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鬼医入宫,极致挑剔/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后,兰慎渂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红袖一身小药童的打扮,手中窜着一大摞银票,眉间带笑,一副财迷觉得模样。

兰溶月看着红袖的模样,心中忍不住怀疑,眼前这幅财迷的模样是演出来的还是真的,在看看一旁的零露,换上了简单的女装,露出清丽的容颜,蛇皇藏在脑后的发间,偶尔探出头,从头到尾,零露的目光就没有从兰溶月身上离开过。

“零露,你那么看着公子干嘛?”红袖数完银票,见零露还在盯着兰溶月看,心想,这幅模样在外然看来怎么像是小丫鬟爱慕主子的节奏呢?

“好看。”马车内,兰溶月一身男装,五官稍微装饰,皮肤依旧白皙,俊美无邪,绝世无双。

“的确很好看。”红袖看了看后认真的评价道,她还是第一次见人不用面具能彻底变成另一人的,那些脂粉中带着淡淡的莲香,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是女子用的,似乎本来是女子所用,但用在兰溶月身上就完全不同了。

兰溶月看了看两人,拿起身侧的面具带上。

她带着这两日进宫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零露藏不住心思,红袖倒是藏得住心思,可却太过于熟悉人际关系,落在后宫众人的眼中,十分惹眼。

带上零露,兰溶月其实有私心的,当初有人请零露暗杀她,零露一直没有说出暗杀她的人是谁,兰溶月也从未勉强过,兰溶月不打算从零露的口中得知,但不代表不打算从蛇皇哪里得知。

天空中,九霄和天羽一直暗中跟着,兰溶月从来不关这一对苍鹰宝宝,不过两只小家伙虽然外人很少看到,但没人的时候就会找机会赖在兰溶月身边。

“小…”零露还没说完,红袖立即捂住了零露的嘴,小金立即溜出来,戒备的看着红袖,似乎只要红袖再一动,它就会咬上去,“叫公子。”

零露看了看兰溶月的打扮,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

红袖见状,松开了零露,心想,着小鹿乱撞的模样也太呆萌了吧,她的模样是看过無戾只会装出来的,零露完全是天然呆。

“公子,以后我会一直跟在公子身边吗?”距离春闱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她一直留在颜卿的身边,夜晚的时候無戾偶尔会来教她,虽然不知兰溶月要做什么,但她还是想要留在兰溶月身边,但凡兰溶月有任何吩咐,她都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恩。”兰溶月点了点头。

“真的,太好了。”零露握住了兰溶月的手臂,十分高兴的说道,声音略微大了一些,外面的兰慎渂听的一清二楚。

听着对话,兰慎渂眼底划过一抹算计。

进宫的路十分顺畅,马车破天荒的到了长宁宫的门口,能有如此待遇,宫中还是头一遭。

“请。”下车后,兰慎渂十分礼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鬼医的出现除了柳言梦得到的情报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她愿意出现了,其中缘由,兰慎渂来不及查证,鬼阁遍布七国,兰嗣虽然下令威逼,可总觉得眼前之人是不会被威逼而妥协的。

“长宁宫?”兰溶月心底闪过一丝讽刺,长宁,寓意,长期安宁,和平之意,而且与死去的兰长宁重名了,这长宁宫再过些时日也就不存在了。

“公子,有何不妥吗?”红袖看了看四周,一副懵懂的样子问道,刚刚她看到了两个白色的身影,心想,果然跟上来了,从来没有发现苍鹰原来也会这么粘人觉得,不过,跟上来正好,苍鹰善于隐匿行踪,宫中无法用信鸽,正好。

藏在你暗中的九霄和天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互相看了一眼,藏的更深了。

“你觉得呢?”兰溶月反问道。

“金色的笼子。”

