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他的情比江山还重/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长鸣的话,晏苍岚心底泛起淡淡的醋意,心中明白姬长鸣是为兰溶月好,他能看出姬长鸣眼底的爱意,没想到他竟然能放弃至此。

“苍帝,以天下为局,若你愿意放弃她,让她一世安宁,我愿意为你所用。”姬长鸣看着沉默的晏苍岚,从十多年前的初见到如今,他从未看清过此人,仿若迷雾。

晏苍岚沉默了,姬家不得入仕途,这是姬家的规矩,永不为君所用,晏苍岚没有想到姬长鸣为了兰溶月竟然给违背姬家的祖训。

“不需要,天下江山,于曾经的我而言,江山为盘,世人皆是棋子,于我的棋子,我自然相护;如今的江山,于我而言,非夺不可,不为天下,只为一人,姬长鸣,纵使没有你,这天下依旧可以握在我手中。”

晏苍岚神情平静,霸气尽显,双目锐利中透着淡淡的温柔,姬长鸣闻言,心一沉,江山天下,只为一人,此言,他能信吗?

以晏苍岚的为人,此言定不是序言,他夺天下,当真只是为了一人吗?姬长鸣心中无数疑问,这些疑问解答的唯有时间。

“苍帝看而又如此自信,那么九皇子呢?以江山为局,你可否能保她周全。”纵使晏苍岚能做到,可是九皇子呢?那个人隐忍多年,甚至放弃了自己的身份,纵使有苦衷,但此等大事岂能是苦衷二字能解释的。

“若她需相护,我必倾尽天下,只是溶月从不需要相护而是相携,并肩而行。”

姬长鸣心底尽是惊讶,并肩而行,谈何容易,哪一个帝君与帝后是并肩而行的,自古帝王手握江山,帝后纵使地位再高,亦不过是一国之后而已。

姬长鸣沉默了许久,“不许勉强丫头,她很苦,若你敢勉强她分毫,我同样会倾尽我一人之力,与你为敌,只要不死永不退让。”

“我等着。”

姬长鸣的态度让晏苍岚觉得十分意外,他心中明白,姬长鸣对兰溶月的爱意从不逊色于任何人,可他心中似乎没有丝毫的占有,晏苍岚当然不会问,情敌愿退,他夹道欢送。

姬长鸣看了晏苍岚一眼,坐着轮椅离开,他了解兰溶月,她从不轻易做出决定,作出的决定也从不改变,她看似无情、冰冷,其实心中却渴望温暖,姬长鸣到了兰溶月的房前,原本坐在栏杆上的九儿立即站了起来,那模样别说有多尊重了。

“姬公子,小姐…”九儿微微低头,不敢看向姬长鸣,离开鬼门的时候,她曾答应保护兰溶月不受丝毫伤害,是她食言了。“无妨,丫头是自找苦吃,让她吃点苦也好,免得性子那么快狂妄,这天下…聪明人太多了。”

九儿心中不解,姬长鸣见过晏苍岚自会为何如此多感慨,心中好奇,却不敢询问。

“姬公子,可要我唤醒小姐。”

姬长鸣看着紧闭的房门,沉默了许久,随后眼底闪过一抹坚定,“不用了,让她睡吧,等她醒来告诉她,我走了,若是要找我,去老地方。”

兰溶月信晏苍岚他无话可说,也绝不会勉强兰溶月接受他的看法,他能做的就是护她周全,在她还需要他的时候。

“是。”

九儿不明白姬长鸣说的老地方在哪里,不过也没有询问。

姬长鸣离开后,晏苍岚走了出来,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脚步很轻,似乎连地上的灰尘都没有被惊动,走到床边坐下,晏苍岚看着熟睡的人儿,疲惫尽消。

