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让仇人尝尝绝望的味道/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嗣病重,朝中人心惶惶。

未央宫内,柳嫣然焦急的等待消息,兰嗣倒下前曾经下令,不见任何人,兰嗣的病情柳嫣然没有把握,与柳嫣然有同样心思的人还有娴贵妃。

贤福宫内,素心陪着娴贵妃。

“母妃,无须着急。”素心十分冷静的走到娴贵妃身边,递上一杯热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素华,此事你有和打算。”娴贵妃看着素心,连称呼都变成了素心的真实身份,要知道当初兰慎渂要娶的人是女诸葛素华。

素心听到称呼,心跳加快了稍许。

她不是女诸葛又如何,如今她要女诸葛为她所用,她倒要看看眼下的局面兰溶月还有没有选择。

“母妃和父皇恩爱情深,听说父皇喜欢和母妃做的莲子羹,母妃何不亲自去探望一下父皇。”素心立即提议道。

“陛下连皇后的觐见都拒见了,如今本宫被禁足,陛下岂会…”娴贵妃略感无奈的摇了摇头,进宫多年,早已经不是昔日年少时的模样,人心是会变得。

“母妃只关心父皇的身体即可,其他的事情都无须提及,至于其他的母妃尚且不用在意,若父皇不愿意见母妃,尝尝母妃的手艺也是好的。”素心小声的提醒道。

素心心中明白,她不是兰溶月,做不到纵观大局,险中取胜,但她了解人心和人情。

兰嗣对娴贵妃或许早已经没有了昔日之情,可是昔日的记忆,加上柳嫣然的存在,兰嗣一定会本能的偏向娴贵妃。

“素心,你说的有理。”娴贵妃赞同的点了点头。

“母妃,时间不早了,素心先回府了。”

“好。”

一路离开皇宫,素心都听到宫中婢女、太监议论纷纷,兰嗣病重一事传的太快,想藏都藏不住,眼下五国的使臣还在粼城,若兰嗣无法痊愈,事情只怕会。

“翠柳,有月郡主的消息吗?”

朝中大局,素心除了指望兰溶月之位别无选择。

“回王妃,月郡主去了寒山寺,不在粼城。”

“你让人在城门口等着,一点她会粼城,马上通知我。”

素心心中没有把握说得动兰溶月,不过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介意用强的。

“是。”

翠柳微微低头,她一直都知道素心并非是女诸葛素华,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若兰溶月迟迟不归来,素心是否有把握处理接下来的局面。

与此同时,兰溶月吩咐夜魅慢慢赶车,本来两个时辰的路程眼下两个时辰还没有走到一半,同一时间,柳言梦已经回到文王府。

“王爷,侧妃求见。”

兰慎渂微微蹙眉,心中不解,此时此刻,柳言梦居然还有兴致和兰溶月一同去寒山寺,对柳言梦的厌恶心中又多了一份。

“让她进来。”

柳言梦走进刚好看到兰慎渂眼底的那一丝厌恶,心中微微一冷,难道她要像姑姑一样吗?一辈子大权在握却唯独得不到一份怜惜。

“妾身见过王爷。”

“侧妃有事吗?”兰慎渂的语气很淡,甚至说有一丝冷漠。

“王爷可是在责怪臣妾吗?”柳言梦不由得想起兰溶月之前的话,权势,地位都可以凭本事得到,唯情之一字无法勉强。

“罢了,父王病重,眼下最重要的是见父皇一面,母妃被禁足,你…”兰慎渂想说让柳言梦去柳嫣然哪里打听消息,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毕竟柳言梦想见到柳嫣然只怕都很困难。

“陛下放心,静妃如今照顾陛下,我们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柳言梦觉得声音冷了几分,此次寒山寺之行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又或许是因为兰溶月的一些话刺激了她。

人都有一份逆反的心里,柳言梦想要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就会走向下一个极端。

柳言梦不是柳嫣然,虽然聪慧,但尚未经历人生百态。

“静妃,言梦,你何时与静妃有交情了。”兰慎渂十分意外问道,周宰辅向来是终于陛下,既不是太子一派,也不是其他皇子一派,静妃如同她的封号一般,平静如水,从不卷入这些斗争中来,没想到柳言梦居然能与静妃合作。

言梦二字此刻在柳言梦听来是多么讽刺,唯利是图,这就是人性吗?

