我这里,而是应该去陛下哪里。”兰溶月放下茶杯,丝毫没有请兰梵坐下来的意思。

“郡主是希望我去赈灾吗?”兰梵直接询问道。

“是,眼下陛下没有合适的人选,对太子和文王都有所忌惮,毕竟…”兰嗣命不久矣这几个字兰溶月并没有说出来,但彼此都知道这是事实。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兰嗣的花柳病已经痊愈,如今是染上了新病。

“郡主应该知道,父皇不可能让我去赈灾。”

“四皇子你蛰伏多年,培养了不少势力吧,其中也有人能在陛下面前说上话,若你想凡事都借我之手,你则坐享其成,天下间似乎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我相信你暗中培养的势力足够帮你缓解眼下的困境。”

兰梵心中微微一惊,自从他母妃离开的哪一天起,他就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没想到兰溶月居然知道了。

“郡主好眼力。”

“走吧,我困了。”兰溶月直接下逐客令道,兰梵此来,不过是想借她之手,兰梵想要利用她,而她想要利用兰梵,彼此之间,谁能胜眼下无法分辨。

次日早朝,兰嗣亲自下旨,此次赈灾以兰梵为首,兰溶月听到消息,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未央宫内,柳嫣然气急。

她阻止不让文王的人前往,没想到却没兰梵捡了现成的,兰梵心中恨她,这点众人皆知,当年为了燕国和东陵国的和平,事情是她一手策划的,没想到眼下的局面却慢慢脱离了她的控制。

“娘娘,事情暂且可以不急,先看看四皇子的能力也不迟。”王嬷嬷见柳嫣然怒了,示意所有人退下去,小声说道。

柳嫣然点了点头,随后问道,“慈宁宫的哪位如何了?”

“刚刚得知消息,太后召见了月郡主。”提及兰溶月,王嬷嬷心底多了一丝戒备,她久居宫中也不得不承认兰溶月很厉害。

谣言纷纷,兰溶月却丝毫不在意,这样的性子宫中便无人能及。

“老东西果然还是闲不住,这些年来她暗中保护四皇子我也就认了,没想到一回宫就和我作对。”柳嫣然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当年的皇后之位除了她和娴贵妃之外,最大的竞争人选便是太后的侄女,兰嗣钟爱娴贵妃,柳嫣然又是巫族灵女,另一个却是太后钦点,江山天下,她胜了。她虽胜了,却没有得到兰嗣的心。

“娘娘息怒。”

“去让人打听一下,她们都说些什么。”

“是。”

慈宁宫内,太后看到兰溶月的第一眼,眼睛微微一亮。

太后见过美人无数,却甚少看到兰溶月这样的人。

“溶月给太后请安。”

“免礼。”太后微微点头,模样似乎对兰溶月十分满意,“溶月,请坐。”

“多谢太后。”这位太后不是善茬,兰嗣能够登基为帝,全是因为这位太后和兰长宁的缘故,当年太后丧子,与失去爱子有关的人都被太后一一剪除了,剩下的不多,太后爱女和亲后,兰长宁是她唯一的安慰,当年兰长宁对兰嗣印象很好,先帝众多皇子中兰嗣其貌不扬,能力一般,但却入了太后的眼。

“性子不错。”太后赞赏,“多年不曾离开相国寺,没想到还能有机会见到季无名的后人。”

兰溶月微微低头不语。

“溶月,心中可委屈。”

兰溶月心中平静如水,太后能猜出她的心思,她并不觉得惊讶,惊讶的是太后直接戳穿了她的心思。

她做的一切只要冷静下来,细细推敲就能明白一切。

“不委屈。”

“为国为民,有时候需要舍得。”

“溶月明白。”论声誉,帝王岂会让臣子的声誉超过,若是没有这一出,兰嗣必定会忌惮她,甚至会想要除掉她,所以她故意给了兰嗣能够抹黑她的机会。

“做善事无须让人看到,不错,溶月,我很喜欢你。”

太后的一个我字让兰溶月心中略感意外,她不认为这位太后是真的没有架子。

“久居寺庙,方才觉得地位悬殊,生命重要。”太后看到了兰溶月眼底的意外,出言,看似是佛法,其实则是解释。

暗中的较量,从明里看太后赢了,从暗里看,兰溶月赢了。

她表现出了太后所想要的所有情绪,兰溶月当然明白,太后用我字之说想要刻意拉近距离而已,当年太后离宫,虽然看似是为国祈福,其实心底还是有些怨言的。

“太后说的是。”

