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夜探(一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夜,一个人影悄悄的出现在冷宫,一身宫装,一看就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宫女,平淡无奇的容貌,让人看过后压根记不住,黑影藏在暗中看着微微抬头,目光看向天上新月的女子,女子的眼神孤寂,空洞似乎没有了情绪,片刻后,人影悄悄离开。

“小姐,要不我去劝劝倾儿。”同样一身宫女打扮的九儿也易了容,同样盯着一张平淡无奇的容貌,让人过目即忘。

“算了,若是她无心活下去,我们劝再多也是无用。”一身宫女的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可以很残忍,但心中依旧有一块柔软的地方。

“四皇子快回来了吧。”虽然在过去几天,洪水来得快也去得快。

“是,刚刚传回消息,四皇子似乎很欣赏季爲生,想要拉拢他为其所用。”一路往前走,两人小声的议论着。

“一个季爲生就算他想用最少也需要十年的时间,兰梵真正想要的人不是季爲生而是忠勇侯府的声誉。”兰溶月停下脚步,风雨来了,若无意外,柳嫣然一定不打算让兰嗣痊愈,只要柳嫣然死了,以兰钰捷的能力根本受不住自己如今的地位。

“小姐的意思是兰梵想利用的是忠勇侯府的声誉,可是如今忠勇侯府已经是不复存在了。”九儿不解的看向兰溶月,忠勇侯府自从变卖赈灾之时就被兰嗣默许,从今以后不再有忠勇侯府的存在。

“是不在了,可是声誉还在那里,季爲生赈灾,而且又姓季,就有了让兰梵动心的筹码,此次季爲生虽以忠勇侯府的名义去赈灾,但名声却是他自己的,最重要的是此次赈灾的举动兰梵定怀疑是我作出的决定,留下季爲生想要能够控制我想法的筹码,一箭三雕的计划,兰梵岂会错过。”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到了未央宫大门前,看了一眼后,未央宫后院的方向走去。

九儿一边走,一边推敲兰溶月刚刚说的话,细细想来,九儿觉得兰梵算计太深,太危险,“小姐,兰梵算计至此,可小姐为何一定要选择兰梵。”

“每个人都有弱点,兰梵的弱点是致命的。”

九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再询问下去。

走到后院的围墙边,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九儿抱住兰溶月的肩膀处飞跃入宫墙之内,两人的穿着是普通三等宫女的衣着,平淡的容貌,就算别人匆匆看了一眼,也不会立即引起人的注意。

“你去药房。”兰溶月做了一个手势对九儿吩咐道。

九儿略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分开行动,兰溶月则向柳嫣然寝宫的方向走去,走到门外,见四下无人,兰溶月悄悄潜入其中,进入屋内后,兰溶月直接藏了起来,隐匿气息,似乎压根没有人存在。

“你怎么才来。”兰溶月刚刚藏好,柳嫣然带着不悦的声音传来。

“府中走不开,着急见我有什么事。”声音透着一丝阴冷,语气中没有丝毫的尊重,兰溶月依旧听出了声音是属于兰鈭的,她一直觉得兰鈭与柳嫣然有关系,看过信后她才确认,只是心中提及太少。

“你…你风流多情,莫非对我妹妹还有真心?”柳嫣然讽刺一笑,眼前的人她太了解了,说他无情才是正解。

“若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些废话,恕我不奉陪。”兰鈭说完想要转身离开。

“站住。”柳嫣然立即叫住了想要转身离去的兰鈭,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不悦,“你们不愧是兄弟,一样的无情。”

“大哥虽只是堂兄,但待我却如亲生兄长,若非是为了你,大哥又其会死。”

听着声音,提及大哥两个字的时候,兰溶月竟然感受到了悲伤,三十多年前兰鈭被老王爷收养的时候不过才十来岁,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大哥来。

“他的身体你应该清楚,就算不是我,他也活不了多久,你以为我不伤心吗?这些年我过得如何,你们会关心吗?你们只知道让我进宫,明知道这座宫殿不是我想要的,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的儿子。”这个计划是那人最后的策划,唯一遗憾的就是带走了两人亲生儿子,兰钰捷不过是作为一颗棋子被抚养长大,一个夺取东陵的棋子。

这些年来柳嫣然看似在培养兰钰捷,其实暗中让兰钰捷染上了各种恶习,成为所谓的双面人,一面是温文尔雅大度的太子,一面是贪恋美色,性格扭曲的变态。

“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还有,好好待若云。”声音中带着淡淡的不悦,或许是因为想到了兰浩和柳雪柔的死。

“你当真是无情,明明知道,却还是将自己的女儿送进来。”柳嫣然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尽是讽刺,这个人的无情她再清楚不过,只是他的意志太过于坚定,坚定的让人惧怕,一个连自己子嗣都可以舍弃的人,还会有弱点吗?