“言梦,是不是累了,若是累了就回房休息一下。”兰慎渂见柳言梦脸色微微苍白,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妾身无碍,殿下,眼下陛下病重,殿下应该尽一分孝心才是。”

柳言梦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底多了一丝坚定。

“你的意思是…”兰慎渂不明,此时此刻还怎么尽孝心。

“鬼医。”柳言梦开口提醒道,鬼医医术高明,只怕眼下粼城中寻找鬼医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鬼医神秘,从来未曾有人见过鬼医的真容,一旦鬼医摘下面具,便无人知晓身份。

“前几日已经有人在寻找了,鬼阁的当家现在在裕城赈灾,鬼医下落不明,从裕城传回消息只怕还要等上写时日。”兰慎渂略带遗憾道。

鬼医除了鬼阁中人不见外人,早知道今日之事,当初就应该与鬼医相交。

“王爷何不让人求见一个兰悦郡主。”

“怎么说?”兰慎渂不明,此事怎么又和兰悦扯上关系了。

“当初鬼医医治的病人,兰悦是意外的人选,想必兰悦与鬼医有些交情,此事殿下不妨让王妃帮忙。”柳言梦又自知之明,兰悦一向和柳家关系不太好,甚至说是冷淡,素心是王妃,若素心相邀,兰悦是不会拒绝的,也不能拒绝。

“好,幸苦你了,言梦。”兰慎渂看着柳言梦,心中佩服柳言梦的才智,静妃,兰悦,这两个人选原本是不在兰慎渂的考虑之内的,没想到柳言梦会看得如此清楚。

“王爷,妾身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去吧。”

离开书房,柳言梦看着天空,清朗的天空如今似乎都多了一丝沉重,有些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如今却愈发清晰了。

“小姐。”木樨有些担心的唤道。

“木樨,你去告诉楼陵城,第一个条件,让他帮我找到鬼医。”与楼陵城的交易已经让她和兰溶月的关系疏远了,她的目的就是借用楼陵城因此在粼城的势力。

想起楼陵城的势力,柳言梦微微蹙眉,这股势力只怕很难拔除。

与此同时,粼城中几乎所有都在打听鬼医的存在,身为当事人的兰溶月正在马路边的凉亭喝茶,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

“小姐,当初倾儿究竟用的什么毒。”

“你猜猜看。”兰溶月拿起一块点心,点心略感粗糙,放入嘴中后,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粗糙了些,味道不错,保留了食物原本的味道。

九儿摇了摇头。

“焚情蛊。”

九儿闻言,茶杯脱落,直接打碎了手中的茶杯。

“这位姑娘,有没有烫到。”经营茶棚的妇人走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干净的茶杯。

“没事。”

九儿心中却被焚情蛊所扰,要知道兰溶月善医术,善解毒,但并不善解毒蛊,焚情蛊只怕连灵宓都解不了。

“她疯了。”九儿声音中略带一丝无奈,东倾儿或者说陈倾,她的经历比她还要苦,但她没想到她会如此决绝。

“喝茶吧。”兰溶月平静的说道。

喝过茶后,三人继续启程。

一路上,九儿一言不发。

“九儿,你失态了。”马车抵达城门口的时候,兰溶月出言提醒。

“小姐,对不起,我…我只是觉得她很令人悲伤。”好不容易活下来,却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她不懂,陈倾也好,舞倾城也罢,亦或是东倾儿,为何她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哪怕是一分也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这就是她的选择。”兰溶月慢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后,“她这么做是对自己的惩罚。”

九儿点了点头,她明白,陈倾当年有一个为了她可以放弃生命的男人,那个人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陈倾一命,如今她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报酬的工具,一切都是她对自己的惩罚。

