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缘分早定/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嗣蛊毒已解的消息传出,朝野上下,各怀心思,鬼医消失,解毒之人是谁不得而知,柳言梦找了两次‘兰溶月’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兰嗣如今身体如何,柳言梦不得而知。

老者离去后,兰溶月又在密室待了一天,熟不知外面因为她的消失不少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遍寻不获,晏苍岚调来了司无,司无善奇门遁甲,潜入宫中,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第五日兰溶月醒来后,伸了伸懒腰,手中出现一个金色的小虫子,小虫子从通风的缝隙中飞了出去,姬长鸣调动鬼门的势力寻兰溶月,正在一无所获之际,一个金色的虫子飞到姬长鸣的眼前。

“走,去救你家小姐。”姬长鸣看了看九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外面都已经闹翻了天,这个当事人倒好,被困肯定是早就察觉了,结果一直没有求救,他还以为她自己能逃出来呢?没想到还是要他出手相救。

九儿看了看姬长鸣,直接当做没看到姬长鸣的黑眼圈,俊逸的脸上黑眼圈格外惹眼。

与此同时,君临阁内,“主子,刚刚得到消息,姬长鸣行动了。”黑衣男子停顿片刻,连连唤道,“主子...主子...”

“无事。”晏苍岚回过头,一袭紫色长袍,脸色略微苍白。

“主子,姬长鸣前去主母应该无碍,不如...”黑衣人还没说完,晏苍岚目光深沉,神情间露出淡淡的怒意,想起那人突来碍事,心中泛起淡淡怒意和不满,“进宫。”

兰溶月看着无数的书籍,这里的书籍中上至奇门遁甲,下至民间野史,真的藏了不少好东西,这么封印起来真是太可惜了,放出金蝉,姬长鸣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兰溶月随意翻阅着手中的书籍,静静的等待着姬长鸣的到来。

御书房内,暗卫的首领走了出来。

“陛下,刚刚得到消息,姬长鸣来了粼城。”

“姬长鸣,是机关术一族的姬长鸣,他不是死了吗?”兰嗣眼底闪过惊讶,凡姬家之人,无论去哪一国都是座上宾,偏偏姬家的人从不入士,更不为朝廷效力,姬长鸣为何会出现在粼城,想起老者的话,兰嗣瞬间明白,姬长鸣的到来定是因为鬼医的缘故,兰嗣顾不得许多,立即道,“去密室。”

姬长鸣原本是姬家的天才,自从姬家灭门之后,传闻中说姬家没有幸存者,没想到姬家的天才姬长鸣居然还活着。

“陛下,苍帝求见。”兰嗣正想打开密室的门,就听见了万公公的禀报。

“请。”晏苍岚突然到来他不得不将,莫非姬长鸣的到来是因为晏苍岚吗?莫非姬长鸣效命与晏苍岚,若真是如此,单凭姬长鸣一人就敌得过千军万马。

“东陵陛下蛊毒已解,可喜可贺。”晏苍岚一袭紫袍,气势尽放,乍一看兰嗣竟然显得十分弱小。凌厉的双眸中透着冷意,足以让人不寒而栗,“看东陵陛下的模样,似乎对孤的到来很意外,还是...不欢迎孤来。”

晏苍岚的眼神让兰嗣萌生了退意,七国帝君中,数晏苍岚手段最为狠辣,做事从不在乎外人的看法。

“怎会,前些日子朕身体不适,怠慢了苍帝,苍帝可要渐渐月郡主。”

“不急,东陵陛下不如陪孤下一盘棋如何?”

晏苍岚本来想亲自去救人,可是眼下拖住兰嗣比较重要,一盘棋,他要给兰嗣的却是教训,敢动他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好。”晏苍岚相邀,兰嗣没有理由拒绝,也不敢拒绝。

棋盘上,看上去像是互相厮杀,实则更像是猫捉老鼠,晏苍岚玩的不亦乐乎,兰嗣额头上却冒出了淡淡的汗珠。

转眼,两个时辰已过。

听到响动,兰溶月放下了手中的书。

“没想到你也有被困的一天,若是你愿意...”姬长鸣还未说完,到嘴边的话突然无法说下去了,当年他父亲看中兰溶月的聪慧,本打算破例收兰溶月为徒,可兰溶月却拒绝了,不过,私下倒是教了兰溶月一些,不过只是足以在关键时候自保。