溶月,你倒是睡的香,哪知道你的长鸣哥哥差点就恨不得杀了我,溶月,你可知道,夺天下我只求你能够自由自在,隐世而居,远遁海外都不适合你。

睡梦中的兰溶月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太累了,依旧不曾醒来。

“睡吧。”晏苍岚伸出手,佛开了兰溶月微皱的眉头,声音很轻,如春风化雨,格外温柔,似乎连从睡梦中都能侵入床上人儿的心房。

她睡,他看着她睡,就这样静静的度过了一夜。

黎明身份,晏苍岚为床上不安分的人儿盖好了被子,轻步走出房间。

“公子。”无外人的时候,兰溶月身边的人便会称呼晏苍岚为公子,九儿也不例外。

“别告诉她。”

九儿虽然不明,沉默片刻后,依旧点了点头,心中想的却是:小姐若问,她一定如是告知。看着晏苍岚的背影,总觉得多了一丝仙气,九儿揉了揉眼睛,似乎想要证实是自己的错觉。

“红袖,公子是怎么回事?”九儿见红袖从暗中走出来,直接开口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红袖心中暗嗔,九儿何时如此敏锐了。

九儿看了一眼红袖,目光中透着赤裸裸的怀疑。

红袖微微低头,心想,这些事情不是她要瞒着兰溶月,而是不得不瞒着,最起码眼下她无法告诉兰溶月,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你早些休息吧,我去休息了。”九儿说完轻轻推开兰溶月的房门后向侧间走去,显然,对于已经怀疑的人九儿不想和她多说话。

九儿关上房门后,红袖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心中倍感无奈,主子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只要主子未涉足哪里,我就一句都不能多说。

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晏苍岚回到竹林,老者见晏苍岚归来,打开铁笼,放了笼中的蛇皇。

“千晟,你昨夜去哪里了。”老者没有想到,晏苍岚如今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整整一夜,他都没有解开晏苍岚布下的阵法,被困了一夜,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才想明白晏苍岚布下的是死局。

他好歹也是他师父,竟然布下死局,让他破解。

“粼城风光,莫非师父这是不许我独赏吗?还是师父在担心什么,却又不能说。”气质如仙,平静如水,一席黑衣锦袍,透过阳光,不知不觉中似乎渐渐变成了白色。

“千晟,你该跟我回去了,五日,是我的极限。”

“那就请师父超越极限,云天未乱,不曾有战事,根据昔日的约定,我这个国师是自由的,师父,别忘了千晟这些年来已经完成了你的条件,至于其他,就算你是我师父也应该清楚,妄图干涉的代价。”晏苍岚语气很轻,如春风佛面,话语中像是没有任何情绪,不喜不悲,不是警告而是在叙述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我是你师父。”老者不求晏苍岚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没想到在他的眼中连尊重都没有。

“那就做好一个师父该做的。”晏苍岚走进房间,关上房门,独留老者一人,老者看向屋内,他太了解这个徒弟的本事了。

不过,他这个师父似乎太没地位了,既然如此,也是时候该告诉千晟,他才是师父。

“主子,他动怒了。”

“我累了。”晏苍岚微微闭上眼睛,显然不想多谈,很多事情,他清楚,可却无法体会,这样的感觉很难受,还好,她还在。

“属下告退。”

与此同时,皇宫内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的是长宁宫的人心惶惶,兰嗣醒来,口中一阵腥味袭来,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来人,传御医。”万公公急忙对身后的小太监吩咐道,心想,陛下蛊毒已解,为何还会吐血,御医不是说身体并无异常吗?

“拿下万公公。”兰嗣漱口后对藏在暗中的暗卫吩咐道,兰嗣本以为解蛊毒后身体便会恢复如初,没想到如鬼医所言一般,即便是解了蛊毒,他的身体依旧无法恢复。

“陛下…”万公公还没说完,兰嗣挥了挥手,暗卫直接将万公公带走。

万公公没想到兰嗣吐血后第一件事情竟然是防备他,他一直清楚兰嗣对他的怀疑从未减轻,没想到竟然已经防备到了这个地步。

万公公刚带走不足片刻,刚刚的暗卫立即返回到兰嗣身边。

“陛下,属下办事不利,万公公逃走了。”暗卫也没有想到,万公公竟然会武功,而且功夫不弱。

兰嗣还未曾说话,又一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万公公逃走,兰嗣吐血的消息不胫而走,万公公理所应当的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兰嗣下令,杀掉万公公,只可惜人早就逃得无影无踪,兰嗣却连万公公是谁的人都没有弄清楚。