越痛,她的愧疚就少一分。

冷宫内,伴随着蚀骨之痛,陈倾眼角流下了一地眼泪。

她还活着,只是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吃饭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嬷嬷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我吃不下。”兰嗣蛊毒发作,每一分痛苦她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把药喝了,再这样下去你会顶不住的。”嬷嬷看着来陈倾苍白的小脸,微微摇了摇头,药能控制体内的焚情蛊,可是陈倾从不喝药,就像是在刻意惩罚自己一般。

“不会,我会活着,直到他死的时候。”陈倾嘴角露出一丝鲜血,微微上扬的嘴角,笑中含血,眼底被仇恨覆盖,“真可惜,我不能亲眼看着他受尽折磨。”

“你魔障了。”嬷嬷端起药碗,上前点了陈倾的穴道,直接给陈倾灌进去,待陈倾咽下后,嬷嬷解开了陈倾的穴道,“主子的命令,若你再敢违抗,每一日我都给你管辖区。”

陈倾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告诉主人,我不想活着。”陈倾看着嬷嬷,眼底甚至带着有一丝哀求。

“主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嬷嬷拿出一把匕首递给陈倾,“若你不想活着,自己了断,匕首是我送给你的,别让主子为了你脏了自己的手。”

嬷嬷眼底闪过淡淡的冷意,主子对陈倾多了一份怜惜,但不代表陈倾可以凭借这份怜惜肆意妄为。

“我知道了。”陈倾看着桌上的匕首,是她失态了。

“把饭吃了。”

嬷嬷放心饭菜后,提着食盒转身离开,身影飞快的消失,陈倾看着桌上的饭菜,露出一丝苦笑。

兰溶月回到粼城后,素心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只是被兰悦牵绊,无法第一时间见到兰溶月,想起柳言梦的建议,素心眼底泛着冷意。

“王妃若是想在我这里打听鬼医的消息,只怕我要让王妃失望了。”兰悦听到丫鬟回禀兰溶月回来之后,直接戳穿了素心的旁敲侧击。

“鬼医医治郡主脸上的伤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如今陛下病情严重,还请郡主想办法联系鬼医。”素心看着兰悦,心想,世家女子,宫中女子,怎么一个比一个难对付。

“王妃,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有办法,从来都是鬼医找我,而我没有办法联系上鬼医。”兰嗣病重是不错,可是她不想卷入夺帝中去。

“郡主还是考虑一下,毕竟此事陛下想必已经知晓。”素心眼睛突然一亮,微笑着说道。

“你…”兰悦看着刚走进来的康庆王兰卓,心底微微泛起冷意,“王妃,慢走,不送。”

“悦儿,不得无礼。”兰卓立即上前冷言呵斥道。

“父王,文王妃让女儿寻找鬼医,如今粼城中谁不在寻找鬼医,父王,女儿真的无能为力。”兰悦直接说道。她的确找不到鬼医,就算能找到,她也不打算费那功夫。

“文王妃放心,我一定让悦儿尽力寻找鬼医。”

“那就多谢康庆王爷了。”

素心离开后,兰卓看向兰悦的目光含有淡淡的冷意,兰悦拒绝了夏侯文仁就等于拒绝了东陵与南曜的和平,兰卓对这个女儿十分不喜。

“三天内,找出鬼医,否则你就去南曜和亲。”

兰悦闻言,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自从她拒婚,毁容以来,她看到的只有人性本质。

“三日后,还请父王让人送女儿三尺白绫。”兰悦说完,转身离去,这康庆王府她早就不想呆了,兰悦心中怎么会不明白,比起找出鬼医,对于兰卓来说,她去和亲才是更有价值的。

难道她生来就只是筹码吗?这个疑问,兰悦嘴角闪过一丝讽刺的笑容,生于王侯之家,除了筹码,她似乎也没有其他价值了。

兰卓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兰悦的背影,心微微一痛,片刻后,眼底划过坚定。

兰溶月回到王府,柳雪柔依旧不管不顾,姬侧妃被禁足了,府中没有兰鈭的人影。

“九儿,我们去见见姬侧妃。”兰嗣病重,她会进宫,但不是现在,眼下王府的事情更有趣。

兰溶月一路走进姬侧妃居住的院落,无人阻拦。

走进院内,院内没有丫鬟和侍女,昔日花容月貌的姬侧妃如今也换上了粗布麻衣,看来应该是柳雪柔的杰作。

她一路走来,无人阻拦,估计也少不了柳雪柔的影子。

“姬侧妃,当真是别样风情。”院中无人伺候,姬侧妃只好自己整理被人弄乱了的院落。

“郡主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姬舞放下手中的东西,看向兰溶月,她被兰鈭盘问,隐约间知道兰鈭丢了什么,可是府中的人除了她之外最有可能的就是兰溶月了。

