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下毒(二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苗疆幸秘,当年涉足之人已经全部死去,搜刮回来的东西也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耻,对于当年的事情兰溶月虽有心查证,但知道的并不多。

“公子,他是怕死之人,涉及性命,竟然一再犹豫,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要不要暗中查证一下。”红袖心中清楚,以兰溶月的医术要解焚情蛊不难,找苗疆秘录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晏苍岚的噬魂蛊,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怕兰嗣不是不想拿而是拿不出。

“不用,敌不动,我不动,此事有些蹊跷,静观其变。”鬼面一直下,兰溶月目光平静如水,却又透着淡淡的寒冷,天气越来越热了,屋内的空气似乎冷上了几分,“我知道你的担忧,可是着急只会坏了大事,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无功而返。”

当初晏苍岚夜闯皇宫,以晏苍岚的身手都惊动了宫中侍卫,可见侍卫中不乏高手,不知为何,兰溶月总觉得事情和文澜阁有关,可却又说不出关联性在哪里。

“公子,属下明白了。”红袖微微低头,藏起眼底担忧的情绪,在那股担忧的情绪中却还透着淡淡的异常,从兰溶月的角度无法察觉到红袖的异常。

“你要知道,如今你只是我身边的药童。”

“是。”

零露一直静静的看着,一言不发,零露因为成长原因的缘故,很容易发现暗中敌人的存在,就算是此时此刻,只要有人靠近,红袖就会第一个察觉。

“因为迫切,所以要更加冷静。”

红袖点了点头,心中明白,她有些自持过高了,东陵虽不大,大小只是云天国的五分之一,宽广的程度与苍暝国差不多,对于楼兰国和云天国来说只是弹丸之地,不过地处六国的正中间尚能屹立不倒,称不上是强国但从某些方面来说也算是有绝对的势力。

“过忧则失静,失静则失败。”

红袖的担忧能表现出来,她却不能,她是鬼医,一举一动都会引人注目,之前她是兰溶月尚且免不了被兰嗣监视,如今她是鬼医,只怕兰嗣不会让她离开其视线之外。

根据长宁宫的布局,就九儿加上無戾也未必能安然离开,一人功夫再高又岂能与百人,千人相比,若非能以个人的功夫论高低,国家便不存在了。

兰溶月离开不久后,柳嫣然便前来拜访,还不忘带上滋补的汤药。

兰嗣已经换上一身龙袍,梳洗过后,精神好了许多,柳嫣然看着兰嗣,用余光看了一眼万公公,万公公伺候着兰嗣,当做没看见。

“陛下的身体好了臣妾就放心了,臣妾带了陛下最喜欢的雪莲羹,陛下可要尝尝。”想起兰嗣生病期间唯独见了兰慎渂一人,柳嫣然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年来兰慎渂建功立业,难道在兰嗣的眼中还不及兰慎渂吗?

“放下吧。”

兰嗣心中岂会不知柳嫣然的来意,略带沧桑的目光藏着无数的心思。这些年能守住天下或许是多亏了柳嫣然,可兰嗣终究是帝王,帝王的权势便是不允许任何人凌驾于他之上的,心中怕是对柳嫣然早已经厌恶不已,却又不得不留着柳嫣然,让其稳坐后位。

“陛下公务繁忙,臣妾就不打扰了。”

柳嫣然看着兰嗣,莫非消息有误,若真是消息有误,那么这个老东西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死,她都有些等不及了,心中只盼兰嗣早日命丧黄泉。

“梵儿这两日就能抵达粼城,回来的时候你让太子去接一下,作为储君,容得下自己的兄弟才叫度量。”

“是。”柳嫣然心中暗骂,老东西是故意的吧,兰梵恨透了她,当年为了两国的和平,她鼓动兰嗣,让兰嗣答应燕国的请求,让兰梵的母妃去和亲,这些年来兰梵从不见她,就算是偶尔看了一眼,兰梵都匆匆离开了,眼底总是透着无尽的厌恶。让兰钰捷去接兰梵,她还担心兰钰捷安全呢?毕竟就算是棋子,如今也是一颗不可或缺的棋子。