“再大的笼子也困不住人心。”零露看了看红袖,露出十分虔诚的眼神道。

零露的话,兰慎渂心中微微一惊,没想到一个小丫鬟竟然有如此深的见解,初见只觉得零露单纯,入一张白纸,如今看来,只怕是错了,鬼医身边的两个人都不是省事的主。

“放肆,宫中岂容你等如此轻言。”一个总管太监模样打扮的人站出来,冷声呵斥道。

“我就放肆了,你怎么着,若不是你们请了我家公子,我还不愿意来呢?呆在笼子中,还不如在湖上钓鱼,起码能烤来吃。”红袖双手插在腰间,一副傲娇的模样,不过在兰溶月看来怎么有几分泼妇骂街的味道。

“你…”公公还未说完,接到兰慎渂的冷眼立即住口。

“夫唱妇随。”零露看了看太监和兰慎渂,十分认真的评价道。

太监开口,其实是对兰溶月(鬼医)的试探,兰溶月和红袖早已了然于心,零露则不同,听信了無戾和颜卿的话,什么样的场合一定要说实话,只是夫唱妇随着四个字让兰溶月和红袖差点破功。

“笨蛋,用错成语了。”红袖看着零露,一副欺负小媳妇儿的的模样道。

“都说了我是市井长大,不会用成语,你们老是勉强我。”零露决定配合红袖,嘟了嘟嘴,模样十分无辜,眼底尽是委屈。

“好,不勉强你了,以后用市井的话来说。”红袖看着零露,心想,这就是主子让人调。教出来的人吗?怎么又来一个养歪的。

在红袖看来,無戾以及养歪了,明明是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却偏偏盯着一张无害的脸,眼前这货倒好,完全是一朵小白莲,怎么弄得好像是她在欺负人一样。

要安慰一个女人,心累啊。

红袖不知道,無戾让零露看着点红袖,红袖虽无害兰溶月之心,可在無戾的眼中,已然是信不过。

“狗腿子。”零露看着红袖,那模样仿佛再说,是你要我说的。

两人的对话,兰慎渂微微蹙眉,心想,鬼医只怕是不愿意进宫,否则也不会找了两个人来气他,莫非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寓意。

兰慎渂这些年因此的很少,表面上的兰嗣宠爱,性子也是温文尔雅,才智绝佳,其实,兰慎渂很少露出自己的本性,娴贵妃为了保兰慎渂,很长一段时间不受宠,更是刻意闹翻了和兰嗣的关系,后来得知一切的兰嗣心生怜惜,娴贵妃才重获荣宠,兰慎渂的地位也是一高再高。

“公子,请。”兰慎渂用眼睛制止了身边的太监,随后笑着对带着面具的兰溶月道。

“在下一向主张言论自由,希望文王不要介怀。”

兰溶月的眼下之意仿佛在说,零露和红袖的言论是自由的,以后还会有不少得对的地方,先打一下预防针。

“哪里。”

走进长宁宫,四周戒备森严,侍卫中有不少是暗卫装扮的。

红袖看这一切,心想,兰嗣病的当真是十分严重,否则不会出来暗中保护的暗卫之外还让暗卫装扮成侍卫在明理。

走进长宁殿,一股药香味袭来,问道味道,面具下,兰溶月微微蹙眉。

“一群庸医。”兰溶月十分认真的评价道,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悦,“把窗户打开通风。”

“万万不可。”林御医立即上前制止。

“不可?”面具下,一双漆黑的眼睛中划过不屑,“当真好笑,病人长期生活在满是药味的环境中,不仅身体还会影响病人的情绪,身为御医难道不知道病人的情绪有时候会导致病情加剧吗?”

“你…”

“林御医,听鬼医的吩咐。”兰慎渂立即出言阻止,心想,这次请来的是一尊大神,必须要救活兰嗣,如今柳嫣然稳坐后宫,朝中六部他和太子各占两部,他手中管钱,太子工部背后却又薛国公府,手握兵权,一个有权,一个有钱,胜负未分。

如今柳嫣然得势,他处于弱势,加上他若要继位,还差知道圣旨。

“是。”林御医看着兰慎渂,不知为何,竟然从心底生出一丝畏惧之感。

窗户打开,药味蔓延,整个长宁宫内都散发着药味,兰溶月随兰慎渂走了进去,床上,兰嗣消瘦很多,原本看上去四十来岁,如今短短几日,似乎瞬间老了二十岁,两鬓生出许多白发。