这间密室与其他的密室不同,人一旦进入里面后只能由外面的人打开,否则就会被困死在里面。

“好久不见,一见面就这么啰嗦。”兰溶月看了看姬长鸣,她安静了五天,浑身难受,心情十分不好。

“臭死了,离我远点。”姬长鸣十分不客气的说道,其实见兰溶月无恙,他原本担着的心便放松下来。

“公子。”九儿立即上前,细细的为兰溶月检查之后,见兰溶月身体健康,松了一口气。

“出去吧,将里面的书籍全部带走。”

“土匪。”姬长鸣坐在轮椅上,直接吐糟道,姬家的灭门之祸,夺去了他的双腿,姬长鸣曾经消沉过很长一段时间,被兰溶月好好训了一番后才清醒过来。

“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兰溶月翻了一个白眼直接走了出去,她现在要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

姬长鸣看出兰溶月的背影,俊秀的脸色十分无奈,他怎么发现自从遇到兰溶月开始,他就成了奴才,小厮,至于兰溶月的土匪本性他从初见的时候就知道,当初兰溶月用一张冰块脸坑了他不少好东西。

“少爷。”姬长鸣的贴身小厮进去看过后,露出了一个十分纠结的表情,心中对姬长鸣佩服得五体投地,来的之后姬长鸣可是带了二十多个人,而且都是姬长鸣的亲信。

“怎么了?”

“人不够。”四周的书籍,二十来人最少的来回三次,时间似乎不够。

“没事,她会安排好的,将所有人的书籍全部带走,带走后,顺便丢两颗雷火弹。”说道后面,姬长鸣显然十分生气,他可以和兰溶月斗嘴,但绝不容许他人欺负兰溶月,自从认识兰溶月一来,姬长鸣为了兰溶月可没少破例。

“是。”小厮看着姬长鸣,心想,只有在遇到门主的时候,少爷才会有失态的时候,他跟在姬长鸣身边的时候,看得最多的就是一张俊美的冰块脸。

兰溶月并没有出宫,而是直接去了棠梨宫,棠梨宫内,灵宓和红袖早已经准备好了热水,进入棠梨宫后,兰溶月直接跳入浴桶中,她自己都能闻到味道了,太难受了。

“再准备一桶水。”泡完一遍后,兰溶月继续吩咐道。

兰溶月刚刚泡完澡,一身巨响,整个文澜阁都塌了,兰溶月看到后,身体微微抖了一下。

“小姐,姬公子生气了。”九儿小心翼翼的说道,心想,能惹姬长鸣生气的也只有兰溶月了,要知道姬长鸣在鬼门中可是出了名的冷漠,除了兰溶月之外,无论是谁半天能让姬长鸣说一句话就是奇迹了。

“没事,反正他又不会骂人也不会砸东西,没损失。”兰溶月缩了缩脖子,鼓起勇气说道,心想,下次见到姬长鸣的时候只怕免不了被姬长鸣数落一番了。

“小姐,我能先回鬼阁吗?”灵宓眼底带着一丝祈求的看向兰溶月,其实她也不懂为什么,姬长鸣一直十分讨厌她,而她却偏偏怕姬长鸣哪一张冰块脸,想想就觉得悲剧。

“去吧。”兰溶月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道,“其实他很好相处的,外冷内热,你怎么好像越来越怕他了。”

兰溶月真的不解,论武功,鬼门七阁中姬长鸣最差,论脾气,無戾和枫无涯最差,姬长鸣算是好的了,不明白为何鬼门七阁七位阁主的感情似乎一直不怎么好,看来,以后的找个机会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

兰溶月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六位阁主瞬间打了一个冷颤。

灵宓咽了咽口水,表示不说话,鬼门中谁不想有件防身的东西,偏偏姬长鸣就是能工巧匠,只是想求姬长鸣一件东西拿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哪有像兰溶月哪有随便拿,还带嫌弃的,姬长鸣能容忍的也就只有兰溶月一人了。

“我说错话了吗?”灵宓离开后,兰溶月沉默了片刻,十分无辜的说道。

九儿直接当做没听见,毕竟,姬长鸣在面对兰溶月的时候是不同的。

“我们去凑热闹。”文澜阁是皇宫的藏书楼,无数的藏书都在文澜阁中,两声巨响,文澜阁直接塌了,“九儿,晚些传信给颜卿和珍娘,就说遭天谴了。”

雷火弹是炸弹的改良版,兰溶月提出的建议,姬长鸣亲手制作的,兰溶月没想到姬长鸣还真用上了,威力大了些,不过效果还不错。

“是。”

走到文澜阁门口,整个院子已经塌下去,无数书籍,四处散落,眼前一片残像,晏苍岚看到兰溶月后,立即走到兰溶月身边。

“溶月,我很担心。”晏苍岚不顾外人的目光,直接握住了兰溶月的手,他很想亲自却接兰溶月,可是那人在粼城,他拖住兰嗣其实是为了拖住那人。

“别担心,其实就算姬长鸣不去也困不住我,只是要麻烦些而已。”