“人老了,有些东西知道的也就慢了,皇帝哪里我会去说,溶月,委屈你了。”

太后是在拉拢她吗?还是想要利用她。兰溶月心中一时无法把握,她不得不承认太后心思深沉,让人难以捉摸。

“太后明白溶月就好,溶月不觉得委屈。”

太后留兰溶月在慈宁宫用过午膳后,便说静妃病种,让兰溶月去看看她。

午后,太后见了兰嗣。

“皇儿给母后请安。”兰嗣见太后,立即请安,太后示意其免礼,片刻后,兰嗣继续问道,“母后来可是为了忠勇侯府。”

先帝信任季无名,兰嗣却对季无名不是十分信任。

“忠勇侯府已经不在了,何不成全了季无名的一份哀荣呢?至于溶月哪里需得加以阻止才行,莫不是陛下真相毁了月郡主的声誉?”太后看着兰嗣,眼底静如水,没有关心,也不见斥责。

“母后的意思是?”

“陛下亲自下旨和亲,陛下还没完吧,眼下晏苍岚还在粼城,若是陛下不加以阻止,两国和亲未必能成。”太后看向兰嗣,虽然多年不见,太后依旧觉得兰嗣的目光太过于短浅了写。

其实,兰嗣也不打算一直败坏兰溶月的声誉,只是想藉此稳住他自己的声誉,事情的演变速度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隐约间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母后说的是。”

闲聊几句后,太后转身离开,目光看向天空的云朵。

“终究不是自己的孩子,这趟回宫似乎错了。”太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身后跟着的老嬷嬷没有说话,静静的更在太后的身后。

棠梨宫内,静妃病种。

兰溶月瞧过静妃后,遣散身边的人。

“溶月,我身体怎么了。”静妃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她才回宫就病了,一切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静妃不信这一切是巧合,可是…

“无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娘娘虽然病了,可是也别忘了给太后请安。”静妃身体虽若,脉象平和,虽然是被下药了,但不会伤及生命,想必是太后所为,目的是为了试探静妃。

“我明白。”静妃全身无力,努力坐起来看向兰溶月,“是太后吗?”

兰溶月微微点了点头,静妃不问她不打算说,静妃问了,她自然也没有必要隐瞒。

“有太后在,你会很安全,但凡是也要小心一些,毕竟…”目的不同几个字兰溶月没有说出来,她知道静妃能明白。

宫中人多口杂,她指点了静妃,她却不打算告诉静妃要怎么做。

“溶月,你还好吗?”流言蜚语来袭,兰溶月却还关心她,静妃心底微微触动了一下,其实,自从得知流言蜚语以来,静妃心中便生出了和兰溶月保持距离的心思。

她不是兰溶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若是保不住性命,谈何复仇。

御医只说她是感染了风寒,静妃心中明白,她倒下不是因为风寒的缘故,她怀疑了太后、娴贵妃以及柳嫣然,可是她手中没有任何证据。

“没事,不过是些流言蜚语而已,很快就会平息了。”

太后见她,无非是试探她的态度。试探出了兰溶月的态度,太后心中对兰溶月便多了几分忌惮,在棠梨宫停留了片刻后,兰溶月便直接离宫。

“郡主,请上车。”赶车的人是夜魑,兰溶月刚刚走出宫,夜魑便走了上来。

兰溶月上车后立即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成全了她,可是心中相思难解。

“你怎么来了?”兰溶月略带一丝惊讶的看向晏苍岚,最近晏苍岚愈发忙碌了,东陵与苍暝有些距离,奏章虽送过来,但消息难免有些滞后了些。

“这两日无事,溶月陪我去城外住两日可好。”

晏苍岚心中只盼岁月静好,却也知道静好的岁月片刻容易,长远却很难。

有的人,生来很多事情便是身不由己,拿起了,未必能够放下。

“好。”

兰溶月明白晏苍岚的用意,他是想等流言蜚语平息。

一路上,晏苍岚没有处理公务,只是将兰溶月静静的抱在怀中,兰溶月没有挣脱,昨夜兰梵来访,兰溶月没有休息好,靠在晏苍岚的怀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晏苍岚小声吩咐夜魑慢慢赶车,看着怀中睡着的人儿,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东陵他很熟悉,粼城他也来过数次,唯一遗憾的便是没有早点和她相识,明明没有见过,初次见面的时候总觉得有些熟悉。

城外的路有些颠簸,兰溶月慢慢睁开眼睛。

“我睡了多久。”

“不久,才一会儿。”晏苍岚撩起侧面的帘子,春天,花开遍野。“溶月觉得江山如何?”