楼陵城和楼星落离开后,如今粼城只剩下慕容珏、夏侯文仁、晏苍岚以及专门留下盯住晏苍岚的拓跋弘,看似和平,实则暗藏危机。

清晨,兰悦得知了宫中的消息,起床后来不及吃早膳,换好衣服打算前往君临阁。

“站住。”刚要走出大门,康庆王眉头紧皱对兰悦呵斥道,眼下什么情况,兰悦竟然丝毫不知道避讳。

兰悦停下脚步,回过头,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在。

她私自要求退婚时,她的好父亲以她为耻辱;毁容后,又对她不闻不问;如今夏侯文仁纠缠,他就差点为了东陵的和平将送到夏侯文仁的床榻之上了,王府大宅,所谓父女之情不过是有价值和没有价值罢了。

“父王这是打算将女儿囚禁在王府吗?”

“从今天开始,不得踏出王府一步。”康庆王看着兰悦,对这个女儿,他从未过多关心,自从与薛国公府的婚事告吹之后,他对她甚至有些厌恶,这些年来的忽视,康庆王心中隐约有些亏欠,但这些亏欠远不及东陵的江山和康庆王府的未来重要。

“若女儿一定要出去呢?”

或许是因为兰溶月搬出了康瑞王府,兰悦也下定了决心,斩断过去,夏侯文仁也好,康庆王府也罢,都不是她的栖身之所。

既然谁都靠不住,那就谁也不要依靠。

“王爷,别生气,郡主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你就让她出去吧。”康庆王妃走出来,一副大度的模样劝解道。

“收起你的嘴脸,让人恶心。”许是因为想将宫中的消息焦急告诉兰溶月,又或许是因为对这个取代了她母亲之位的人心生厌恶,兰悦一副嫌弃其恶心的模样道。

康庆王上前,一巴掌打在兰悦的脸色,“孽障,对母妃,你怎敢如此放肆。”

打过后,康庆王有些蒙了,兰悦同样也是,以前,她总是闹的再过分,康庆王却从未打过她,毕竟他是出了名的脾气好,毁容后的时光,她不愿意走出院子,作为父亲的他也从未去看过她,或许是连打都懒得动手了。

“母妃,我的母妃早就死了。”回过神后,兰悦只想逃离这康庆王府,如今,她仇也报了,只是想脱离这一切。

其实,前几天兰悦也曾找过兰溶月,只是兰溶月在宫中收到信也也不曾回复她。

“孽障,若是你今天敢踏出王府一步就永远别回来。”康庆王想起朝务,神色匆忙,心中焦急万分,迈步离开王府。

康庆王离开后,兰悦沉默了,两两之间,她该如何选择。

离开不是不能生存,只是这里终归是她的家,即时不曾有过归属感,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在王府,她也曾有过快乐,只可惜兄长战死,母亲早逝,偌大的王府,她早就没了依靠。

“郡主怎么不走了,莫非是想要赖在王府,也是,残花败柳,离开了,只怕是要露宿街头了。”等康庆王骑马离开后,王妃走到兰悦身边,嘲讽道。

兰悦深深吸一口气,做出了决定,“你放心,我会在外面亲自看着你们的下场。”

兰悦的步伐很慢,昔日的记忆,好的,坏的,一一在脑海中闪过。

与此同时,一辆马车,停在康瑞王府大门外。

“瑜儿…”夏侯文仁的声音很轻,他从不曾离去,因为这里有她,“近日粼城多风波,我带你去一处安静的地方可好。”

“不劳三皇子费心了。”

兰悦避开了马车,大步向君临阁的方向走去,没有一丝犹豫。

夏侯文仁看向兰悦离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跟随兰悦的步伐一同跟了上去。

——

清晨,兰鈭接到一封信,眼底神情凝重了许多,进宫后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称病,未曾踏入朝堂,而是直接去了就近的殿内休息。