如今她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能力了,若是用全部的能力很容易出来,只是她怕,两次用尽全力力量走暴走了,第一次是救姬长鸣,她杀了前去救,看到的却是尸横遍野,一怒之下,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最终只救了姬长鸣,当时姬长鸣的双腿受了重伤。

她根本搬不动姬长鸣,只好暂且用冰为姬长鸣止血,没想到暴走之后,她用力过猛,无法恢复一部分是因为伤势过重,另一部分因为她的缘故,这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为此她遍寻药方可最终差了几位药。

“溶月,我们出去可好?”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眼下人多,他不好做的太过分,两人的举动,落入不少人眼中化为算计。

“好。”

晏苍岚早已准备好马车在甬道候着,离开文澜阁之后,两人直接向出宫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谁也没有先开口,一直到上马车,晏苍岚都没有多说一句。

“不想问我和姬长鸣的关系吗?”兰溶月看着身边的男人,明明想问,却一直忍着不开口,当真是难为他了,若是调查过姬长鸣,就应该会发现她存在过的痕迹,姬家被灭门的五年之间,姬长鸣可没少给她做东西,但凡她所求,姬长鸣都会同意。

“溶月既然主动提及,那我洗耳恭听。”

兰溶月看着某人一副得逞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狡猾和玩趣。

“简单来说,姬长鸣是我的人,不,应该说他现在是我的人。”语落,一双手突然揽住她的腰间,一个温暖的气息袭来,兰溶月心跳加快了许多。

突如其来的吻让兰溶月有些不知所措,本来想调戏他一下,没想到她才是被调戏的那个人。

一吻缠绵,直到兰溶月气喘吁吁晏苍岚才不舍的松开,晏苍岚松开后,兰溶月立即握住了晏苍岚的手,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之前噬魂蛊明明快要苏醒,为何如今却陷入沉睡了。

“溶月,我们继续。”晏苍岚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她没有拒绝他,真好。

“别闹了,噬魂蛊是怎么回事?”兰溶月伸出手,挡住了某人的嘴,见某人做好了之后,兰溶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心想,人性本能还真是...

不知为何兰溶月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个老者,莫非噬魂蛊的沉睡与他有关。

“噬魂蛊会沉睡一段时间。”当他不是他的时候,噬魂蛊便会沉睡,只是原本一直担心的问题如今终于放下来,他不是他,她也还是她,他还记得她,足以。

“也好。”兰溶月想起苗疆秘录,秘录中根本没有记录解噬魂蛊的配方,若是要解蛊毒,只怕要去一趟云天国,只有去哪里还有一线希望。

“溶月,我们先说说姬长鸣是怎么回事。”晏苍岚紧紧的将兰溶月拥在怀中,话语间对姬长鸣的存在显得非常在意。

没错,晏苍岚吃醋了。

“他啊,像是我哥哥,算起来我们认识也有十来年了...”兰溶月将姬长鸣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说完,掩藏眼底的醋意更浓了。

关于姬长鸣的事情他一直让人注意着,本想将姬家收为己从,没想到错过了良机,当年他查过姬长鸣有可能还活着,只是一直找不到那个神秘的小姑娘,没想到昔日他寻找过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成为怀中人。

“溶月,在姬家的时候,你是否曾经弹奏过‘融雪’。”冰雪消融,万物复苏,这首曲子当年他也听过。

“好像是。”兰溶月想了一下后,记忆中隐约弹过,当时柳絮十分严格,就算是出门在外,她每日都会花时间学习琴棋书画,对于她来说,琴最难,为此她可没少花时间练习。“你笑什么?”

“我高兴原来我早就听过溶月的曲。”

“就为这个?”兰溶月有些无奈,为创立鬼门,她曾游走七国,为的就是寻找万里挑一却又能为她所用的人才,为此她可废了不少功夫,百变容颜让她除了在姬家人面前露出真容外,无人得见其真容。

“我在想,当初为何我没有早一点去见你。”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遗憾,当年一曲,他派人询问过,只是若非亲眼所见只怕他也无法相信弹奏出那样曲目的人回事一个几岁的小姑娘。

“莫非你有恋童癖。”兰溶月看了看身边的人,当年她还是小嫩芽,而眼前的这位已经是翩翩少年郎。

晏苍岚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随即心中泛起暖意,他很庆幸他当时听到歌声,走进蝶院,没有错过与她的相识,“若是你,我认了,溶月,还好我没有错过。”

