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名言:气死人是不用偿命的/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提及‘我们’两个字,晏苍岚一阵欣喜,就为了这两个字,他永远都听她的又何妨。

“最近很辛苦吗?”兰溶月回过头,看向晏苍岚,脸上略带一丝疲惫,他是一国之君,先不论最初来粼城的理由,但却为了她留在粼城,其实,单凭这一点就让她心动。

“不会,有你在怀,万事皆消。”

“正经点。”

“我很正经,天下大事,怎及我的皇后一分一毫。”晏苍岚拉着兰溶月在软榻上坐下后,漆黑深邃的双目与兰溶月漆黑透彻宛若寒冰的双目相对,双目中渐渐出现彼此的模样,驱散了黑暗,融化了寒冰。

一份爱,只因彼此。

“油嘴滑舌。”兰溶月看着晏苍岚脸色略带一丝疲惫,犹豫了一下后道,“其实你不妨借力打力,何必事事亲力亲为呢?”

“溶月这是心疼我吗?”晏苍岚眼睛一亮,心底闪过一丝得逞,不枉他故意自己处理所有人的工作,终于赢得了她的心疼。

“是。”兰溶月看着某人,她是不是掉陷阱里面了,总觉得有一种掉陷阱里面的感觉,虽然这个陷阱很温柔,可是…兰溶月心底划过一抹哀伤,没有表现出来,晏苍岚只觉得心底微微失落,却又说不出来为何失落。

“那就听溶月的。”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将头靠着兰溶月的颈部,“溶月,这个世界会有人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吗?”

兰溶月心微微一紧,她算是突然出现了,可是她会突然消失吗?她也不知道,若是真的突然消失了,似乎没有她可以归去的地方了。

“不会,人是不会突然消失的。”不是不会突然消失,而是不想。

“嗯,溶月说的,我信。”

在晏苍岚心中,事情很简单,因为是兰溶月说的,所以他信了,没有依据,只因有爱。

兰溶月看了一眼身侧的某人,总觉得这人今夜是不会离开了,脑海中不由得想起红袖无意识说出来的话,“今夜软榻给你睡,我困了。”

说出来后,兰溶月有些后悔了,软榻很舒服,看来某人是早有准备。

“溶月相邀,我就不拒绝了。”晏苍岚十分光明正大的接受。

兰溶月起身,合上帘子,将两个房间隔离。

褪去外衣,兰溶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久久难以入眠,柳雪柔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中,若当年兰鈭急忙杀季小蝶是交易,那么幕后的人是谁?

在她的记忆中,兰鈭和季小蝶关系十分疏远,季小蝶也是故意疏远兰鈭,在季小蝶被杀之前,似乎一个月都见不了兰鈭一面,就算季小蝶发现了兰鈭的秘密,为何偏偏在那个时候动手。

是因为柳絮的离开,时机到了吗?

可是当年柳絮诈死掩藏的很好,几乎没有人知道柳絮还活着。

许是因为真的累了,晏苍岚带着疲倦,慢慢进入梦乡,梦中,晏苍岚眉头紧皱,似乎又梦到了什么,很快便舒展开来。

直到黎明时分,兰溶月才浅眠了一个时辰,却丝毫不觉得疲惫。

两人一同用过早膳后,兰溶月大摇大摆的回了康瑞王府。

兰鈭看着兰溶月,他没有想到,兰溶月居然又回来了,柳雪柔见兰溶月走进来,恨不得上前杀了兰溶月,撑着自己的身体上前,刚刚起身,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额头上原本的汗珠中夹杂了淡淡的血丝。

“雪柔,来人,传府医。”兰鈭本想开口赶走兰溶月,没想到柳雪柔突然发病,兰鈭立即扶起柳雪柔,急忙吩咐道。

兰鈭刚刚说完,柳雪柔的身体如无骨一般慢慢软下去,眼睛盯着兰溶月夹杂着浓浓的恨意。

“兰溶月,将解药叫出来。”兰鈭看柳雪柔的模样,掌心握住柳雪柔的手腕,脉搏渐渐消失,今早他才吩咐二管家悄悄葬了姬舞,没想到兰溶月又对柳雪柔出手。

“解药,父王这是说什么?女儿昨夜受苍帝相邀赏月,并不在府中,父王一定要如此冤枉女儿吗?”一口一个父王、女儿,着实将兰鈭气得不轻,昨夜因为要杀了兰溶月的缘故,他的确放出话说兰溶月不在府中,本想制造一个意外,没想到兰溶月身边竟然有不少武林高手,反而是他被算计了。