自从兰嗣蛊毒解了之后,宫中的侍卫全部换成了兰嗣信任之人,侍卫长更是薛国公一手带出来的人,此举,防的什么,众人心知肚明。

兰嗣舍御林军中世家子弟不用,而用从战场上回来之人,足以见得,早有准备,加之清晨收到的消息,一向冷静,隐藏甚深的兰鈭都耐不住了。我

柳嫣然得知消息,换装后,悄悄来见。

“怎么回事?”柳嫣然接到兰鈭的信,信中只写了’大事不好‘四个字,得知兰鈭不慎摔倒后,柳嫣然匆匆来见。

“殿下的身世被人发现了,如今陛下病重,要尽快行事。”兰鈭说话间将手中的证据递了柳嫣然,柳嫣然看过后,眉色凝重,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究竟是谁查到的。

见柳嫣然凝重的神情中多了一丝惊讶,兰鈭心中怒意横生,哪曾想到多年的布局竟然是因为柳嫣然的缘故被人察觉了,“你手中留下了证据?”

柳嫣然的沉默足以说明一起。

“当年兄长去世的时候曾经说过,让你毁掉和他所有有关的东西,你为何不听,这些年你看似运筹帷幄,为何连自己身边的人都防不住。”兰鈭目光阴厉,语气中透着杀气。

“兄长,这些年来你们依旧觉得他运筹帷幄,可曾有丝毫的尊重过我,兰鈭,你怀疑我身边的人,为何不怀疑一下你死去的侧妃,说秘密是我泄露的,那么你自己呢?”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彼此责备。

“好了,都别吵了。”万公公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看着争吵了两人,这两人从一开始就彼此怀疑,从未信任过彼此。“再吵下去有时无补,眼下要做的是如何解当前的局面,太子的身世兰嗣如今还不知晓,对我们来说是机会,只是兰嗣早就怀疑我,这些天我无法与外面联系,告诉过你们,万事小心,切莫坏了主子多年精心布局,没想到还是到了如今的局面。”

“以你之意,当下该如何?”柳嫣然看着万公公,神情中多了一丝尊重,眼前人之人正是她所爱之人的心腹,为了计划,他自宫入宫,为的就是时机。

“自古胜者为王,依兰嗣的病情,只怕活不了几日了,如今兰嗣病情严重,我已经让人告知周宰辅,以周宰辅的为人,眼下一定会以兰嗣病情为重而不将事情告知他,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机会。”万公公一口一个兰嗣,哪还有之前的尊重,蛰伏多年,他在兰嗣身边也没少受委屈,为了得到兰嗣的信任,数十年入一日,他不曾有丝毫的松懈。

只是自从鬼医入宫后,一切都来的太过于蹊跷,以至于让兰嗣怀疑他。

兰嗣生性多疑,也是他一不小心忽略了。

“你是说谋反?”兰鈭立即明白万公公之意,随后想想,继续道,“此举不妥,消息难免不会外漏,若真是谋反单是擒王二字就足以让东陵打乱,五国趁虚而入。”

“你说的不错,薛国公和康庆王做事一向都会留一手,纵使除掉你二人也难免不会他们不会早作安排,太子不能谋反,不是还有文王吗?再不济还有一直装傻的四皇子,只是此事只能靠你了。”万公公看向兰鈭,眼下兰鈭是和柳嫣然没有瓜葛的人,除了兰鈭之外,再无人选。

“文王只怕早有戒备,薛国公和康庆王知道消息,只怕消息会瞒着文王,还有柳家哪里要怎么做,你可有安排。”兰鈭心中明白,这些年来因为私心,他们并未尽心培养兰钰捷这个冒牌货,为的便是兰钰捷即便是能坐上帝位也守不住江山,没想到如今反倒成了鸡肋。

“柳家哪里我会安排。”柳嫣然语气微重,柳家从未质疑过兰钰捷的身世,一旦被质疑,只怕会借机转向柳言梦,柳家如今的当家人是柳言梦的父亲。

兰鈭看向万公公,见万公公点了点头,随即道,“好。”

