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兰鈭生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的时间,粼城流言蜚语平息。

一则流言蜚语平息的时候另一则流言蜚语又传了出来,兰溶月与晏苍岚一同消失两日,一个小型的流言说兰溶月不检点。

回到王府后,九儿听到了流言,眼底微微一冷。

“小姐。”

“不用理会。”以她的立场来说,和晏苍岚越近越麻烦,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有时候更有趣,她算计的是人心,人心本就复杂。

“小姐,请过目。”

两日来,红袖因受命找到兰鈭的证据,一直在康瑞王府,兰溶月刚刚进屋,红袖就将一堆信件递给了兰溶月。

兰溶月看着手中的信件,根据信件上描述,兰鈭的确与楼兰国关系匪浅,只是根据这些信件根本看不出兰鈭与何人有关系,信件中所提到的人都是代号,而非真名。

查下去的结果是什么?兰溶月心中清楚。

“小姐,这些信件要不要还回去。”信件丢失,定会引起兰鈭的注意,还是还回去为上策。

“不,收起来。”兰溶月目光微沉,兰鈭隐藏多年,这些信件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兰溶月心中却划下了一个问号,绝世容颜上染上了几分沉思,片刻后,兰溶月微微蹙眉,“信件是在哪里找到觉得。”

“书房的暗格中,暗格很隐秘,打开需要钥匙,费了一些功夫。”

“红袖,立即离开,三日内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出现在王府。”兰溶月说完后,见红袖露出莫名的神情,继续补充道,“你身上粘上了一种特殊的味道,三日内切不可离开有檀香的房间,钥匙给我。”

红袖闻了闻自己,她已经很小心了,身上也没有味道,为何…

“怎么会?”

“这种味道人是闻不到的,可是动物却可以。”

“什么动物?”

她已经处处防备了,究竟是哪里除了差错。

“蛇,蝙蝠,这种味道我们是闻不到的。”兰溶月的目光看向院中,院中嗖嗖的声音引起了红袖的注意,虽是大白天,她依旧可以分辨出来是毒蛇。

“阁楼蛇和一般的毒物无法靠近。”九儿立即解释道,兰溶月讨厌蛇,所以在住进蝶院的时候已经做了准备,现在才二月末,也是蛇苏醒的时候了。

“我这就离开。”红袖将钥匙递给兰溶月后道。

“记住,一定要留在有檀香的房间,穿着的衣服一定要用檀香熏一熏。”兰溶月立即叮嘱道。

“嗯。”

红袖心中微微一暖,与兰溶月相处的这几日,她知道兰溶月外冷心冷,可是对身边的人确实很关心,本以为她短时间内得不到兰溶月的信任,如今红袖松了一口气。

“小姐,钥匙要怎么办?”

“你将钥匙放到兰浩的身边。”

“小姐要嫁祸柳雪柔吗?”

九儿心中并不觉得柳雪柔是一个好人选。

“不,我要嫁祸的是姬侧妃。”

九儿不解,眼底闪过疑惑问道,“小姐为何不直接放到姬侧妃身边。”

“能隐藏这么多年,又做好了各种防备,这些信件有用,但却是有一定范围的,信件暂时可以放入檀木盒子中,钥匙却不能留,若是嫁祸给柳雪柔,兰鈭一定会看穿的。”兰溶月出言解释道。

如今她回到王府,那么就拿康瑞王府开刀。

她曾答应了季小蝶决不能做出弑父这种事情,那么他就让兰鈭作茧自缚。

“我明白了。”

兰浩只是一个孩子看,准确来说是一个没有多少脑子的孩子,姬侧妃和疼爱兰浩,兰浩也很信任姬侧妃,反倒柳雪柔这个亲生母亲有时候显得有些多余。

书房内,密件丢失,兰鈭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二管家,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任何人进入书房吗?”书房大门虚掩,兰鈭的声音带着三分冷意。

“老爷,老奴一直在院中,不曾有人靠近书房。”

凡是兰鈭不在书房的时候,二管家都会明里暗里注意注意祝福的一切,他没有发现有人靠近。

“当真?”兰鈭不敢置信,若是有人逃过二管家的眼睛,那么此人一定与王府的人有关。

“今天府中有什么动静。”