“陛下公务繁忙,臣妾就不多打扰了。”

“去吧。”

柳嫣然走后,兰嗣闻到雪莲羹的香味,放下手中的朱砂笔。

“把雪莲羹端过来。”

“陛下,要不要…”万公公小心翼翼开口,他心中知道柳嫣然不会害兰嗣,最起码不会下毒,只是却也怕被有心人利用。

“不用,她还没有这个胆子。”

兰嗣端起雪莲羹,喝了几口,满意的点了点头。兰嗣的喜好其实很好把握,雪莲养生,而东陵不产雪莲,盛产雪莲的是楼兰和云天两国,兰嗣这些年身体调养不错,都离不开着雪莲,其中不乏花了大价钱得到的雪莲,毕竟两国国力都远超东陵,自然不可能向其纳贡,更何况两国与东陵的关系本就不好,就算是送礼也不会送心头好。

一碗雪莲羹下肚,一阵腥味从兰嗣的口中传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奏章,兰嗣眼底尽是惊讶,心中洋溢起不可能,他本以为柳嫣然不会下毒,如今看来,是他错了,错的太过于自信,兰嗣来不及开口,立即昏迷过去。

“来人,请鬼医。”万公公立即上前,扶起了兰嗣,心想,她怎么会下毒呢,这不符合常理,“陛下…陛下…”万公公连连唤道,兰嗣已经昏迷过去。

兰溶月(鬼医)赶来,立即为兰嗣把脉,兰嗣嘴唇已经发污,她让人下毒不过是为了挑起纷争,本以为兰嗣不会真的服下柳嫣然送过来的雪莲羹,没想到兰嗣对其的味道竟然执着于此,倒是让她少废了不少功夫。

“公子,陛下身体如何?”

“陛下。体内的毒好解,只是触动了之前体内的焚情蛊,若半月内,蛊毒不解,在下也只怕回天乏术。”兰溶月一边写下药方,一边对万公公道。

长宁宫有严令,众皇子和大臣斗未经传召,都不得私自靠近。

“这…”万公公看着昏迷不醒的兰嗣,眼底闪过一丝为难,这些年来他时候在兰嗣身边,但凡涉及苗疆,兰嗣都会犹豫不决。

“林御医麻烦你为陛下施针,眼下为陛下去毒重要。”兰溶月从药箱中拿出一副银针,递给林御医道,林御医善于针法,而兰溶月自己刚好不想碰兰嗣,因为她觉得太脏。

此时此刻,红袖十分冷静的记账,例如一张丝帕多少钱,一副银针多少钱等等。

“这…公子为何不亲自为陛下施针。”林御医有些为难的结果递过来的银针,看过兰溶月(鬼医)的医术后,林御医佩服不已,早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多的抱怨,只是不明白为何鬼医要假手于他。

“我从不亲自替人施针,虽知晓周身穴位,但无法极好的把握。”若是被灵宓听到这话,一定挥手,主子有开始骗人了。

毕竟灵宓是见过兰溶月的针法的,相较于她的苦练,兰溶月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一点就透,浑然天成。

“好。”林御医心想,这鬼医也有弱点,当真是难得。

“百会穴,檀中穴…”兰溶月报出一个个穴位的名字,林御医都十分准确的施针,心中感叹手发绝妙,心想,鬼医虽不善施针,但对医术的见解完全远超于他。“一刻钟后取下银针。”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林御医见兰溶月正在收拾药箱,于是问道。

“这服药要我亲自去煎,这里就麻烦林御医了。”

“是。”