“我会掉出所有潜入东陵国的‘针’暗中封杀消息,你哪里需要尽快。”万公公看向兰嗣道,兰慎渂不能利用,唯有利用兰梵,刚好加上兰梵的身世,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三人细细商议一番后,柳嫣然和万公公悄悄离开,兰鈭醒了之后,乘坐软轿离宫,因伤势颇重,因病告假。

兰鈭一向贪恋女色,吃喝玩乐样样皆通,此举也没有引人注意。

君临阁内,兰悦赶到的时候兰溶月刚好在吃早餐。

“溶月,我投靠你了,以后你养我。”兰悦说完,直接坐下,丝毫不觉得占了九儿的位置有什么不妥。

“好。”兰溶月没有多问,离开康庆王府对于兰悦来说想必也十分沉重,“九儿,再去拿一副碗筷。”

“小姐,我拿来了,对了,小金回来了。”零露看到兰悦后便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随后高兴了挥了挥手,让兰溶月看到她手腕上的小金,小金或许是因为看到兰溶月,吐了吐蛇信子,九霄和天羽立即挥了挥翅膀,小金立即躲进零露的衣服中。

“溶月,我挨着你坐。”兰悦当然看到了零露手上的金蛇,身体微微斗了一下,拿起碗筷,坐到兰溶月身边,随后立即明说道,“我害怕。”

“没事,小金不咬自己人。”零露看了看兰悦,一个很直接的人,她说的是真话,她不讨厌。

“那就好。”兰悦拍了拍心口,心想,小金蛇,你一定要拿我当自己人,被你咬一口我估计就死翘翘了,“溶月,这两只不错,安家了,不过是不是太懒了。”

兰悦看着在架子上打盹了九霄和天羽,心想,难道苍鹰是白天睡觉的吗?

殊不知两只一直戒备着兰悦,或许是感受到了兰悦的心声,两只换了一个方向,尾巴对着兰悦,那傲娇的模样仿佛在说,眼不见,为净!

“要不你给训练一下。”兰溶月可知道这两只在她失踪的期间可没闲着,最起码没少闹事,谁也不会想到自从她失踪后宫中传闻的闹鬼是因为这两只的缘故,听到無戾的汇报,兰溶月对两只格外偏爱了一些。

“不要,我爱惜生命,还是躲远点。”兰悦摇了摇头,她可不敢将苍鹰当鹦鹉,她顶多能逗一逗鹦鹉,苍鹰就免了。

许久之后,现实告诉兰悦,鹦鹉的脾气也有坏的。

“吃饭吧,吃饭后自己去挑一个房间。”

兰溶月也不知道为何,对兰悦,她总是多了一丝容忍和关怀,许是因为兰悦的本性吧,历经千帆,受尽苦楚,内心深处依旧有仁慈和善良,却又从不违背自己的底线。

“好。”

早餐,其乐融融,没有主仆之人,兰悦去我觉得格外安心,似乎久违了这样的时光,无关血脉,只关心意。

这几天粼城外紧内松,虽然都在她的预料之中,难免不会出变故。

“殿下,要不要进去。”竹青见夏侯文仁站在君临阁的后门口都两刻钟了,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还是算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搬到君临阁来居住。”君临阁是客栈,比起直接闯入兰悦的生活中,强调他自己的存在,夏侯文仁选择了陪伴着兰悦,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值得她相信。

“殿下,君临阁是人员密集之地,此举是否…”欠考虑,这个几个竹青说不出口,他知道夏侯文仁对兰悦的爱,纵使当年夏侯文仁失约有苦衷,但终究两人都承担了苦果。

“竹青,切莫再多言,如今,她是我的一切。”

竹青看着夏侯文仁眼底的坚决,微微低头,他心中明白,这些年来,若非他要寻兰悦,经历那么多后,夏侯文仁未必能撑下来,活下来,“是。”

------题外话------

今天早上码字有点龟速,明天多更点…美妞们,月底了,你们懂的…(贼笑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