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兰嗣病重/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言梦看着兰溶月的眼睛,平静如水却让她觉得十分危险。以天下为局,结局到底是谁算计谁,柳言梦自诩聪慧,可是面对兰溶月,她却有些没有把握。

成败在此一举,她身边已无可用之人,文王若真的失势,柳言梦自认为短时间内她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加上娴贵妃暂且算是她的母妃,她不宜对娴贵妃动手,若是一旦被人抓到把柄,等待她的就不是后果而是结局。

“言梦,你如今立场很难,娴贵妃对你戒备,可你还要想办法保全她,昔日你与皇后关系虽然算不上好,但也不错,你应该明白,娴贵妃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她是有些聪明,但最重要的是皇后能容忍她的存在,你说,若皇后不能容忍了,背黑锅的人会是谁。”

对于兰溶月来说,柳言梦不是棋子,而是价值。

柳言梦与柳嫣然的争斗,这就是她要的,至于与柳言梦的交易,她根本不在乎会从这些上面得到什么。

因为她想要的从不需要别人的给予。

“你有什么条件?”初见时,她就看不透兰溶月,越是相处,她就愈发看不透兰溶月,柳言梦犹豫了许久,见兰溶月还没有回答。

不回答在柳言梦看来就成了,我要的,你给得起吗?

此举,反而让柳言梦不好再次追问。

“溶月与四皇子可有交情?”

“有。”兰溶月并未隐瞒,若她真的想瞒住很简单,可是此事兰梵不一定能做到,与其让人猜测,还不如自己暴露在柳言梦的眼前,若无意外,当她身份人尽皆知的时候,兰梵会利用此事。

迟与早的区别就是结局是谁算计了谁。

“溶月,没想到你与四皇子认识颇早。”柳言梦心中对兰溶月有了些许警惕,她不知道兰溶月与兰梵深交到什么程度,若兰溶月真的相助兰梵,只怕会成为她最大的对手。

这一趟是否值得,柳言梦心中划下了一个问号。

“兰梵是第三块月玦的主人,我与他自然有交情,入朝堂是我对他的成全,至于他的目的,你不想知道吗?”兰溶月看向柳言梦,局势多变,柳言梦对她有戒备也在情理之中,答案越是完美,戒备越深,有时候暴露目的反而会让自己处于有利的境地。

“你会说吗?”

柳言梦心中揣测兰梵的目的,帝位还是其他,正在她质疑的时候,兰溶月口中吐出了两个字。

“燕国。”

柳言梦身体微微一颤,兰梵与燕国的关系世人皆知,只因是丑闻,如今东陵已经无人议论了,对于当年的事情,柳言梦却有不同的看法。

“我所知道的消息与外界的传闻不同,溶月,兰梵的目的应该是帝位吧,他要的只有那个位置才能得到。”兰梵的存在纯属异类,兰嗣囚禁他多年,看似给了他自由,其实兰梵所谓的自由都是在兰嗣的控制之内,如今陛下同意兰梵去赈灾,莫非…想到此处,柳言梦微微蹙眉。

“你是说当年我们这位陛下以兰梵的性命威胁自己的后妃,让她去侍奉燕国的皇帝吗?不仅如此,还让其阻止燕国和东陵国的战事,将自己的女人当做棋子,将自己的儿子就当做筹码,不得不说陛下的心真大,不过兰梵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在乎,我只完成昔日的承诺而已。”兰溶月说完,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看来这寒山寺中也多了不少不速之客。

她敢说出来的话就不怕别人偷听。

“溶月,此话你万不可再提及,尤其是涉及四皇子的母妃。”一国之君,以自己后妃换取和平,若是传出去受世人不齿。

“的确,现在顶冠还是绿色的。”

兰溶月的话说完,不远处的树后面,楼陵城直接笑了出来。

楼陵城见一见暴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直接走出来,手握折扇,目光看向兰溶月,他不得不承认兰溶月美得让人失魂。