红袖上前,打开药箱,拿出一条是丝帕,万公公留意着鬼医(兰溶月)见与之前所见并无不同,随后目光有看向兰慎渂,他真没有想到兰慎渂竟然找到了鬼医。

与此同时,兰嗣睁开眼睛,看到带着面具的鬼医,心中微微松一口气。

“儿臣见过父皇。”兰慎渂立即上前行礼道。

“好…好…免礼。”兰嗣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很多,连连道。

“陛下,我家公子这就给陛下把脉。”红袖拿着丝帕走到距离兰嗣龙床两米之外道。

“有劳了。”兰嗣看着鬼医(兰溶月)似乎看到了希望,眼底多出来几分神采。

兰溶月搭在兰嗣的手腕上,脉搏有些虚弱,除了脉搏虚弱之外,并无其他异常,蛊毒一般从脉搏上无法察觉,没想到焚情蛊也是。

如今她发现唯一能察觉的便是噬魂蛊,或许是因为灵宓的父亲对噬魂蛊的执着,虽从未教过兰溶月,但却提及了不少。

“敢问公子,陛下身体如何?”万公公见鬼医(兰溶月)收回手,迟迟不语,小声询问道。

“从脉搏上看,除了虚弱些之外并无其他异常,需要重新检查一下,小一,放血。”蛊毒难得,焚情蛊更是难寻,有机会总得好好研究一下。

“好勒。”红袖听到吩咐,立即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碗,和一把小型的手术刀,决定来之前,兰溶月刻意让她熟悉过,红袖拿着手术刀,心想,不愧是主子,少主未来的夫人,每一件工具都是巧夺天工。

“慢着,陛下龙体,不得有丝毫的损伤。”兰慎渂一旁沉默,万公公开口阻止道。

“既如此,在下无能为力,小一,收拾一下,出宫。”解释这个事情太麻烦,兰溶月直接给省了,毕竟这焚情蛊她要解也要费一些功夫,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打算解焚情蛊,给兰嗣压制一段时间已经算是她大发慈悲了。

“好,现在回去应该还赶得上订一艘船去吃烤鱼。”自从在食为天吃过一次之后,红袖终于明白为何食为天的生意那么好,味道简直是太绝了,同一道菜,能做出十多种味道,一天一种味道也足够她吃半个月的。

“慢着,皇宫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兰嗣坐起来,看着鬼医,当初找鬼医医病,他就十分讨厌鬼医这个人,如今进了宫,他倒要看看鬼医是否能如之前般桀骜。

“的确不是,不过,不配合的病人就算陛下,在下也无能为力。”兰溶月带着面具,气度却毫不输给兰嗣,隐约间似乎更胜兰嗣一筹。“若是陛下想留住在下,在下倒不放拼死一搏,毕竟在下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最后一句话,让兰嗣心中生出了一丝退意,传闻鬼医除了医术绝佳之外,更为神秘,身边的小童已不是泛泛之辈,莫非鬼医是深藏不漏。

“你可否能医治朕的病。”兰嗣看着鬼医,若不能医治,这鬼医便不能留。

“不知道,不过缓解陛下的痛苦不难。”

兰溶月的话,兰嗣的心跌入谷底,若连鬼医也不能医治,莫非真的是他大限已到吗?

“不是说天下无鬼医医治不好的病吗?连你也不能。”

“我能医病,善解毒,唯独无法医治不配合的病人。”兰溶月的意思很明显,不是不能医治,而是你不配合。

“好,不过放血一事让林御医来。”

兰嗣显然信不过鬼医以及他身边的人,刀虽小,也能杀人。

“随意。”

林御医走进来后,放了小半碗血,兰嗣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兰溶月接过装着血的小碗,都到一旁的桌子边,开始慢慢的研究,林御医看着兰溶月拿出不少小东西,眼底露出诧异,心想,鬼医究竟是师承何人,他从未见过这些工具。