“没有什么特别的,王妃一直在照顾世子,姬侧妃身体不适,一直在屋内休息。”

“姬侧妃没有出过房间吗?”兰鈭眼底闪过一股莫名的情绪,心思不明。

“没有。”

兰鈭思虑片刻后,起身向蝶院走去。

跌院内,平静如水,昔日光秃秃的荷塘已经长出了新叶,院中没有什么花卉,种植的几乎都是四季常青的植物,植物也长出了嫩芽。

一路上,兰鈭细细留意蝶院的一切。

“王爷怎么有空来蝶院了。”兰溶月一袭淡青色长裙,长发用发簪束起,发钻是黑檀木所制,兰鈭看着兰溶月的打扮,心中闪过一丝质疑。

檀香?黑檀木,莫非信件丢失与兰溶月有关。

细看兰溶月的打扮,与季小蝶有三四分像,兰鈭眉头微蹙,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溶月,只要在康瑞王府我就是你父王。”

“父王似乎不高兴了,莫非是觉得我这幅打扮很像母亲,我记得母亲去世的那天穿着的衣服也是浅青色的,父王觉得我和母亲像吗?”

兰鈭看着兰溶月的身影,的确与季小蝶有几分相似,平日倒是不觉得,今日兰溶月这一身装扮,一举一动当真像极了季小蝶。

“溶月,你身边的红袖呢?”

“红袖,莫非父王看似红袖了…”兰溶月的一句话,九儿一个仓步,差点绊倒了自己,兰溶月见兰鈭神情不变,继续补充道,“父王,红袖我不能给你,不过我倒是愿意割爱,春雨,过来。”

兰溶月说完,一袭浅黄色长纱裙的春雨走了出来,虽是丫鬟的打扮,模样清秀,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

“兰溶月,你…”

给自己的父亲送女人,还送的这么光明正大,天下间怕是头一遭。

“姬侧妃有孕,溶月刚刚回府就听说姬侧妃身体不适,我这么做不适体谅父王的一番心意吗?”兰溶月的声音很轻,却透着几分不可拒绝。

兰鈭看着春雨,心中猜测兰溶月十分有心的安排。

“人留在书房伺候。”兰鈭看了看春雨,长相的确还可以。

春雨的长相在王府众多婢女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当初兰鈭的目的是将她送进宫,亦或者是送给其他人,柳雪柔的安排是希望春雨能个陪嫁。

若是兰鈭当初真的将她送进宫,那么春雨的机会也就多了一些。

“春雨,好好照顾父王。”

兰溶月岂会不明白兰鈭的心思,兰鈭的目的是要试探她,收下春雨,将其留在书房,目的是要看她是否将春雨安插在他身边。

“奴婢遵命。”春雨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受宠若惊,府中的丫鬟谁不想爬山兰鈭的床,府中姬妾虽多,但兰鈭对每个人都很好。

兰鈭离开后,九儿思虑了很久。

“小姐,兰鈭很快会查到春雨是柳雪柔的人,安排春雨不是一个好选择。”九儿对兰鈭直呼其名,在她看来,兰鈭就不配做兰溶月的父亲,心中对兰鈭充满了厌恶。

“风流成性,春雨自然会成为他的枕边人。”伪装也好,现实也罢,兰鈭伪装的太久了,有些伪装已经成了习惯,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

“怎么会?”

“春雨有心,兰鈭喜欢美人,不是正好凑合在一起吗?信件被盗,他怀疑姬侧妃,自然要找个理由试探姬侧妃,你不觉得这个时候送上春雨是最好的人选吗?”“小姐要利用春雨挑拨兰鈭和姬侧妃的关系吗?”

“不全是,春雨是柳雪柔的人,你说我这么做最受打击的是谁?”兰溶月微微一笑,笑容中透着一丝残忍,柳雪柔是真心喜欢兰鈭的人,只可惜一辈子所托非人。

想到此处,兰溶月心中默默的问自己,那么季小蝶呢?