兰溶月不解的看向晏苍岚,转移话题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江山如何吗?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地位和责任并存, 绝对的权势,强大的责任,江山天下我从未想过很多,有的人拥有了却失去了,有的人得到了却也未必受得住,有的人得到了守护了却为此穷尽一生,励精图治,得到的是美名,付出的是全部。”兰溶月没有预测了晏苍岚想知道的答案是什么,只是平静的回答了晏苍岚的提问。

“你说的不错,溶月,这天下,我想要。”

晏苍岚第一次面对兰溶月说出了自己的野心,虽然是野心,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有些许的无奈。

“你的手,握得住。”

晏苍岚嗜血手段,但对百姓却有一颗仁善的心。

若她的是怜悯,晏苍岚的便是责任。琴无忧不在东陵,颜卿让人暗中运送粮草,中间没少了晏苍岚的帮助,颜卿说有一个高手暗中帮忙,想来应该是晏苍岚的人。

“溶月,我的只想握住这双手。”刚刚兰溶月睡了,晏苍岚不想打扰兰溶月睡眠,便一直没有动过,此刻,晏苍岚伸出手,握住了兰溶月的双手。

“不想被人骂是昏君吗?”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这个男人还真不忘处处撩她。

“不怕。”晏苍岚抱着兰溶月,淡淡的香味噬魂销骨,晏苍岚不敢乱动,心中暗自想着,他这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很值得。“为你,做一世昏君又何妨。”

“出什么事情了吗?”兰溶月本能的问道,总觉得晏苍岚心中藏了很多事情,有一件事情有其重要。

“没有。”兰溶月的敏锐晏苍岚一直都清楚,不过能察觉到他心底的事情,他高兴也很害怕,他不离开东陵只是因为她。“溶月,若我有朝一日消失了,你会找我吗?”

“消失?”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总觉得晏苍岚不是再开玩笑。

晏苍岚是苍暝国的帝君,一国之君,如何消失?

仔细想想,从苍暝国这些年来看,国事处理的极好,但却不似其他国家的帝君,每日早朝,几乎全年无休,晏苍岚很少上朝,朝中大事一般由宰相和国师处理。

“别担心,只是随意一说,溶月,什么时候才会将我放进去。”晏苍岚指着兰溶月的心口,他心底已经装满了她,可是在她的心中什么时候再能装满他。

“你不是不急吗?”

今天的晏苍岚有些奇怪,兰溶月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自从春猎之后,晏苍岚愈发忙碌了,进来粼城也多了很多它国势力,兰溶月并未在意。国破山河,朝夕之间,她的存在不过是让很多的事情加快了脚步。

“不急。”晏苍岚对兰溶月的答案显然十分满意,就算没有走进心底,也在心中徘徊了,马车停下后,晏苍岚觉得可惜,“真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人生道路的轨迹是圆形的,本来就没有尽头,曾经有人说过,起点和终点是重叠的,一个是生,一个是死,死也象征着重生。”

晏苍岚闪过一抹惊讶,生与死重叠,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兰溶月的见解独特,但听到的人甚少,甚至说没有。

“溶月是想说我们生生世世要在一起吗?”

兰溶月跳下马车,当做没有听到某人的话。

院落打扫的很干净,四周飘散着淡淡的竹香,空气清新十分好闻,一辈子生活在此有些乏味,偶尔来一次,却是不错的选择。

“溶月,你这是在逃避。”晏苍岚见兰溶月不语,牵着兰溶月的手向院内走去,“溶月,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先找到你。”

“你相信又来生吗?”

“溶月的话,我都信。”因为是她说的,所以他信了。

“晏苍岚,你怕我被粼城的流言蜚语伤到吗?”兰嗣平息流言,在流言平息之前,定是会风波再起,柳嫣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一半,另一半是我想和你独处。”深邃的眼底,藏着让人难以发现的情绪,很深,很无奈,也很真。

------题外话------

《痞妻在上》作者/水君心

这是一个黑道大灰狼,对战良家小痞子的故事,笑点多多,暖点多多,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