“没想到陵王居然有偷听的癖好,不知道陵王可还满意。”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看向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楼陵城出现的时候她就察觉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毕竟有些话,要说的都说完了。

“本王闻香而来,没想到能在偏僻的寒山寺一睹郡主芳容,真是不虚此行。”楼陵城看着兰溶月,心跳加快了许多。

粼城中不是没有人觊觎兰溶月,只是都害怕晏苍岚,不敢公然与兰溶月交好亦或是相处,可是他不怕晏苍岚,毕竟在他看来,晏苍岚是不可能有自由的。

柳言梦看了一眼楼陵城,此人聪慧,却故作一副登徒子的模样,看着楼陵城丝毫没有发现她觉得存在,柳言梦本能的觉得危险。

“兰小姐,方丈有请。”几人沉默之际,小沙弥突然出现,打破了僵局。

“好。”

兰溶月迈开脚步,柳言梦也随行离开。

“溶月,小心陵王。”柳言梦看似关心,实则心中另有算计,对于这位陵王,柳言梦想一试究竟。

“怎么说?”柳言梦的叮嘱在兰溶月的意料之外,毕竟楼陵城花名在外,对美人十分热衷,势在必得,可观楼兰国目前的形式来看,楼陵城并没有多少势力。

“溶月,你应该明白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目光若是势在必得,后果会是什么?”柳言梦心微微一紧,对于楼陵城她不了解,只是之前兰溶月拆穿他的时候,让她有了警惕,今日楼陵城的突然出现的确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言梦,我的目的是康瑞王府,我要整个康瑞王府为母亲陪葬,我想若文王为帝,便能完成我的心愿,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去见方丈,我帮你,这便是我的条件,你想好了给我答复。”

“为何要交易,以你的能力。”一个康瑞王府以兰溶月的能力,覆灭在顷刻之间,兰溶月的条件似乎太过于简单了,简单的柳言梦不敢置信。

“弑父之名,我不会背负。”

柳言梦看着兰溶月离开的背影,季小蝶的死无人知晓其中的真相,从兰溶月的话来看,此事显然不简单,莫非是兰鈭所为,柳言梦微微蹙眉,若真是如此,与兰溶月的合作就显得微妙了。

若此事与柳雪柔有关,也能说得过去,自从柳雪柔入康瑞王府后,季小蝶便与外界的联系变少了,后来,季无名去世,季小蝶似乎彻底的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知道兰溶月的身份后,柳言梦查过季小蝶,结果是一无所获。

季小蝶的死究竟有什么不对?

柳言梦觉得每一步都迈得十分沉重。

她也姓柳,若真如何,柳家可否在兰溶月的仇人之列。

“柳侧妃似乎在发愁。”楼陵城突然出现在柳言梦身后,柳言梦吓了一跳,要知道柳言梦功夫不弱,还专门去过巫山,没想到楼陵城的突然靠近她竟然没有察觉。

想到兰溶月察觉到楼陵城的存在,柳言梦心底露出了一丝警惕。

“看来是吓到柳侧妃了,早知道就和刚刚一样,直接站到柳侧妃的前面。”楼陵城对兰溶月能发现他也略感意外,不过,他不打算把兰溶月的能暴露在柳雪柔的眼中。

“陵王,我有些累了,不奉陪了。”

“柳侧妃身陷困境,本王还在想帮一帮柳侧妃呢?没想到柳侧妃不领情,既然如此本王就告退了。”楼陵城说完就要转身离开,脚步骤停,继续道,“东陵陛下的病应该快发作了,此次只怕连鬼医都束手无策,柳侧妃不好奇东陵陛下究竟得了什么病吗?”