“柳雪柔。”九儿说完后,犹豫了片刻,将要问的问题压在心底。

兰若云出事,柳雪柔不闻不问,眼下除了照顾兰浩之外,府中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柳雪柔本身不是一个能隐忍之人,自从兰若云出嫁之后,柳雪柔的变化太大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兰若云身世的质疑,似乎只差一个证据。

至于证据显然与兰溶月无关。

兰梵突得赏识,引起了兰慎渂和兰钰捷的警觉,柳嫣然的态度却缓和许多。

柳言梦为娴贵妃的事情而心生烦恼。

“言梦,兰梵的事情你怎么看。”兰慎渂本不看好兰梵,只是从裕城传来的消息和他预想的相差太多了,兰梵事事为百姓考虑,颇得民心。

“殿下,妾身暂且无法判断,不如殿下去询问一下王妃的建议如何?”柳言梦提议道,兰慎渂与兰钰捷不同,心思从不在男女之情上。

娴贵妃眼下对柳言梦的态度十分不好,兰梵赈灾已经成了定局,无法更改,眼下她没有必要参合其中,惹得娴贵妃不快。

“也好。”兰慎渂看了看柳言梦,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柳家态度暧昧,如今他已经处于弱势,此来兰慎渂并非有心文柳言梦接下来如何,而是为了试探柳言梦的态度。

“侧妃,何苦得罪殿下呢?”兰慎渂离开后,柳言梦的贴身丫鬟木樨小声道。

明明是天之骄女,如今却成了王府侧妃,木樨心中不免为柳言梦抱不平,也为柳言梦觉得可惜。

“木樨,你去一趟康瑞王府,询问一下月郡主,能否陪我去一趟寒山寺祈福。”柳言梦沉默了许久,微微叹了一口气,娴贵妃失势,在她的意料之外,柳嫣然得势后暗中剪除了她在宫中的势力,眼下她成了睁眼瞎,很多事情无法顺利进行。

“是。”木樨立即应道。

寒山寺的宏伟不及相国寺,重建时间虽短,却平添了一份古朴和雅致,四面环山,环境优美,粼城中的王公贵族没有人来寒山寺,但小门小户前来的人却不少。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抵达寒山寺后,柳言梦下马车,看着四周的建筑,古朴雅致,四周散发着香火的味道,与相国寺相比,寒山寺少了一丝宏伟,却多了一份静心,来到赐福,她的心似乎真的能够静下来。

“寒山寺重建,也是一种福泽。”

柳言梦来寒山寺,定然对寒山寺调查过一番。

对于柳言梦的突然相邀,兰溶月十分意外,她与柳言梦之间并无过多交集,最重要的是柳言梦突然躲来寒山寺总觉得让人意外。

“是啊,听说有人花了十万两白银重建寒山寺,不知道溶月知道这个是谁吗?”柳言梦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一丝探究。

“你觉得呢?”

“女诸葛,溶月觉得如何?”柳言梦看着兰溶月平静如水,心跳微微加快。

柳言梦的势力被柳嫣然剪除,眼下她无人可用,拉拢兰溶月是上策也是下策。

上策,兰溶月的势力强大,身后有晏苍岚做靠山,粼城传言,晏苍岚为了兰溶月留在东陵,可见对兰溶月爱护有加,柳言梦是亲眼见过的,体会之人更深。

下策,她无法控制兰溶月,一不小心很容易被兰溶月控制,她猜不到兰溶月的目的,就像是在下一盘盲棋,她还是个瞎子,若兰溶月毫无真心,她必败无疑。

“不错,以女诸葛的才能的确能重建寒山寺。”兰溶月直接用了才能,而非用了财富,十万两白银对她而言,不多。

这点柳言梦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千娇阁是粼城出了名的消金窟,兰溶月有怎么会缺钱呢?