“我在说一边,把解药叫出来,我既往不咎。”兰鈭看着兰溶月,绝美的脸庞与季小蝶有几分相似,只是一闪宛若寒冰的眼睛与季小蝶相差甚大。

“父王要既往不咎吗?可是我…”还想继续玩下去,后面还的话,兰溶月用口型道,此举是为了试探兰鈭,传闻楼兰皇室中有人善于读唇,虽然她也会,她还是想要试探一下兰鈭。

“府医,快给王妃检查。”

府医听到吩咐,顾不上男女主之防,立即上前,直接握住了柳雪柔的手腕,手刚刚搭上去,柳雪柔的骨头像是不存在一般,手直接弯曲了,府医吓了一跳,整个人退后两步。

同一时间,柳雪柔的脸上已是血迹斑斑,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恐怖,偏偏又无法眼下最口一口气。

“小姐,赶紧退后,王妃这模样莫非是染上了瘟疫,若是被传染了就不好了。”红袖突然从后面走出来,拉起兰溶月连忙后退。

退后几步后,兰溶月无奈的看了看红袖。

“何须如此?”

“小姐,那老家伙动了杀意,安全距离。”红袖理直气壮的说道。

入兰溶月预料的一般,兰鈭似乎读懂了红袖的话,阴沉的眼底冷意划过。

“还是你自己注意安全吧。”以她对危险的感知,暗器根本不会轻易伤到她,更换可她对兰鈭有戒备,兰鈭想要伤她就根部容易了。

“多谢小姐关心。”红袖十分乐意的接受了兰溶月的关心。

对红袖,兰溶月有更多的是疑问,晏苍岚身边的人除了夜魅有些话唠之外,夜魑等人似乎都是一个木桩,甚少说话,总觉得察觉也太大了。

难道是因为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属下,这是因为晏苍岚的另外一面吗?

瘟疫二字让原本靠近兰鈭的兰雅雯等人连连后退了几步,兰鈭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息让她们不敢离开,府中妾室看着柳雪柔的样子,好几人露出了畅快的神情。

王府大院,从不缺无情之人。

蚀骨散让柳雪柔的骨头慢慢融化,中毒后一直饱受痛苦,丧子之痛,身体之痛,让人察觉不到柳雪柔真正的情绪,此刻她的眼睛慢慢变得模糊,最终闭上了眼睛,死后的神情似乎还在饱受痛苦。

兰鈭察觉到柳雪柔眼下最好一口气,目光看向了兰溶月,此刻,兰鈭明白,兰溶月回来只是要看柳雪柔咽下最后一口气,他没有察觉到柳雪柔中毒,一夜的折磨,没想到兰溶月竟然还不愿意善罢甘休。

“准备王妃葬礼。”兰鈭对身后大管家吩咐道,感觉到柳雪柔此刻已经是一副皮囊,“王妃伤心过度离世,传令下去,大葬。”

所谓的大葬就是厚葬,大葬礼仪繁多,连宴宾客十日,大葬让逝者穿戴好了之后,直接封棺,只是大葬为了让尸体腐烂的气息不传出来,棺材中有一层特殊的油纸隔离了尸体腐烂的味道。

“是。”

兰浩离世,柳雪柔有突然离世,离世前还有瘟疫的流言蜚语传出,很快,此事传到了皇宫。

“陛下,刚刚苍帝来信,说蝶院昨夜突遭大火,让月郡主到别院居住一段日子…”万公公似乎没有说完就停顿了下来,“继续说。”

“康瑞王妃突然离世,临死前有人说康瑞王妃染上了瘟疫,只是康瑞王下令大葬。”万公公咬紧牙说出来这样一番话,若是染上瘟疫离世,应以及早下葬为上,突然下令大葬,此事万万不妥,只是念及兰鈭先是失去爱子,如今又失去王妃,万公公难以启齿。