“我并不缺女儿,若是一个不够,我还可以送第二个进来。”兰鈭目光微沉,双目含笑,只是笑容不达心底。

兰溶月心中十分明白,或许对于其他人的死兰鈭从不在乎,但有一个人是不同的,那就是兰浩,兰浩是兰鈭唯一儿子,如今兰鈭只怕正在为此发愁。

事到如今,下一步棋也时候后开始了。

“本宫累了,你走吧。”

与虎谋皮让柳嫣然从来不敢有半分放松,眼下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诠释。

“告退。”

兰鈭离开许久,柳嫣然站着,双眼中的黑暗深不见底,许久之后,柳嫣然从暗格中拿出几封信反复的看着,放下信后,取下手腕上的玉镯。

“明明只想和你浪迹天涯,没想到最终却卷入这深宫之中难以自拔,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放不下你,都说人死后容颜是不变的,等我下去去找你的时候,你是否会嫌弃我白发苍苍。”

略微嘶哑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哀伤,伤及此处,想必是为了自己的挚爱,可在兰溶月看来,柳嫣然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寄托罢了,为一人谋到这样的地步,她不信。

不过柳嫣然的确需要情感的寄托,深处后宫,没有执着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一阵淡淡的香味飘过,屋内的人倒下,兰溶月走了出来,看着昏迷的柳嫣然,目光移向了柳嫣然手腕上的玉镯。

“小姐,该走了。”九儿见兰溶月迟迟不走,于是进屋小声提醒道。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柳嫣然,你还要警惕一些才行。”兰溶月说完,拿起柳嫣然手中握着的玉镯,狠狠的摔在地上。

“主子,一个镯子不够发泄,要不要全砸了。”零露一直让小金暗中跟着兰溶月,见兰溶月进未央宫许久不曾出来,于是便悄悄进来,没想到刚好看到兰溶月砸玉镯的一幕,于是补充性的问道。

“零露,在有些人的眼中即使是金银满屋也抵不过手中的一个小物件。”

零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要砸心头好。”

看着零露的模样,兰溶月不知道零露是真懂还是装懂,只怕她自己都难以分清楚。

“走吧。”

走出未央宫,兰溶月想起零露的话,看来,颜卿还没完全给教歪了,毕竟以颜卿的个性绝对会说,全部打包带回家。

兰嗣中蛊毒一事表面上知道的人很少,其实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次日,柳嫣然醒来后发了一通好大的火,至于兰溶月当然做好她的格外观火人。

“公子,陛下召见。”早膳后,万公公走了进来,看着屋内主仆三人相处的情景,十分随和,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主仆

事出必妖,万公公留了一份心思。

“好。”兰溶月说完后,见万公公还在盯着零露和红袖看,兰溶月看过去,两人的举动的确不像男女之间般拘束,在她看来并无不妥,落入万公公眼中只怕是另一番长场景,“万公公莫非对我家小一感兴趣,只怕要让万公公失望了,小一和零露从来都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还请万公公高抬贵手,另觅他人。”

“我保护你。”零露立即挡在了红袖面前,做出一副保护红袖的模样。

“我是男子,自然应该我保护你。”

兰溶月看着两人配合默契,零露除了认死理之外某些方面是真的单纯,反观红袖不同,红袖的举动看似不经意,其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觉得。

“行了,你们一个贪吃,一个贪玩,万公公怎么看的上你们呢?”

“公子,谁贪吃了。”

“公子,谁贪玩了。”

两人异口同声的话,打消了万公公不少疑虑,毕竟在万公公看来,十三四岁的模样,若非深处宫中,本该如此无邪。

“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

鬼医的出现对于兰嗣而言的确是救命稻草,可对于万公公而言,鬼医的出现未必不是障碍。

“无妨,只是万公公再这么下去耽误了陛下的病情恐怕不好。”

“公子,请。”万公公心中一紧,他刚刚想岔了,鬼医高深莫测,万误在他面前露出自己本来的心思。

走进殿内,兰嗣的身体已然好了很多,虽然还在卧床休息,但身边却摆上了不少奏折。

看着不远处架子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兰溶月心底闪过一抹冷笑,看再多的奏折又如何,奏折是人写的,是人就有私心,这些奏折中夹杂了不少私欲,兰嗣从不放权,朝中局势也只是为了和平,已经掩盖他自己的真面目所布的局,就算看了堆积如山的奏折却不了解百姓的真实情况,又有何用。

天下从不却贪官污吏,也无法杜绝,只是凡事言论,必须要上达天听才有用。

兰溶月为了兰嗣把脉后,心想,昨天开的药比想象中的效果还好些,看来,宫中的药材品质不错。

其实,宫中的药材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煎药的方式更是小心翼翼,最重要的是这些药是兰嗣服用的。

“陛下的身体好了很多,只是蛊毒一日不解,身体便无法完全恢复。”兰溶月如实说道。

“焚情蛊鬼医当真不能解吗?”兰嗣看向鬼医(兰溶月)似乎想要看破其眼底的谎言,不过最终他似乎有些失望了。

“在下医术高超,却不善解蛊,若陛下不信任在下,大可将在下送出宫。”淡淡的一句话,万公公以及御医却无人敢说鬼医(兰溶月)放肆,毕竟对于蛊毒,他们更加束手无策。

“若是找到苗疆留下的医书,你当真能解焚情蛊。”

“这是自然,这点把握在下还是有的。”

其实,兰嗣的身体已经伤及根基,就算是解了噬魂蛊依旧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情况好一点能活一年就不错了,情况差一点也就半年。

“那就有劳了。”兰嗣沉默了许久后道,那些东西本以为不用再开启,没想到终究还是动了。

“在下告退。”

鬼医离开后,兰嗣遣散了身边的人。

“来人,去调查一下焚情蛊的来源。”暗卫出来后,兰嗣立即吩咐道,什么毒不好用,偏偏用蛊毒,兰嗣怀疑此事与苗疆的余孽有关,若真是如此,他就要加强防备了。

“是。”

------题外话------

叶子昨天去医院了,人不舒服,今天起得有点晚,章节有点少,晚上八点二更…

下午有客户拜访,叶子很忙,抱歉只能让美妞们等到晚上。

谢谢美妞没一直对叶子的支持,权谋开始,争斗无限,求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