“等等。”此事机密,柳言梦虽意外楼陵城为何会知道,不过能从楼陵城口中知道一二也好,“陵王难得来东陵,让我奉上一杯清茶,聊表心意。”

“有劳了。”

楼陵城嘴角微微上扬,一同走入了院落,直到天色变暗,依旧没有离开。

与此同时,禅房内。

“兰小姐,还请早日离开寒山寺。”了然落下最后一颗棋子,神情中透着一丝无奈。

如今兰溶月是身在局中,想要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寒山寺,大师让我多住两日吧,自此之后,只怕没有机会再来了。”兰溶月看着棋局,眼底静如水。

“三局均是和局,兰小姐有心了,能做的如此,老衲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当年师兄有心保护兰小姐,只是兰小姐却要卷入朝堂上的漩涡中,老衲无能,如今只想保全寺上下平安,还请兰小姐见谅。”

了然知道自己的能力,若是面对江湖中人,他尚有还手之力,若是面对朝中权贵,他便无能为力了。

“我知道,了尘师父将方丈之位传给大师,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只是溶月还有几句话想告诉大师。”其实今日了然见她,已经违背了当初了尘的安排,了然有试探的成分,却也有相护之意。

“请说。”

“大师既然已经脱离了凡尘,何须再牵扯其中,溶月多谢大师一番好意,只是溶月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凡尘俗世,溶月放不下,大师一心向佛,凡尘俗事于大师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

了然看着兰溶月,久闻兰溶月聪慧,他这是第二次见到兰溶月,没想到兰溶月会这么说。

“如此,老衲只能每日在佛前祈求兰小姐平安,聊表心意。”了然没想到兰溶月会这么说,略感意外,想起了尘圆寂前的话‘此女非池中物’,心中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多谢大师。”

兰溶月离开禅房,走进今夜歇息的院落的时候,见柳言梦和楼陵城坐在一起,兰溶月微微一笑,走上前。

“言梦,陵王,许久不曾来寒山寺了,今夜我还是居住在我曾经居住过十多年的地方,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兰溶月的话,两人眼底出现了一抹僵硬。

未等两人开口,兰溶月已经转身离开。

“小姐,柳侧妃那是什么意思,怎么能?”九儿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气愤,显然对柳言梦的做法十分不满。

“九儿,柳言梦能和我做交易,自然也可以和楼陵城做交易,和我做交易是为了帝位,和楼陵城做交易是为了东陵和楼兰的和平,这一局她算计的不错。”兰溶月还未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再看看山顶的小楼,已经亮起了淡黄色的烛光,“只可惜她选错了对象。”

“你怎么来了。”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略感意外道。

“能与溶月独处,我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溶月,我已经准备好晚膳了。”

“我意外的是了然大师居然会放你进来。”兰溶月想起了然大师的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似要和她撇清关系,其实还是忍不住会出手帮他。

相较于其他人,晏苍岚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知为何,兰溶月突然有些在乎楼陵城的态度,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或许了然觉得我是良人。”

“你是吗?”

“这个答案要溶月来回答。”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路很窄,刚好够两人同行。

晏苍岚来了,兰溶月知道今夜不会有人前来打扰了。

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晏苍岚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本事愈发厉害了。

走到山顶,兰溶月抬头看向天空,漆黑的夜空,明月不在,星星点点不足以照亮整个世界,山色变成黑白,像是一幅模糊的山水画。

“你心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兰溶月看着晏苍岚,总觉得他藏着很多,最近愈发明显,噬魂蛊她已经想办法了,可暂且还没有什么头绪。

兰溶月惊讶的不只是噬魂蛊,还是噬魂蛊发作的期限,照理说晏苍岚的噬魂蛊每年一次,可是却偏偏延迟发作,具体缘由她也不知道。

晏苍岚不说,她也没问。

今夜,这是兰溶月第一个问晏苍岚这个问题。

“溶月,若有朝一日,我有事离开了,你会找吗?”

晏苍岚将兰溶月抱入怀中,目光看向远方,楼陵城的存在让他十分在意,有些事情本不应该为外人知晓,可是知晓此事的人也不再少数。

“不知道。”会找吗?兰溶月一时间无法给出答案,这个答案对她和晏苍岚来说都是如此。

“溶月,我希望你能找我。”晏苍岚不是说一定,而是说希望,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不会忘记她。

“这算是请求吗?”