“瘟疫,可派人查证过。”

“不曾。”刚刚得到消息,根本来不及查证。

“咳…咳…”咳嗽声连连,每咳嗽一声,兰嗣的脸色就苍白一分,“派人去王府悄悄查证一下,若是真的染上瘟疫就让康瑞王尽早将王妃下葬,可有鬼医的消息。”

“还没有。”

比起这些小事,百姓的生命,兰嗣如今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生死。“将鬼阁的人留在宫中,放话出去,若鬼医再不现身,每隔三天朕便杀一人。”

“是。”

万公公追随兰嗣多年,十分了解兰嗣,此事兰嗣已经做出了决断,谁劝都无用。

“午后让渂儿来见朕。”

兰嗣的话,万公公倒茶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心想,莫非陛下要传闻给文王吗?与太子相比,文王的确更善治国之道,但此事绝不能…

“是,陛下。”万公公递上热茶后,“陛下,苍帝哪里如何安排。”

“让溶月过去,如今唯有她能拖住晏苍岚了。”兰嗣说完,咳嗽声连连,兰嗣的咳嗽只因要压制住心里传来的阵阵疼痛感。

“是。”

万公公离开长宁宫后,从密道悄悄进入未央宫。

“你怎么来了?可是陛下身体有异。”柳嫣然看着一袭黑衣的万公公,这个密道很少用,知道的人更少,若非事情紧急,万公公定然不会使用。

“娘娘,陛下午后传召了文王,眼下陛下的身体恐怕脱不了太久。”

“你说什么?之前你不是还说陛下的身子挺得住,怎么才过一夜就变得这般严重。”柳嫣然本以为安排一切还有一些时间,没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超出她的控制。

“奴才也不清楚,只是御医和鬼阁请来的大夫如今都是束手无策,唯有指望找到鬼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柳嫣然闻言,眉头紧皱,刚刚得知柳雪柔过世,她还来不及查证,没想到如今又得知兰嗣病情严重,柳嫣然了解万公公,若非真的到了一定的地步,万公公定然不会说出这番话。

“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由本宫来安排。”

兰鈭恐怕是万万想不到,他最为信任的万公公竟然是柳嫣然的人,这些年来,兰鈭做出的一切决定从未逃过过柳嫣然的掌控。

若真说例外,一切都是从兰溶月回到粼城后开始。

与此同时,食为天后面的湖上,兰溶月易容成鬼医,带上面具,随行的九儿身着一身黑色长袍,略带冷意的神情,已然是一副保镖的状态。

“主子,我怎么觉得这样更加适合九儿。”红袖化妆成一个药童,手中拿着鱼竿,一边欣赏九儿一边说道。

兰溶月没有回答,面具下,露出淡淡的笑容。

九儿本是江湖儿女,自跟随她以来,大多数时候穿的都是男装,加上无千金大小姐的气质,这幅打扮的确更适合她。

“主子,九儿习的是千幻剑法,会不会一动手就露馅啊。”

红袖的话,九儿看向兰溶月,她的千幻剑法的确不易正大光明的随兰溶月进宫,可是她又不放心将兰溶月的安全交给红袖。

“九儿,你要不要这么不相信我,我好歹如今也是主子的人。”