“别,你别这么看着我,此事与我无关,也不是我所为。”兰溶月十分无辜的说道,此事的确不是她作为,她只是让红袖找证据,并没有说让红袖盗窃。

“笑话看过了,郡主,慢走不送。”几个字,姬侧妃近乎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兰溶月转身向院外走去,走了四五步,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姬侧妃道,“姬侧妃既然不想看到我,那就算了,本来我还在想要帮一帮姬侧妃呢?”

“郡主能帮我?”姬舞虽不知道兰溶月的目的是什么,但却不认为兰溶月有如此好心要帮她,她落得今日的局面和兰溶月脱不了关系。

“姬侧妃,你是云天国的细作,我帮了你,有什么好处。”

兰溶月的笑容落入姬舞的眼中,很美,美得刺眼,美得让人害怕,如同妖娆的彼岸花,将人引入彼岸。

“你想要什么?”姬舞明显有些心虚。

“你是云天国的细作,不过你的身份从未欺骗过父王,想来你是动了真心了,比起细作的生活,王府的侧妃更加滋润,你说呢,姬侧妃。”

自从知道兰鈭并非表面上的荒诞之后,兰溶月就知道,姬舞的身份骗不过兰鈭,兰鈭能让姬舞怀孕就说明了一切,此事只怕兰鈭并未真正的怀疑姬舞,若是真怀疑姬舞,只怕不会留下姬舞。

兰鈭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试探她?兰溶月心中划下了一个偌大的问号。“你想要什么?”

“听说小弟最近和王妃的关系很好,看来,终归是有血亲关系的母子,就算小弟再喜欢你,你终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提及兰浩,兰溶月心底闪过一丝冷意。

不能怪她,要怪就怪兰浩是兰鈭的儿子。

“不可能,浩儿不可能接受王妃的。”两日没有外面的消息,姬舞的语气显然没有之前的笃定,为了得兰鈭觉得信任,姬舞不敢妄动。

“不可能?九儿,你说说。”

“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王妃和世子在园中赏花。”

听到九儿的话,姬舞连连摇头,自从她进王府后,她一直都在讨好兰浩,甚至用训练细作的手段来对付兰浩,当然是在不被外人察觉的情况下。

显然,除了兰鈭之外,姬舞还需要一个筹码。

“昔日姬侧妃是怎么对小弟的,想必等姬侧妃的孩子出生后,王妃应该会以同样的方式对付你的孩子吧。”

想到同样的手段,姬舞脸色苍白了几分。

“你什么意思?”

“去母留子,姬侧妃想必不陌生。”兰溶月的话,姬舞额头上冒出冷汗,莫非兰鈭留着她只是因为她腹中的孩子吗?

姬舞背后泛起冷意,一时间她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郡主要怎样才愿意帮我。”

“姬侧妃自己有能力,何必依仗他人呢?”

兰溶月离开后,姬舞不顾地面寒冷,直接瘫坐在地上。

“小姐,王爷对兰浩很是在乎,只怕姬侧妃未必能得逞。”九儿赞同让姬舞除掉兰浩,却不认为姬舞有那样的能力,兰浩身边,不乏高手。

“她,当然不能。”

她的复仇怎么会借他人之手呢?她不能弑父,不代表不能亲手除掉柳雪柔和兰浩。

夜色降临,一轮弯月,照亮天空。

一道小小的人影悄悄往姬舞的院落走去,路径荷花池的时候,脚一滑直接跌入荷花池中,与此同时,几道黑影潜入书房,成功的吸引了暗中人的注意。

荷花池水浅,很容易让人爬上来,可是此刻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人根本不可能爬上来。