只是千娇阁是六年前崛起的,在兰溶月主动暴漏出自己的身份之前,无人知晓千娇阁的幕后主人是谁,猜测诸多,却无人敢对千娇阁出手。

凡是又在千娇阁闹事者,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溶月,应该是财富。”柳言梦笑着打趣道。

看似是打趣,实则是提醒。

“言梦此次邀我前来,莫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溶月,我们先去上香如何?”柳言梦避开了兰溶月的问题。

走进大殿,淡淡的檀香味传来,虽不及熏香的味道好闻,但却夹渣着敬意,柳言梦上香,拜佛。

兰溶月未走进大殿,只是捐赠了香油钱。

她不信佛,所以也就没有必要进去。

“兰小姐,请随我来。”柳言梦还在上香之际,一个小沙弥走到兰溶月身边,行佛礼后道。

“你是。”兰溶月看了看小沙弥,觉得有些眼熟,可是似乎有没有见过。

“小姐,小师傅是了尘大师的徒弟。”九儿小声提醒道。

“好。”

小沙弥带着兰溶月走进了了尘居住的院落,了尘是寒山寺的方丈,他居住的院落却是最偏僻的,不过也是最雅致的,院中装饰不名贵却是最自然的。

“了尘大师最近可好。”

“兰小姐来晚了一步,师父一个月前圆寂了。”小沙弥推开房间,房间内的布置很简单,一床被褥,两张桌椅,一个木鱼,一个简易的衣柜,一个粗陶茶壶,四个茶杯,简单的根本不想方丈的居所。

“圆寂了?”兰溶月看着屋内的一切,神情闪过一丝惆怅,几缕不敢置信,“怎么会?”

“师父让我不要告诉兰小姐,说兰小姐若再来寒山寺,让我煮上一杯清茶招待兰小姐。”兰溶月居住在后山的小楼中,了尘曾经下令,寺中僧人不得靠近,兰溶月居住的十年,可得见兰溶月真容的人却几乎没有。

“有劳了。”

小沙弥离开房间,兰溶月在凳子上坐下,桌子上还摆着一本佛经,兰溶月翻开佛经,第一页写着,勿忘初心,兰溶月微微一笑,不愧是了尘,虽然见面不多,却了解她的喜好。

请她来,这四个字是了尘想让她看到了的吧。

“兰小姐。”小沙弥打水走进来,看着兰溶月的笑容,略带一丝不解道。

“了尘圆寂之前,还有说其他的吗?”

“师父将方丈之位传给了然师父,不曾再多言过。”小沙弥想了片刻后,又继续道,“对了,似乎曾经下令,反寺中人不得靠近后山的小楼。”

小沙弥说完,微微低头,心想,兰小姐如今是郡主,自然不会再住到后山的小楼中,师父的话似乎有些多余了。

了然是了尘的师弟,与了尘手无缚鸡之力不同,了然原本是江湖中人,看破红尘后在寒山寺出家,兰溶月听了尘曾经提及过。

了尘去世前似乎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又了然在无论未来如何,寒山寺都能屹立不倒。

“小师傅觉得寺中香火如何?”

“鼎盛,不过…我还是喜欢以前,以前清净一些。”小沙弥说完,微微低下头,似乎觉得这话不该说,却又不知道为何不该说。

“小师傅应该学你师父四处走走,修身也要修心。”或许是了尘的徒弟,兰溶月心中动了些许的恻隐,论佛道,了尘看破世俗,论修心,了尘从不在乎名利,当年重建寒山寺,了尘虽然是同意的,可是心中却有些不赞成,在兰溶月看来,了尘是过于不懂变通,可如今从了尘将方丈之位传给了然来看,他却不是一个不懂变通之人,只是一个不在乎外在环境之人。

“兰小姐和师父说的一样,师父也是这么告诉我的。”小沙弥微微一笑,看着兰溶月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异常。

一杯清茶,祭奠过了尘之后,兰溶月便离开了院子。

“溶月,你去哪里了,我刚刚让木樨去找人,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人。”柳言梦见到兰溶月后,匆匆询问道。

“去见了一面故人,那知故人已不再。”兰溶月看着宏伟的大殿。

以常理,她应该为了尘上一炷香,只是她依旧不打算走进大殿,刚刚在了尘的房间,一杯清茶,她已经表示了敬意,想必了尘也不会在乎这些。

“节哀。”柳言梦不知道兰溶月去见了谁,心中也不敢多问,在她看来,兰溶月不想提及的过去都与寒山寺有关,庙中居住十年,想必有很多苦楚吧。

“溶月,刚刚寺中的小师傅说后山的杜鹃花开了,陪我去看看可好。”柳言梦转移话题,提议道。

“也好。”