“零露会随我进宫,九儿,你留在别院。”其实,兰溶月早就做好了安排,九儿一直在她身边,若别院中连九儿都不在,只怕骗不过有心人。

“是。”九儿瞪了瞪红袖,虽然答应了兰溶月的话,心中却暗自下定了决心。

白天她不能进宫,不代表晚上不可以,若是兰嗣敢对兰溶月出手,他就一剑了结了兰嗣。

“九儿,千幻剑法与夜魅的功法属于同宗,在别院的时候你可以向夜魅讨教一下。”红袖突然想起了夜魅的功法,好心提醒道。

九儿看了看红袖,不语。

几人刚刚说完,另一艘小船匆匆靠近,九儿直接飞身远离湖面。

柳言梦看着飞身离开的九儿,一袭黑衣,她来不及见其真容,不过好厉害的功夫,小船距离岸边十多米的距离,竟然没用借力

只是鬼医向来神秘,没想到身边之人的功夫竟然如此厉害。

“小公子,还请通知一下你家主人,柳言梦求见。”柳言梦站在穿透,透过帘子看着船舱中的鬼医,带着面具,分不清其真容,再看看船头的小公子,微笑着道。

红袖看着柳言梦,心想,这个人还真是像极了柳嫣然,难道柳嫣然就从未发现过异常吗?兄妹联姻,有意思,就不知道将来生下来的孩子是不是怪胎。

不过,前提是还有机会。

“公子心情不好,不见。”红袖嘟了嘟嘴,十分委屈的说道。

柳言梦看着船头的小公子,再看看帘子后面的鬼医,她怎么感觉心情不好的是这位小公子而非是鬼医呢?

“小公子我有急事相求,还请通传。”柳言梦好不容易从女诸葛(兰溶月)哪里得知了鬼医的下落,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太难了,更何况是行踪难测的鬼医。

鬼医也好,女诸葛也好,柳言梦都不会想到她所见的竟然是一个人。

“不见。”红袖嘟了嘟嘴,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小一,让人进来吧。”兰溶月放下手中的茶杯,心中倒是有些佩服红袖,无理取闹的模样演的真不错,一副受委屈的神情当真像是她虐待了她一样。

“是,公子。”红袖说完,还不忘狠狠的瞪了柳言梦一眼。

柳言梦十分不解,她从未见过这位叫小一的小公子,怎么好像是她做错了事情一般,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人了。

“柳侧妃无须理会小一,在下稍微严厉了一些,这是在和我闹情绪呢?”兰溶月看了看红袖,微微摇了摇头道。

“公子,我没有。”

“没有吗?”

红袖立即展开笑颜,重新沏茶,仿佛在用实际行动说话。红袖的身材本就娇小,虽然已经十七八岁,如今装扮起童子来任是一副十二三岁的模样。

“还不是公子不好,那么难被的药方竟然让我一天背出来,我是人,又不是神。”红袖一边沏茶,一边嘟了嘟嘴道。

其实,红袖所言不虚,兰溶月几乎能过目不忘,看过的医书很多,与她不同,她是属于看到医书就头疼,最主要的是那些药分毫只差,咫尺千里。

“在给你两天,若到时候还背不出来,别怪本公子不教你医术。”

“公子,你说真的,真的不让我学习医术了。”红袖眼睛一亮,十分认真的说道,其实,在兰溶月安排的时候她还真怕兰溶月假戏真做,红袖下意识的松一口气道,“太好了。”

“不习医术,你将来打算如何?”

“伺候公子一辈子。”

红袖十分认真的话在柳言梦看来十分奇葩,鬼医的医术谁不想学习一二,没想到天下间竟然还有人以不学鬼医医术为荣的。

“柳侧妃,小童顽劣,让你看笑话了。”

“哪里,家家与本难念的经。”柳言梦立即附和道,心想,鬼医似乎与传闻不同,传闻冷傲,莫非是因为小童的缘故,眼底闪过一抹沉思。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算计公子,你要是敢算计公子,我就给你下毒。”红袖察觉到柳言梦眼底的变化,想起在寒山寺的时候柳言梦对兰溶月做的事情,既然让楼陵城有接近兰溶月的机会,心中十分不满,脱口出去。

柳言梦闻言,立即清醒过来。

“下毒,等你学会用泻药之外的手段再说。”

“公子,你又拆穿我。”

红袖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想的却是,对了,还可以用泻药,现成的药,直接去买就成,要不学無戾,没事从小姐的药房中偷一点点,反正发现了小姐也不会说,这样连银子都省了。

兰溶月似乎读懂了红袖眼底最深处的意思,略感无奈,红袖年级虽然不小,也精于处理人际关系,对于宫中的事情更是了如指掌,但越是相处就越发现,比起杀人,红袖似乎更愿意整人。

“去食为天定一桌菜。”

“不要,我要保护公子。”红袖露出一副纠结的模样,随后立即改口道,“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不如还是去食为天谈吧。”

兰溶月看了看红袖,湖面上她比柳言梦更有优势,只是此事红袖不知道,到是她忽视了。

“好。”

“我去划船。”