“小姐,该回去了。”九儿察觉到有人靠近,小声提醒兰溶月道。

“九儿,你说我是应该让人彻底死透了再让柳雪柔发现,还是让柳雪柔看看自己的无能为力。”荷花池中,兰浩已经吞下了不少淤泥,“后者似乎更痛苦。”

兰溶月语毕,荷花池上的冰渐渐退去,暗中保护兰浩的黑衣人赶来,听到荷花池内的响动,立即跳下去将人救上来。

“世子…”黑衣人一边按压兰浩的胸口,一边吩咐身侧的另一个黑衣人,“去通知王爷。”

兰鈭匆匆赶到,看着兰浩脸色苍白,全身染上泥泞,立即检查兰浩的脉搏,一息尚存,兰鈭焦急的看着兰浩,此刻,花园内聚了不少人,兰溶月也从假山后面走出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兰鈭是真的着急了,看来,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保护浩儿的吗?”

兰鈭只有一子,表面上对兰浩不是特别关心,其实则不然,兰浩如今还小,兰鈭没有多加限制,若无意外,兰鈭应该会等兰浩再长大一点专心培养。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兰雅欣看到兰溶月后,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兰溶月静静的看着兰雅欣以及匆匆赶到的其他人,王府中,兰鈭虽然多情,庶女却没有多少地位,从这点上来说,兰鈭看似荒唐,其实则不然。

不过府中这么多姬妾,戏有些过了。

“晚上睡不着来花园散步。”兰溶月的话直接惹来了众人怀疑的目光。

蝶院距离花园的位置很远就算是特别吵闹,蝶院也听不到,她当然不能说听到响动赶来的。

“姐姐,不会是你把世子推入荷花池的吧。”兰雅雯立即附和着道。

兰溶月看着两人,心想,姬舞还真是很得人心。

“兰雅雯,本郡主的母亲只有一个女儿,我可以没有妹妹,一个庶女,敢冤枉本郡主,你放肆。”兰溶月说完,用力一巴掌打在兰雅雯的脸上。

兰溶月不得不承认,兰鈭挑选美人的目光不错,府中的女儿一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

兰鈭和柳雪柔此刻没有空理会这些事情,急忙的将兰浩带回房中,让府医为兰浩医治。

“府医,浩儿情况如何?”府医是兰浩精心挑选的,完全不逊色于宫中的御医。

“王爷,世子喝下太多淤泥,只怕…”兰鈭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府医低下头,小声说道。

“你胡说,浩儿怎么可能有事,你这个庸医,来人,去宫中请御医。”柳雪柔坐在床边,哭成了泪人,好几次差点晕过去。

兰溶月欣赏着这一幕,不喜不悲。

府医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

“若是请到鬼阁大夫,或许还能有办法。”

“来人,去鬼阁请大夫。”

鬼阁中的大夫医术高超,但却怪癖甚多,鬼阁看病有的人一文不花,有的人一掷千金,全凭坐诊大夫的心意。

“不,我亲自去。”兰鈭想起了鬼阁大夫的怪癖,立即说道。

听到兰鈭的声音,兰溶月心底划过期待,她很期待兰鈭的绝望。

与此同时,几鼎华丽的轿子将鬼阁所有的大夫都给请走了。

“都安排好了。”

“嗯,万公公亲自来接,只怕是陛下的命令。”暗中的黑影小声说道。

“还没到哭的时候,先回去休息吧。”

兰溶月说完后九儿一同离开了院子,回到蝶院。

“小姐,陛下只怕打算用鬼阁中的大夫引出小姐,小姐打算进宫吗?”兰溶月可以进宫,但九儿并不希望兰溶月以鬼医的身份进宫,不知为何,总觉得兰溶月的谋划有些让她愈发看不透了,还有陈倾的焚情蛊从何而来,九儿不认为陈倾有那个能力找到焚情蛊。

“九儿。”兰溶月见九儿陷入沉思,出声提醒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