穿过大殿,走进后山,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美不胜收。

后山的杜鹃原本没有这么多,重建寺庙的时候兰溶月让人栽种的,杜鹃中大多以红色为主,白色加以点缀,柳言梦看到眼前的场景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她虽听说寒山寺的后山全部是杜鹃,没想到却又这么多。

“溶月,红色的杜鹃花很漂亮。”柳言梦的语气仿佛再说,红色的杜鹃花与你很相称。

“你是想说寒山寺是我捐助的吧,若我承认,你当如何?”兰溶月看着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杜鹃不同于其他花卉,不娇贵,很好养,经过岁月的洗礼,昔日零零散散的杜鹃花已经自成一景,她喜欢红色,红色像血一样,很美,美得让人灼红了眼,或许这就是她执着的理由。

“溶月,你想要什么?”柳言梦停下脚步,他眼睛所及之处,全是一片红色的杜鹃花,杜鹃花中虽有白色,只是在红色的杜鹃花下,显得那么渺小。

“我要的,你给不起。”

兰溶月平静的一句话,柳言梦心中一冷,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兰溶月想要的她给不了,可是,她还是想博一次,若能的兰溶月相助,她以后行事必定能够事半功倍。

“若我给得起的一日,我绝不吝啬。”

“当真。”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满山遍野的红色,像极了血染大地。

“一言为定。”柳言梦说完,心底又几分心虚。

柳言梦刚刚从静妃的口中得到消息,兰嗣似乎生了重病,具体什么病她并不知道,只是知道兰嗣似乎在寻找鬼医。

虽然未曾传出鬼医离开粼城的消息,不过鬼阁如今大门紧闭,根本无法探之鬼医的下落。

柳言梦不知道她已经把鬼医请走了,兰溶月来寒山寺看似是受邀,其实不过是顺水推舟,让兰嗣病的更重一些而已。

“我听说陛下病了,莫非言梦此来是给陛下祈福的吗?”

“嗯,希望能有用。”

柳言梦的话,一语双关。

兰嗣若真的病重,事情将一发不可收拾,眼下继位的人是太子,若是太子不倒,兰慎渂显然没有继位的可能,柳言梦既想兰嗣是真的病重,又想拔出太子。

若非如此,柳言梦不会冒险要借用兰溶月的势力。

“此事机密,莫非是静妃告诉言梦的。”兰嗣防备着娴贵妃和柳嫣然,此事柳嫣然有知晓的可能,眼下娴贵妃应该不会知道。

静妃能忍,心机很深,这点兰溶月十分清楚,静妃能找上柳言梦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柳言梦不知是否给得起静妃要的东西。

若是柳言梦给得起,那么局势势必会大变。

“不愧是溶月。”柳言梦夸奖道,兰溶月曾在棠梨宫居住过,柳言梦自然知道她找静妃的事情一定瞒不过兰溶月。

柳言梦不知道兰溶月压根不在乎她是否和静妃达成协议。

“其实,你能与静妃相交甚好。”

兰溶月的话,柳言梦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本以为兰溶月会因此生气,未曾想兰溶月似乎毫不在意。

“溶月知道当年静妃是如何失去孩子的吗?”

她与静妃相交匆忙,柳嫣然又剪除了她在宫中的势力,对此事一点都不了解,与静妃答应帮她,她心中一直有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静妃的仇人到底是皇后,还是其他人。

只是眼下与静妃相交,对她有理,静妃得太后疼爱,地位今非昔比,柳嫣然碍于太后的面子,已经让静妃协理六宫事情,虽无实权,不过行事却方便了很多。

“静妃从未提及。”

兰溶月只说静妃从未提及,而没有说她是否知道。

柳言梦对此产生疑问,心想,兰溶月就算不知道全部,最起码也知晓一部分实情。

“溶月,你可愿帮我。”

“宫中的消息我无能为力,不过外面的消息我倒是可以帮你一部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兰溶月看向柳言梦,漆黑的眼底,明明是白天,柳言梦却看到了黑暗。

兰溶月的眼神如同没有月光和星光的黑夜,漆黑的让人陷入其中,漫山遍野的红杜鹃让她眼底染上了一抹妖异的红光,如血染长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