时间一点点过去,好几次兰慎渂都想要开口询问,却被兰嗣给阻止了。

“如何?”等鬼医终于放下手中的工具,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希望,兰嗣的脸色渐渐缓和过来。

“陛下中的不是毒,而是蛊。”

一句话,所有人陷入惊讶中。

兰嗣心一紧。

林御医也同样陷入沉默,宫中御医善于医治解毒的人有,但善于解蛊的人却没有,蛊毒,众人都是束手无策。

兰慎渂闻言,心底微沉,双目中却透着浓浓的担忧,已然一副父子情深的模样,心中想的却是他得加快脚步了,自从苗疆覆灭之后,蛊便没有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蛊毒,无解,

“皇儿,你先出去。”片刻后,兰嗣略微恢复过来。

“父皇,儿臣告退。”兰慎渂心中明白,他得知蛊毒虽然意外,但接下来的事情兰嗣是不打算让他知道了,看来,他的另想办法了解一下关于蛊毒的事情。

“可有解。”片刻后,兰嗣问道。

“能暂且压住。”兰溶月看向兰嗣,能看着一个人掉入地狱的感觉真好,不过,她刚刚研究过兰嗣的血,还真有不少意外的发现,看来,除了噬魂蛊之外,其余的蛊并不难解,只是她虽学了不少却一直缺乏可研究的材料。

若是兰嗣只得兰溶月已经将她当成了研究材料,不知道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无解吗?”兰嗣看着鬼医心中发寒,脑海中自己回忆,他究竟是如何中蛊的,从茶到吃食都是一一让人试过的,并无发现异常。

兰嗣没有发现,他唯一没有让人试过的便是女人。

他当然不会察觉到蛊毒的传播方式。

“不算是,蛊毒出自苗疆古方,在下曾在书中看过相关记载,可惜苗疆覆灭,想要重新找到苗疆的古方很困难,在下能暂且替陛下压住。”兰溶月说完,拿起笔在纸上刷刷的写下药方。

“能压制多长的时间。”兰嗣看着鬼医,双目深沉,心思不明。

“三个月,最多。”

兰嗣原本以为他自会长寿,没想到距离死亡这么近。

“陛下,当年先帝攻打苗疆,的确带回来不少东西,其中或许有关于蛊毒记载的书籍。”万公公见状,立即提醒道。

关于蛊毒的记载已经被封印了,那些东西具体在什么地方,万公公也不曾知晓。

万公公的话,兰嗣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像是在戒备着些什么。

兰溶月心中好奇当年先帝攻打苗疆的真实原因,看来,这其中似乎有不少事情。

“万公公,先带鬼医去侧殿住下,好好招待,切不可怠慢。”

“老奴遵旨。”

万公公带着三人侧殿住下。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晚餐要食为天的烤鱼,还有在准备一些宫中的点心,将屋内的被子全部换一下,要新的,面料要苍暝国贡缎,帘子换成白色的,最近天气不好,有些昏暗,侧殿光线不太好,颜色太沉会影响公子看书,书桌上的笔全部换成狼毫笔,细笔多一些,还有天琴阁的炭笔…还有在这里放上一张软榻…”红袖挑剔的吩咐了十多项,最后十分勉强的住口。

万公公心想,连陛下都没有这么挑剔过,这究竟是从哪里请来的神。

“请问公子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我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麻烦派人去鬼阁将我自己的衣服取过来,那边会有人准备好。”

“是。”

红袖的吩咐加上兰溶月的补充在万公公看来在,这位鬼医,挑剔得令人发指,一身红色锦袍,宫中还真找不出第二件来。

“对了,公子的衣服一向是在倾颜阁定做的,公子在宫中想必有一段时间,麻烦万公公去倾颜阁再定做几套,对了,银子让陛下出。”

红袖的补充,万公公气的不行,却不好开口拒绝,只得点点头。

倾颜阁的衣服和首饰以款式新颖为名,但每一件都是价格不菲,万公公没想到鬼医一个男子竟然对用度如此挑剔。

“公子放心,老奴这就吩咐人去办。”万公公说完,看了看零露后才发现,零露的衣服上也有倾颜阁的标志,没想到一个丫鬟穿着竟然如此之好。

“去吧。”