兰溶月发现某人的手十分不安分,握住某人的手,心想,明明是个翩翩君子,看现在这副模样怎么都快变成色鬼了,别闹了,到了。”

走进君临阁,桌上早已经准备好了吃食,兰溶月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全部都是她喜欢的,其实,为了让人不察觉到她的喜好,她从不挑剔,没想到眼前的人居然察觉到了。

“先吃饭。”

晏苍岚想起兰溶月的遭遇,满是心疼,后来又听说兰溶月本来早就可以求助,却一直硬生生的等了五天。

兰溶月并未告诉晏苍岚那个老者的事情,所以晏苍岚并不了解。

一直都晚上,晏苍岚都陪在兰溶月身边,直到天黑,晏苍岚才坐马车离开。

“跟上去。”兰溶月对暗中的影子吩咐道,影子正是枫无涯,枫无涯一直暗中保护兰溶月,只是兰溶月进入密道后门就被关上了,又是大白天枫无涯根本没有办法跟上去,这才导致了兰溶月的失踪。

枫无涯一路悄悄跟随晏苍岚,直到晏苍岚出城后便没再跟上去。

“他出城了。”

“跟我进来。”

兰溶月走进书房,拿起炭笔,绘制老者的画像,相当于素描,比起官府的画像胜的不知一筹,十分清晰,看过画像后,枫无涯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你认识此人?”枫无涯甚少露出真容,但兰溶月却见过,枫无涯曾游历江湖,对于朝堂和江湖中人认识良多。

“小姐,切莫和此人扯上关系。”面具下,枫无涯眉头紧皱,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人竟然来东陵了,莫非是谋夺东陵江山,可即便是如此,他也用不着亲自来。

可如今他来了,为谁而来,枫无涯心中全无头绪。

“你果然认识?”老者的话,兰溶月记得清清楚楚,只是猜不透老者的来意和目的。

“我暂时不能告诉小姐,小姐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会让羽灵来暗中保护小姐安全。”枫无涯微微侧身,兰溶月看不到枫无涯此刻眼底的情绪,总觉得事情不简单,却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

“不用,羽灵的出现会招惹更多麻烦,暂且不用,你自己小心。”

羽灵是巫族为灵女培养的暗卫,柳嫣然身边同样有羽灵,不过柳嫣然没过最后一关,所以羽灵也只是名义上的名字,根据记载,每一代巫族灵女身边都有一个灵卫,灵卫的名字都想通,都被称为羽灵,等灵女成亲之后,便会为羽灵重新赐名。

枫无涯思虑片刻后,应道,“也好。”

枫无涯离开后,兰溶月看着画中的老者,究竟是什么人让枫无涯如此失态,要知道枫无涯可是巫族的长老,且是唯一不被外人所知晓的人,柳絮已死,除了她之外无人知晓枫无涯的身份,只是从刚刚的情况来看,枫无涯似乎与画上的人早相识。

“九儿。”

“小姐有什么吩咐。”自从兰溶月带红袖进宫后,九儿就一直不放心,在九儿的心中,若非红袖没有一直跟着兰溶月,兰溶月又岂会被困。

“他该来了,去准备一点饭菜。”

“是。”

兰溶月吩咐完后,亲自到门口迎接姬长鸣的到来,姬长鸣看到兰溶月后,心口隐约间松了一口气。

“长鸣哥哥,溶月惹你不高兴了吗?”兰溶月眨了眨眼睛,看向姬长鸣道,没有多了一丝调皮,小时候她可是用这张面孔骗了姬长鸣无数次。

“小土匪,别这么看着我。”姬长鸣避开了目光,每当兰溶月这么看着他的时候,总没好事,他被那副天真可爱又俏皮的模样压榨了五年,最重要的是他明明知道她是在装,还是心甘情愿的答应了她的所有要求。

“长鸣哥哥,别生气,事有意外,多呆了两日。”若非那个老者的出现,兰溶月早就出来了,她不出来就是为了试探那个老者,没想到却一无所获。

天下果然还是聪明人多。

“我还以为你的小金蝉死了呢?”金蝉是兰溶月的宠物,不过,剧毒无比,小金蝉一直被兰溶月用药养着,大部分的时候兰溶月选择放养,当她变成鬼医的时候便会将小金蝉带在身边,在外人看来,小金蝉是宝物,在兰溶月看来,小金蝉是宠物外加不得已求助的小使者。

“乌鸦嘴。”兰溶月翻了一个白眼,她明明知道小金蝉对她的重要性,居然还敢咒她的小金蝉。

“我饿了。”姬长鸣理所当然的道。

“知道了,九儿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还是九儿好,你就是个没良心的。”

“长鸣哥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弄得我像是个负心汉一样。”

......