极好的控制药量,才能让兰嗣受最大的苦,伤及的根基也就越大,杀人和救人都在一线之间,只是她这一次选择了一个最麻烦的方法除掉一个人而已。

“你怎么来了。”柳嫣然看着一个二十多岁,宫女模样打扮的人走进来,急匆匆的走进来,急忙问道。

“娘娘,公公让我来告诉您,陛下喝完雪莲羹之后中毒了。”宫女急匆匆的回禀,此人正是近身照顾兰嗣的宫女之一,也是万公公的心腹。

“你说什么,中毒,可有大碍。”柳嫣然神情惊讶,若是死了还好,但若活着只怕与她多不了干系。

“眼下陛下还在昏迷中,鬼医说最早今夜,最迟明日清晨陛下才会醒来。”宫女立即回禀道,观其神情,心想,莫非下毒的人不是柳嫣然。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是,奴婢告退。”

宫女离开后,柳嫣然立即唤来了王嬷嬷。

“王嬷嬷,立即安排人行刺陛下,记住用他的人。”说话间,柳嫣然用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名字。

“娘娘此举是想嫁祸给文王?”

“除此之外已经是比无他法,就算被陛下察觉道,他也会怀疑下毒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一心舍不得动的娴贵妃。”

“此举是否太过于明显?”王嬷嬷心中犹疑,总觉得幕后还有一双手再操控一切,“娘娘,若有人暗中操纵,此举只怕不妥。”

“陛下中毒,眼下我是最大的嫌疑人,雪莲羹是我亲自送过去,也是我亲自熬的,嫌疑是洗不清了,事到如今只能将水搅浑,方才有机会,只是着幕后究竟是谁在操控这一切,云天国还是苍暝国,亦或是燕国。”

柳嫣然心中细心琢磨,却毫无头绪。

“娘娘,燕国,可能吗?那人虽得燕帝疼爱,可是手升不到这么远,老婆子纵使对娘娘心有怨气,可是也不会对陛下动手才是。”提及燕国两字,王嬷嬷心中警惕万分。

“除了她,我还真想不出其他人来?”柳嫣然叹了一口气,当年此举她的确是有要送走那个祸国殃民的女人的意思,害怕因为太后的缘故,那人会取代她的地位,但最主要的是为了燕国和东陵国的和平,不得不做出那样的选择,毕竟后宫中她想要除掉一个人很容易,就算有太后相护也只是要多费一些功夫而已。

“娘娘,老奴这就去安排。”

“顺便让人查一下她在燕国的行踪。”当年将人送过去,柳嫣然一心以为她会以死明志,没想到反倒得到燕帝的疼爱,燕帝不顾朝中大臣的反对,立她为后,从那个时候开始,这盘棋的结果她就无法预料了,但柳嫣然心中十分自信,最终胜利的人一定是她。

“是。”

傍晚十分,万公公因有事耽搁,兰溶月给兰嗣请脉的时候,兰嗣突然睁开的眼睛。

“陛下装得很辛苦,可否要喝茶。”兰溶月看着眼前的人,兰嗣是皇帝,会功夫不奇怪,不过会龟息功改变脉象她还是有些意外的。

施针之后,兰嗣就醒了,只是一直在装而已。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兰嗣声音略微啥呀,透着一丝危险。

“陛下,在下对自己的医术向来自信,施针之后,这么久才醒已经有损在下英明了。”兰溶月倒了一杯水,放在托盘上,端起走向兰嗣身边。

“看来鬼医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那么说说朕为何会中焚情蛊。”

“女人。”兰嗣接过茶杯之后,兰溶月十分冷静的回答道,此事就算兰嗣怀疑,也只有兰鈭而已,如今东倾儿虽还在宫中,对于兰嗣而言,东倾儿已经是个死人了,毕竟东倾儿是真的不会武功。

“东倾儿…兰鈭。”兰嗣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目光还不忘观察兰溶月(鬼医)的举动。

“这些事情与在下无关,陛下无须如此试探在下。”

------题外话------

抱歉,二更有些晚了,晚上在外面吃饭耽搁了一些时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