万公公离开后,兰溶月看向红袖,“是不是太挑剔了。”

“这叫物尽其用,听说宫中定了一批上好的天蚕丝绸,正好可以做帘子。”

天蚕丝绸缎原本是后宫娘娘用来制作贴身衣物,以轻薄丝滑为名,用来制作帘子不仅好看,而且好用,最重要的是可以气死一票人。

“随你。”

对于宫中,兰溶月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红袖要放肆一些自然是随她了。

“零露,今晚我们吃食为天的烤鱼。”红袖十分热络的玩着零露的手道,完全不觉得身着男装有任何问题。

“好,还要千层糕。”零露想起中午时候的千层糕味道很好,而且价格也很好,于是补充道。

“听你的。”红袖说完,对门口的太监招了招手,“你去告诉万公公,还要千层糕,桂花糕…”红袖一连串报了十多个名字,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请问还有公子还有其他吩咐吗?”

“药抓好之后,拿过来我过目一下。”兰溶月想起她开的药,宫中的药材质量自然是极好的,不过与鬼阁的相比却有一些差距。

鬼门七阁的鬼阁成立两年之前兰溶月已经开始让人在培育药材了,鬼阁的药材不仅品质绝佳,最重要的是选择了最佳的生长环境。

“是。”太监微微松了一口气,一番挑剔之外,终于回到正题了,若非如此,他还真以为这几个人进宫是来享受的。

太监不知,在宫外才是最好的享受。

“这个给你,以后没人送四斤新鲜的鹿肉接过来。”红袖十分大方的给太监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这…”太监看着手中的银票,天涯海阁的通用银票,想要拿却有些为难。

“后面不是有个小厨房吗?相信你能办好此事的,若是你一直都办好了,到时候我再给你一张。”红袖晃了晃手中的一摞银票。

果然花着坑来的银票一点都不心疼,天天还能吃到食为天的东西,真是一种享受。其实,也不怪红袖对食为天生出怨念,食为天的东西真的不是一般的贵,而是特别贵,想到花出去的银子她就觉得特别心疼,如今,终于可以吃个饱了。

“好,每日清晨,奴才一定会给小公子送来。”

“恩。”

太监离开后,零露直接拿过红袖手中的银票。

“你太败家了,我帮你保管着。”零露拿过银票,立即放入怀中。

兰溶月看着零露的举动,突然想起颜卿的抠门与琴无忧相比,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现在心中忍不住怀疑让颜卿调。教零露是不是正确的。

“公子放心,我很大方的。”零露感觉道兰溶月的眼神,立即十分认真地解释。

零露的解释却让兰溶月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你们自己定。”

兰溶月决定不插手二人之间的事情,打开窗户,九霄和天羽飞了进来,两只本来想歇在兰溶月肩上,却被兰溶月躲开了,九霄和天羽无奈,只好在兰溶月身侧架子上歇下。

“以后在宫中不许落在我肩上。”现在她是鬼医,衣服若是被九霄、天羽的爪子划破会惹人怀疑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幽怨的眼神,兰溶月略感无奈。

一定是她多想了,苍鹰是不会有情绪的,兰溶月心中自我安慰着。

“小金,你别跑啊。”零露看着想要溜出去的小金,立即出言阻止道。

小金并未理会零露,只是本来的觉得和两只苍鹰在一起太过于危险。

“跑出去小心被人捉了炖蛇羹。”兰溶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小金扭动的身躯立即僵住了,这个声音它很熟悉,打不过,伤不到,更害怕。

小金犹豫再三,爬到零露的手腕上伪装起来,宛如一个金色的玉镯,十分好看。

“小一,你去四周看一个,还有,夜间想办法盯住万公公。”

兰慎渂的动作很明显,柳嫣然却毫无动静,这很不正常,除非柳嫣然对兰嗣的消息了若指掌,最了解此事的便是万公公,就算透漏消息的人不是万公公也与万公公有关。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