“不是,是期待。”

“好,我会去找你,不过,若是你忘了我,我会…”兰溶月看向晏苍岚,总觉得不是在开玩笑,有些事情他不愿去查,如今看来,似乎很多事情她还未曾触及道边缘。

“你会如何?”

“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终身难忘。”

对于情,她要的很简单。

若他会忘记她,她总要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兰溶月看向天空,双眸被漆黑的天空染的愈发黑亮了,点点星光无法映入兰溶月的眼,只留下一片黑暗。

“溶月,我很期待。”

对于晏苍岚来说,一个答案,他就知足了。

“我想吃你做的晚饭。”兰溶月察觉到晏苍岚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直接岔开了话题。

“好。”晏苍岚淡淡一笑,起身向屋内走去。

晏苍岚离开后,九儿走近了兰溶月。

“小姐,要不要去查一下。”她听清楚了两人的对话,走到兰溶月身边,见兰溶月一直看着漆黑的天空,小声建议道。

“不用了。”

“为何?”

“时机到了,不用查也知道答案。”

虽然相处不算久,但以她了解的晏苍岚必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一个像晏苍岚那么霸道的人,没有绝对的把握绝对不会说出今天这番话。

兰溶月总感觉他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留在东陵,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不过很多事情她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哦。”九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想起什么,九儿眼底暗淡了几分,隐约露出几缕悲伤。

“九儿,再等几个月。”

“嗯,小姐,时间很长,我等得起。”

兰溶月看了一眼九儿,转身向小楼走去,将空间留给九儿。

没有月色的夜晚,九儿大多数就是好是无法安睡的。

“溶月,尝尝看。”兰溶月走进屋内,晏苍岚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兰溶月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的厨艺不错,你会做饭我很意外。”

“小时候我和…”晏苍岚停顿了片刻,“只敢吃自己做的东西,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连自己做的东西都不敢吃了。”

兰溶月下意识的握住了晏苍岚的手,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溶月,没事。”晏苍岚反过来握住兰溶月的手,唯独那些悲伤的事情,他不想与她分享,不让她为此担忧,在她没有爱上他之前,他不想告诉她,他要的是爱,而非怜悯。“溶月,唯独你,我一定会保护好。”

“一言为定。”兰溶月放下筷子,倒了一杯水给晏苍岚,“不过,我希望能过自保,而且我也有这个能力,毕竟这是好几个人的愿望。”

两人吃着简单的晚膳,欣赏着没有一丝明月的天空。

夜深人静时,兰溶月突然想起什么,走进屋内,打开暗格,拿出一本书递给晏苍岚。

“这是?”晏苍岚看着没有封面的书,书里面的文字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文字,若要追溯,可到前朝的隐世家族。

“修练功法,对你有用。”晏苍岚的修炼功法原本是至阳,因为噬魂蛊的缘故,晏苍岚需要修炼至阴的功法调和内力,这本功法原本是兰溶月为自己所寻,结果发现她依旧无法修炼内力。

“莫非是天族的心法。”

天族,源于前朝的国师一族,前朝历经了几百年的时间,大国被分散为七国,最早分散的是楼兰,距今已经有好几百年了,最晚的是苍暝国,最大的是云天国。

楼兰国分散后,前朝帝君曾下令灭天族,自此之后几百年没有天族的影子。

“嗯。”

天族当年并未覆灭,当年天族的幸存者被巫族所救,自从生活在巫山,后来天族仅存的书籍被收藏于巫山冰洞中,非巫族灵女不得翻阅,柳家背叛,巫族被灭,知道此事的人少之又少,柳家的人虽知道巫族有收藏,可是具体的却不知道。

“很多事情我也不清楚。”