“小童顽劣了些,不过难得的是还有一份天真,柳侧妃见谅。”红袖的模样让兰溶月想起了极致黑暗后的光明,今天看到红袖的另一面让她下意识的觉得红袖一定经历过常人没有经历过的黑暗,否则不会深知黑暗却将光明演绎的如此出色。

“哪里,久闻鬼医冷傲,没想到竟然还要这样一面,倒是与传闻不符。”

柳言梦很聪明,从刚刚的对话中了解了鬼医(兰溶月)的喜好,她觉得鬼医是一个不喜欢听假话的人,于是找到了切入点。

“人性两面,谁不是如此。”

兰溶月看向前方,有的人性复杂,何止两面。

柳嫣然看着鬼医,心中觉得鬼医冷傲的传闻属实,真性情的一面只是不对外人展现而已。

“的确,没想到鬼医也熟知人性。”

柳言梦看着鬼医,突然发现到嘴边的话说不下去了,鬼医熟知人性,那么她说的话鬼医自然能看得透彻,鬼医医术虽好,医德却不好,从来都是有利可图才会出手,在这个条件下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条件,那就是想出手才出手,救人全凭心情如何。

“你此来是想让我依文王之邀进宫吗?”船慢慢向岸边靠近,兰溶月起身走到船头,整个小湖都是食为天的东家买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前来的客人可以水上用餐,这样的经营方式虽然价格昂贵但却不缺乏前来享受之人。

“是,不知鬼医心情如何?”柳言梦随鬼医走下船后道。

“不好。”兰溶月说完,停下脚步,继续补充道,“要我进宫可以,鬼阁一天的损失你打算如何补偿我。”

“不知鬼医想要什么,我一定办到。”柳言梦心中还真怕鬼医是漫天要价。

“你说真的吗?”红袖不知道从哪里窜到柳言梦的身边,盯着柳言梦见道。

柳言梦看着小一(红袖),心想,刚刚她一直全身戒备,人到身边她竟然没有发现,好厉害。

“自然。”

“营业损失,名誉损失,加上精神损失,我大致算了一下,看在你这么大方的份上我给你去掉零头,你给我十万两勉强就差不多了。”红袖认真的话差点没把柳言梦气得吐血,十万两不是小数目,对重要的是看着小童十分面前的神情,偏偏她还不能说这是敲诈。

“好,只要鬼医随我进宫。”

“进宫的报酬另算。”红袖大致知道兰溶月以鬼医的身份进宫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不会暴露真实的目的。

“这是自然。”

红袖看着柳言梦大方,心想,不愧是谋夺地位和权势之人,倒是有几分冷屈能伸的意思。

“公子,不会有陷阱吧。”

红袖一句话,柳言梦一个仓步,差点跌倒。

“公子,一定是有陷阱,你看,她心虚的差点跌倒。”

柳言梦十分无语,心想,鬼医究竟从哪里找出来的人,任性妄为,虽然要了十万两银子,可是目光中并未露出丝毫的爱财。

“不得胡说。”

“哦。”红袖应了一声,小声嘟囔道,“听说东陵国库空虚,赈灾还要忠勇侯府变卖家产,现在看来,国库都进了文王府了,难怪缺钱呢?”

柳言梦闻言,恨不得将易容成小一的红袖最封起来,心想,鬼医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童,只是那无邪的目光完全和無戾有的一拼,都是一样的无辜,看似不经意却总能抓住重点,甚至能将人一击必杀。

“不知鬼医想要什么报酬。”柳言梦是来求鬼医救兰嗣的,自然不能和小一计较。

“我要的,你给不了,还是进宫后再说,我虽是鬼医,可却不是神仙。”走进包间前,兰溶月停下脚步,说完,红袖推开了门,兰溶月走进去,红袖立即挡住了柳言梦。

“公子的意思是说,他现在累了,需要午睡,午后你派马车来。”

“好,那我就不打扰鬼医休息了,告辞。”

“慢走不送。”红袖挥了挥手,见柳言梦走到楼梯边,立即补充道,“午后前来的时候记得把银票带上,要天涯海阁七国通用的银票。”

柳言梦咬紧牙,说出来两个字,“一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