两人斗嘴,红袖看得十分惊讶,在她眼中,兰溶月只有冷,或者是更冷,就算面对晏苍岚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模样,她没想到兰溶月还有这样一面。

“红袖。”九儿见红袖一直盯着两人,小声唤道。

“啊,有事吗?”红袖回过神来,莫名的看向九儿。

“小姐与姬公子认识很早,他们的关系比较特殊,以后你会明白的。”九儿不想解释太多,却也不想红袖将此事藏在心中,若红袖心有异,她不会放心红袖留在兰溶月身边。

“恩,也是。”

屋内,姬长鸣用过饭菜后,兰溶月为姬长鸣检查身体,双腿虽没有恢复的即将,不过却也没有继续坏死,兰溶月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遗憾。

“怎么,愧疚了?”姬长鸣看着自己的双腿,比起不能走路,他更不想看到她的愧疚,以兰溶月的医术若她当时没有撑不住,或许他不至于失去双腿,但他更清楚,没有兰溶月的出现,他早就死了。

“我为什么要愧疚,没想到你还真愿意来粼城,不躲着了。”兰溶月岂会不明白姬长鸣是故意那么说,就是不想让她有愧疚之心,其实,比起愧疚她更多的是遗憾。

“谁说我躲着了,对了,你和晏苍岚是怎么回事?”

“就你看到的那样。”

“我还以为你会孤独终老呢?”姬长鸣说的轻松,可是他心中并不轻松,高兴的是兰溶月终于不用在冷冰冰的一个人了,遗憾的是晏苍岚的身份复杂,未必能给兰溶月简单的幸福,作为哥哥,他只希望兰溶月能够幸福,这是他唯一的诉求。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听说你一来就吧颜卿给得罪了。”兰溶月听着九儿的汇报,倍感无奈,姬长鸣俊逸淡漠,唯一的以后就是一遇到她的事情就容易炸毛。

“还不是你的错,好好的完什么消失,仇人,直接杀了多省事,偏偏弄这么麻烦,就不怕把自己搭上去,天下人,与你何干。”姬长鸣岂会不明白兰溶月算计的一番苦心,只是不想兰溶月算计如此,太累。

“你这是关心我?”

“不是,怕你惹麻烦要我替你收拾。”

“不劳姬公子了,溶月惹麻烦我会很乐意收拾的。”突如其来的声音,清冷中略带一丝柔情,兰溶月回头看向晏苍岚,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了。

“苍帝,这话说的太早,别到了有一天,丫头的麻烦都是因为你。”

两人唇枪舌战,兰溶月忽然想要遁走。

姬长鸣的话,晏苍岚忽然沉默了,“怎么,我说对了。”

“不,你错了,天下间没有人可以找溶月的麻烦。”晏苍岚目光中尽是柔情,十分认真的回答道,说话间还不忘宣誓自己的主导权,将兰溶月揽入怀中。

“你不是走了吗?”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心想,因为老者的缘故,他明明让枫无涯跟上去了,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我不走,姬公子怎么会愿意现身呢?”

晏苍岚看着姬长鸣,司无找不到入口,晏苍岚一直让司无监视姬长鸣,隐约间知道了兰溶月通知姬长鸣,他虽然觉得那是最好的选择,可代表他不会吃醋。

“丫头,你先出去,我想和苍帝单独聊聊。”

兰溶月看了看两人,心想,应该打不起来,若真打起来,她还是躲得越远越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晏苍岚,起身走了出去。

“小姐,要不要...”晏苍岚来了之后,九儿怎么感觉火药味那么浓。

“我困了,去睡觉。”兰溶月伸了伸懒腰,这五天她虽然休息了一下,可根本没有睡好,现在,她很困,急需睡眠。一路走进房间,九儿伺候兰溶月更衣,见东厢房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依旧忍不住担心,姬长鸣功夫不弱,虽然双腿如今无法行走,可善机关术,轮椅上可有不少机关,晏苍岚功夫不错,若这两人打起来,只怕会拆了君临阁,“不会打起来吧。”

“不会。”

九儿见兰溶月躺下后,关上门,一直在外面守着,心中想的却是若真的打起来了,她好带着兰溶月逃走,这两人火药味太浓,太危险了。

兰溶月离开后,两人沉默了许久,姬长鸣开口打破了平静,“苍帝,还是我应该叫你九皇子,无论你是谁,都不该让丫头从一个纷争卷入到另一个纷争中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