柳絮对柳家没有仇恨,虽属同族,柳家似乎也不知道柳絮的存在,若非如此,柳絮又怎么看大摇大摆的生活在粼城,对巫族,她了解的太少了。

根据柳絮的话,似乎巫族还有人生活在其他地方,等到灵女的召唤,只是她并不打算动用自己的权力,最起码目前不想。

次日清晨,兰溶月醒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早膳,四周已不见晏苍岚的身影。

“苍帝已经离开了。”九儿主动说道。

“什么时候走的。”

“黎明时分,小姐,苍帝离开时候的模样我觉得有些不对。”想起晏苍岚的目光,九儿心中不解,晏苍岚的目光中少了一丝凌厉,多了一丝柔和,那一份柔和却让她觉得十分危险。

“无妨。”

兰溶月坐下开始享用早膳,刚端起碗筷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陵王是太闲了吗?”兰溶月吃着早餐,早餐是一人份的,想来晏苍岚走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不速之客。

“月郡主,本王不怕倾国倾城,不如随我会楼兰可好。”楼陵城看了看桌上的早餐,心想,晏苍岚还真放心兰溶月一人居住在这里,“看来苍帝对月郡主也没有多少关怀,不如跟了本王可好。”

兰溶月一边吃着早餐,心想,这货不知道桌上饭菜是晏苍岚做的吗?

“跟了你?莫非是庙堂的素斋单调了些,让陵王吃坏了脑子。”兰溶月喝下最后一口粥,漱口后不急不忙的说道。

“月郡主真是幽默,素斋的确不是本王的菜,不过秀色可餐,就算是让本王吃一辈子的素斋本王也愿意,当然,本王也会成全了月郡主的愿望。”

“看来柳侧妃与陵王的关系甚好。”昨天有些话楼陵城并没有听到,显然吐露给楼陵城的是柳言梦,只是兰溶月很好奇楼陵城用了什么筹码,让柳言梦突然弃她而选择楼陵城。

“兰嗣突发恶疾,柳侧妃已经先一步会粼城,本王留下与月郡主同行。”

楼陵城看着兰溶月,为了和柳言梦达成交易,他可付出了不少,目的就是为了让兰溶月无法依靠柳言梦,从而转向他。

“不劳烦陵王了,主子已经准备好马车,主母随时可以启程。”兰溶月还未说完,一身黑衣的夜魑走了出来,手握宝剑,冷冷的看了一眼楼陵城一眼,目光仿佛再说,他最讨厌趁虚而入的人。

“苍帝怎么不亲自来。”楼陵城看着夜魑,晏苍岚的贴身侍卫他还是认得出来的,不过晏苍岚避开,倒是让他觉得意外。

“主子怎么会像陵王一样受制于人,整天游手好闲。”夜魑说完,楼陵城的脸色冷了几分,“对了,主子让我转告陵王,星落公主似乎不高兴了,正在四处寻找陵王了,陵王安排的冒牌货似乎被发现了。”

楼陵城听完,眼底闪过一缕杀意。

“苍帝好本事,你告诉苍帝,此事本王记住了。”

楼陵城说完,转身离去。

兰溶月看向夜魑,目光如同发现了新大陆。

“你不是夜魑?”片刻后,兰溶月肯定的道。她见过夜魑数次,声音,神情,模样,都与夜魑一般无二,但眼前的人不是夜魑。

“属下夜魅,见过主母。”夜魅立即行礼道。

“魑魅魍魉,另外两人也是双胞胎。”

“是。”夜魅并未隐瞒,他与夜魑很像,神情,举动几乎都是一模一样,能在这么短时间拆穿他的人,夜魅心中十分佩服。“不知主母是如何发现属下身份的。”

“你皮肤偏白。”兰溶月善易容,加上职业习惯,比他人更加善于观察。

“属下原本比夜魑黑,不过常年佩戴面具,应该差不了太多。”夜魅心中想着,昨天他还和夜魑对比过,若非细看,无法发现其中的差别,没想到被兰溶月一眼就看出来了。

“该离开了。”

兰溶月本想在寒山寺多住几日,如今已经没有必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